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排长我的排 第一部 特战边缘 楔子

shangxinxiaojian 收藏 8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0.html[/size][/URL] 引子一:“当我第二次见到柴大哥时,昔日伤痛破碎的心立刻得到了复原,战斗和抗争的信念从此注满了身体每一个地方。”——中国东北抗日联军新编第二师侦察排二班班长 王鹏 引子二:柴富东一生只后悔两件事,一是私塾只上了三年,第二件是狙杀日军中队长后带来的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0.html


引子一:“当我第二次见到柴大哥时,昔日伤痛破碎的心立刻得到了复原,战斗和抗争的信念从此注满了身体每一个地方。”——中国东北抗日联军新编第二师侦察排二班班长 王鹏


引子二:柴富东一生只后悔两件事,一是私塾只上了三年,第二件是狙杀日军中队长后带来的严重后果。



楔子


黑色的夜。白色的雪。冷到人骨头里的寒风。

一阵喧闹过后的片刻寂静。一段极其短暂的寂静时分,一段充斥着死亡之神可怕的恐怖气息的寂静时分。

这是一九四五年一月十六日的拂晓时刻。天边已经透出了一丝亮光,莹白的残雪已经微微泛射出光泽。

中国东北,新京以东二百五十里。

日本关东军第104师团特击队队长渡边铭崎少佐,正俯趴在一棵白杨树的树干旁边,手中托着一支美制春野1903A4型狙击步枪。他手中的枪口在慢慢转动,深邃而泛着寒光的眼睛依托瞄准镜上的十字准星,正在追踪着一条缓缓移动的深灰色人影。

这条人影约在三分钟之前,一枪击杀了渡边铭崎少佐最优秀的那名手下兼助手,小野彬次郎中尉,一名和自己同样经历了太平洋战火,在残酷的丛林搏杀中取得显著战果的优秀狙击手。

渡边铭崎身上的灰白色伪装外套使他的身形很难被对方发现,他几乎可以完全断定,对方并没有对自己所处的位置察觉什么异常。但在他抬枪瞄准的那一瞬间,敌人已经十分机敏地把身子缩了回去。

四百五十米的距离,有明显的风偏影响,光线的亮度不足以明晰辨物,但那人只用一发子弹即击中目标头部。渡边少佐心里非常明白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他带领四名特击队员,追击这名苏军狙击手和敌人的这支小分队,已经有三天三夜的时间了。现在五名特击队成员只有渡边铭崎一个人还活着,小野彬次郎的尸体就躺在渡边少佐右后方二十米左右的位置,相信他的手中还紧紧握着刚上了膛的日本制九七式6.5毫米狙击步枪,只是他的手指再也没有机会去扣动扳机了。

不过渡边铭崎并没有感到多少恐惧,内心更没有产生丝毫的绝望。敌人的另外一名极具威胁的步枪手已经先一步被小野君一枪击倒,现在的局面正是以一对一的最后决战,况且敌人在明,自己在暗。他有非常大的胜算,同时他也很有耐心。

那名苏军狙击手身体的移动十分缓慢,他的身肢在褐色军用大衣的包裹下,平展地贴在雪地上,几乎是一寸一寸的往前挪动。他的目标,是前方十几米处的一道小沟壑。

渡边少佐透过瞄准镜的视线,只能看到那名苏军士兵的一只手臂和一小截苏制7.62毫米莫辛-纳甘狙击步枪的深褐色枪管。他只能看到目标,却没有办法击中对方。

他现在有两个选择,立即转移位置或者采用半跪姿射击。可惜这两个选择,都不是最稳妥的方法,他不愿意在开枪之前就暴露自己的位置。渡边铭崎深吸一口气,继续专注的进行瞄准,他在等待对方无意将身体抬高的那一刻。

又过去了三分多钟,渡边铭崎始终没有找到一枪可以重创对方的机会,而那名狙击手,已距自己的目的地不到一米远。假设敌人到了那条沟壑下,渡边此刻的优势会荡然无存,一切的猎杀与角逐又将重新开始。

渡边少佐吸了一口气,突然将上半身抬了起来,他用左腿支撑着上身,握着枪身的左手臂垫在左腿上,轻易的就用狙击步枪锁定了目标的头部。那名苏军士兵并不知道自己已身陷险境,依然十分缓慢的往前挪动。

渡边铭崎的手指勾住扳机,在对方的身躯往前动了一下后,十字准星牢牢的套在了敌人的头部。他快速扣动了扳机,但在扣动扳机的前一刻,全身居然下意识的产生一阵颤栗,食指也因此不受控制的抖动了一下。

这是大脑对一种极度危险的信号作出的身体反射。对渡边少佐来说,这是一种生命即将结束的提前感知,一个已经接近成功时的突然的失败宣告。

也许我们大多数人都无法预知死亡来临的那一刻,但某些触感敏锐的狙击手可以。因为他们总是在与死亡打交道,带给别人死亡,或者一次次与生命的死亡擦肩而过。

渡边没有来得及看到自己是否命中目标,在下一秒钟,已有一颗子弹不偏不倚的击中了他的脖子。

那是一处致命的伤口,鲜血流泻,狂涌不止。渡边铭崎倒在雪地上,慢慢松开了握枪的那只手。虽然剧痛不已,呼吸困难,他的意识却还很清醒。

从枪声来判断,那是一支德军的7.92毫米Kar98K制式毛瑟步枪,渡边铭崎很熟悉这种步枪,这种枪在中国并不轻易见到。他知道操控这支步枪的枪手是谁,也明白自己犯下了什么样的错误。

没有撑得过四分钟,渡边少佐的生命就已完全耗尽。遇到这样的严寒天气,对于一个脖子中枪的士兵来说,他的运气真的很差。

这时,距渡边藏身的位置左前方三百米处,一名趴俯在雪地上的中国抗联士兵,缓缓收回了手中的步枪。虽然早已伤得不轻,但士兵握枪的手臂还是稳健如初。

剑身虽折,锋锐不减。他,才是渡边铭崎少佐此战中真正的对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