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的勋章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特洛伊木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


穆青走出烧锅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62°的烧酒劲真是大,如同在胃里点起了盆炭火一样,使整个身体都热乎乎的。街道上没有一个人,冷冷清清的,只有路旁杆子上挂的马灯发着微弱的光。

穆青习惯性地四下观察了一下,然后向火车站走去。回到宿舍,他弄旺炉火,将一壶水放到炉子上,然后吹灭马灯躺倒在炕上。一下子,黑暗将他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自从天皇发布终战诏书后,他就养成了晚上不开灯的习惯。仿佛只有在黑暗中,他才感觉到安全。

穆青根本不是中国人,他是满铁调查科的高级特务,名字叫青木时彦。其实战争进行到1945年春天的时候,日本大本营高层就已经预见到了日本帝国最终命运,于是制定了一项绝密行动计划。

早在1905年日俄战争结束后,日本就已经是东北为囊中之物、盘中之餐了。但是东北足足比日本大了两倍多,日本就如同一个贪吃的蟒蛇,虽然想将这个丰腴的猎物一口吞下,无奈自己实在没有那么大的胃口,只好耐下心来一点一点消化。于是被日本称为“第一智将”、“丰臣秀吉在世”的儿玉源太郎和他的继任者后藤新平提出了“满洲经营论”:派遣大规模的日本人与中国东北的土地相结合,通过农业把被占领的土地经营起来,形成日本人在中国东北的利益范围。即使在军事上和外交上失利,日本的利益也能够依靠自身的经营得以存续。

所谓“满洲经营论”,通俗地说,就是日本企图通过改变东北民族结构的方法,达到永久占领东北的目的。因此从二十世纪初,日本就开始东北移民。通过试点移民、武装移民、国策移民三个阶段,到日本战败时已向东北移民一百多万。此外日本为了改变东北民族结构,还将二百多万朝鲜人迁往东北。

根据1910年的《日韩合并条约》,朝鲜人都拥有日本国籍,所以朝鲜人也是日本人。所有移民都是以准军事组织——“开拓团”的形式来到东北的,其中相当一部分还是当过兵、具有实战经验的在乡军人,因此开团团员大都具有一定的军事素养。

日本在占领东北的那天开始,就将东北视为了自己生存发展的基础。为了满足侵略战争的需求,日本在东北投入大量资金、设备、发展军工企业和重工业。至日本战败时,东北的工业实力已经超过了日本本土,仅奉天飞机制造厂每月就能生产飞机70架,发动机10000台。

因此最初日本大本营打算经首都迁往奉天,依托中国东北和朝鲜半岛与盟军决战。后来考虑到已经失去了海空军优势,担心皇室和大本营在搬迁过程中遭遇不测,才放弃了迁都计划,而另外制定了一项行动计划。

这项计划的代号是“特洛伊木马”,由关东军和满铁负责实施。日本人认为,日本是1907年的《海牙第四公约》——《陆战法规和惯例公约》的签字国,中国东北的三百多万日朝移民从理论上属于满洲国公民,因此不管将来情况怎样变化,这个事实都将无法改变。这些人必须有效地组织起来,使满洲成为日本帝国复兴的希望。整个计划是由许多个子计划组成的,非常庞大,非常机密,除关东军特务机关长福田德次郎中将外,没人知晓计划内容。

日本投降后,为了和共产党争夺东北,国民党极力网罗日本军国主义残余为自己效力,由军统局东北区办事处组建日韩组,专门负责这项工作。福田德次郎曾担任过日本驻美、德、法武官,精通三国语言,又是关东军特务机关长,在军统局的秘密档案中早就有详尽的资料记载。所以战后不久,军统局很快找到了他。

对于福田德次郎来说,正好可以借助军统势力实现计划,双方一拍即合。但是老谋深算的福田只是启动了一小部分潜伏人员为军统工作,其他力量福田要用来实现自己的计划。青木就是被启动的这部分人员中的一个,独立团征调火车围剿陈福源时,就是他将情报传递出去的。只是他没有想到陈福源会在车站伏击独立团。

青木躺在炕上,脑海里一会儿是家乡盛开的樱花,一会儿是被美国飞机炸死的妻儿,一会儿好像是坐在刚刚进入满洲的火车上,高度烧酒如同海浪冲击礁石那样,一阵阵地刺激着他的大脑,使他有些昏昏沉沉。

哦,是炉子上的壶水开了。青木一下子清醒过来,翻身下地点着马灯,从茶叶桶里捏出一点茶叶放进杯子里,然后倒进开水。不一会儿,一股清新的茶香钻进了鼻孔。他端起杯子,轻轻闻着茶香,脑子里琢磨着下一步行动方案。

这几天他通过王勤宝,已经和监狱里被关押的二龙山土匪取得了联系,正在策划监狱暴乱行动。但是他没想到,由于陈福源伏击独立团,他已经被独立团盯上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