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母亲等你回家

bingzhan89 收藏 55 46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一个偏僻的山村里,有一对母子长期相依为命,1949年,在国民党逃到台湾去的时候,在当地抓了一批当地年轻人充军去台湾,这儿子就在其中。后来他所在的部队被解放军打败,他也被俘掳了。这儿子也随即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后来抗美授朝,保家卫国,参加了朝鲜战争,但,在战争中不幸被美军俘虏,后被送到了台湾。一年之后死在了台湾。

信息不通的年代,死去的儿子,在母亲的心中依然生龙活虎活着。

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了,年轻的母亲慢慢的熬成了一个孤老太婆。音讯全无的儿子给了母亲许多的牵挂和希望。算计着该是给儿子提亲的事了。就到处托人给儿子说媒。但,谁会为一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人说媒娶亲呢!老人家总是反复的对别人说:“快了,快了,我儿子就要回家了。”有时说媒的缠不过她,就说:“没见过你儿子长得怎么样啊?”她就会指着村里长得最帅的小伙说:“长得就和他一样”。再后来,她看见儿子的同龄人,牵着自己的孩子,她总会对别人说:“我孙子也应该这么大了,长得肯定和他爸一样。”

原来村口还有几户人家,但,由于村口正好在一个山坳上,不利于房屋扩修。其他几户人家由于扩修新房,只好搬离了这块基地。这村口就成孤老太婆一个人坚守的地方。

由于房屋年久失修,早已破败不堪。村里的好心人,自愿出钱帮她修整房屋。但,她不允许任何人动她的一砖一瓦。她说:“这是儿子的老家,变了他就认不出了。”村里人只好趁她不在的时候,悄悄上去把断的梁接上,缺的瓦补上。

年龄越来越大了,农活越来越困难。但,她依然每天在地里忙活着。并且,还不让任何人帮助她。挑不动了,她就用小桶一桶一桶的往地里提。用一小瓢一瓢瓢的浇。相邻地里干活的同村人,也只能趁她不在的时候悄悄的帮她浇上一大片。等她提着小桶返回的时候。她已记不清自己浇到哪儿了。

村里人开玩笑对她说:“你现在就别受累了吧,你儿子肯定早就在外发财了。”她会一脸严肃的说:“将来孙子读书,买房还需要许多钱,就给孙子准备吧!”

每当赶集的日子,老人家就提着不知是用了多少年的花布口袋,也许还是从娘家带来的。里面装着几个鸡蛋,或者其它一些家产品,上街去换成钱。换成了她“孙子”读书,娶媳妇用的钱。

寒风中,村口孤独的老房子一年一年的更加破败。老屋前的那棵老核桃树已经苍老得只剩粗大的,多孔的弯着腰的主干了。夏天绿叶也少了,秋天结的果也少。

在冬日的阳光下,老奶奶总会坐着那根坐了几十年的小凳子。靠着老核桃树坐着。冬日的太阳,照在她那苍老而布满皱纹的脸上,一丝寒风吹动着她一头蓬松的白发。傍边的用了几十年的簸箕里,晒着已经不知晒了多少次的几十颗核桃。那是给她没见过面的“孙子”准备的。来来往往的行人无限伤感的看她一眼。她昏花的双眼,已认不出路过的任何一个曾经非常熟悉的面孔。时不时的也有人走到她的傍边,“声嘶力竭”的大声的吼叫着跟她说上两句。她也只能似懂非懂的应和着,慈祥的咿咿呀呀的说几句。但,谁也听不懂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老屋傍边的地里几株桔子树上,挂满了桔红色的蜜桔。又大又红的蜜桔,早已熟透了。同村的和邻村的许多野小子,早就盯上了这些看着就甜的蜜桔。但,他们早就熟知了老奶奶的故事,也知道这是老奶奶留给她的永远都不会出现的“孙子”的佳品。所以,都只能看着“甜甜”而已。

当寒风呼呼的时候,老妈妈总会虚掩着房门佝偻着腰缩着肚子坐在屋内的小登上,腿上盖着一个旧得不能再旧的棉袄。腿下烤着一个盛着碳火的火笼。双手伸向破棉袄下的火笼,暖和着双手。时不时的伸长脖子看看门外,似乎总在等着有人回家。嘴里时不时的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

当家家户户都为春节准备的时候,老奶奶也开始忙了。农村人家每年都要过年杀猪。老奶奶也要杀“过年猪”。

她记得儿子离开家那几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天天都喊肚子饿。过年的时候看着有钱人家杀猪过年,儿子就每天念叨着“哪一年,我们家才能杀猪过年啊!”。可那年月,连吃饭都发愁,更别说吃肉。老奶奶也一直想为儿子喂一头“过年猪”,过年时让儿子好好的吃一顿。

老奶奶杀的“过年猪”,是她用一年的时间喂大的一口猪。没有喂一点点猪饲料。全是她自己用猪草用粮食喂肥的猪。因为她听说用饲料喂肥的猪,肉不香。这是她给多年没回家的儿子准备的“过年猪”,当然要是最好的。过年了,看着肥肥的猪老奶奶高兴啊!逢人便说“我家也要杀猪了!”。她对每一个从村口走过的人都说:“出去见到我儿子,告诉他今年要回家过年啊!我等着他回家杀 ‘过年猪’的”。一遍一遍的重复着那一句话。

话说了千百遍了,依然不见儿子的影子。不能再等了。猪还是要杀的。要不等儿子回家,就来不急了。临到春节前的一天,老奶奶才请人把猪杀了。

给儿子准备的,准备好了。给孙子准备的,准备好了。

老奶奶开始在一遍一遍的往村外张望了。老奶奶站在老核桃树下,双手提着暧手的火笼,用系在腰间的围裙盖着,手臂上挂着一根拐棍,寒风一阵阵的吹过她脸,掠过她的银丝。大年三十了。就盼着儿子今天上午出现了。看到有一群人走近,老奶奶她立即满脸堆笑,左手提着她的暧手的火笼,右手柱着拐棍,嘴里不停的说着什么,颤微微地步走过去。然后,又摇摇头,又嘟嘟嚷嚷的回到核桃树下。一个个扛着行礼的人大声的跟她打着招呼,她也只是自己嘟嚷着。谁也不管。一遍遍的重复着:“该回家了吧!”“该回家了吧!”。。。。。。

大年三十,初一,同村的好心人,近亲的人,都请她过春节。但她谁家也不去。她说:“儿子回家,家里没有人,冷冷清清,不好!不好!”没办法,人们只能把饭菜端到她家。

春节后,老奶奶彻底失望了,开始把给儿子准备的猪肉和留给孙子的桔子和核桃有的送人,有的卖掉。每一家请她吃饭,她都会送一块肉和一些桔子、核桃。都会说相同的话“儿子今年没回来,明年肯定会回来的。”

剩下的猪肉和桔子、核桃。老奶奶或提、或背一次次的拿到街上去卖掉。每一个来买她东西的,她都会说相同的话“唉!今年我儿子和孙子没回家,明年他们会回家的。把这些变成钱给儿子孙子存着。”

盼望和失望中过了一年又一年。八十几岁的老奶奶终于连生活自理都很难了。患上老年痴呆症后,更是每天只重复着说一些,只有她自己知道的话。

年久失修的房子,已成了危房。村里决定。让她住进敬老院。把她的房子拆了。无论怎么说,她都不同意。她拿个小登子坐在屋内不出。只是一遍一遍的重复着说“拆了,儿子就找不着家了”,“儿子见不到我,他会哭!”“儿子见不到我,他会哭!”远在天堂的儿子,又怎么知道,母亲的牵挂啊!

就这样,村口的老房子,依然孤独的伫立在村口。老奶奶依然再老核桃树下,等着“回家”的儿子。

过年了,该是回家的日子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