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复兴时期的海上力量

teutonicorde 收藏 12 12372
导读:桨船 16世纪初,船舶的发展状况很有意思。那时,伟大的现代航海探索事业已经开始,开辟了全球贸易的海上航线,并通过海上贸易在接触到的其他民族当中传播西方文明。据称,船舶方面的巨大改进使得这些海上航行成为可能。真是这样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有些什么改进呢?这些问题至关重要。我们也经常听到,由于船上配备了重型火炮,战舰变得更加令人生畏。亨利八世(Henry VIII)就是因为跨出了这一步而被人称道。这样的观点有证据吗?首先,让我们简要地回顾一下16世纪初在欧洲水域中从事贸易和战斗的船舶类型。

桨船

16世纪初,船舶的发展状况很有意思。那时,伟大的现代航海探索事业已经开始,开辟了全球贸易的海上航线,并通过海上贸易在接触到的其他民族当中传播西方文明。据称,船舶方面的巨大改进使得这些海上航行成为可能。真是这样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有些什么改进呢?这些问题至关重要。我们也经常听到,由于船上配备了重型火炮,战舰变得更加令人生畏。亨利八世(Henry VIII)就是因为跨出了这一步而被人称道。这样的观点有证据吗?首先,让我们简要地回顾一下16世纪初在欧洲水域中从事贸易和战斗的船舶类型。


地中海军用桨帆船 带桨的大帆船是传统的地中海战船,但在16世纪初,这类战船已经与古代大为不同了。地中海的造船厂里造出的典型的这种大型桨帆船的甲板长约120英尺,船中宽度15英尺,这类战船造型轻巧,框架由龙骨和肋材组成,外面再覆以端部拼接而成的船壳板,此法在北方被称为平接建造。甲板高出龙骨只有5或6英尺。1290—1540年间,流行的军用桨帆船被称为三列桨船。舷侧置有25块到30块座板,每块座板上有3名桨手,每名桨手各划一桨。每个“三人组”桨手的桨架在同一水平面上。


典型桨帆船的甲板是单层的,分成3部分,船首是作战平台,船尾是艉楼和舱房,中部是桨手划桨的地方,由一条中间过道分成左右两部分。其两侧由于舷外支桨托架的伸出而得以延长,为桨手划桨时提供了一个合适的杠杆系。这样一来,在最大宽度为15英尺的船体内就有22英尺×106英尺的空间可供桨手使用。船的后端座板向内倾斜。每支船桨长29—32英尺,重量为120磅。约有三分之一的桨身长度在船内,以便与舷外部分的重量平衡。座板前边有一些低台阶,以便让桨手爬上去,把桨叶放入水中,同时身体后仰时,脚稳稳地踩在台阶上。


船首的单根轻型桅杆挂有一面大三角帆(也称“拉丁帆”),那是典型的地中海三角帆(第Ⅱ卷,边码584,586)。这种帆可让桨手在桨帆船顺风航行时得以休整,但在战斗时帆就被收拢并吊起。一门大炮和一些小型火炮架在船首,在首楼平台下向敌人开火。高出水面的首部冲角带有撞角或尖铁。军用桨帆船由吊挂在艉柱上的舵来操纵。在战斗中,它朝着敌船驶去,火炮齐发,乘着混乱,桨手们使劲划着船桨,将冲角上的尖铁撞入敌船上部的工作区,此时尖铁起着桥梁的作用,士兵借此得以登上敌船。与传统桨帆船不同,后来的船只没有水下铁撞角,而且它的桨手实际上都是些奴隶,也就是罪犯或战俘,而不是通过这种劳动可以获得额外津贴的志愿者。在***徒和土耳其人之间的一系列战争中,大批奴隶桨手的处境凄惨。然而,军官、水手以及士兵(总共50人左右)并不比150名桨手的生活好多少。尾部舱房有为船长准备的房间,他的大舱房往往被用作每天的食堂。桨手们终日与座板为伍,飘泊在海上,听凭口哨声呼来喝去,在紧张时或借酒壮胆或饱尝鞭挞。


这种桨帆船即使在地中海上也并没有良好的适航性,在大西洋上则更是如此。航行时,船必须承载近船首的大炮的重量,在下风时还要受舷外支桨托架和划桨的影响。但这类桨帆船队协同完成了很多任务,在风平浪静的时候,它们还是易于操纵的,其实现的目标和准确度会让我们联想起带有蒸汽动力的现代海军。


当时还有一些较小的桨帆船,如西班牙双桅渔船、双桅小帆船和驱逐快船。这些名字主要因为以后又被起用而变得饶有兴味。这类军用桨帆船也可以用来运载值钱的细软及重要客人。为了装载贵重的东方商品,则设计了一些载重量更大的商用桨帆船。这些商品当时仍然通过陆路运至黎凡特,再通过海路从地中海东部到达西欧。


地中海商用桨帆船 1500年,世界上最好的商船或许就是大型商用桨帆船,当时这种船大部分是在威尼斯建造的,船甲板下能装载约250吨商品(第Ⅱ卷,图534)。这种商用桨帆船的船长6倍于船宽。而军用桨帆船的长宽比为8∶1。这种船有3根桅杆和3面大三角帆。实际上,尽管被称为桨帆船,但到1500年为止,要划动这种船还是很困难的,所以保留的船桨只在紧急情况或进出港口时使用。然而,这样的推进布局使商用桨帆船基本具备了按时完成运输计划的优点,因而比光靠船帆推进的船舶更加可靠。它们的船桨配置具有3列桨船的风格,而且一艘商用桨帆船上集中有200名桨手和炮手。这种船运载贵重货物,运费很高。它们实力强大,能抵御海盗的侵袭,因此一些商人认为没有必要给这种船运载的货物上保险。


文艺复兴时期的海上力量

地中海桨帆船。这是每支船桨由5名桨手并排分5列划动的多桨船,在船首部装备了一些大炮。1629年。


16世纪初,威尼斯大型商用桨帆船声誉很高,它们一边与亚历山大和圣地巴勒斯坦保持贸易关系,另一边又同南安普顿和布鲁日保持贸易关系。不过在16世纪下半叶,桨帆船被圆船取代,仅作为三桅划桨风帆战舰——一种参加了勒班陀湾大海战以及无敌舰队战役的有桨有帆的军舰使用了一段时间。


为什么对桨帆船的信心在那个时候会降低了呢?1506年,一位伴随理查德·盖尔德福德爵士(Sir Richard Guyldforde,1455—1506)从威尼斯航行到巴勒斯坦去朝圣的牧师留下的一篇航海日志,使我们能够判断出这些大船的航海性能。例如,他搭乘的桨帆船总喜欢在晚上进港停泊,而在无风或逆风的时候,就只得在海面上抛锚,随波起伏。它一般不太用桨,所以不能逆风航行。当试图行驶在两个岛屿之间的海峡中时,在无风的日子或波涛汹涌时,桨帆船几乎会被冲向岸边,必须要动用桨才能得救,后者明显是一种绝境求生的补救办法。当风吹起,桨帆船在另一个海岸几乎又会很快陷入同样的困境。如果有足够多训练有素的桨手,船主就不必出资雇佣大批船员,但对于经常远航的帆船,使用大批奴隶并不现实。经过改造的圆船——也即帆船的出现,以及雇佣大批船员致使成本上升等原因,使得桨帆船最终不再用于一般用途。


16世纪中期,划桨方法有了一些变化。座板上的所有人用力划动同一船桨,因此笨重的桨帆船能够被驱动得更快。有时候,多达8个人划一支桨,但是通常是5个人划一支桨(图296)。这类大型桨帆船是全副重武装的,但不论装备轻武器还是重武器,它都不能承受帆船的舷炮攻击。这种配备有大型火炮新的全帆装船,使地中海商用和军用桨帆船丧失了其特有的优势,从而控制了整个海域。诚然,1509年,威尼斯的商用桨帆船在敌人的威胁下,历时31天,行程2500英里,从南安普敦直航到奥特朗托,但已经被认为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了。不过,地中海列强在整个17世纪、甚至到18世纪初还一直保留着桨帆船船队。划船时,奴隶们握紧固定在船桨桨柄上的把手,必须遵守水手长的银哨所传达的命令。他们有自己的墓志铭:“如果地球上真有地狱,那么地狱就在桨帆船;在这里,从不知休息为何物。”


文艺复兴时期的海上力量

一艘四桅帆船的侧面图。出自《沃里克盛事》(Warwick Pageant),这是一组约创作于1485―1490年间的画,共53幅,描述了沃里克伯爵(Earl of Warwick,1381―1439)的生平。所画的15艘大船都是卡拉克型,艏楼高悬,有3或4根桅杆,并在中部上甲板处船舷上缘配备了火炮。图中显示一根短的顶桅(或旗杆)竖立在主桅的顶楼上。


全帆装船


传统上,圆船曾经是地中海的货船,不过这种商船既不能与战斗用的桨帆船比速度,也无法比战斗力――也许在有强风的情况下除外。在中世纪帆船的发展过程中,关于建造和帆装方面的思想观念在地中海和北欧之间相互影响,而相互借鉴的结果则消除了传统上的差异(第Ⅱ卷,第16章)。


15世纪的伟大成就是全帆装船的飞速进步――实际上,它几乎是突然出现的(第Ⅱ卷,边码585―588)。1400年,大西洋上的帆船是带有一面横帆的单桅柯格船(cog,第Ⅱ卷,图530)。大约在1450年,三桅帆船在南北方同时兴起,至1500年,很多帆船都装了4根桅和1根艏斜杠(图297)。因此一艘三桅帆船上至少有5面受风帆:艏斜杠下的斜杠帆;艏帆;主帆及其上的顶帆;还有尾帆。这种类型的船通常被称为卡拉克(carack或carrack)。它的船体可以通过艉楼和艉楼甲板,以及伸出艏柱的艏楼而区分出来。在所有的此类船中,后桅或者四桅船中的两根尾桅,都挂有大三角帆,这是典型的南欧纵帆(第Ⅱ卷,图536)。在北欧,主桅、艏桅以及艏斜杠上都挂横帆,它是一个混合帆系统。有时主桅以及其他桅分成两部分;而顶部(最初,它好像是射箭及投掷标枪和石块的作战平台)则独立装有它自身的桅和帆。

这些船都是平接的,属南欧风格,并具有由北欧发展而来的悬于艉柱上的中舵。16世纪期间,南欧船保留了某些特点,而这些特点后来因赞赏北欧的使用实践而被放弃了。例如,甲板横梁的两端伸出舷侧;舷侧支索没有桅梯横索,而爬上桅顶需要利用沿着桅杆向上的绳梯。帆船设计上的进一步发展是如此慢――特别是与16世纪惊人的发展相比更甚,以至于有必要考虑这种船从多桅中获得了什么好处。这种变化可能是由于帆船增加了尺寸所致。商人们希望将更多的货物更安全地运载到更远的地方,而大型船更容易防备海盗。它们也能够为长途航行运载充足的备用品。对于这类船而言,北欧所用的单面横帆是不适宜的。分离的帆船面设计是牢固的,但是长久以来,主帆和艏帆,以及所谓的“下桁大横帆”,是比其他帆要大得多的帆。它们是下向分力帆,有一面顶帆作为飞伸筝帆。斜杠帆与尾桅帆可协助掌舵。此类帆船用了一个较小的、狭窄的舵来进行操纵,并通过展开或者收拢船两端的帆来协助转舵,或调转船头。


值得注意的是,挂有多面帆的船比原先的单横帆船更不能迎风航行,但是帆能够更为方便地增加或减少,因此船更加灵活。所以这种新颖的全帆装船适合于探索性的远程航行:船上能够容纳人员和储备物,而分离的帆面设计意味着,帆船能够更加安全地驶离未知的海岸,而且更能耐受长期的海上航行。


这种长期的海上航行实际上是全帆装船取得的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成就。跨越大西洋到达印度,以及环球的航行都可说明威尼斯的桨帆船为何不再出现在南安普敦水面的原因。与东方的贸易也不再从东部地中海借海路到达北欧。即便威尼斯没有被陆上战争所摧毁,它的老本行也成为多余的了。


到目前为止还不能确定的是,卡拉克船即新颖的全帆装商船到底主要是北欧类型还是南欧类型。称它为大西洋型也是有一些道理的,因为它有很多特征,特别是促成了这类帆装改进的更大的船身尺寸,好像出自巴约讷附近造船师之手,他们的工作曾给北海以及地中海的船主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单桅横帆装的柯格船在地中海已经被模仿制造了;而挂大三角帆的尾桅可能是从事海上贸易的人从葡萄牙卡拉维尔(caravels)船学来的,这些船只是由航海家亨利王子(Prince Henry,1394―1460)派出到非洲沿岸的。这些小帆船在2根或者3根桅上装有大三角帆帆装,非常适合沿海岸航行(第Ⅱ卷,图533)。在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海滨一带,它们被用于贸易和捕鱼,而且在哈克卢特(Hakluyt)所编纂的伊丽莎白时期水手的航海日志中被经常提及。16世纪后半叶,卡拉维尔帆船艏桅上经常安装横帆。纵帆装置证明了自身更加适合沿海岸航行及岛屿之间的交通(18世纪西印度的纵帆船可以作证),而横帆装置更加适合于跨越大洋。如1492年哥伦布(Columbus)航海中的“尼娜号”(Nina)是大加那利岛的一艘经重新装备帆装的船。必须记住的是,如果横帆安装得当,它就能像纵帆一样迎风行驶。


文艺复兴时期的海上力量

英国盖伦船上帆布置及其立视图,约1586年。出自伊丽莎白一世(Elizabeth I)属下的总造船师贝克(Matthow Baker, 1530―1613)的手稿。

英国有一艘名为“皇家方舟号”(Ark Royal)的盖伦船,是海军大臣霍华德(Charles Howard)的旗舰,他对这艘船高度赞扬并认为它是“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世界上少有的船只”。这艘船在1587年由沃尔特?雷利爵士(Sir Walter Ralegh)建造时,被英国皇家海军买入,该船为800吨,并装有44门大炮。在425名船员编制中有参战的300名水手,125名士兵。相比之下,西班牙的“圣马丁号”有不参战的177名水手和300名士兵。“皇家方舟号”的火器包括4门加农炮,发射的是42磅的炮弹,以及4门发射30磅炮弹的次加农炮。还有12门发射18磅炮弹的长炮,12门次长炮,以及6门发射6磅炮弹的小炮。“皇家方舟号”是一艘四桅船,有一个主上桅(尽管1588年的清单上只提到了有帆)。主桅帆和前桅帆都挂有2面辅助帆和1面下部辅助帆,它们被附加在主体帆或大横帆之上。主尾桅和第四桅杆尾帆各挂有两面辅助帆。主拉索即吊起主帆桁的绳子长40口寻,粗8.5英寸;主帆的操纵帆索则长70口寻,粗3英寸。收卷主帆的帆缘绳(边码486)粗约1英寸。船上设3只重20英担的船首锚,还有一只重为22英担的备用大锚。船上还有9条周长为17和15英寸的锚缆。


船体吃水以下的部分覆有包层,以防止船蛆的侵害。先涂0.5英寸厚的斯德哥尔摩松焦油与毛发的混合物,再覆盖同样厚的榆木板,板子是用宽头钉一个挨一个地钉上去的。这是最受人称道的英国风格。“皇家方舟号”在顶风航行时能以与风向成不小于6个罗经点的夹角航行,7个罗经点时可能更理想。


英国招募来与无敌舰队相抗衡的商船平均为200吨。这类大型商用船只仍是载重型的卡拉克船,其中一个例子就是被英国俘获并于1592年带到达特茅斯的葡萄牙的“圣母号”(Madre de Dios)商船。这艘1600吨的船载有900吨商品,并有船员600―700名。据我们所知,它每次转舵需要12―14人合力完成。“女王的验船师”亚当斯(Robert Adams,1540―1595)在测量时发现,该船总长165英尺,龙骨长100英尺,船宽46英尺10英寸。在满载时,船体吃水31英尺,而在驶入达特茅斯时,其吃水仅为26英尺。它主桅高121英尺,在甲板处的桅杆基部周长10英尺7英寸。其主桅帆桁长106英尺。它的俘获者称赞其“巨大的船身远超过我们所使用的最大船舶,无论是战舰还是正在接收的船舶”。


斜杠帆顶桅 1600年英国东印度公司为公司的首次东航租了4艘商船。他们选择的是600和300吨的船只,清单中显示船的帆装有了明显改善。不同于那些同西班牙无敌舰队作战时的同样尺寸的船只,它们都是三桅帆船并在船首斜杠的一末端竖有一根小桅――这根斜杠帆顶桅及其帆,使得该船在这个世纪中的这类船只图画中非常容易识别。


文艺复兴时期的海上力量

一艘英国造的携有90门大炮的船的比例模型的船首,该船可能于1670年出自造船师安东尼·迪恩爵士(Sir Anthony Deane,1638?—1721)之手。这些早期船模没有铺设甲板,但小规模地复制了那个时期船只的华美装饰。船首装饰是一个骑马的人。船首舷栏和船体托架相连,一直向上延伸到吊锚杆上。5个人的全身塑像装饰着鸟嘴状船首的舱壁。艏楼下环绕的炮眼为雕刻花环包围,用着色的横饰带连起来。


17世纪的船


现在探索船舶发展的证据变得更为充足了。出现了许多由优秀画家(多数是荷兰人或佛兰德人)画的画(图版22,图版23)。手稿资料更为丰富,也很翔实;还出版了一些优秀教材和航海词典。到该世纪末,用于放样线型的舷弧图以及其他设计图是根据大量按比例制作的精美模型绘制的,也不限于英国造船师(图299,图版24A、B)。对数学及自然科学的热衷使人们尝试去改进船舶的设计和建造以及帆和帆装的设计。在这个世纪,为能装载更多枪炮,战舰造得更加庞大、坚固。商船并没有亦步亦趋,在多数贸易中,远洋船一般平均在200吨;不过像英国、荷兰以及法国的东印度公司那样的大公司则使用了达 600吨甚至更大的船。


文艺复兴时期的海上力量

海军验船师达默(Edmund Dummer,1692—1698年任职)画的一艘一流帆船的纵向截面图的前部。显示了火炮甲板、最下层甲板和下面的船舱。在艏楼下有厨房用炉灶和厨房。系有锚链的锚链柱位于厨房下面较下层的火炮甲板上。


不同国家的船的帆装几乎没有多少差别,但是在船型式样以及装饰风格上还是有明显区别的,而且这种区别随着时代进步越来越明显。例如,荷兰船只为了要到达阿姆斯特丹,就得通过须德海危险的浅水面,所以荷兰的大船和英国及法国的船只相比,吃水较浅而且船身较宽。只要看一下荷兰船只的船尾就很清楚了。不同国家的小型商船非常相似。有一种被称为三桅海帆船的普通类型船只,有一个宽宽的苹果状艉部,其艉部外壳板做成圆形而与艉柱相配。上面是一个小的方形平面状带艉窗的艉横材。相对自身狭小尺寸来说,这类船内部已经很宽敞了。


在该世纪初,一些大船仍然是四桅的;如1200吨的“皇家王子号”(Royal Prince),就是1610年由菲尼亚斯·佩特(Phineas Pett)在德特福德建造的。不过有一幅画表明,在它的主尾桅和第四根尾桅杆的大三角帆上,都带有一面顶横帆(图版 22)。1637年,彼得·佩特(Peter Pett)在伍利奇建造了1522吨的“海上君主号”大帆船(Sovereign of the Seas,图版23, 并参见边码486),该船有3根桅杆,3根桅杆均有中桅和上桅,前桅和主桅上都有上桅顶桅、顶桅帆,并且3根桅杆顶上均有旗杆。即使不是诗人们创造的,这些新桅杆的名字肯定也是被赋以诗意的。对上述“君主号”有一首诗歌中这样写道:


谁无畏的顶桅毫无阻拦直顶穹顶,


白天触摸太阳,夜晚轻拂繁星。


小型帆船也很快遵循了大型帆船的风格,尽管只有3根而不是4根桅,它们一般用多个活动索具来控制较分散的帆。


横帆由一幅幅帆布缝制而成,接缝是垂直的。它被绳索绑住,而穿绳子的圆孔或锁眼打在帆角处及其他绳子必须与帆布系在一起的部位。借助所谓的束帆细索,帆被绑紧在帆桁上。帆桁则被升降索提起,利用桁桅连接环和索箍固定在桅杆上;它的迎风角由转桁索和升降索来控制。帆朝下的两角被帆脚索固定住,而大横帆既有系帆索,也有帆脚索,当帆脚索导向艉部时,系帆索是一些导向前端的锥形绳(图306)。这些帆由人工卷起,人们爬到帆索的高处,把它们向下紧靠帆桁拴住。但起初,它们是被系在帆较低两侧下角(帆下角)的托帆索扯上帆桁的,可以用起帆索收卷起来,卷向帆之侧缘或平交外缘,再用拢帆索拉起帆的鼓起部分(或称帆腹)。在这个世纪初,名为帆缘索的绳索系在了侧缘上,但是具体操作方法尚不太清楚。当迎风航行的时候,帆迎风的垂直边,也就是帆前缘被张帆索拉紧了。当船顶风航行时横帆并不一定就是没有效率的。


17世纪中期以来,船的帆面积因在桅之间的支索上设置了三角形纵帆而增大。这些帆称为支索帆。顺风时,横帆面积增加,因为附加了辅助帆(或称翼帆)。在17世纪上半叶,辅助帆和下部辅助帆开始被缩帆系统替代。辅助帆被固定在帆底或下缘;缩帆时,帆的顶部或者上缘会收拢起来,而在各缩帆索点把一根绳子系在帆桁上,缩帆索是一段段绳索,按缩帆索的高度穿过帆的上缘。为了系牢缩帆索,人们不得不经常在恶劣的天气中爬上帆桁,而为了方便,踏脚索开始被安置在帆桁下边。弗罗姆(Vroom)在1623年创作的画《停泊于弗拉兴的“皇家王子号”》(Royal Prince at Flushing,图版22),显示了带有斜杠帆帆装的艇或者快艇游船中的缩帆索点。虽然船上的帆装越来越复杂,但这一情况显然与同时代的画不一致。画中摒弃了大部分复杂的天幕吊索系统;在这个系统中,可用并联滑车装置的精巧设置,使支索连在桅杆上,或使各支索连在一起。这些笨重的装置在王政复辟时期后的英国船只上消失,这说明,皇家学会及类似组织的深思熟虑对于地位低下的水手或者造船匠设计新船的思想产生了一定影响。


不论大的还是小的三桅帆船,其帆装非常相似,好像是一起发展而来,而比较大型的帆船略起带头作用。事实上,虽然英国的“海上君主号”因筹措建造资金致使查理一世(Charles I)丢掉了王冠和脑袋而臭名昭著,但公正地说,通过它传授改进了的造船技术对国家的商业利益有很大帮助。据说在其他国家的大型帆船的建造中可能也产生了同样的效果。


文艺复兴时期的海上力量

一艘西班牙大帆船船身中部的剖面图,约1586年。它引自贝克的手稿,表现出吃水线以上的船身宽度在逐渐变窄,即“船舷内收”。图中显示出肋材、甲板梁、水平肘材和撑杆。

文艺复兴时期的海上力量

都铎王朝的造船匠在制图室中设计一艘新船。右边的人正用一副很大的圆规进行测量,准备绘制船体外形的长曲线。引自贝克的手稿,约1586年。

文艺复兴时期的海上力量

置于放样间地板上的船体剖面。放样间场地空阔,地面十分光滑、平坦,灯光明亮,有足够大的空间容纳船肋材的各曲线,它们是用一种叫sweep的大圆规画的。图上显示了一艘1000吨的船从船头到船尾的每条肋材,它们是按1/4英寸比1英尺的比例绘制的。这些曲线将在放样间的地板上被转换成实际尺寸。

文艺复兴时期的海上力量

一艘“ye的最大尺寸”的五级舰船。引自1684年的凯尔特里奇(William Keltridge)的设计图集。把海军战舰进行分“级”,是佩皮斯(1633—1703)率先采用的。

文艺复兴时期的海上力量

“鲨鱼号”(Shark)辅助炮艇的草图手稿。1732年建于朴茨茅斯。它显然是一艘双桅帆船,也就是说,是类似于没有尾桅的船。后来的双桅小帆船常会增添尾桅。这个时期,一艘船的设计图通常是画在单张纸上的。这里可以看到船内侧和外侧部件的轮廓图、横剖面型线图、半宽图和居住舱室布置图。船后部有:(a)大舱房;(b)卧舱;(c)海员办公室;(k)舱房下的面包房;(l)木匠的贮存室;(m)管理员的房间;(n,o,p,q)外科医生、助理官员、炮手和船长的舱房;(r)贮帆间;(s)平台下的贮鱼室;(t)弹药库;(v)抽水机舱房。船前部有:(1)水手长工作间;(2)木匠工作间;(3)军需官舱房;(4)走廊;(5)壁炉;(6)石头的壁炉地面;(7,8,9)在艏楼和壁炉下的水手长、木匠和炮手的贮存室。


从很早起船模便在岸上用新料制作了。为同一目的制作的模型船在1600年以后常被人提起,而且很多保存了下来,特别是1650年以后的英国战舰模型。考虑到那时造船匠一般缺乏科学知识,所以也许他们非常有必要先看模型再造新船。1668年,伊夫林(John Evelyn,1620—1706)目击了“查理号”(Charles)在德特福德的下水过程,“这艘船是老希什(Shish)——一位坦诚可靠的木匠——建造的,他是这个船坞的主要建造者,但是他很少用语言解释他的作品,他几乎不会阅读,然而在他所从事的职业上却表现出非凡的才能。他的家族成员已先后在这工场当了300多年的造船木匠。”法国海军上将德图维尔(de Tourville,1642—1701)对17世纪英格兰造船匠先做帆船模型再造船的习惯颇为赞许。而其他国家的造船师也用制作模型来表现船体结构,而且有时候还制作已造好的著名帆船的模型。幸运的是,很多模型已经保存下来,并能在博物馆中见到。

文艺复兴时期的海上力量

帆装图中显示出带有稳索和张帆索的桅杆和帆桁。出自1711年萨瑟兰郡造船厂,船上每一配件都有名称。

文艺复兴时期的海上力量

1711年同一造船厂制造的帆和张帆索具的图解。图306和307两幅图清楚而完整地显示了1700年斜杠帆中桅被外伸艏斜帆桁取代之前英国帆船的索具(英国帆船和荷兰及法国帆船的十分相似)。

文艺复兴时期的海上力量

快艇是政府专用船,用于运送国王和他们的使臣。这些快艇在1660年查理二世王政复辟期间从荷兰引入英格兰。查理二世的皇家快艇由海军驾驶。到1700年大的快艇是双桅帆装,也就是说,像一艘没有前桅的帆船。1717年。

文艺复兴时期的海上力量

17世纪期间,一些沿海贸易是用单桅小船进行的,这是一种船身很宽的装有纵帆帆装的船只,具有在顶风时能调整转向的横帆。1717年。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