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扭转战略性被动的局面

chidun 收藏 0 390
导读: 伴随30多年的较快发展,中国的国家发展与国家安全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和阶段。为了切实维护中国的发展果实,切实维护中国的主权与安全、领土与领海,中国不仅需要立足当前,更要着眼长远,在国际战略谋划以及战略人才培养等方面做出切实更新意识和思维,从多个角度进行深刻的思考,做出切实的安排,以积极主动、务求实效、放弃面子和道德为先思想,未雨绸缪、防患未然,扭转一个时期的战略性被动和外交无奈局面。   必须澄清和修正一些战略谋划研究的糊涂认识。战略谋划及其执行者必须具有坚定不移的热爱国家和民族的立场,这

伴随30多年的较快发展,中国的国家发展与国家安全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和阶段。为了切实维护中国的发展果实,切实维护中国的主权与安全、领土与领海,中国不仅需要立足当前,更要着眼长远,在国际战略谋划以及战略人才培养等方面做出切实更新意识和思维,从多个角度进行深刻的思考,做出切实的安排,以积极主动、务求实效、放弃面子和道德为先思想,未雨绸缪、防患未然,扭转一个时期的战略性被动和外交无奈局面。


必须澄清和修正一些战略谋划研究的糊涂认识。战略谋划及其执行者必须具有坚定不移的热爱国家和民族的立场,这是第一位的要素。从事战略谋划首先就是要最大限度维护国家利益和国家主权,国家领土和领海,创造和维护发展环境。而一些从事领域或战略研究的学者,不乏思维糊涂、性格软弱、经历苍白的高学历学究和书呆子,更有个别屁股坐歪、立场摇摆的绥靖人士。这种情况并不鲜见,这些人士要么是水平有问题,要么是出发点有问题。往往从事某个国家和区域研究的,学习某种语言的,会不自觉的产生亲近,在一定限度内这算是正常心理,但前提是这种亲近绝不是无原则的亲近,不能损害中国的国家利益、安全、完整。


如果明知不利于中国的战略利益还出馊主意,那就是另一种嫌疑了。精明的绥靖者与糊涂的学究一样具有严重危害,乃至更要中。因此,国际研究和对外工作人士首先必须时刻提醒自己首先是个中国人,是有胆有识的炎黄子孙,而不是糊涂虫、应声虫。


经济发展与安全维护可以适当分开,不能绑在一起更不能偏废。经济合作需要推进,国家需要发展,但不要无限拔高经济发展与区域合作的必要性和收益,有时在国家战略安全面前,经济合作的分量有时并不重,甚至是短视的。因此对周边的一些所谓区域战略经济合作,还是要多想想多看看,进行慎重长远考虑。一旦因为经济合作过度,导致国家安全有朝一日遭受重大威胁时反倒受制于经济合作时,我们该怎么办?和平发展时期一定不要偏废和忽视国家主权、安全、领土、领海的长远和战略意义,这些东西不是几年几十年的GDP可比的,甚至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俄罗斯上世纪90年代经济何其艰难,但从叶利钦到普京以及俄罗斯议会均表示,俄罗斯的领土没有一寸是多余的!至今俄罗斯依然如此,而且更加强硬。世界因此而小瞧俄罗斯了吗?正相反,世界对俄罗斯心存畏惧和钦佩,俄罗斯一直掌握着战略主动。经济发展慢一点没有关系,但领海领土丢失就没有了,经济与战略价值可能远远超过那点GDP成绩,对社会稳定的冲击可能更严重,不利于凝聚民族精神。只有对内大力度推行公平公正改革,对外切实鲜明维护国家主权利益,人民才会满意,才减少不稳定因素。让人民参与,吸收民意外交,才会不至于出现巨大偏差或错误,才不会导致严重不满乃至社会不稳定,历史的教训值得吸取。


对外研究和工作讲的是虚虚实实,从事的不仅仅是合作、团结、和平、发展,还时刻面临着较量,不仅是考验智慧和善于斗争,更重要的是那种地处绝境而坚定反击的胆识,和敢于斗争的气概,两军对垒勇者胜。关键时刻如毛泽东战略思想所强调的,“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妥协求团结则团结亡”。国际关系处理最忌一味理想主义和高擎道德大旗,一味的和气和道德,一味的好心和拉拢,其效果往往适得其反,未必得到好的回报,很可能养虎遗患,历史案例不胜枚举。毕竟国际政治与国内政治是迥然不同的两个体系和概念,至少在未来几百年世界不会是平的,这种国际关系的现实主义本质就持续存在。


回顾一下,为什么建国之初很多将军外交官,对外工作做得有声有色,粗中有细、虚虚实实,胜过许多精通外交技术的技术官僚做得更好,赢得更多国际尊重?因为保持那份胆识,那份理性、中性和客观,那份战略观察,以及那份对方摸不透的脾气和个性。外交官如果被对方看透了,工作余地就大打折扣,不要上了一味呼应透明的当。如果因为语言关系而加上一份对工作对象的亲近,就更不忍心关键时刻断腕了,后果是往往导致自己国家的利益受损。


必须对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理性主义、机会主义、国际主义等概念进行很好的理解、把握和界定。对外工作者决不能自诩为深通外交和安全的专业人士,对圈外人士和民众的理性思维和情绪一概斥为无知、激进、狭隘和可笑,不能动辄给有助于维护国家战略利益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扣上“愤青、爱国贼”等帽子。适度的民族主义和良好互动的积极民意,在历次民族存亡的关键时刻,在维护国家安全和主权、领土领海以及国家内部稳定方面是有力武器和坚强后盾,都起到了关键的积极作用,他们往往是民族的脊梁和发展动力,是安全屏障。


作者:萧琴筝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