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 正文 第39节: 血战太原

平山大侠 收藏 0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5.html[/size][/URL] 第39节: 血战太原 金军在攻灭辽国与二次占领燕京后,在投降的原辽军将领,尤其是郭药师的邦助下,炮兵部队有了长足的发展。南下作战因为要攻城掠地,所以东西路金军都组建了独立的炮兵部队和工程部队。 ——平山大侠 王彦: (10年——11年) 河内(今河南省沁阳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5.html

第39节: 血战太原

金军在攻灭辽国与二次占领燕京后,在投降的原辽军将领,尤其是郭药师的邦助下,炮兵部队有了长足的发展。南下作战因为要攻城掠地,所以东西路金军都组建了独立的炮兵部队和工程部队。 ——平山大侠

王彦: (10年——11年) 河内(今河南省沁阳县)人。曾在泾原路经略使种师道军中与西夏作战。后在河北招抚使张所帐下任都统制。后创建了著名的“赤心报国、誓杀金贼”的河北八字军。

话音未落,只听见从远处传来滚雷般的马蹄声,大地为之颤抖、高山为之振撼!地平线上现出一群黑点,犹如蚂蚁一般。黑点迅速扩大,疾驰到城下护城河边。张孝纯望城下看去,敌军黑鸦鸦地一大片。正中是马队、左右翼是步兵。一面大囊迎风招展,上书斗大的一个“帅” 字。

粘罕威风凛凛、趾高气扬地骑在马上向着城上高叫着:“请童太师出城一会。”

马扩问道:“你是何人?”

韩企先打马上前喊道:“城上守军听好了,金国移赉勃极烈、太保、尚书令、领三省事、西路军左副元帅完颜宗翰领军10万来会见童太师。”

“童太师去东京了,要见请去东京吧。”

“那么,现在城中最高长官是谁?”

张孝纯昂首挺胸、屹立城头,大声答道:“正是在下,太原知府张孝纯。敢问有何见教?”

粘罕转头问韩企先:“这个张孝纯,是何等样人物?”

韩企先说:“是个书生。”

粘罕顿时狂笑道:“太原不用攻打了,一介书生,有何能为?我军振臂一呼,也会吓他个半死!去,传本帅命令,叫张书生投降。”

谁知张孝纯杀了来使,将头颅抛下城去,站在城墙上高声斥骂:“粘罕,你这金狗!你道本知府一介书生,便不能杀人嘛?放马过来,定叫你有来无回!”

粘罕强压愤怒,劝诱说:“张孝纯,连童太师都知抵挡不了我军雄师,逃去东京。你一个书生,又怎能保全?本帅最为喜欢读书人,不如献城投降,仍不失高官厚禄、富贵荣华!”

“呸!金狗休得胡言乱语,本知府生为大宋人,死为大宋鬼,你若有能奈,便来试试!我这里好生侍候!”

粘罕恼羞成怒,下令攻城。阵旗开出,金军弓箭手上前,向城上射出一阵阵密集的箭雨。城头守军早已在麻包、沙袋后面掩蔽好,并无多少损伤。接着金军工兵用木板铺设在护城河上,将云梯、撞城槌等攻城器械推出,发一声喊,开始攻城。

“投石机”,马扩大叫道,数十部投石机高高扬起抛射杆,上面巳装好大石块,几十名精壮汉子使劲地拽住牵引绳索。“预备,放!”汉子们猛然松手,大石块发出吓人的“呼、呼”声响,向敌阵飞去,巨石凌空而落,砸得敌兵七颠八倒、非死既伤。但是敌人不顾伤亡,越过护城河。

待敌近至500米时,马扩高举令旗吼道:“放箭!”顿时,城上弓弩一起发射,敌兵又倒下一大片。

敌人仗着人多,拼命冲上来,距离在迅速缩短,300米时,王禀笑着对杨志说:“杨将军,该你火枪队上场了。”

“好,看我火神爷的吧!”

杨志转身对在城楼待命的火枪队大声下令:“火枪队准备”, 火枪队员拿着突火枪迅捷上前,架好突火枪,一人瞄准、一人手持捻香。“各就位,发射!”

只听见城上一片轰响,上百枝突火枪同时发射,烈焰火团直向敌军飞来。金兵不知何物,顿时都惊得目瞪口呆,忘了躲避,一下子死伤枕籍、哭爹嚎娘、鼠窜豚奔。第一次进攻被打退了。

粘罕惊疑之下问道:“南蛮子使用的是什么新式兵器?”

完颜希尹答道:“据臣在汴梁的细作报告说,南朝有一个名叫陈规的将军,近年设计、发明了一种可以喷火的兵器,名曰‘突火枪’。这种枪是用毛竹做枪管,内里装填火药,有药线连接在外,点燃后即可轰击,中者粉身碎骨。”

粘罕听了点头道:“可以肯定,刚才他们使用的便是突火枪。通知各部队,务必多加小心……”

粘罕胞弟, 18岁的完颜宗宪,年轻胆盛、血气方刚,不服地叫道:“突火枪有什么可怕?我就不信它是天雷霹雳!待我冲上城楼,夺一枝看看!”

言罢,转身而去。急得粘罕在后边连喊:“阿懒,不得莽撞!”。但是,阿懒充耳不闻,领着自已的一支人马,呐喊着冲了上去。

斡鲁见状说道:“元帅无须忧虑,我带人上去。”

“好,娄室、银术可你二人分攻东门、西门,此举虽然不是主攻,但你们要打出主攻的架式来,分散守军的注意力。耶律余睹你负责指挥炮兵。忠郡王,请你指挥工程部队。”

众人领命而去,耶律余睹指挥炮兵摆开阵势。

金军在攻灭辽国与二次占领燕京后,在投降的原辽军将领,尤其是郭药师的邦助下,炮兵部队有了长足的发展。南下作战因为要攻城掠地,所以东西路金军都组建了独立的炮兵部队和工程部队。金军炮兵部队所使用的石炮种类很多,常用的有发射5斤以下石头的小炮、有能发射50斤以下石头的7梢炮、有能发射50斤以上石头的9梢虎蹲炮、有可以左右灵活变换发射角度的旋风炮、有一次可以发射数枚炮石的撒星炮、还有能发射上百斤大石块,百步开外命中率很高的遏炮。梢(弹射石头的长杆)是炮的主要装置,梢数越多,抛射的力量越大、射程越远、炮石越重、威力自然也越大。

耶律余睹仔细地给各类炮明确了打击目标。小炮发射速度快、石头密集,专门打击弓箭手。7梢炮与9梢虎蹲炮专门打击弓弩手。旋风炮、撒星炮专门打击突火枪手。

一切准备就绪,耶律余睹大喊一声:“放炮!”

刹那间,天空中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块,尤如乌云般遮蔽了阳光;紧接着,金军近万名弓箭手也一起放箭,密集地箭雨如一大群蝗虫,呼啸着飞向城头。守军猝不及防,在炮石和箭雨的打击下,一下子倒下一大片。

金军第二轮攻势开始了。如果说首轮攻击是试探守城者的防卫虚实的话,那么第二轮攻击金军是倾尽了全力,将所有攻城手段和器具都用上了,同时对太原城北门、东门、西门发起了猛烈地攻击。

守军一时陷入了混乱、顾此失彼,打击力量顿显薄弱无力。阿懒、斡鲁趁守军忙乱之际,率领着步兵冲过了壕沟。忠郡王完颜忠也指挥工程部队推动着攻城器械,跟上去过了壕沟。

张孝纯也有些着慌,急问王禀:“王将军,敌军对我太原城北门、东门、西门同时发起攻击,该如何应付?”

王禀道:“张大人无须着急,东门、西门是佯攻,你看敌军帅旗与攻城器械主要还是在北门。”

“王大人说得是”, 杨志道“北门是敌军攻击的重点,但东门、西门虽是佯攻,也不可掉以轻心,稍有疏忽,佯攻也可能变成主攻!”

“这可如何是好?”张孝纯一时束手无策。

“张大人,我去东门吧。”杨志请求道。

“不行、不行!火枪队离不开你指挥。”王禀不同意。

站在一旁的偏将王彦大声说:“请王大人下令,末将去守东门!”

王禀大喜:“好!王将军,东门就交给你啦。”

王禀接着对张孝纯说:“张大人,我去守西门。”

说话间,金军各种攻城器械已靠近了高大的城墙,马扩、杨志急忙组织抵抗。但是敌军躲在形状如同长方形房屋的洞子里,洞子又用铁片包裹,外蒙生牛皮,下面装有轮子。人在里面推动着前进,小石炮和弓弩根本奈何不了它。

耶律余睹又亲自登上楼车,这种楼车装有轮子,其实就是一座木制的了望楼,在上面仔细观察太原守军的动静,适时指挥。

数百敌人又将鹅车推近了上来。张孝纯看到状如鹅头、体形高大,与城垛平齐的鹅车不由惊呼:“这是何物?!”

马扩道:“张大人,这是鹅车。上面的吊桥,装有抓勾,可以牢固地勾住城墙,以便士兵踏上城墙。不过,这种攻城器械虽然装有轮子,但行动起来十分笨拙、缓慢,动辄要成百人推动才能前进。如果道路崎岖不平,则需要上千人或是畜力牵引才能行动。”

几辆鹅车发出“轰隆、轰隆”的声响抵近城墙了,守军马上集中力量打击威胁最大的鹅车。但是耶律余睹在楼车上手挥令旗,敌军的炮石、弓箭也集中发射,使守军无法有效摧毁鹅车。一辆鹅车率先贴紧了城墙,抓勾牢固地勾住墙垛,吊桥“轰”的一声放下,一大群都身穿铠甲、手持铁盾的敌人,冲上了城头,顿时暴发了一场惨烈地肉搏战。

张孝纯领着人,一面挥舞着血花四溅的宝剑斩杀敌人,一面大声叫道:“马将军、杨将军,城上的敌人交给我,你们赶紧设法,阻挡敌人后援!”

几辆鹅车又接踵而至,马扩急叫:“杨将军,你对付鹅车,我把敌楼车打掉,让他们指挥失灵!”

“好!”杨志看到又一辆鹅车已经贴近,上面的敌人正在斡鲁的指挥下放下吊桥,准备登城,便喊道:“火枪队集中火力轰击最近的鹅车!”

火枪队员们迅速集中了十余杆火枪,同时点燃轰击,只听数声暴响,鹅车被击中炸裂开来,轰然倒下。斡鲁等数十名敌兵不是被火枪打死,就是与炸碎的鹅车一起粉身碎骨。

火枪队员们又迅速瞄准后一辆鹅车,阿懒正在这辆鹅车上,见状急得忙向楼车摇旗,请求支援。耶律余睹也发现了鹅车的险情,正要指挥石炮支援,不曾想马扩已经指挥几部抛石机瞄准了楼车。马扩一声令下,巨石凌空而降,结结实实地砸在楼车上。木制的楼车支架顿时发出“咔嚓”、“劈里啪啦”的声响,向一侧歪斜,终于承受不住,倒塌了。

几乎与此同时,杨志扛起他特制的,足有成人大腿粗细的一门火枪,瞄准了鹅车。“轰隆” 一声巨响,一团火焰在鹅车上炸开,爆炸的气浪,将数十名敌人抛向空中。阿懒见势不妙,早有准备,顺着一根绳索往下溜,正在半途中,鹅车就被击毁,他从半空中跌落下来,摔了个半死。

完颜忠急忙指挥众人拼命冲上去抢救伤员。杨志大声喊道:“马将军,你指挥挡住敌人,我领人去捉敌将!”

杨志带领着步兵大开城门,冲了出去。双方在壕沟边展开了一场激战。城里不少青壮年也跟着冲了出来,他们虽然不能与敌人正面交锋,但他们却齐心合力捣毁了不少金军的攻城器械。

完颜忠亲自指挥骑兵冲杀,掩护步兵抢救伤员,他见城里冲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又见斡鲁、阿懒、耶律余睹等人已被救走,遂不敢恋战,抛弃了所有的攻城器械,鸣金收兵,并亲自断后、撤过壕沟。杨志见步兵难与骑兵对阵,也不追击,将完好的攻城器械搬运回城里,不能用的尽数就地毁坏。

天色已晚,激战了整整一天的战场沉静下来,如水的月辉洒在四处抛弃的断肢残臂、破损兵器上,偶尔传来一二声野狗争食的吠叫声,更显得战场清冷、孤寂。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