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五十八节 血,泪(2)

拆哪儿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URL] 第五十八节 血,泪(2) 上海 外滩 在刚刚建成的豪华酒店里,住客们被被隆隆的炮声惊醒了。窗口一个接一个地亮了起来。一间陈设奢华的房间里,本来朦胧的床头灯被旋亮成了刺目的白色。一个白皮肤,高鼻梁,黄头发的欧洲男人精赤着上身,赤足踩在腥红的地毯上准备起身看看到底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第五十八节 血,泪(2)

上海 外滩

可能在人类的战争史上,再也找不出这样奇怪的战争了。当两个不同种族的士兵在浴血拼杀,以命相搏的时候,另外一些种族的人们,却在距离战场百米之遥的地方以一种欣赏的心情关注着所有的这一切——鲜血与烈火。

在刚刚建成的豪华酒店里,住客们被被隆隆的炮声惊醒了。窗口一个接一个地亮了起来。一间陈设奢华的房间里,本来朦胧的床头灯被旋亮成了刺目的白色。一个白皮肤,高鼻梁,黄头发的欧洲男人精赤着上身,赤足踩在腥红的地毯上准备起身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亲爱的,你想做点什么呢?”一双柔若无骨的玉臂从真丝被里伸出来环住了男人的腰。

“琳达,外面是在打仗了吧?”男人回身搂起女人。女人慵懒地靠在男人的胸前,睁大蓝色的眼睛望着男人:“汉斯,放心好了,只要挂上德意志的旗帜,我可以保证绝不会有一发子弹会朝这里飞过来。”

“亲爱的,有什么比这个更刺激呢?我们一起去看看吧。”男人是天生爱冒险的动物,在轻轻吻了一下女人的额头后笑着说。

穿着质地一流的睡袍,男人给女人也斟了一杯红酒,拉开窗帘,肩并肩地站在豪华的落地窗前,望着不远处曳光弹划出的如流星一般的弧线。炮弹和手榴弹爆炸的所形成的烟火绚丽无比。

“汉斯,真的很壮观。有点像我们万圣节时的烟火一样。”女人有些兴奋地说道。


===============================================

广东路路口

一个浑身是血,额上缠着绷带的中国士兵正端着一挺机关枪在扫射,怒吼声在震耳的枪声中清晰可闻,喷吐的火舌闪烁着照亮他狰狞扭曲的面孔。捷克式轻机枪良好的可靠性和稳定性,让试图冲锋的日本士兵如同成熟的麦子一样被成片地栽倒在这片不属于他们的土地上。在枪声终于沉寂下来之后,士兵浑身脱力地坐倒在地上,回头看看,他的身边能作战的只剩下两名列兵了,还有一名被炸瞎了眼睛的战友除了帮他压子弹,别的什么也帮不上。

“潘德章,还有子弹吗?我都摸半天了,给我拿一箱过来。”受伤的士兵撕下已经包好眼睛的纱布,费力地在阵地上爬动着,一边爬一边喊,“他妈的,老子眼睛啥也看不见了。你们都帮老子找找,老子也只能帮你们压压子弹了。”

看着边爬边四处摸索的战友,潘德章一把拉起一旁的一个战友,“伍培,去,把他给老子送到后面去!”

“***的,咱全连都交待在这儿了,日本人还没退,现在拢共就四个人了,你他娘的想干啥?”瞎了眼的士兵一把推开想要扶起自己的一只手,“去,给老子找子弹!快,日本人说上来就上来了!”

“隐蔽!”潘德章话音刚落,50mm的掷弹筒榴弹就砸了下来,伍培一把将瞎了眼的士兵拉进掩体。毕竟不是野战,而且租界也就在四周,这样的炮击没有持续多长的时间,“进击!”的怪叫声又传来了。

“子弹,把子弹箱拿来!”瞎眼的士兵双手在地上徒劳地摸索着。另一名士兵轻声说道,“没了,兄弟,别摸了。”

“那你给老子两颗手榴弹!”瞎眼的士兵喊道。

轻枪机装上了最后一个弹匣,当最后一发ZB式短弹从早已发红的枪管里愤怒地射出去后,击针嗒嗒地空响着。突然间的火力间歇让伏在地上的日军士兵像嗜血的群狼闻到血腥味一样,怪叫着扑了上来。

潘德章扔下机枪,捡起一支步枪,迎着冲上来的日本士兵就冲了上去。三八式步枪细长的枪刺在汉阳造的刺刀刚刺出一半的时候,就捅进了潘德章的腹部,然后按照日本步兵操典所规定的动作,在枪身旋转九十度之后,猛地抽出,鲜血箭一般地喷涌而出。

“兄弟,背靠背,千万别给冲散了,咱哥俩一冲散了,只怕很快就被乱刀分尸。”伍培望了一眼自己的弟弟。

“放心吧,哥,咱临死也得找几个狗日的给老子们垫垫背。”伍全望着自己的哥哥,笑了笑。

很快日本士兵就冲上了阵地,他们发现阵地上只有这两名能够站起来的中国士兵时,不待谁下命令,就团团围住了这两名身形并不强壮的中国士兵。

伍全和伍福望着围在周围的日本士兵,反而笑了笑,甚至冲着一名跃跃欲试的日本士兵招了招手。那名日本士兵怪叫一声就冲了过来。伍全的枪轻轻一摆,就荡开了刺来的一刀,紧接着迅速缩回步枪,一个弓步上前,“噗”的一声轻响,刺刀就像扎进了一个皮球一样。当刺刀离开那名日本士兵的尸体时,那名日本士兵的生命也如同正喷出的鲜血一样,迅速地流逝。长时间的战斗让伍全和伍培的体力消耗殆尽,拿着步枪的手开始颤抖起来,在刺倒了十一名日本士兵之后,终于有两把刺刀捅进了伍全和伍培的身体。

“小仓君,你们看!”正在准备清理战场的日本士兵指着一具还在蠕动的躯体喊叫起来。瞎了眼睛的中国士兵知道自己的战友已经全都阵亡了,正在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是因为什么也瞧不见,他踩上了一具早已经僵硬的尸体滑倒了。“对不起,兄弟,打搅你睡觉了。”士兵嘴里喃喃地说道,再次努力地站起身来,双手摸索着向日本士兵走过来。

日本士兵都停下脚步望着这个不可思议的,他们平素没有正眼看过的支那人。当中国士兵终于摸到一把顶上自己胸膛的刺刀时,咧嘴笑了笑,一口白牙在鲜血淋漓的面孔上,显得狰狞可怖。他推开刺刀继续摇晃着前行,端着刺刀的日本士兵仿佛呆住了一样没有移动。中国士兵猛地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了日本士兵,把他按倒在地上,死死地掐住了脖子。三把刺刀几乎同时深深地扎入了中国士兵的后背,剧烈的疼痛让中国士兵长号一声,头猛扬了起来,而掐住日本士兵脖子的手却没有丝毫放松,最后终于缓缓地垂了下去。

“兄弟们!冲啊!”呼喊声再次响起,捷克式轻机枪欢快的叫声再次从街角传来。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