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陕革命根据地——浴血五龙寨 正文 第四十五章 钟家安的婚事

dbszyk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URL] 第四十五章 钟家安的婚事 土龙场一仗,红胜县独立营只剩一百多人了。张占荣负伤期间,营里的工作就由教导员赵黎明代理。幸好的是,几个连长都还安然无恙。红九军、三十军和三十三军东移,防守万源西线的重任就全落到红四军的肩上。西从草坝场起,东到黄钟堡,以斯滩河为界,红四军就顺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


第四十五章 钟家安的婚事


土龙场一仗,红胜县独立营只剩一百多人了。张占荣负伤期间,营里的工作就由教导员赵黎明代理。幸好的是,几个连长都还安然无恙。红九军、三十军和三十三军东移,防守万源西线的重任就全落到红四军的肩上。西从草坝场起,东到黄钟堡,以斯滩河为界,红四军就顺山脊防守着近百里的战线。在这条战线上,由于山势分岔,五龙寨和对面的连盖坪就成了突出去的地方,像两个楔子插入到敌人的防线中。这就使得这两支突出去的山脉成了敌人的重点进攻对象。

独立营在土龙场阻击饶国华旅的进攻打得很顽强,得到了师里的表彰。退到五龙寨后,独立营由于减员严重,失去了战斗力,就只能担任警戒和筹粮任务了,这就给了很多人自由活动的机会。张占明和张占华回到郑家碥,一是看望张占荣,二是看望家里人。临走时,将家里的粮食一人就背了一麻袋。钟家安也常常往郑家碥跑,名义上是看望张占荣,才来了两次,张占荣就看出,他实际上是在打春香的主意。张占荣也想成全他们,就给春香说,粮食不足,宝鼎寨那么多木竹笋,不去掰回来,老在山上浪费了。

“我一个人去害怕!”春香说。

“怕啥子?寨上是我们的队伍,又没人吃了你。”

“我怕野猪和老虎。”

“钟家安今天做啥子?”张占荣问。

“我征粮食。”

“屋里的粮食是现成的,放在那里不会跑。你也去掰笋子。”

钟家安心里高兴极了,而脸上却装作不情愿的样子嘀咕着找个背篓跟着春香就上山了。

自从张占荣负了伤,钟家安就将大胡子剃了个干干净净,衣服也再不是邋里邋遢的。到郑家碥时,他就像换了个人似的。这几面山,钟家安是熟悉的。可一出郑家碥,他就问这问那,仿佛第一次到这山上。听说张占荣是钟家安从敌人包围圈中背出来的,春香对他也就特别感激,言语中也就流露出过多的热情。

今年的笋子还真不好掰,刚长出来就被逃难的人给掰走了。找了几个梁,跑出一身汗,每人才找半背篓。突然,春香踩着一个地窝,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她就被一根树拉到了空中倒挂起来,吓得她直喊钟家安。钟家安走在后面,当时也吓了一跳。转眼间见春香倒挂在半空,才知道是踩着猎人的撑杆套了。他放下背篓,先将春香的背篓取下,才抱起她,取出刀来将绳子割断。

春香的身体软软的,有一股诱人的香味。放下春香时,春香的脸都红了。钟家安的呼吸急促起来,他干脆一把抱紧了她。春香也迎合着,主动地含住了他的嘴,身子就偏了后去。都是过来人,一切都轻车熟路。

天上的太阳火辣辣的,透过竹叶将点点光斑照在了他们的身上。没有了枪声,万籁俱寂。钟家安躺在春香身上,捧着她的脸不停地亲着,总是亲不够。

“你好乖呢!我其实早就想和你亲热了。”钟家安说。

“我看出来了。”

花了一天时间,钟家安和春香每人只掰了半背篓笋子。回到郑家碥,张占荣和郑老太都看出他们躲躲闪闪的样子,就知道发生了什么。郑老太找到张占荣,说:“孙儿呃,你是队伍里的首长,就给春香和钟连长说个媒吧!”

“这事我还作不了主。”张占荣说:“我还要问上面的首长才行。”

“那你就快些,别弄出丑事来。”

“婆婆,这我知道。”

有了张家人的默认,每次钟家安来都悄悄地溜进春香的屋里过夜。张家人也就不再把他当外人。

张占荣的伤终于好了。回到五龙寨,他向陈师长报到时,顺便提起钟家安与春香的婚事,却被陈师长一口否决了。

“这炮火连天的,你让人家以后当寡妇呀?”

“别人张家都同意了。况且,春香本来就是个寡妇。”

“按级别,他钟家安还不够。”

“结婚还要啥级别。他们早就睡到一起了。”

“乱弹琴!奸污老百姓,那就该把钟家安枪毙了。”陈师长吼道。

“别呀,我是乱说的,是想让你同意。”

“那你还不快滚。”

回到营里,张占荣把陈师长的原话给钟家安说了,倒吓出他一身冷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