铁骨柔情 正文 第一章 梦开始的地方

msbinghe 收藏 21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size][/URL] 又一次从睡梦中惊醒,还是没能抓住那一稍纵即逝的身影。李政坐了起来,看了看窗外,天亮还早,同学们还在呼呼地睡着。班长史长刚可能是由于昨晚喝的有点大了,呼噜声到现在还没有停止,上铺的李国兵又戴着耳机睡过去了,收音机传出的吱吱的声音寂静的夜里很是燥人,右边的老程还是一如继往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


又一次从睡梦中惊醒,还是没能抓住那一稍纵即逝的身影。李政坐了起来,看了看窗外,天亮还早,同学们还在呼呼地睡着。班长史长刚可能是由于昨晚喝的有点大了,呼噜声到现在还没有停止,上铺的李国兵又戴着耳机睡过去了,收音机传出的吱吱的声音寂静的夜里很是燥人,右边的老程还是一如继往的近乎裸睡,下身的小裤头几乎已经遮不住他的命根子了,王蒙说梦话的毛病这几天又犯了,只不过几经不是刚入学时的喊口令和背英语单词了,而是改成了这几在全队最流行的单词:“老子终于要解放了”。

李政翻过身去,闭上了眼睛,努力地回想着刚才的梦,那个无数次出现在自己梦中的身影近来似乎变得更加清晰了,每当自己睡着的时候,她似乎就会走近自己的身边,默默地注视着自己,但每一次自己努力地想睁开眼看清她的模样的时候,她就会消失。最让李政不解的是见到她的那种感觉,好像是两个人早已经认识了很久了一样,每一次她的出现,自己就会感觉到无比的安然,欢喜,而她,一直却是那样的亲近,却又模糊,每一次似乎伸手可得,却又遥不可及。

李政一直以为这是一个很平常的梦而矣,但不解的是为什么总会做同样的梦,虽然场景不一样,但人是一样的,感觉也是一样的,难道是以前自己遇到过的一个印象很深的人,可是李政回想了自己以前所认识的所有的女人,包括妇女在内,并没有一个给自己这样感觉的人。实际上,李政的性格很内向,学的又是理科,在上军校以前并不认识多少女孩子,军校里又没有女性,目前自己的生命中并没出现过让自己有点印象异性。难道是以后自己要认识的,那他又在哪里?在这吗,可是自己就要毕业离开了,这里并没有什么可值得自己留恋的东西,那她又在哪里,在自己未来的路上,为什么又要这么早就来自己梦里,想告诉自己什么,还是想指引自己的方向。李政想不通,难道这世上真有几世不断情缘,或者存在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李政想着闭上了眼睛,努力期待着再次进入那个梦境,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看看她的样子。

李政是一个长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就是通常所说的扔到人群里就找不到的人,同学们对他的评价是“扔到猪圈里也找不到”。

又是一年7月,李政从华夏国著名的辽北陆军学院陆军侦察系毕业。因为感到自己缺少管人的天赋,害怕到部队的基层带兵,所以毕业时首先了去预备役或者警备区。派遣令下来后,得益于中队教导员对他的偏爱,李政如愿以偿地被分配到了老家所在的江海省的海岛市某预备役步兵师。

介绍信上开的报到时间是8月20日前,教导员说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回家看看。其实李政并不是十分想回家,父母还在东北的龙江省,回去一趟也不容易。终于告别了生活了四年的学校,手里又有了两个月的工资,这一个多月的时间正好可以出去玩玩,俗话话“行千里路,读万卷书。”这点时间正好可以给自己镀镀金。李政把自己的所有被装都托付给一个留校的死党后就匆匆开始了南下的行程。

七月初,李政告别了生活了四年的辽北陆军学院,换了便装,带着自己心爱的相机踏上了前往上京的列车,到了上京后转车南下,直至昆明。这一次的行程,李政的目的地是彩云省的香格里拉。在李政的印象里,彩云省的香格里拉是个名副其实的“动物王国”和“植物王国”,当然也是旅行爱好家的王国。在起程之前,李政在图书馆和网上查阅了所有关于彩云省和香格里拉的文献资料,包括风土人情,动、植物特性、旅游注意事项等,作足了准备工作。李政这次出行的主要目的是到香格里拉一睹热带雨林的动、植物奇观。

列车拉着李政在铁路上飞驰了三天三夜,第四天的清晨把他倒在了春明的火车站上。下了火车以后,到处都是当地人在叫喊着刚下火车的人去乘坐前往彩云省各旅游胜地的客车,李政也整理了一下个人的物品,被一个中年妇女引上了一辆中巴。

到了景阳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李政下了车,在街道上信步走着,准备找个地方先吃点东西然后找个地方落脚,明天就能到达此行的目的地了。

正碰上了下班的时间,街道上的行人越来越多,李政信步沿街走着,打量着街道两侧的店铺商家。李政走着走着,来到了一家小吃店前,门匾上写着“正宗过桥米线”,门面不大,但收拾得比较干净,里面的人还没有多少,李政想就在此处解决晚饭。

正当李政准备进店的时候,突然从街上传来的人员追打的声音,寻声看去,一个中年人正在人行道上顺向跑着,不断分开挡在前面的人群,后面远远地有人在奋力地追赶。

转眼之间,前面的人跑到了李政的面前,跑过李政就是一个十字跑口了,那个人看了一眼李政,又看了看十字路口,然后就钻进了那个米线店。

李政正在那发愣的功夫,又有两个人从李政的身边跑过,在十字路口看了看后又折返回来,见李政傻傻地站在那,一个人上前问道:“唉,小伙子,刚才看没看到一个人从这跑过?”

李政点了点头,说道:“看到了。”但是心里正在飞快地盘算着这个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两个人为什么会追前面的那个人呢,谁又是坏人呢?算了吧,分不清是非,还是两不想帮吧。

一个人又问道:“那你看没看清他往哪个方向跑了?”

李政摇了摇头说道:“没注意,我光顾着看你们俩儿了。”

这时李政注意到,两个人虽然在跟李政说道,但眼睛却一直在米线店里扫来扫去。

两个人听了李政的回答,略一商量后又向十字路口的一个方向追了下去。

那两个人刚走不远,先前被追的人便从米线店里走了出来,东看看西看看之后,拍了拍李政的肩膀说道:“小兄弟,谢谢你了,以后有机会一定报答。”说完便一溜烟的跑掉了。

李政想了想,又走进了米线店,坐在了一张桌子前,点了一碗米线,刚才的事已经让李政没了胃口。

一会儿功夫,一个中年男人端了一碗米线放到了李政的面前,并给李政倒上了一杯茶。那个人看了看店里没有几个人,便有意无意地跟李政说起了话。

“小伙子,来旅游的?”

李政边吃边回答道:“嗯,刚到。”

那个人又说道:“小伙子,出门在外要当心啊,多不事不如少一事。”

李政一听,这话里有话啊,连忙小声地问道:“老板这话什么意思?”

那个人看了看门外,又说道:“刚才那个人是个贩毒的,后面追他的人是警察。”说完,便离开招呼其他客人去了。

李政当即愣在了那里,什么,自己刚才无意中竟然帮助了一个贩毒分子,这要是查出来自己的政治前途可就毁了。李政转念又一想,其实自己也算不上帮毒贩,只能算是没帮警察,只要不上纲上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胡乱吃了几口,李政匆匆离开了小店。

在离车站不远的地方,李政找到了一个很便宜有小旅馆,住一晚只要二十元。出示了身份证,又交了钱后,李政被一个中年女领进了一个小黑屋内。

屋子很小,只有两张床,中间的桌子上放着一个非常古老的电视机。李政放下东西,到公用洗手间洗了洗便躺在蚊帐里看地图,计划着明天的行程。

天黑不久,那个妇女又领了一个人进来,李政一看吓了一跳,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身上开始冒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