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面阎罗 《玉面阎罗》 第一章 虎穴锄奸 第一章(9)双簧一出

bjunqing2008 收藏 0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2.html[/size][/URL] 钱文昌听着骤然而起的嘈杂声由远及近地一步步逼了过来,不由得哑然失笑道:“你们小哥仨在来的路上又动手动脚了,是不是?” 夏云燕性急,以为钱文昌是在怪罪,抢先辩解道:“俺们也不想呀,可满大街的都是鬼子汉奸的岗哨,不动动手脚又怎么能到您这里来呢!” 夏云凤也要跟着解释,钱文昌用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2.html


钱文昌听着骤然而起的嘈杂声由远及近地一步步逼了过来,不由得哑然失笑道:“你们小哥仨在来的路上又动手动脚了,是不是?”

夏云燕性急,以为钱文昌是在怪罪,抢先辩解道:“俺们也不想呀,可满大街的都是鬼子汉奸的岗哨,不动动手脚又怎么能到您这里来呢!”

夏云凤也要跟着解释,钱文昌用手势把她给止住,又轻声笑道:“无妨,无妨!让这些鬼子汉奸瞎折腾去好了,咱们去安排咱们的,来,随我走!”打开后面的穿堂门,领着三人匆匆地向后院奔去。

钱记杂货店是一个青砖灰瓦的三进院落,风格古朴,前面是一个飞檐翘角的大门楼,两边是门面店;其后是两栋九间房趟子的正房,也做营业门店使用;再其后也是一栋九间房趟子的正房,只是在中间起了一栋三间房的二层小楼,是老钱家的生活用房。此外,在各个院子里的东西两边各有三间厢房。这是钱家先祖在鼎盛时期起盖的,原本是作为票行用的,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了。后来虽因家道中落,改做了杂货店,这宅子还是完整地保留了下来。

钱文昌领着柳青三人接连越过两道穿堂门,来到最后一栋房的小楼底下,一推房门走了进去。在大厅的正中坐落有一尊陶朱公的石雕像,钱文昌一个滑步闪到了石雕像的背后,不知道在哪里按了两按,就见石雕像平平地转了开来,在其原来的坐落之处露出了一个三尺见方的洞口来。

“快,快下去!”钱文昌轻声地催促道,又迅速地将亮起的火折子交到了柳青的手中。见到柳青与夏云凤、夏云燕相继从洞口循阶而下,又叮嘱道:“下面吃的喝的用的什么都有,你们小哥仨就自便了!”又按动机关把陶朱公的石雕像给恢复到了原来的位置之上。然后拍了拍手,没事儿人似地踱向了前院。


说起陶朱公此人来,可能有朋友觉得陌生,其实就是春秋时帮助越王勾践兴越灭吴的大政治家、军事家和大实业家范蠡。他在帮助越王勾践打败吴王夫差之后,急流勇退,化名姓为鸱夷子皮,变官服为一袭白衣,与西施西出姑苏,泛舟五湖,遨游于青山翠峰之间。在此期间,他曾三次经商,均成巨富,又三次散尽家财,施善乡梓,自号陶朱公。由于其声名卓著,被后人尊为儒商的鼻祖,也就是人们俗称的祖师爷。经商之家供奉其神像当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钱文昌踱着方步向前院走着,就听得前面的大门之外人声鼎沸了起来。走到前二个院子的时候,又听得有人在外面砸门。可他还是不慌不忙地向前踱着,一点儿也没有着急起火的样子。因为他知道,还不到他出面应酬的时候。

果不其然,等他迈着方步踱到前院的时候,鼎沸的人声已经似流云一般渐渐地去远了。他迈步转进了第二栋房的会客厅,掌柜的随即跟着追了过来。一见面儿就向他报告道:“刚刚来了几个特务队的人,问咱们这里来没来过夜行人,说是有好几个鬼子和汉奸被扒光了衣服,都挺死在大街上了!”

钱文昌问道:“他们有没有罗嗦?有没有要进来搜查的意思?”

“那倒没有,他们问了问,就转到别处去了!”掌柜的解释道,“不过,看他们那个不依不饶的架势,今天夜里怕是不弄个水落石出不会罢休的!”又道:“听特务队的人吵吵说,这个事情连驹井中队长和苟金章都给惊动了起来,今夜的动静肯定是小不了的,您说是不是!”

掌柜的名叫袁玉箫,绰号“铁笛仙”,除了精于速算之外,还吹得一管好笛子,喜好舞枪弄棒,是九女河镇上的知名人物。其年纪在四十上下,长得身材瘦长,面目清癯,单眉细眼,目光犀利,看上去显得特别精明干练。

袁玉箫本是县大队安插在九女河镇的地下交通员,钱记杂货店被作为秘密联络点启用以后,李玉岩就把他安排在钱文昌的身边当了助手。由于他熟谙商道又善于交际,钱文昌便把他以掌柜的名义聘了下来。平日里,里里外外的大事小情儿多是他在主持打理,是不需要钱文昌操多大心的。

他只所以向钱文昌叨叨了这么多,不过是想要让钱文昌心里早有个准备,在他看来,只要是鬼子汉奸寻找不出柳青等人的踪迹来,说不定还会要二返头堂地回来骚扰折腾的。事先有了思想准备,就可以应付裕如了!

钱文昌沉吟道:“随他呢,这样黑灯半夜的起来诈尸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小心应付就是了!”又道:“据点的内线还没有联系上,如果来了的话,得让他们想辙尽快地把柳青三人给搞出去,在镇里多留一时就多一分的风险!”

袁玉箫应道:“我明白,等接上头我会尽快安排的;不过,这还得要看他们能不能尽快地找到方便的机会了,咱还得做多方面的准备才是!”

两个人在会客厅里悄悄地讨论着,坐待其变。不出袁玉箫所料,过了没有多大一会儿,又听得大门前鼎沸了起来。一个伙计匆匆地跑了过来,报告道:“这些兔崽子们又折回来了,看来这一回是真得要折腾折腾了!”

钱文昌毫不动容,镇定地吩咐道:“去,老袁,你先出去看一看,看到底是谁带头儿过来的,问问他们要折腾什么呀!”

袁玉箫转身出了会客厅,向着大门口走了出来。没走出几步,就听外面有人大叫道:“他姥姥的,真是店大欺客,你个当伙计的出来挡什么横呀,快去把你们钱老板给请出来,这人们有大事儿找他料理!”

袁玉箫紧跑了几步,迎上前去叫道:“是哪位老总过来了,莫要着慌,莫要着慌,有事儿好说,有事儿好说!”把来人给迎在了大门口。


袁玉箫迎出大门一看,只见还是先前来过的特务队的几个伪军,不过,其领头的另换了特务队的副队长廉金江;在其身后,又簇拥过来一小队鬼子兵。赶忙拱手寒暄道:“哎呀,还是廉队长呀,辛苦,辛苦!”

不等廉金江应声,他又故作惊诧地询问道:“不知道廉队长带了这么多人马过来是为了何事呀?贵队的弟兄们先前已经来查过了,小店里是没有夜行人来过的;若是有的话,我们早就向贵队去报告了!”

廉金江见是掌柜的出来答话,便又换了一种口气,诡辩道:“袁掌柜,不是我们弟兄故意来府上多事儿,是有人看见有夜行人进了你们店的院子,所以要过来搜查搜查;你们店里的院子这么深落,要是进来了八路的飞贼,对贵店的安全也是个威胁,我们弟兄过来搜查,也是为了贵店好么!”

正在吵吵着,侯恩奇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呵斥道:“你们这么一大帮人堵在大门口瞎闹嚷什么呀,难道这店里有八路么?快给我散开,一个个也不睁开狗眼看看,这可是钱府,也是你们想搜就搜的地方么!”

这些特务队的伪军去而复返,又要同鬼子兵进店搜查,其实并没有抓到什么确凿的证据以证明店里潜入了夜行人。不过,先后被柳青三人用重手法点穴致死的几个日伪军士兵都距离钱记杂货店不是很远;而在附近这一片民居中又只有钱记杂货店的院落最为深落,所以才要进店来搜上一搜,以释其疑。

这个鬼点子本就是侯恩奇给想出来的,可他刚刚受了钱文昌莫大的恩惠,就是他再六亲不认,再不讲人情面子,这个小黑脸儿也是不好往下拉的。所以,他就把廉金江给捅出来与其唱起了双簧。

袁玉箫见侯恩奇露了面儿,明知道是他在捣鬼,却不好当面点破,便呵呵笑道:“还是侯队长说得在理儿,这满九女河谁不知道钱老板是个大大的良民,又哪里会知情不报呢,没有就是没有,还用麻烦各位来帮忙搜查!”

廉金江大声嚷喝道:“侯队长,您有所不知,有好几个弟兄都瞄见了,确实是有几个夜行人潜进了店里的大院,若不是这样的话,我们几个弟兄怎么能到钱府上来无事生非呢,那不是硬来打队长您的脸么!”

侯恩奇故作吃惊地惊诧道:“原来是这样,那好,你随我去见钱老板说一说好了,弟兄们这也是帮忙给他洗白来了,钱老板是个明白人,知事明理儿,想来也不会反对的!”招呼着廉金江就向院子里闯了进来。

袁玉箫见不好硬挡,只好拱手揖让道:“那好,既然二位队长肯这样热心相助,那就却之不恭了,这就请吧!”说着,把身子向门里一闪,领着二人缓步向着二道门里的会客厅走去。

侯恩奇和廉金江随同袁玉箫走进会客厅之后,只见里面烛光明照,却不见有半个人影儿,想是钱文昌已经躲了去。袁玉箫从茶几上拿起一包哈德门香烟,轻轻一弹,礼敬道:“二位请抽支烟,我这就去把钱老板给请过来!”



——前因后果理自然,释疑还须搜一番!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