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二九章 兴师问罪出芦荡 聚议破阵搬救兵 第二九章(9)忘乎所以

bjunqing2008 收藏 0 1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吕信文、易树林等一行人又向南走过了三五里地,早望见娘娘河的河岸黑黝黝地横亘在面前。吕信文知道到了紧关急要的时候,低声喝道:“小心了!” 吕信文的心里十分清楚,这一条便道是通往黑龙港的半截路,一向少有人行,再像易树林那样冒充过路客商是万万行不通的,便把脚步停了下来。 易树林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吕信文、易树林等一行人又向南走过了三五里地,早望见娘娘河的河岸黑黝黝地横亘在面前。吕信文知道到了紧关急要的时候,低声喝道:“小心了!”

吕信文的心里十分清楚,这一条便道是通往黑龙港的半截路,一向少有人行,再像易树林那样冒充过路客商是万万行不通的,便把脚步停了下来。

易树林道:“三当家的,若是抓舌头的话,我带两个弟兄上去就成了,还用得着上去这么多人,你就同弟兄们在这儿等就是了!”

“不!”吕信文语气坚定地回应道,“咱们还是兵分两路的好,你带四个弟兄去左边,我带四个弟兄去右边,谁先得手谁先上,以鸣枪为号向下撤,捉不到舌头的留在后面殿后打掩护!”

易树林也是靠真本事耍上来的,对于易树林的手段吕信文是放心的,但是他担心遇到意外情况有个一差二错,便格外加了小心,来了个双保险。

见吕信文做出了决断,易树林不再争执,点头道:“那好,咱们就兵分两路好了,谁先抓住舌头谁先鸣枪报信儿!”说罢,将手一挥,率先带着四个弟兄向左前方抢了过去。

看着易树林等五人转瞬间隐没在了枯苇败草之中,吕信文带着其他四个弟兄也猫腰钻进了路右边的枯草丛里去了。


易树林与同行的四个战士率先摸到了娘娘娘河北面的路口。五个人拨开摇曳的芦苇枝头向前一看,只见在前面不远处支起了两顶军用帐篷,在夜风的吹摇下依稀可见从帐帘里透出来的灯光。

一见这种阵势,不用多问,傻子都能够猜得出来,这个便道路口也被日伪军给封锁住了!

易树林心中骂道:“他姥姥的,小鬼子和汉奸还真是下了大本钱了,这么冷天冻地的,半夜三更的在这里也扎下了营盘!”

他骂归骂,一双夜眼却不住地向四下里搜寻了起来。五个人搜看了好大一会儿,也不见有半个人影儿,一个个急得脑门上直往外冒火星子。

在这种情况下,扑进帐篷是去拿人是不明智的,因为并不清楚帐篷里究竟住着什么人?也不知道帐篷里的人有多少?如果贸然下手的话,那胜算连五成也把握不到,所以只能是静观其变等待时机了!

就在易树林等人急得火烧火燎的时候,就听到路口右边响起了一声清脆的枪声。易树林心下一喜,向身旁的四个弟兄招呼道:“都给我盯住了,帐篷里一有人出来就给我打!”说着,先把枪口瞄向了一个帐篷的布帘门口。

外面的枪声一响,帐篷里立刻喧闹了起来,有人大声吼叫道:“有土八路来了!快,都给我快起来!给我向外冲!”顿时间闹成了一团。

帐篷里驻扎着一个排的伪军,在伪军小头目的鼓噪之下,不大一会儿就有人从帐篷里冲了出来,一直向着枪声响起的地方冲了过去。

易树林觑得亲切,见时机一到,把枪口一抬一梭子子弹就搂了出去,其他四个战士也跟着一起搂动了扳机。

从帐篷里冲出来的伪军在飞蝗似的弹雨泼洒下,当即被打到了七八个,其他伪军见到形势不对头,纷纷就地卧倒,与易树林等四个战士展开了对射,劈劈啪啪地打成了一片。

易树林一见敌人的注意力已经被吸引了过来,用力把手一挥:“扯呼!”便向后退了下来,其他四个战士也随即跟了下来。在撤退的途中,为了避免让敌人的流弹给扫中,他们闪开了原来打枪的位置,向左右两边分了开来。

由于陆续从帐篷冲出来的伪军没有立即展开追击,一行五人非常顺利地就撤了下来。在半路上追上了先前撤下来的吕信文等人,两下合兵一处,掳着抓到的舌头匆匆向着黑龙港奔去。


吕信文等人抓舌头抓得非常顺利。他们赶到前面便道路口的时候,刚好有两个伪军在交叉溜达着巡逻放哨,其中一个因为内急,把枪扔在了地上撒尿,给吕信文给逮了个正着。

其实,也该着这个伪军灾星当头!在当地有一句民谚,叫作“东北风不受西南风的气!”其时春寒料峭,海上刮过来的东北风正劲,他要撒尿是决然不能够对着东北风去撒的,而是要背着东北风去撒。

吕信文等人是从北面摸上来的,那伪军撒尿的时候正好与吕信文等人摸上来的方向背着身子背着脸儿,当他解开裤腰带撒尿的时候,吕信文等人已经摸到了近前的芦苇丛中。

吕信文是个夜战的大行家,见到有机可乘,便蹑手蹑脚地摸了上去。此时此刻,那伪军正在一心一意地撒着尿,那里会想到会在这个时候遭到偷袭,一点防备也没有,被吕信文摸到近前猛然一探身,伸出双指点中了颈后的软麻穴,当即身子一软就萎顿了下来。

就在他的整个身子像面条一样向下坠落的时候,吕信文一矮身就势把他扛在了肩头之上,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拔步就向枯草丛里隐去。

另一个伪军本来是背着脸向前巡查的,就在吕信文扛着被点了穴的伪军起身的时候,他正好端着步枪回过身来,一见突然生变,不由自主地高叫了一声:“二狗,你怎么了!”一拉枪栓就要开枪。

这个时候,隐伏在草丛里的四个战士正虎视眈眈地瞅着他,那里容他有搂动扳机的机会,当头一个战士抬手就是一枪把他掀翻在地,然后与其他三人打了个呼哨瞄着易树林的身影就追了下去。

两支人马重新会合以后,吕信文把舌头交到了一个战士的肩头上,立地向身边的两个战士吩咐道:“你们三个弄着舌头先走一步,我们断后!”一行人交替掩护着向着黑龙港方向撤了下来。


守卫在便道路口的伪军排长是行伍出身,长得水牛一般,性情粗鲁,脾气火暴,名叫井松岭,绰号“黑熊”,是个凶残狡诈的家伙,横起来天王老子也不放在眼里,耍起滑来比蹬鹰的兔子还难拿。

一听到西边寇家庄方向响起了枪声,他当即就把全排的伪军给轰了起来。因为上峰有令,在各个路口封锁的伪军不但要把守住自己封锁的路口,必要时还要互相救援,贻误军机者严惩不贷。

可是,等他把队伍集合起来以后,再侧耳倾听,陡然而起的枪声不大一会儿就消失了下来,再也无声无息。

他怕自己把守的路口也有抗日救国军前来偷袭,便指挥着手下的人马在附近一带展开了搜索。几十个人东瞅西看,折腾了好大一会儿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在伪军士兵的一片埋怨吵闹声中,又一起回到帐篷里歇息了起来。

吕信文抓舌头的时候,井松岭等伪军刚刚回到帐篷不久,一个人正在狐疑不定地胡乱猜想,不知道寇家庄方向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又祈祷着自己这里不要出现什么糟糕的状况。

可是,他怕什么就来什么!就在他一愣神的当儿,就听得帐篷外面“当”的一声响起了枪声。这一声枪响犹如锥子钻心,直插进了他的胸腔之内,惊得他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他迅疾把盖在身上的军大衣一撩,一挺身从地铺上站了起来,嗷嗷地催赶身边的伪军向外冲。还没有等到他从帐篷里冲出来,又听到外面响起了密集的枪击声和伪军中枪倒地的嘶号声,吓得他脊梁骨里直往外冒冷汗。

他是个老兵油子,多经战阵,一听到外面射击过来的子弹扑扑地直往帐篷门口落,就知道是被来人给盯上了。到了这个时候,他不敢直接掀帘而出,一俯身便从门帘下滚了出去。

任是他诡计多端,还是着了战士们的道儿,一颗飞来的子弹擦着他右面的脸颊划过,在他的脸上划出了一道血槽,痛得他直打哆嗦。不由得心内恨道:“这是哪个王八蛋这么不长眼呀,竟敢给老子来这么个眼罩戴!”

等到他醒过神来再向前探看时,只见到有伪军枪口喷出的火舌向北打,却不见有北边有任何还击的动静。从枪声中他清楚地判断出,前来偷袭的土八路人枪不多,不过是来探探火候,人已经溜走了!

心念及此,他的胆子立刻壮了起来,站起身来破口大骂道:“你们这些王八日的,都是些死人么,没有见到土八路都跑了么,快起来给我追!”

在他的怒骂声中,匍匐在地上打枪的伪军纷纷站了起来,一边喝喊着给自己壮胆,一边打着枪向着黑龙港方向追击了下去。

若是照往常,井松岭早就见好就收了。可在这时,他愤恨自己被土八路的流弹给咬了一口,由不得恼羞成怒,非得要给自己找回个小脸儿不成,不顾三七二十一,催动着手下的伪军一路穷追,糊里糊涂迫近了黑龙港的南岸。

由于一路上没有遭遇到任何的抵抗,五六十个伪军越追胆子越大,越追速度越快,都忘了自己能够吃几碗干饭了?就在他们追得忘乎所以的时候,不提防从正前方刮风般射过来一片密集的子弹!

“不好!中了土八路的埋伏了,快撤!”井松岭的话还没有喊出口,自己就脚后跟朝前,先行窜逃了下去!



——舌头抓来如翻掌,巧借东北风夜扬!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