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日本共产党人的反战之殇 正文 第二章 丛林中,果有一支共产党的部队在战斗

平型关人2 收藏 1 1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2.html[/size][/URL] 第二章 丛林中,果有一支共产党的部队在战斗 丛林里,真的有一支中国共产党的部队在战斗,这支后来成长为东北抗日联军第四军的部队此时番号是东北日救国游击军。山头上正在指挥作战的军长李延禄是一位铁杆儿共产党员,东北日救国游击军就是他几年前通过借鸡下蛋的方式组建的。 1931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2.html

第二章 丛林中,果有一支共产党的部队在战斗

丛林里,真的有一支中国共产党的部队在战斗,这支后来成长为东北抗日联军第四军的部队此时番号是东北日救国游击军。山头上正在指挥作战的军长李延禄是一位铁杆儿共产党员,东北日救国游击军就是他几年前通过借鸡下蛋的方式组建的。

1931年11月的一天。雪天。中共绥宁中心县委派一位装成乞丐的通讯员,通知他到一个叫马家屯的堡垒户家开会。穿越山林,冒雪连夜赶到那个堡垒户家后,发现屋里只有县委书记王耿生一人等在他。他觉得挺奇怪,心想开会怎么只有王书记一人,难道自己来早了吗,别人还没来嘛?王耿生见他进来,连手也没跟他握,开口就说:

“李延禄同志,今天的事情紧急,咱们就不闲扯蛋了,说正经事好吧?”

李延禄把冒着热气的帽子丢在炕上说:

“什么事?你说吧。”

“王德林在延吉小城子宣布起义抗日了,号称吉林中国国民救国军。”

李延禄一听,更是振奋,便说:

“好啊,王德林真的干起来了。”

王耿生继续说:

“王德林打出起抗日旗杆后,各山头上的人已经找上门去,都想说服他归入他们的旗下。我们的内线消息说,吉林省国民党党部已派人给王德林送去了 ‘自卫军第一路军总指挥’的礼物。这虽然是个空衔,但其‘正宗’的地位估计对王德林还是挺有吸引力的。听说抗日将领李杜也派人送去了礼物,那可是一个团的番号和一张一万块白花花的大洋支票啊。吉东三县的绅士商人也派人带着银去了。找王德林的人各有各的目的,有的劝说王德林接受改编,有的劝他‘自固待机’……根据目前的情况,县委考虑到你与王德林私交深厚,决定你前往王部,宣传抗日,并想办法,建立党的武装。”

“借鸡生蛋?”

“对头。”

县委书记王耿生如此这般地跟李延禄讲了一阵,李延禄翻身就到延吉小城子找王德林去了。

大雪已经把天和地变成白茫茫雪的世界了,林立的松树上,白雪棉花样挂在技头上。树林间的土地上铺了一层白糖一样厚厚的积雪。李延禄头戴一顶黄色狐皮帽,身披一件半旧的白羊皮袄,脚蹬一双高毛毡靴子,把雪踏得咯吱咯吱地响。寂静的森林里有了难听的声音。只因茫茫雪野只李延禄一人,没人在乎这种单调而难听的声响。

李延禄一边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积雪行路,一边想着该如何劝说打起抗日义旗的王德林义无反顾地独立发展队伍,成为一支东北林海雪原里的抗日力量。

王德林者,原名王林,山东沂南县后崖子村的一个穷人。十七岁那年,因在家乡穷极无路,逃荒东北。在东北,他当过伐木工、窑工、农工。一年沙皇俄国修筑中东铁路,他应募为筑路工人,并担任领工。一日,俄国监工挥鞭凶残地虐待工人,一次竟把一个工人活活鞭挞至死, 工人们想让当地政府撑腰,而那些政府官员们却不敢据理处置。此事大大刺激了王德林,由此他对中国的统治者彻底失望,便自制“反俄救国被逼为寇”字样的大印一枚,联络了当时百余名不甘做奴隶的人们,进入林海,呼啸山林,做了绿林好汉。但凡侵华俄军、贪官污吏、汉奸巨恶,均为打击目标,而对贫民老百姓却秋毫无犯,珍爱有加,且常把缴获俄国人的财粮分赈给贫民。被东北贫民百姓称为“义盗红胡子老王林”。

1917年,王德林的部属被吉林督军孟恩远收编为吉林军第1旅第63团第3骑兵营。此后部队几经改编,由于王德林的坚持,第3营的番号一直保留未变,被称为老3营。两天前,日本人的一支测绘部队未经同意闯入老3营的驻地测绘地图。执勤班长命令战士鸣枪示警,日军毫不理会。火气一下子窜上脑门的执勤班长,当即下令开枪。两名日军应声倒下,其他人落荒而逃。此事件,王德林报告给吉林军第13旅旅长吉兴和副旅长熙恰后,把他们吓出了一身冷汗,认为王德林闯了大祸,当即下令把王德林的老三营调到敦化。王德林对吉兴和熙恰的胆小如鼠十分不耻,但也知道他们心黑如炭,深知这次调动暗藏杀机,表面上遵令而动,暗地里做着起义的准备。当把部队开到敦化火车站时,他带着老三营500多人突然离开车站,来到延吉小城,宣布起义抗日,号称“吉林中国国民救国军”。

李延禄穿过一片树林后,来到一个被寒雪掩埋的严严实实的小山包前时,已能看到犹如披挂着白衣的延吉小城了。这让他精神为之一振,不由地就加快了脚步。快要接近王德林部队时,他对于如何劝说王德林抗日,并在他的部队里悄悄地建立一支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已经是成竹在胸了。

说起来,李延禄还可以跟王德林扯上个老乡呢。他祖籍山东,出生于吉林延吉一个饥寒交迫之家。12岁开始当学徒。辛亥革命后,因参加反袁世凯复辟帝制运动被工厂开除,后投军到王德林的三营当副兵、排长、连长、营司务长。一次战斗中,王德林被困,命在旦夕,李延禄不顾个人安危,将王德林救出。至此二人相交甚密,加上李延禄智勇双全,王德林更是深爱有加。林德林对他除了感恩式的亲密,还增添了对他胆识的敬佩。后来,他同情朝鲜革命者的亡国之痛,暗中支持他们的对日斗争。一次向他们提供情报,不幸被发现,受到了处罚。由于不宜再在部队呆下去,李延禄只得与王德林告别,回到自己的家乡延吉,在县里的盐务缉私连当了个连长,后经中共地下延吉县委书记王耿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英特纳雄耐尔便在他心中落地生根,成为他之奋斗的最神圣的社会理想了。算起来,他与王德林分别一晃一年有余,王德林决不会知道当李延禄再走向他时已经是一名铁杆共产党员了。

不知不觉,严寒和积雪中显得有矮小的延吉小城已出现在眼前,低矮的城门洞那边,看不到一个人影。但却从门洞传出一声:

“什么人?站住!”

喊音稚嫩,听来也就是那种十七八岁小伙子的嗓音。李延禄知道这是个新兵蛋子,便站住说:

“小兄弟,请问你们是王德林司令的队伍吗?”

“哎呀,你是李司务长李大哥吧?”

从门洞里走出来一个老兵来,这个老兵显然认识他。李延禄想,站岗的原来还有一个老兵啊。便说:

“是啊,我要找王德林司令。”

那个老兵高兴地从城门洞里跳出,亲自带着来李延禄来到了王德林司令部的院子。守在门边的士兵阻拦说:

“站住,你们干什么?”

“这位兄弟请告诉王司令一下,就说李延禄前来拜访他。”

此时,屋里一个吉林省国民党党部的说客正在劝说王德林把部队归于国民党的旗下,林德林让他们喋喋不休,自己一个劲地抽烟,并不表态。当听到院里的说话声,立马从太师椅子上跳了起来,拉开门,站在了门口,高兴地说:

“李老弟,是你啊。好啊,我正在派人四处打听你的行踪呢。”

李延禄说:

“王司令打起了抗日大旗,小弟哪能落伍啊。”

“好,够哥们儿!”

林德林拍了一下李延禄的肩膀,把李延禄让进屋里。国民党党部的说客看到王德林有稀罕客人来找,胡疑地打量了李延禄一下,也没有发现什么,便知趣地告辞了。

“哪是什么人?”

“国民党党部的说客……”王德林把他拉出部队之后,各山头上的人找上门来,都想拉拢他的事情一一告诉了李延禄,然后说:

“你什么都道了,你说吧,我现在该怎么办?”

李延禄并未回答他,反问道:

“你今年五十几了?”

王低沉地说:

“五十四了!”

李延禄就说:

“你已经是五十四岁的人了,难道你还能再活一个五十四岁吗?”

王德林低头不语,李延禄说:

“在今天,你不站出来当岳飞,难道还要当秦桧,给子孙留下一个万世的骂名吗?”

听到这里王德林再也不想沉默了,说:

“咱们怎么也不能当秦桧呀!咱们一定要抗日,绝不能给子孙留下骂名。可那三个国民党的代表怎么办呢?”

“打发他们走!”

“李杜要收编咱们的事怎么办?”

李延禄想了一下对王德林说:

“李杜要收编咱们,还带来了一万元军饷,这事如果干脆拒绝恐怕不好。 但咱老三营就这样变成他的一个团也有点不合适。所以我觉得倒不如收下这一万元军饷,咱们也正需要,再另外为他组建一个团,就叫它补充团。”

李延禄给他进一步分析了这样做的利害得失,王德林一边喝酒,一边悄悄地听着,最后决定说:

“好,那咱就按照你说的办。不果我希望你留下来,给我当参谋长,好帮我出出主意。补充团嘛,也由你当团长吧。”

“好!”

这正李延禄下怀,他就满口答应下来。

王德林看到李延禄决定留下来跟他干,很高兴地说:

“咱这队伍里多数都是大老粗,这样是成不了大事的。你能不能找几个识文断字的秀才来?”

“行!”

李延禄一听这话,心里就更高兴了,因为这可是安排党员进救国军的好机会啊。

接下来李延禄就开始为王德林组建补充团了,他从各地来投军的热血青年中精选出了400多名战士,组成了3个连队。同时把报名进来的共产党员秘密地组织起来,建立了党支部。在连、排、营的重要岗位上,安插了年轻有为的共产党员。至此,李延禄在王德林的救国军中一声不响地建起了一支由共产党人掌握的队伍。后来由共产党员田宝贵组织的300人的抗日武装也投奔到了王德林救国军的名下。王德林将他们收编为第2补充团,并让李延禄兼任团长。如此,由共产党直接掌握的抗日力量在王德林的救国军内进一步壮大。不久,这些暗地里投奔王德林的共产党员们就在抗日战场上干出了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绝活。

转眼到了盛夏。一日,王德林接到一封烧掉一角,以示万分火急怕鸡毛信,信中称,近日,日军要派出号称有万人之众的天野15旅团和上田支队前来进剿。接到信后,他立即召集手下商量对策。副总指挥孔宪荣认为来敌有万人之众,应当把部队拉出去暂躲一下。参谋长李延禄则主张,敌人虽有万人之众,但茫茫丛林中的高山大谷对我有利,我们完全可以凭高居险,给敌人以痛击。可是救国军是躲还是留下来战斗,王德林暂时则不表态。李延禄向王德林表示说:

“对于来犯之敌,我的态度是一定要打,至于主张把部队拉出去的人,我们觉得应当耐心地争取他们,团结他们,共同抗日,如果他们硬要把队伍拉到山上去当土匪,我们补充团700来人也要留下打击敌人,给敌人以迎头痛击。”

王德林深受感动,站起来拍了一下桌子说:

“打!你们年轻人决心这样大,我一个54岁的人啦,不能成功,还能成仁哩!”

李延禄为补充团选的阵地在镜泊湖南头的一处被称为“墙缝”的险要地方。那是一条由两处山大夹出来的窄如“墙缝”的深沟。补充团在沟岸两边的阵地上既没有挖战壕,也没有什么丛林、树木之类的掩护物,战士们就隐蔽在光秃秃的山崖旁边待敌。时间不慌不忙地匀速走过,战士们感觉在这里已埋伏了一个世纪,有人开始担心敌人不走“墙缝”了。他们并不知道到,此时,已有一个叫陈文起的人正把敌人像牵毛驴一样往这里呢。

陈文起是这一带有名的猎户,当得知救国军要在“墙缝”伏击日军时,便找上了队伍,想过过枪隐。可他呆了两天不见动静,就要求回去打探动静,不想刚一下山,就跟天野带领八千多进山围剿的日军打了个“头上顶”,本来想跑,却没跑掉,竟给日本人抓住了。

天野把陈文起上下打量了一番,便说:

“你的,前边的带路!前边马胡子的没有,你,好人大大的;前边马胡子的有,你坏人大大的,死了死了的有!明白?”

“明白。”陈文起虽然在嘴里上这样说,心里却说的是:好你妈的一群野驴,山上的弟兄正等着你们呢,今天老子就把你们这群驴拉牵到“墙缝”去,让兄弟们好好地过过手瘾。

于是天野等八千多头“东洋驴”,在陈文起的带领下,朝“墙缝”走去。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在这些光秃秃的山顶和大块岩石的背后,竟会埋伏着一支中国的军队。

“打!”当敌人运动到最佳位置时,李延禄大喊一声,700多各补充团勇士突然猛虎般一跃而起,将手榴弹扔下5里长的“墙缝”狭路,隆隆地爆炸。“墙缝”里的敌人被手榴弹爆炸时纷飞的弹片无情地穿孔,有的则被手榴弹的冲击波冲到崖壁上,重重地摔死。

瞬间,下面敌人的惨叫声响成一片。

“痛快!妈那个巴子的,这仗打的,痛快!”

“痛快!”

“痛快!”

阵地上,嘴里直喊“痛快”的战士们,兴奋地脱掉了上衣,扔丢帽子,一个个竟只穿着短衫,兴奋地往下扔着手榴弹。

山崖上,李延禄听到一个日本指挥官就在自己身下的崖底凄厉地喊叫,高兴地大喊:

“打!狠狠地打!”

更加密集的手榴弹黑鹰样飞了下去,更多的敌人被炸成了肉泥,血流成河。

……

然而,令李延禄想不到的是补充团这边战斗正憨,那边王德林收编的担任堵口子任务的地主武装戴凤龄独立营,却不顾事先定好的作战计划和命令,抵抗了没几下子,就仓惶开溜了。这伙大烟鬼们的开溜,破坏了整个作战计划,再战恐怕对救国军不利,李延禄只得下令:

“撤!”

那天,从“墙缝”里逃出了日军300来人。但李延禄一心想要消灭他们,几天后,李延禄又在松乙沟为他们设下了火阵,李延禄的弟弟李延青率领的工人游击队担任主攻,一口气灭了敌人200来人。在“墙缝”逃过一难的天野少将,也被游击队员乱枪打死。

“墙缝”战斗数天后,李延禄领着补充团一个半连的人马人来到“墙缝”打扫战场。他们看到日本人在那里留下了三个火葬点,约有一千五百余件枪支随同敌人士兵的尸体烧毁了。捡到的完整无缺的三八式步枪两千多支。据此推算日本兵伤亡近四千,少说也在三千六百人以上,而补充团付出的代价是7人。

“墙缝”一战,给日军以重撞,他们纠结了五路大军,气急败坏地扑入山林,企图一举消灭丛林中的中国抗日武装。形势陡然变得恶劣起,一个又一个坏消息传:中国自卫军第21 旅旅长关庆禄在绥芬河投降日军;王德林领导的救国军撤到了苏联;护路军的丁超则乘专机到长春就任伪满洲国的内务府大臣了。情况变了,怎么办?李延禄一边组织部队与敌人周旋,一边组织党员开会。他们对他的同志说:同志们,他们不抗日我们抗。在当前恶劣的形势下,我们共产党人要把抗日救国的大旗扛起来,这是历史交给共产党的责任。会上,所有的党员干部都同意他的看法,决定正式打出共产党的旗帜。宣布成立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总队。游击总队成立后,成功地摆脱了敌人的追击。此时,原属王德林抗日救国军系统的王毓峰部也和史忠恒的第1团会师,并且主动提出和李延禄领导的游击总队合并。两军合并后,正式成立了东北抗日救国游击军。游击军成立后,这支共产党的队伍在绥宁地区打了不少大仗。日本人为了消灭这支颇有战斗力的共产党部队,再一次调来了大批部队前来“讨伐”。这次担任“讨伐”主攻任务的是曾经在“墙缝”为天野部队收尸的鳖刚村一旅团。一心要为天野部队报仇的鳖刚村一心狠手辣,一次紧接一次地组织部队向李延禄部队的阵地猛攻,而且飞机大炮齐上。

面对敌人的猛攻,东北抗日救国游击军的战士们越战越奋,越战越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