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之血 第二卷 炊事班 第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2.html


炊事班,就是在一个连队里,为大家准备膳食(包括早餐、中餐、晚餐、夜餐、野餐、节假餐、特殊餐等等)的一个班集体,他们的任务就是为了部队首长、战士、伤病员等饮食提供服务的。

他们中有厨师、有伙夫,还有饲养员。饲养员的任务是,搭建一个或几个栏舍,饲养母猪、肉猪及小猪,利用部队生活中的剩余食品,以及部队在休息时间参加劳动所得的蔬菜、果实等,饲养一大批的成品猪供部队食用,以改善部队生活,提高部队战斗力。

虽然卫兵几个“战斗英雄”被老上级很是不舍的留在了部队,但是老上级苦于怎么安排几人,但是又不想让他们就这样回家,所以只能把几个战场上的苍龙安排在了炊事班中。几个人虽然有些意见,但是也没有办法,面对他们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离开部队回家种地也好,最生意也好。要么留在部队踏踏实实做他们的炊事员,好好的照顾连队中每一个士兵的营养搭配,照顾好部队未来的新星。

原本是器械王子的高岗成了面点师,那馒头做的那叫一个劲道啊,好吃,吃的战士们赞不绝口。

原来的400米障碍,5公里武装越野的飞人,徐锴由于还没有找到适合自己做的事情,但是由于他速度够快只能哪里需要人手去哪里帮吗,但是他一直都瞄准着卫兵那个厨师的位置。从小就梦想当厨师的他,当了兵,现在总算有这个机会了,还是要争取的。

PS:人数少的炊事班只能有一个休息的,其他的都要干活儿,每个人都轮着休息。炊事班并不轻松。

自由搏击,连续的三年团里大比武的搏击冠军吴淞尉,成了饲养员,按照他说的话:“老子要训练出一群功夫猪,让战士们吃到的都是精肉,至于肥肉全是脂肪没有用,哪有精肉有营养!”

而对于这个精通枪械的狙击手卫兵,则是坐上了厨师的位置,虽然不是主厨,但是也成了炊事班的副班长,由于卫兵小时候在家里照顾父母都是他在做饭做菜,所以还是有一定的水平的,做的饭菜自然是很好吃的,很有味道。

再加上原来的班长,三级士官郝大通,一级士官徐英男,二等兵王槐,一等兵刘真,组成了一加强型战斗炊事班。战斗力量可谓之高啊,一个连队的火力不一定有这个炊事班强。真可谓一个加强班(炊事班)。

吴淞尉为什么要选择去养猪,因为他不想看见那些战友在训练而自己却在这里挣扎的度日,而这种感觉卫兵几人何尝没有呢?而卫兵几个人却又是无奈,他们心中的委屈比吴淞尉更大,更深。

要知道饲养场和连队几乎是两个世界,炊事班可是一旦训练就跟着连队跑的,有什么比能看到却得不到更让这些经历过生死战斗的老兵委屈呢?

炊事班确是一个能看到训练,甚至演习都跟着去的,但是荣耀永远是别人的地方,这里是那些曾经满身荣耀的军人,战士,英雄的坟墓。一个永远见不到阳光的地方。

要知道,炊事班也不是泥捏的,炊事员掌管着全连军官、战士的伙食,是个很重要的岗位啊。俗话说‘干好一个炊事员,管顶半个指导员’,所以后勤人员更需要政治合格,思想过硬啊。

郝大通见卫兵几人闷闷不乐的样子,心说:“别说你们生气,我还不愿意呢。”但是上面既然安排下了,就只能先做好他的思想工作了。

这样一想,郝大通便走过去说:“我说小卫哪,既然分到了后勤班,就要好好干。不要看不起后勤工作,我们的责任重着啦。别的事一天没人干不要紧,可让你一天不吃饭行不行?”

“不行。”

“这就对了”,郝大通笑道,“所以你更应该好好工作,把锅碗瓢盘当作我们的武器,把三尺灶台当作我们的战场,一样可以有一番作为的嘛。”

为什么郝大通专门找卫兵说呢,因为他看出来了,虽然上面给自己弄来了四个‘祖宗’,而且是那种只能哄着不能惹着的组织,但是这四个人里面,好像几个人都以卫兵为首,所以他就只好拿这卫兵说事了,运气很好,卫兵脾气很好,而且很通情达理,既然来到了这里,那就服从组织安排吧!谁让他们开始的时候就说了这么一句“服从组织”安排呢!让你选地方你不选,你服从,既然服从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打碎了牙齿,只能往肚子里咽了。

晚上连副林晓伟和指导员谭冲跑过来看了看卫兵几人。

进门就说:“啧啧,卫兵你现在可享福了,风吹不着,日晒不着,水浇不着,火烤不着,真是羡慕死人了。”林晓伟往卫兵床上一坐,接着说道:“你小子算是笨得可以。师长让你选,你还服从组织安排,这回好了,哑巴了吧!傻小子!”

高岗气恼地说:“连长,指导员你们是来安慰我们呢,还是来成心气我们的?”

谭冲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老实说吧,你这次确实做得不对,怨不得师长发那么大的火,多好的机会啊,你不要!但是这次也是师长留你们下来的一个机会吧,先在这里踏踏实实的干着,师长是个爱才的人,尤其喜欢人才,所以,他老人家不会放着你们几个精兵强将不用的,先在只是没有找到好的位置去安排你们罢了,先在你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踏踏实实做你们的炊事员!”

“对了,大通啊,这几个战斗英雄啊!卫兵,你们几个对班长好点,他可是我们这里的模范班长啊,好几年了,我从来到这里就是吃他的饭的,如果哪天我调走了,我也会因为吃不到郝班长的饭而睡不着觉呢!”林晓伟笑道。

几个人正说着话呢,几个新兵从门口窜了进来,一路上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在干什么,不过卫兵还没有叫出声,几个新兵就跑到了卫兵的屋里,当看到了连副和指导员也在的时候,也是一阵傻眼了。

林晓伟看了看谭冲,从对方的眼中也看出了惊讶,原来卫兵在新兵种威望这么高,甚至下调之后,还有新兵追着过来。

“报告副连长,指导员,我们几个饿了,过来找点东西吃!”一个心病捅着身边的几个人挤眉弄眼的说道。

“行了,行了!别编了啊,来看你们班长就说呗,我和副连长也没说怪你们,来看看可以,可别没事往这里窜,你们还有正规的训练大纲呢,完不成,看连长怎么收拾你们!好了,你们聊吧,我和你们副连长回去了!”谭冲知道如果他和林晓伟在这里的话,几个人是不敢和卫兵他们说话的,反正要交代的事情也已经说完了,两个人就回去了。

几个新兵和卫兵几个人聊了很晚直到晚饭后才回去继续训练,而卫兵几个人也开始融入了这个连队的根基,郝班长口中的部队中最重要的部分,炊事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