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排长我的排 第一部 特战边缘 第一章 苏方来客

shangxinxiaojian 收藏 17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0.html[/size][/URL] 一九四五年一月十日。农历时间一九四四年腊月初八。 中国东北抗日联军新编第二师师部驻地。 新二师直属侦察排排长赵德友一大早被政治处罗主任让通讯员叫到办公室途中,心里面一直在犯着嘀咕。 是不是又有了什么新的任务?但自十一月中旬以来,因为受严寒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0.html


一九四五年一月十日。农历时间一九四四年腊月初八。

中国东北抗日联军新编第二师师部驻地。

新二师直属侦察排排长赵德友一大早被政治处罗主任让通讯员叫到办公室途中,心里面一直在犯着嘀咕。

是不是又有了什么新的任务?但自十一月中旬以来,因为受严寒天气的影响,日军部队几乎不怎么出城活动,二师的两个团也都在休养的过程中,因此他也带着全排战士搞了半个月的训练,加上这两天也一直在下雪,上面怎么会有任务要下达呢?如果真是有任务的话,那一定是突发的、十分紧急的。

政治处的办公室坐着四个人,罗主任、负责情报工作的黄副主任,还有两个人相貌比较特别,应该是苏联人。

看到赵德友走了进来,四个人全都站了起来。罗主任笑着对他说:“赵排长,辛苦你了。我来给你介绍两位苏联的客人。这位是苏联红军远东方面军行动局的扬科上尉,这位是行动局特勤队的安德列中士。”

“你们好。”赵德友对他们并没有产生多少惊讶,只是一句简单的问候。

名叫扬科的苏联人用流利的中国话对赵德友说:“赵排长,你好。我们马上就会成为同事的。”

赵德友的脸上现出几分疑惑,罗主任这时说道:“大家都请坐吧。茶已经沏好了。我们慢慢谈吧。”

为每个人倒好茶,把办公室的门关上,黄副主任说:“关于此次任务的详细情况,请扬科同志再讲述一遍。赵排长,某些问题,我可以代他补充。”

扬科上尉点了下头,慢慢说道:“在欧洲战场取得决定性胜利之后,我国必然会同日本帝国开战,帮助中国人民打垮日本法西斯强权。我远东方面军为此制订了围歼驻屯东北的日本关东方面军的‘雪崩计划’。不幸的是,一名潜伏在情报局的日方间谍松本,秘密获取了这份行动计划的部分核心内容,并于一月七日凌晨2时成功逃脱了我边境部队的堵截,到达日军‘丰口’要塞。”

赵德友语气平静地说:“丰口要塞是由日军四十四联队第一大队驻守,距离长春不到一百里,坐汽车最多一个半小时便可到达。你们认为还有挽回的余地吗?”

扬科上尉脸色依旧平和,说:“赵排长的话当然不无道理,但有些情况你并不了解。据我们的情报,日本关东方面军情报局局长坂垣将军这几天并没有在长春,因此松本这段时间也没有离开过丰口要塞。根据准确的消息,松本将会于一月十三日坐车离开丰口,随身带着资料去长春面见坂垣。”

赵德友想了一想,说:“那就请直接说说你们的计划吧。”

扬科上尉说:“原定计划是由我带领别动队,于中途伏击护送松本的日军车队,击毙松本,销毁资料。可是在穿越日军封锁线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一次意外,伤亡很大。”

赵德友马上问:“什么意外?”

扬科犹豫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很是悲伤,于是黄副主任代他说道:“情况是这样的。这支别动队在行军的途中,与一支日军12人的巡逻队意外遭遇,牺牲了两名同志,还有一位战士腰间和腿部各中了一枪,正在师部医院进行抢救。”

赵德友又问:“别动队总共几个人?”

黄副主任回答:“原来是6个人,现在可以按原定计划作战的只有3个了。”

赵德友说:“用3个人去袭击日军的车队,几乎和自杀没啥区别。再一个问题,如果日军巡逻队向上面报告了你们的情况,这次任务也没有可能完成了。”

扬科立刻说道:“日军巡逻队10名士兵,1名军曹,1名少尉,已被我们全部击毙。牺牲的2位同志的尸体上也没有留下任何行动局特勤队的标识,日军部队不可能预先判断出我们的行动意图。现在只有一个问题,战斗实力的严重下降使任务无法继续。”

赵德友至此已经明白了这次会谈的目的,他把目光转向罗主任,问道:“首长的意思呢?”

罗主任缓缓点燃一根烟,抽了两口,说:“师里经过研究,决定同意苏联同志的请求,由你带队,从侦察排抽出4名战士,再把卫生处的严梅馨同志调来,你们6个人联合苏联方面的3位同志,组成一支新的小分队,代号‘白杨’,去完成这次任务。”

罗主任停了一下,赵德友还未表态,他又接着说:“关于指挥权的问题,由你和扬科上尉共同分担。如果你们当中有一人不幸阵亡,决策的权利就交给另外一方。赵排长是什么意见?”

赵德友说:“任务本身我完全赞同。但我有一个问题,一个要求。”

罗主任点了下头,说:“先提要求。”

赵德友说:“有几支步枪我要换新的,子弹每人要有50发,手榴弹、干粮要管够。”

罗主任说:“可以办到。你的问题是什么?”

赵德友说:“伏击的行动必须有一个准确的时间,否则可能会白跑一趟。”

黄副主任看了一眼扬科,扬科说:“现在伏击的时间并没有准确到小时。十二日晚上,我方在四十四联队的内线会将准确的时间通过无线电发报机通知我们。安德烈中士会负责及时接收的。这一点请中方的同志们放心。”

赵德友说:“除了一些行动的细节还需要讨论外,首长只需告诉我出发的时间。”

罗主任笑着说:“没能让你和战士们安稳的过一个节,有些对不住啊。吃过晚饭后小分队就得出发了。让其他几位同志下午注意休息。”

扬科上尉站起来说:“对于赵排长的无畏相助,我很感激。”

赵德友也站起身说:“你不用客气。只要是杀鬼子、打击侵略者的事,每一个抗联战士都会奋不顾身的。”

赵德友从政治处办公室走出来,第一个想到的士兵是侦察排二班副班长柴富东。

柴富东今年25岁,枪打得特准,参军不到三个月,已经打死打伤了近一百名鬼子。他现在是侦察排的头等射手。

能加入侦察排的士兵,枪法都很好,柴富东出众的地方,在于他的枪打得既准又远,而且作战时很有耐性。柴富东已经参加过不下十次战斗,但只受过一次枪伤,他善于保护自己,作战时的隐蔽能力很强。赵排长觉得,这种特别的能力是传统意义上的“神枪手”所不具备的。

根据赵德友对柴富东的了解,他小时候体弱多病,十六岁时跟着以狩猎为生的伯父生活,练就了一手好枪法,身体也越长越健实。直到伯父去世后,他才离开深山,在村里人的介绍下参加了抗日联军。

有的人是为战争而生的,这一类人注定在残酷的战场上发出耀眼的光芒。这是赵德友对柴富东的某一种认识。

柴富东与日本人作战,头脑里并没有什么崇高的目标,也并不依赖哪种坚定的信念,他只是为了消灭敌人而开枪。他对日本人甚至谈不上多大的仇恨,他杀死那些人只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直接的生命威胁。

他的想法虽然简单,目的也很直接,但他的战绩一直是骄人的。

赵德友忍不住回想起他与这个小伙子的第一次会面、第一次共同战斗。

那是侦察排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次作战行动。

在那次行动中,刚刚参军五天的柴富东,一个普通战士,用30发子弹,打死了至少22名日本军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