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路迹(九)

lsjtz 收藏 2 20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元朝扛着那杆沉甸甸的三八大盖站在公社礼堂门口,注视着礼堂的每一个人!时不时地从那永远也关不严的门缝往外瞅瞅,外面一片沉静!

三八大盖,这是当年的八路军从日本鬼子手中缴获的战利品!口径为6点5毫米。由于其钢材质量非常好,为解决枪支口径不一的后勤供应困难,解放后我们的兵工厂对其进行了改造,将枪膛加粗为7.62毫米,能够发射五六式枪弹。尽管能够打五六式枪弹,但毕竟老枪了,所以就统统淘汰给民兵队伍使用。元朝是公社基干队的民兵,每个月要到公社参加集训和统一活动。这不,昨天晚上公社武装部突然通过广播播放“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歌曲。说明一下,当年通讯极为不方便,公社到各大队之间也就有一部电话机还在书记家安着。所以约定,公社广播中断正常节目播放或者正常播音结束后再播放“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就是要求基干民兵马上到公社报到。听到公社的广播后,作为基干民兵排长的元朝马上放下还未扒拉完饭粒的海碗,出了门站在村子里平时充作会议场所的高台上喊了几声,队里的其他几位基干民兵也已经听到广播“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广播了,纷纷闻声朝高台聚齐。元朝见人到齐了,立即精神抖擞地“单列队形,立正,向右看齐,报数,向左转,齐步走”。村里的孩子们永远是热闹的主题。他们见民兵们这么晚了集合,也知道有什么活动,于是也赶来凑热闹。孩子们见元朝整顿好队伍出发了,也跟在队伍后面嘴里还一二一。

当元朝他们很快爬上村前的大山头时,由于走的很急,大伙不由地停下脚步歇息歇息。正当这个时候,有眼尖的说,看,怎么书记也上来了。果然,元朝见半山腰有个人正急急忙忙地往上爬,看模样还真是书记。元朝喊了声下面是书记吗。果然回应是,你们等等我,我也到公社去。

元朝他们相互看了看,有事,不然怎么民兵们要去公社,书记也要去呢。等书记上来大家急忙问书记发生什么事了,书记说我也不知道呀,就是公社文书给我打电话让我马上赶到公社。“对了,元朝,文书说要你到公社后先找部长报到有事。”

元朝他们一行不顾晚上山路不好走,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公社赶!

元朝一行到公社后,果然发现气氛非常不一样。公社的干部们都四处忙活,走路的速度也非常快。

元朝到武装部后,平时见了元朝总是笑嘻嘻的武装部长今晚却板着脸,腰间扎着武装带,斜背着一支美70手枪,那枪把上的红绸子一闪一闪地。他见元朝就立即问你带了多少人来。“嗯?有大事”元朝不解地想,也顾不上多想,马上说我们队来了10个人。部长说了声那行,我们到枪库去。

“要打仗?”元朝心想,过去训练也发枪但都事先有通知而且都是白天发枪。元朝一行随部长到枪库,一人领取了专供民兵们使用的一杆三八大盖。生性好乐的元朝这时还不往开个玩笑,给部长说库里不是还有机枪嘛,发上两挺打打。“你忙什么!还怕没有你打的,怕你小子以后不打呢。”接着部长给元朝一个弹夹,满满地5发子弹。这在过去是没有的。过去训练都是到靶场到位后才发弹的。

“这……?”元朝闪过一丝疑虑。部长说就你有,注意呀。部长接着说,公社马上要开个非常重要的大会,你们队的民兵负责会场警戒任务。这是公社交给你们的光荣任务,要完成好!

“保证完成任务!”毕竟经过多次训练嘛,民兵们还是有这点素质的。

部长强调,这次的任务不是站在会场外,而是在会场里,面向开会的人。“但也得注意会场外有什么动静。”

“元朝,你更要注意,如果发生反革命捣乱的话,你听我的口令就打!” “是”元朝更觉得的确发生大事了!不然不会这么布置。

“走。马上到礼堂开会。”说完部长就自己先朝礼堂方向快步行走,生怕被别人赶上似的。

元朝他们进入礼堂,才看见已经坐了好些人,大多数人元朝都认识或者是个熟脸,他们也是公社其他大队的基干民兵,平时经常在一块训练。当然在前排就座的是各大队的书记、公社干部,连供销社的售货员,学校的老师们也在。

“他们来干什么呢?”元朝不解。

“坐好坐好。开会了。”武装部长在台上开腔了。毕竟是基干民兵,刚才还嚷嚷一片的礼堂顿时安静无语!

“同志们,这么晚把同志们集中到公社来,我不说同志们也能够猜到肯定有大事发生!现在宣布会议纪律,任何人不得记笔记,你们几个把本子都收起来。胡兴庄的民兵,马上各就各位。”

元朝立即按照部长吩咐的指定大伙在会议室四下站开,个个扛着三八大盖像座塑像似的立正姿势。

元朝呢,心想自己是排长,怎么也到站到主席台前吧。不料部长说“元朝,你到门口去,站岗! ”

元朝一听还十分不乐意,什么事,派我去站岗。但服从命令是天职嘛,元朝转身走到门口,把枪扛在肩上出了礼堂门口,站岗吧!

“唉呀,元朝,谁让你出去!进来,进来。”部长又说了句。

进来站什么岗呢!元朝嘴里嘟嘟地又从门外进来笔直地站在一进门处,看着部长还有什么话!

“元朝,你就站那,把门关上,一会开会时注意点看看门外有什么动静,同时也看看会场里的动静!”

咦。元朝不知道部长脑袋里卖的什么药?怎么还得看会场里有什么动静?“要逮捕反革命?”元朝的第一个反应是!但也没有看见军管组的人。“管他呢,部长说看就看!元朝把枪从肩上取下来,哗啦一声拉开枪栓,把子弹压进去,又哗啦一声定上了火。

“元朝元朝,你小心小心不要走了火呀。”部长的声音带点颤音。

“知道了。”元朝有点不耐烦地应了一句。元朝知道,这时会场里的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他,羡慕的、嫉妒的、不解的、眼馋的。总之,那个年代能够享受这待遇也是非常不容易的。农村人非常重视这样的待遇,在他们看来这就是出人头地的呀!有面子的呀!今后到哪都得被人另眼高看的呀。甚至说个媳妇也是非常容易的呀!

“现在就请公社哈书记给同志们讲话。”

“嘿、嘿、嘿。同志们,咱们党发生大事了!出卖国贼了,出叛国贼了!幸好伟大领袖毛主席他老人家洞察一切,及时发现了他们的阴谋,粉碎了他们的反革命行动。现在,我给大家传达中央第某某号文件。这份文件全县只有一份。县领导非常重视咱们公社,这不,专门派县革委常委县武装部王部长送文件到咱们公社,因为王部长还要到西川公社去,所以公社决定连夜开会给大家传达。大家都知道咱们公社的那座空军油库非常重要,美帝苏修都惦记着呢,所以王部长决定把基干民兵斗集中到公社来听文件,有事业也好应付嘛。”这时主席台上一声“咳”的声音,元朝才发现王部长孤身坐在主席台上的中央,由于公社没有电,礼堂里只挂了几盏呼呼响的煤气灯,那主席台就暗淡点了,谁也没有注意王部长。

元朝细细地看了看王部长。元朝认识王部长!因为过去训练王部长也来过公社,对元朝打枪的准头还是比较欣赏的,尤其王部长当年曾在元朝的父亲——当年这一带闻名的游击英雄手下当过兵,所以王部长也常常放下架子同元朝套个近乎。元朝发现王部长有变化,就是带的军帽不像过去效仿叶群同志那样只盖住后脑勺而露出前半个头顶。今天是戴得端端正正,虎着脸望着站在主席台前手持文件的哈书记一言不发。

“中共中央文件,中发1971第某某号,伟大领袖毛主席批示照发……。”

大约一个小时左右,哈书记读完了文件。站在门口的元朝听清楚了,是党中央副主席、毛主席的接班人、副统帅林彪背叛革命了,出逃苏联飞机失事摔死了!林彪,这个中国历史上的驰名人物,元朝非常熟悉!当然只是限于书本。不过1966年11月11日在北京,元朝作为红卫兵小将接受毛主席的检阅,曾看见林副统帅也乘坐一辆敞篷车飞驰而过!但是林副统帅手里挥舞的毛主席语录,那是非常特别的,煽动速度很快,不像其他人是一下一下很有节奏的挥舞,而林副统帅的挥舞动作如同蝴蝶煽动翅膀“呼、呼”地非常快。

元朝这下明白了王部长为什么不戴叶群帽了,因为文件上说了,叶群也背叛革命随同林彪死了。当然王部长必须要同叶群划清界限,否则还想当部长!

“同志们呀,大家说说林彪这么坏呀!竟然谋害咱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我们必须要深入揭批林彪一伙反毛主席反党反人民的反革命罪行,永远紧跟毛主席干革命!”当哈书记读完文件后,话音刚刚落,王部长就在主席台上迫不及待地发表“重要指示”。王部长非常会讲话!当他说到林彪谋害毛主席时,语音直颤以显示他非常痛心和对毛主席的无限忠诚和对林彪谋害毛主席的无比痛恨!

王部长过去可不是这样!元朝心里说。过去民兵们训练王部长经常来来视察,总是毛主席、林副主席挂在嘴上,一说就是三大战役咱们的林副统帅就指挥了两大战役,再不然就是林副统帅率领四野从东北一直打到海南岛,打遍中国无敌手!就连抗美援朝,都是林副统帅亲自指挥的,美国鬼子一听说是林彪指挥的,就立马停战了。当时元朝还提出异议,因为元朝早就听参加过抗美援朝的父亲说过抗美援朝战争是彭德怀元帅指挥的。但元朝说了后王部长立即斩钉截铁地彭德怀只是在前面做个样子,实际谋划都是林副统帅!王部长当时在全县那是跺一脚全县都摇三摇的人,元朝也不敢说什么了!当然元朝敢说前面那句话也有个要素就是王部长在战争年代曾在元朝父亲的游击队当过战士,鉴于这层关系所以王部长尚不会对元朝下黑手的!别人的话,王部长恐怕都得当反革命抓起来了!

“把某某某押到台上来!”随着“誓死保卫毛主席,誓死保卫党中央。”“打倒林彪,打倒林贼”的阵阵口号声,元朝见两名县军管组的人从后台押上来被五花大绑的一个老头,站在主席台一侧,两名军管组一边一个把他的头往下压,而被绑着的两条胳膊朝上撅着。当年这种姿势称之为“喷气式”,凡是地富反坏右、走资派们都“享受”过这类待遇!

“认识。”元朝一看,这不是北沙村的灰五子嘛!元朝知道这个人,过去曾在晋绥军队伍干过。抗日战争结束后因负伤回了生产队务农!文革开始后他见林彪日益增红,经常跑到公社找这个赵那个,开口闭口“我随林彪打过仗,平型关战斗我是营长。你们给我钱,我要到北京去找林彪。”这时公社的干部就连哄带骗给点钱就算过去了,反正也不敢惹!万一是真的呢?元朝看到这一幕,立即恍然大悟,原来是要上连黑主子下挂狗腿子!这是文革中常用的招数!这老灰不是常说他随林彪打过仗吗,也借着这点道公社闹闹,公社的人早想找个茬削削他了。这下好,连上了。

果然,哈书记宣布会议的下一个议题就是某某某公社揭批林贼的批斗会开始,一些大概事前就安排好的主要是公社中学的教师、供销社的人员和公社所在地的插队知青们个个上台高亢激昂进行批判!反正所有的发言稿都千篇一律,谁也不会也不敢说的事的话!否则那反革命的帽子马上就顶在脑袋上了!

不料会议开到这时闹出笑话来了!北沙村的书记,平时文化也不多,但非常喜爱新鲜事物!比如当时人家援助的手扶拖拉机,都是年轻人驾驶,就他们大队是他亲自驾驶,那个年月开拖拉机也是非常吃香的起码可以东奔西行南来北往,方便呀!所以大伙给他起个外号“拖拉机”。平时大队书记们开会或有什么集体活动只要一说拖拉机就指这位仁兄!

大概灰五子是他们队的,所以大会发言的大队书记就“拖拉机”一人。而且也可能是临时确定的,因为前面都发了不少了嘛。“拖拉机”不亏为“拖拉机”。连个发言稿都没有上台就扯开大嗓门开始批判:“同志们,今天,我们怀着十分气愤的心情,对林彪这个坏蛋、反革命分子进行革命的批判。同时也对我们队灰五子这个小林彪分子进行批判。我们要按照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教导,把他们批倒批臭让他们一辈子也不得翻身!打倒林彪,打倒林贼,打倒灰五子……。”本来他的发言也能够结束了,不过这仁兄兴意未尽,又接着说了开来:“我要严正警告的是,有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和林副主席的领导,不要说你一个林彪,就是十个林彪也不顶事!对不对呀,同志们!”

台下轰然一阵大笑,把个严肃的批判会一下子给整的没有点严肃性了。台上的王部长气得指着“拖拉机”光“你、你、你”就是说不出话来。哈书记一看情况不好,急忙扯开喉咙大叫一声“都悄些、都悄些。”哈书记毕竟是哈书记。知道该怎么办。他往前一站,推了“拖拉机”几下让他下台了。然后举起手扬了扬刚才宣读的文件,说“同志们,这个林彪,就是咱们平时说的副统帅、接班人,就是林副主席!林副主席就是林彪,林彪就是林副主席。明白了吧。”“明白了。”台下有些人随附了几声。“拖拉机”这时也仿佛回过味来了,坐在那里低头不语。以后多年,这成为元朝他们嘲笑“拖拉机”的一段精典。只要见了“拖拉机”就是一串串“一个林彪、十个林彪也不顶事。” “拖拉机”呢,尴尬地裂开大嘴笑一笑,有的时候也回一句“老狗记起些陈甘事。”

散会后,王部长来到枪库,元朝他们正在还枪。王部长把元朝叫出来,神神秘秘地低声告诉元朝,发生林彪事件后,县里要加强战备。各公社平时要留一些基干民兵负责日常保卫工作。他已经告诉哈书记要把元朝留在公社先别回队上去了。在公社期间按照全劳力记工分,而且还有“好处呢。”王部长特别给元朝强调这点!“谢谢王部长。”元朝当然要表示感谢了。不管怎么说,王部长毕竟是自己的叔叔辈,跟随父亲上过战场打过敌人的。

王部长望四下看了看跟前没什么人,往元朝跟前凑了凑!又压低了声音给元朝说了句,大意是以前王部长给他们说的那些什么两大战役、抗美援朝的话就不要再提了。“就当没有那回事!”

元朝明白王部长的意思,于是说了句“放心吧,王叔叔。我知道。”“哎,这就对了。我早就给你大说过你是个聪明娃娃嘛。”

王部长满意地离去了。元朝呢,正要集合和自己一起来的民兵,准备趁后半夜天凉就回队了。果然如同王部长说的那样。公社武装部长急匆匆地赶来了,老远就喊元朝元朝,你们留下留下。公社还有事呢。一共留下6个人,元朝你是排长必须留下,你看再留谁,其他人回去。

元朝确定留下的人,嘱咐回去的人相跟着书记回队,他们则随着部长一起到了公社,住进了公社后边的那孔窑洞,也是来公社办公事当然是上级机关来的才有资格住的公社招待所。

窑洞里的摆设俭朴但很干净,六张单人床铺着洗得白白净净的床单,叠放着整齐的软绵绵的被子。部长说你们暂时就住在这里,明天我再给你们分配任务!“任务非常光荣,也非常艰巨,哪能让你们住在这里享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