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日本共产党人的反战之殇 正文 第一章 找中国同志去!一个日本共产党人的伟大想法诞生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2.html


第一章 找中国同志去!一个日本共产党人的伟大想法诞生了


伊田助男把装有十万发子弹的汽车开进一道黑山沟时,同时发现自已也进入了中国东北的一片大森林里。只见两边黑硬的山头上,一株株高大笔直的油松挺拔着排山而上,郁葱出一片无边无际的油松的海洋。啊,好一派中国东北的大森林!一种从经历过的充满异国情调的辽阔、豪壮,使他不由地在心中赞叹着。

闯入沟谷的日本关东军间岛辎重队的汽车共有三辆,每一辆上面都装满了日本人为杀人而制造的子弹和炮弹。伊田助男的汽车被命令在前面开路,驾驰室里副手的座位上,坐着凶神恶煞般的间岛队长。间岛的存在让他有一种恶运随时降临的感觉。因此他时时保持着一种警觉。

半个小时前,在前面一个山沟里指挥作战已经三天天夜的鳖刚村一旅团长来电告急,前方战事紧急,缺乏弹药,命令间岛队长亲自押车,火速送三汽车弹药来。间岛队长不敢怠慢,一脚踢翻正在吃饭的伊田助男前面的冒着热气的饭盆,喊道:

“停止吃饭,快快的上车,前线弹药的紧张,你们的赶快的送去。”

在间岛凶神恶煞般的咒骂下,三辆汽车很快就上路了,可间岛恨不得让汽车飞起来,一路不停地怒骂着:

“快,快,八格,快!”

伊田助男用眼角扫了一下怒骂的间岛队长,只见他胖胖的脑袋紫胀的面如猪肝,两眼瞪得有驴蛋大,从臭气轰轰的脏嘴里跳出来的话,野蛮如河边冷硬的鹅蛋石。他对间岛队长的野蛮心生不满,但不能表现在脸上,只是默默地踩大了油门,车子加快了速度,前轮开到一块碗大的黑石头上。车子颠簸了一下,间岛队长被从座位上颠了一下,屁股重重地颠起又落下,屁股沟生生地痛。

“八格,你的,眼睛呢?”

间岛队长说着把拳头打在伊田助男的右肩上,伊田助男什么也没说,只是把眼睛盯在前面的路面上。

“啪啪啪。”“隆隆隆。”

远处传来交战的枪炮声,且有飞机从汽车头顶飞过。伊田助男想,战斗还不小呢,都 都用上飞机了。交战的中国部队是什么部队呢?是不是中国的共产党同志呢?千万是他们吧。

伊田助男是关东军间岛日本辎重队的另类,也是日本人中的另类,他是日本共产党员。他被迫当了日本法西期的兵仅几个月就随着间岛日本辎重队开到了中国的东北。当然,他也与党组织断了联系。世界上的共产党员最怕与组织断了联系,与组织断了联系就如失了魂一样六神无主,无时无该不在想重回组织的怀抱。在中国替法西期作战,日本的党组织是别想联系了,他到是常常想,这东北有没有中国的共产党呢?每次听到中国军队的枪炮声,他就想那是不是共产党军队的枪炮声呢?

“千万是他们吧。”

伊田助男在心里近似祈祷地说,不知不觉,他又把车子开慢了。

“八格,快,你的,又慢了。”

传来的枪炮声越来越响了。如此密集的枪炮声,那面战斗一定很缴烈。伊田助男感觉到中国军队抵抗的顽强。日军那么多猛烈的枪炮久击不下,那支抵抗的中国部队莫不就是共产党的部队吧?

第一次知道这东北大森林里有中国共产党军队活动是在几个月前的一天。那天,在兵营里,间岛队长气急败坏地吹响了集合的哨子。尖利的哨声,野蛮地钻入耳朵,正在洗脸的伊田助男脸也顾不得擦,把手巾丢在洗脸的水里就起身跑了出去。

间岛队的士兵们都到齐了,木头柱样直直地站了一溜。

间岛喊着说:

“快上车,出发!”

倒底往哪里出发,司机们都一头雾水,也没人去问,反正有打头的汽车引路,不会走错的。

一长溜汽车都是空车,空车轻便,奔跑如飞。很快在头车的带领下,进入了一个满是山林的深山。时值盛夏,满山遍野地海绿。山谷越走越窄。狂奔的车队在无路可走时停了下来。伊田助男下车后,发现前面有一个窄窄的山口。原来不是无路可走,而是前面那个门一样的山口太窄,进不了少汽车了。间岛队下了车的司机,排成一长溜跑入那道山门,伊田助男不明原因地跟在后面。一股难闻的气味迅速钻入鼻子里。他们熟悉那种味,那是士兵们战死后的血肉味,由于是在盛夏,腐臭了。伊田助男捏着鼻子,随着队伍进入山门后,立即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只见日本兵的尸首一俱紧挨一俱,一俱叠压着一俱,满满地布满了通向远方的一眼望不到边的窄窄的长沟里。不用问,这里曾发生过激烈的战斗,不用问,日本皇军在这里吃了大亏了。跑入这山沟的间岛队的司机们一个个木头人似的,个个呆住了。间岛队长命令他们背尸体。他们竟没听见似的,依旧呆着。间岛队长发火了,他们才如梦方醒地哇地一声哭出声来。

“八格,不许哭!你们的,个个稀松软蛋,大日本天皇士兵的不是!”

间岛队的司机们不哭了,他们开始往外背着尸体。死了的士兵在他们身上流着尸首腐烂后的淡红血水,尸臭味钻入他们的鼻孔。但他们的神经被惊至麻木,味觉也随之麻木了,既不悲伤,也感觉不到尸臭了。他们一俱一俱地把尸体从这窄窄的深沟背出去,后来跑了一小队士兵帮忙,随后又跑来了几大队士兵帮忙……

士兵的尸体一堆地堆地放到沟门外宽阔处的草地上。有人从旁边的树林里砍来了油松的树枝和小树,堆放每个在尸首堆的旁边。

前来处理尸首的士兵们已经知道,在这里吃亏的是天野部队。天野部队的几千人马行至这条约5里长的叫做“墙缝”的深沟时,头顶上的沟沿上突然响起了中国人的呐喊声,紧接着一枚枚手榴弹便从头顶乌鸦般飞了下来,子弹也如蜜蜂般倾泄而下。轰轰轰……隆隆隆……啪啪啪……哒哒哒……一时陷入绝境的天野部队中,暂时没死的人企图从两边的山口中冲出去,两边的山口却被紧紧地把守着,仅有300来人拼命逃了出去。

天野部队几近全军覆灭,师团只好让附近的鳖刚村一旅团派兵收拾这里的战场。

日本人的宗教认为,战死的士兵应该带回日本他们的家乡去,否则他们的魂魄就永远在中国的土地上飘荡了。而今,这么多已经开始腐烂的首尸,运回国去,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于是鳖刚村一命令,在焚烧前,把士兵们的右手砍下来,以此带他们的魂魄回国。当伊田助男把士兵们的右手一个割下来时,眼里一串串泪水小泉样流了下来。每拿起一只厚厚的手掌,他就想,这也许曾经是一只工人的手吧?这也许曾经是一只农民的手吧?这也许曾经是一只小学老教师的手吧?这些人的手本应当跟着日本共产党消灭日本的资产阶级,在日本建立自己的社会主义。可他们却被日本的军国主义驯化成杀害中国穷人的侩子手了。他想起了第一资世界大战时,俄国的共产党为什么号召前线的士兵起义,掉转枪口,对准沙皇了。资产阶级们在世界上进行的是最惨无人道的战争,是让天下穷人互相惨杀的战争。他也深深理解了日本共产党为什么要反对战争了。在日本对中国的这场战争中,大批的,无数的穷人和日本穷人将为富人的天堂死去。伊田助男的泪水流如小泉样止不住的时候,有人给他上衣袋里悄悄地塞了什么东西。他想掏出来看看,那人却把他的手抓住阻止了他。

这时,焚烧日本士兵尸体的火一堆堆点了起来。几十股青烟在无风的峡谷里直直地升了起来。

“八格亚路!”

鳖刚村一愤怒地一转身,举起手中的日本指挥刀,照着一棵小树,奋力劈了下去。“卡嚓”一声,小树断了。

小树是棵白桦树。

事后,伊田助男把别人塞进他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看。那是一团揉皱了的传单,传单是中国军队打完那场战斗后撒在阵地上的。传单的内容是:

日军的士兵们,我们是中国共产党史领导的一支部队,也许你是工人吧,也许你是农民吧,也许你是其他穷人吧,请别再为你国的资本家杀害中国的穷人了。中国和日本的穷人同是阶级兄弟,应该携起手来,打败我们的共同敌人资产阶级,而不是互相惨杀。

传单是用日语写的,字迹工整,伊田助男读起来一点也不困难一。当他读到共产党时,心速不由地加快了。这是一个久违了的字眼儿,这是他进入日本法西斯队伍以来第一次看到这个字眼,就像黑暗中迷了路的孩子听到母亲呼唤的声音一样,他兴奋地把传单放在胸口上,轻轻地喊了一声:

“啊,同志们原来不远啊!”

自从知道东北这大丛林里有一支中国共产党的军队在战斗,伊田助男就希望战斗的对方是共产党的部队。然而中国共产党的部队就像失去了踪影一样,从此再也没有让他碰上。他多么希望前面在跟日本军队战斗的中国部队是共产党的部队啊。

伊田助男故意让汽车慢了下来,间岛又骂他“八格”了,伊田助男说了声“我要小解”便把汽车停了下来。

伊田助男在一棵松树旁小解的时候,看到树杆上帖着一张日文传单,上面写的跟他曾经看见过的共产党的军队传单内容一样。一阵欣喜,顿时,他脑子里一个伟大的想法诞生了:找中国同志去!

小解完毕,伊田助男紧好了裤带,回到了驾驰室里,一只大脚用力踩上了油门,汽车呜地一声,跳了一下似地开动了。间岛晃了一下身子,正要怒骂时忽又想起加快车速正是自己想要的,便没有再骂。

快速转动的车轮碾着铁一样坚硬的石子路飞奔,不时有鸭蛋大的石块由于车轮仅压了它们的

边沿,咯嘣咯嘣地弹了出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