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5日、26日,全国多个知名论坛出现一则帖子,内容大致为:浙江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原“村长”钱云会,被5个人摁在地止,由一辆工程车碾轧致死。并认为系“钱云会生前曾多次举报或上访关于当地一些工程的违法征地情况,疑为被谋害”。此消息虽经乐清官方新闻发布会公开辟谣澄清只是一件交通肇事事故,安徽籍肇事司机费良玉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审理,但舆论并不买账,网上“砖家”仍坚称“谋害”一说,是官方掩盖事实。

“5个人摁倒在地让工程车碾压”,这种远远超出了人性限度的恶行,再无法无天的人也很难做出。即使有利益者想谋害一个人,光天化日之下加上工程车司机6个人做这种杀人勾当,出再高的价也很难同时找到六个人来做。显然这条所谓的新闻是假的成分很高,至少是有较大的水分。然而不仅有人信,而且许多媒体纷纷转载,使这一事件迅速在国内外扩散。

2009年12月23日,央视网论坛上一篇“这太没人性了吧”的贴子在网上流传。贴子附带了多张视频截图,称“河南官员把拆迁户孩子扔下楼”。

文章附了几张图,分别被标以“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孩子被推在楼边上,正在挣扎”、“拉着孩子作为威胁”、“对孩子放手”、“孩子父母被阻拦”、“父母崩溃了,跌倒在地”。

看到这个贴子给人首先印象是震撼,如此残无人道的行为确实太没人性了!

经过记者的跟踪调查,事实是11月7日,河南三门峡市湖滨区崖底乡刘家渠村拆迁户焦志民的女儿焦芳,因为看到房子要被拆,站在楼边以此相威胁,随后被拆迁的人员提了上来。贴子是她朋友的朋友发的,她已经认识了自已的错误,并写了检查。官方考虑到她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并没有追究其虚假报道的责任。

2007年江西电视台都市频道的“后母虐童事件”曾被全国几十家网站和新闻媒体报道,后经证实是一篇完全扭曲真相的虚假新闻。

几年前重庆“冻结超生家庭存款”的谣言使众多储户挤兑银行,海南传言发生地震海啸造成许多人逃离海南,《投资快报》记者报道,"为遏制炒作垃圾股之风,管理层将停止审批上市公司并购重组",使当日股市ST股票出现大面积跌停。

诸如邯郸市的小学及中学附近出现“魔法士干吃面是由人油、尸油制作,请不要吃,以防中毒”的小字报、“莱西市一家幼儿园内一3岁孩子被活活饿死”、“山东的毒花生” “纸箱馅包子”,“巨蟒吞噬中国维和士兵“、“北京房地产商协会会长赞成炸掉故宫盖住宅”等等谣言的传播都给社会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谣言或者虚假新闻的杀伤力是很大的。政治性谣言可能引起社会动荡,生活中的谣言能破坏正常的生活秩序,而经济谣言则危害具体经济利益。捕风捉影、无中生有、胡编乱造的谣言和假新闻能伤害个人,伤害群体,伤害社会,伤害国家,能使稳定的政治局面变的复杂,使人际关系变得紧张,使社会秩序混乱,使经济投资失去方向,造成极大的内耗。

制造或散布谣言的人多数都有目的。有蓄意攻击报复的,谋取利益的、唯恐天下不乱的。当然也有纯是恶作剧或由于误听误解被动成为谣言的制造者。

谣言或假新闻本质上是不真实,是没有任何客观事实根源的“新闻”,是想象、臆造、捏造的产物。谣言和假新闻不同于失实报道,失实报道只是对新闻事实的残缺或偏离。谣言或假新闻多数话语都有目的性和取向性,是制造者的阴谋。


谣言或假新闻是某些人或利益集团为了特定的动机或目的,制造或散布的,由于其本身带有一定的新奇性、刺激性和模糊性,所以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关注。同时人们关注越高,受众越多,传播速度越快,相信的人就越多。就象二战时纳粹德国宣传部长戈培尔所信奉的“谎言重复一百次就会成为真理”的道理一样。

目前谣言或假新闻已不是从小道传播的,而是通过新闻媒体和互联网登上了“大雅之堂”。 一报“感冒”众报“吃药”,在新闻媒体结盟的今天,多家新闻媒体往往在一个同业旗下,能迅速形成合力,提高市场占有率和品牌知名度,这样的结盟一旦失误,会使负面影响呈几何级放大效应。


互联网是当前制造谣言和假新闻的重要平台。网络是“自由空间”,除部分政治性言论外,可以任意发贴。可以即时修改、删除信息,即使证实是假的只要修改或删除就可以不承担责任。传播者即使明知是假的,只要注明消息来源就不用负责。

传播谣言或假消息往往冠以“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未经证实的消息”、“据接近官方权威人士的消息”、“据传······”“据说······”等等,这些遮羞的文字让受众无法考量其真实性和来源。

有人认为制止谣言和假新闻要靠媒体的自律。事实上在市场经济的今天,许多新闻媒体一方面是撰稿者良锈不齐,品德低下,另一方面为了自身的广告效应和哗人取宠,这种自律根本不起作用。

有人认为制止谣言和假新闻要靠个人的良心发现。其实就象俗话说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一样,不同社会中的人有不同的目的和利益取向,良心只是一种唯心的想象。


有人说“谣言止于智者”,且不说世上究竟有多少真正的智者,即使智者在信息不畅的社会环境下也容易受骗上当。

有人说“谣言止于公开”,事实是在你信息公开之前,歪曲或变味的谣言早已成为事实,公开的信息永远追不上谣言。

有人说这是“言论自由”。谣言和假新闻不属于独立观点,而是别有用心的“破坏”。

有人说有些谣言和假新闻是善意的。其实人为夸大“恶”或者违背真实也是一种恶,是一种不公正的表现。

切莫轻视谣言和假新闻对社会或国家带来的危害,任何大的社会变革或动乱都有“引子”。民意的形成会因为某一个特定的事件发展到民怨,当民怨发展到民愤就非常危险。


对待谣言和假新闻要靠法制,最有力的武器是加大对谣言和假新闻制造者的“生产成本”。不管是新闻媒体还是网络空间,任何人都应为自已的言论负责,承担相应的责任和义务。只要被证实是谣言或假新闻,该罚款的就要罚款,该坐牢的就要坐牢,用法律规范每个人的行为。

有句话说的好,“人不能因为伏在低洼地里沾满污泥就忘记直立行走的姿态”。不管是什么人,不管你对现实有多满。你可以发表自已的观点,不能故意炮制噱头、哗众取宠、颠倒黑白,不能造谣或制造假新闻,这也是民主政治的基本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