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传在民间的韩复渠断案笑话

一丁又一下 收藏 14 4615
导读:当前全国有几个省电视台正在热播电视剧《北方有佳人》,当我看到韩复渠断案的情节,不禁哑然失笑,想起了流传的民间的韩复渠断案的笑话。 韩复渠,字向方,河北霸县人,1890年生于一个小康之家。14岁时,父母为他娶妻高艺珍,即一代名士高步瀛的侄女。韩长大后投奔冯玉祥,冯见韩复榘外表斯文,还能写得一手好字,颇为喜爱,就叫他当了司书生。从此,韩复榘在冯玉祥手下,逐级提升,与石友三、孙良诚、刘汝明、孙连仲等成为冯玉祥的得力战将,被称为“十三太保”。 韩复渠系民国时期的一个风云人物,曾任山东省主席七年之

当前全国有几个省电视台正在热播电视剧《北方有佳人》,当我看到韩复渠断案的情节,不禁哑然失笑,想起了流传的民间的韩复渠断案的笑话。

韩复渠,字向方,河北霸县人,1890年生于一个小康之家。14岁时,父母为他娶妻高艺珍,即一代名士高步瀛的侄女。韩长大后投奔冯玉祥,冯见韩复榘外表斯文,还能写得一手好字,颇为喜爱,就叫他当了司书生。从此,韩复榘在冯玉祥手下,逐级提升,与石友三、孙良诚、刘汝明、孙连仲等成为冯玉祥的得力战将,被称为“十三太保”。

韩复渠系民国时期的一个风云人物,曾任山东省主席七年之久,成为蒋介石统治时代在位时间最长的省主席。他任山东省主席时,军政、财经、司法一把抓,俨然是个割据一省的“土皇帝”,成为一代枭雄。

历史关于韩复榘的评价褒贬不一。

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爱国民主人士,著名学者、国学大师梁漱溟对韩复榘的评价是:“韩复榘作战英勇,又比较有文化,方深得冯玉祥的重用和信任,一步步提拔,而成为冯手下的一员大将。后来他离冯投蒋,去山东主政八年,曾试图做出一些政绩,直到抗战爆发,被蒋介石杀头。”“他对儒家哲学极为赞赏,且读过一些孔孟理学之作,并非完全一介武夫。”

当代著名学者、教育家徐北文曾撰文称:“韩复榘在西北军以能诗文、擅书法发迹。他在山东主政后,把一些术士、僧道统统赶出衙门,并重用何思源、梁漱溟、赵太侔等新派文人。韩与张宗昌的不同,是由于文野之分。”

中原大战时,韩背叛冯玉祥,投靠蒋介石。韩复榘主政山东后,很快改组了省政府,提出了“澄清吏治”、“根本清乡”、“严禁毒品”、“普及教育”四项施政计划。

据传说,其就任期间,政绩显著但无奈时势恶化,又与文人格格不入。得罪的大批文人做诗强加于韩复榘,因抗战时不战而弃山东,历史上名声不佳,人们心目中的韩复榘一直是个大老粗,流传民间的许多笑话,把他刻画的滑稽可笑。

在韩复渠治山东后,在司法方面颇有自己的特点。在司法机构上,他基本上建立了国民党政府所规定的一套机构,而其亲自审案则是独出心裁,别具一格,这是韩复榘其人突出的特点之一。其占据山东的时间里,最大的爱好就是升堂断案,先来看看他是怎样断的案。

韩对法律一窍不通,但相当自信自己的相术,判案全凭直觉。审讯的时候,一句话不说,直直地盯着“犯人”看。看着看着,突然右手一挥,卫兵哄上来就把这人拉出去枪毙。如果是左手一挥,那么此人算是福大命大,入了他的眼,无罪释放。

当然,他还是有自己的原则。如果审讯中,“犯人”坚强不屈,宁死不招,韩会认为此人是条汉子,欣赏之余饶了他的性命;若是一上来就招架不住,哭爹喊娘,那么管你是真犯还是冤枉,一律拉出去杀无赦。在他当山东王的几年里,狠抓社会治安,虽任性胡来,但对某些人还是起到了一点震慑作用,这也是他最自豪的地方。

韩复渠对省衙捉到的涉毒犯人,他都亲自过堂,他虽疾毒如仇,但他是行伍出身,拿杀人不当回事。往往在断案时草率莽撞,感情用事。韩主席在山东省是有名的《韩青天》,他喜欢人们叫他韩青天,自诩自己是青天大老爷,他断案不问卷,不阅卷。全凭自己的“聪明智慧”,过堂时准许衙门里的官员旁听。

一次是审一个用面袋贩毒的大毒枭。过堂时犯人首先认罪,痛哭流涕,口口声声喊对不住青天大老爷,说自己死有余辜。问他既然知道,又为什么去犯法。犯人说:小的无能,家有八十老母,我不忍心我娘跟我受冻挨饿,一时糊涂,所以铤而走险,心想要是侥幸得手了,老娘就得救了,要是犯了案,娘俩一起死,怎么的也是死。

韩青天发现犯人原来是个大孝子,很受感动。狠狠地把犯人训斥了一番,说声:放了他!

另一次,是把看热闹的也枪毙了。一个成衣铺里的年轻裁缝,经常出入省府衙门做活。和人们都熟了。有一天犯人多,堂前跪了一大片。过堂时,审完一个,他认为该放的就把左手一摆,叫犯人到东廊下等候处理,该打的打完也到东廊下。该杀的用右手摸一下嘴上的胡须,手向右边一摆,到西廊等候处理。最后,审完了他站起来摸一下嘴巴右手一挥说:别(毙的意思)了他们!他退堂走了。西廊待命的行刑队士兵,一拥而上将每个犯人五花大绑起来,倒霉的小裁缝站的不是地方,离犯人近了,一起被绑了,任凭他拼命挣扎,蹿跳喊叫,没人看他有没有刑具,没人听他喊:我是裁缝,像猪一样一起被抛到车上拉走了。

有一次,山东省政府参议沙月波雇用的一个叫小道的听差,当时才15岁,沙参议派他去省政府给秘书长张绍堂送信,当时正值这位“韩青天”坐堂审问一批盗犯。小道一时好奇,站到大堂右边看。执法队竟把这个看审案子的小听并差也居然推上行刑汽车。这个孩子吓得大声喊叫:“我是送信的!”韩复渠听见就问什么事?执法兵说:“报告主席,他说他是送信的。”韩立即回答说:“送信的也该枪毙!”原来“韩青天”错误地认为是他是给土匪送信的。孩子吓得再也说不出话来,就这样被糊里糊涂地被拉出去枪毙了。

事后,沙月波等到吃午饭时,还不见小道回来,就向省政府秘书长张绍堂询问,正值这个时候,军法处核对死者名单,却多了一具尸首,经查明之下,证明是误将小道杀了。沙月波获悉后,连忙带同小道的母亲哭到了省政府找韩复渠,说执法队误将小道推上汽车枪毙了。“韩青天”笑了一笑说:“现在他是小道,如不杀掉他,将来就是大盗!我也不叫沙参议为难,给他娘五百块钱过日子吧。”事情竟然就这样了结了。


韩复榘审案,常常信口开河,满嘴呓语。一次,他审问一个偷鸡的和一个偷牛的这桩案子。按说,偷鸡和偷牛都算不了什么大了不起的事,处以罚款,棍责或科役即可了结,而且应当偷鸡者从轻,偷牛者从重。韩是怎么处理的呢?他对偷鸡的说:“你这小子真胆大妄为,鸡一抓就嘎嘎地直叫,这样你竟敢偷它,那你什么事不敢做呀?殊为可恶,枪毙!”他又对偷牛的说:“牛不声不响的,还可以偷,你没有什么罪,开释!”

1935年,韩复榘视察临沂县审问两姓仇杀案子。有唐姓一家在1925年(民国14年)被王家杀死6口人;1930年(民国19年),唐家复仇,又把王家杀死7口人。韩稍知大略后便问唐家:“你家还有多少人?”唐家答:“有11口人,老的已84岁,小的才12岁。”韩听后毫不思索地说:“把唐姓全家11口全部拿到,一律枪毙。”临沂县长在旁插言:“王家也杀了人。”韩却说:“民国14年我还没有来做主席,王家杀人,我不管;民国19年我已做了山东主席,唐家敢于乱杀人,那不成。你不要多说话!”吓得县长没敢再作声。当时,随韩巡案的参议张联升说:“请主席把80多岁的老人放了吧。”韩说:“留下也会哭死的,还是一齐杀了好。”遂将唐姓一家老小11口全部杀光,而王家却安然无事。

由于当时的中国处于战亂之中,各方军阀不断的搜刮百姓,全国各地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饥荒,处在“韩青天”管辖下的山东省更是民不聊生,各地奸商趁机囤积居奇,将粮食价格抬得高高的,让百姓更是叫苦连天。

针对这种情况,各地军阀为了休养生息,都严令粮商不得肆意涨价,违者,以军法从事。但是利之所在,人之所趋,粮商们为了发财,仍然是偷偷的涨价,结果有许多倒霉的粮商被查到,枉送了一条性命。

在山东省,也抓到了几个偷偷涨价的粮商,并立即押到城郊执行枪决。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韩复渠正在他的主席府和姨太太们打麻将,听到来人报说,竟然一下子跳了起来,连鞋也顾不穿,光着两只大脚丫子,拉过来一匹没有配鞍的马,上马之后打马狂奔,直奔城郊法场。

当韩复渠赶到的时候,行刑队正对几个瑟瑟颤抖的粮商举起了枪,韩复渠急忙高声喝止,然后跳下马来,亲自给几个惊魂未定的粮商松开绑,并对他们说道:“几位,韩某人招待不周,让几位受惊了,这都是我韩某人的过错,我向几位赔礼,还请几位不要计较。”


几个粮商目瞪口呆的看着韩复渠那张怪脸,几疑自己身在梦中:“韩主席,你不枪毙我们了?”

“我怎么会枪毙你们呢?”韩复渠说,“你们为山东百姓运来了粮米,山东父老同感大恩,我老韩再不地道,也不能恩将仇报,枪毙你们吧?这都是我手下人不懂事,怠慢了几位。”

“可是韩主席,”粮商们苦着脸说道,“我们私自抬高粮价出售,违反了主席您的军令啊。”

“哈哈哈,”韩复渠仰面大笑起来,“不就是涨个价吗,涨,涨,涨,你们随意的涨,想怎么涨,就怎么涨,谁敢难为你们,就是和我韩某人过不去。”他大声地吼道。



2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