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30章 打消顾虑

sjhexcrvug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URL] “老人家您对我们可能有些误会,我们并不是怀疑您,只是想找您了解一些情况,如果认为是我们怀疑您那就错了。正因为您是金强的父亲,对他的一些情况比较了解,他出了事我们当然要调查,可是我们对金强的情况一点也不清楚,就只有向他的亲人和同事了解情况,以便能找到相关线索,尽快破案,如果连公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老人家您对我们可能有些误会,我们并不是怀疑您,只是想找您了解一些情况,如果认为是我们怀疑您那就错了。正因为您是金强的父亲,对他的一些情况比较了解,他出了事我们当然要调查,可是我们对金强的情况一点也不清楚,就只有向他的亲人和同事了解情况,以便能找到相关线索,尽快破案,如果连公安人员都不相信那您相信谁呢?当然,我们还很年轻,工作经验少,有时避免不了判断有些失误或是有些做不到的地方,这一点希望您能理解。”郑万江说。

“破案那是你们公安局的事,干嘛跟我过意不去,非得让我自己说是杀人凶手,是不是太欺负人了,欺负我后面没有人是不是,我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何佳奇说。

“您可能误会了我的意思,我们是人民警察,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坚强卫士,是为人民服务的,为了社会的治安稳定,人民群众的安居乐业,抓捕凶犯为死者伸冤,维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这是我们每一个警察义不容辞的责任,这一点您要理解。”郑万江耐心细致地解释说。

“你们不是来抓我的?”何佳奇小心翼翼地问。

“抓您,我们为什么要抓您,谁说我们要抓您了,您看,我这不是一个人来了吗?主要是来了解金强的有关情况,您是不是听到什么谣言了。才这样对待我们,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那是我们的过错,没有把事情向您说清楚,这一点我向您检讨。”郑万江说。

“我干嘛要杀他,再不济他也是我的儿子,我岂能下得了手?”

“我们绝不是怀疑您,我可以再次重申我的观点,是来向您了解金强的情况,并没有其它的想法,这下您放心了吧。”郑万江说。

何佳奇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不说一句话,闷闷地抽着旱烟,显然是心里有什么事,让他一时理解不了。

“您是一个老工人,思想觉悟较高,阅历和社会经验也比较丰富,切不可听信某些坏人的话,他们有可能是在利用您。何金强案情极为复杂,从目前情况来看,杀害何金强可能不仅仅是谋财害命,或许是杀人背后有着更大的阴谋。杀人凶手是十分的狡猾,有着一定的反侦查能力,在给我们的调查工作设置障碍。”郑万江说。

他们为了保全自己,实现罪恶目的,肯定会想方设法、千方百计制造各种假象,企图来迷惑公安局,甚至会利用人们善良的心,来阻挠和破坏侦破工作,这样会使案情更加复杂化,所以要分清是非,彻底打消心里的顾虑,全力配合公安局开展工作,尽快抓捕到凶手,使金强死亡一案大白于天下,为死者讨回一个公道。

郑万江的一席话对何佳奇触动很大,他抬抬头看看了郑万江,想要说什么,但没有张开口,又低下了头不言语了。

“我知道您思想上还有些顾虑,要摆脱心理上的压力,从一个公民正义的角度出发,为了打击犯罪维护社会治安,把您的心里话都说出来,这样会使一些谜团及早解开,为我们破案提供有力的线索,尽快查清事实真相,缉捕凶手归案。同时我们绝对会保证您的人身安全,这也是我们的责任。”郑万江说。

“你倒是说话呀,人家郑队长都这样说了,你还怕什么?应该把事情说出来,不能总是这样担惊受怕,我的心里一点都不好受。”这时,老伴杜月兰上前说道。

“老娘们家家知道什么?你让我好好想想,一些事情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我自己心里有谱。”何佳奇瞪了老伴一眼说。

“你有个屁谱,就知道跟我穷横,那封信就把你吓成这样,还是个大老爷们呢,自称是走南闯北几十年,什么阵势没有见过,这会儿傻了吧,让人唬得不知东南西北,一句实话都不敢说,白活了这几十年。”杜月兰白了他一眼说。

“什么信,是谁的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郑万江问。

“是前几天。”杜月兰刚说出这几个字,何佳奇急忙打断她的话,大声地训斥说:“没事一边呆着去,跟着瞎掺和什么!没人把你当哑巴卖,别那么口无遮拦,给我这胡说八道。”

“你就跟我能耐,有本事找他们去,我看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为啥这样做,好赖可以把事情当面说清楚,没有必要这样神神秘秘的,这信连个名字都不敢写。”

“我说你是想欠揍是不是,这是我们男人的事,你一味地瞎说什么,老老实实的给我呆着。”何佳奇的火气又有点上来。

“你,你。”杜月兰不敢再说什么,生气的转身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她不放心老伴又回到屋里,一声不吭地坐在椅子上,一双眼睛使劲地瞪着老伴,满脸不服气的表情。

这里面肯定有原因,不然何佳奇不会这样吞吞吐吐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郑万江心里想道,可他没有再追问下去,怕追问急了引起他心中的不快。他的脾气很倔,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不能把话说岔了,那样反而起不到应有的效果。郑万江心里十分明白。他在揣摩老人的心理,以尽快打开突破口。

郑万江从口袋里掏出香烟,递给何佳奇一枝,想缓和一下这沉闷的气氛。何佳奇摆摆手,自己掏出一张烟纸,捏了些烟丝慢慢卷了起来,依然在慢慢地思考。郑万江见旱烟已经卷好了,连忙掏出打火机为他点着,何佳奇一口一口地抽着烟,烟雾很浓,呛得老伴直咳嗽,赶紧把门打开放放烟气。

“抽,抽,你就知道抽,没事整天自己个儿瞎琢磨,心里没有一点主见,把事情说出来不就得了,金强的事不能就这样过去,他死得太冤了,我们以后可咋办?这可是我的命根子。”杜月兰的语音有些哽咽。

“大妈,不要着急,让大叔好好想一想,这也不能怪他,他一时还转不过弯来,到时会把有关事情说出来的。”郑万江说。

屋子里静极了,只有墙上的挂钟发出“嗒嗒”的响声,显得格外清脆。杜月兰一会儿看看郑万江,一会儿看看何佳奇不知说什么好,轻轻走上前为郑万江的杯里续了点水,其实郑万江根本就没有喝,时间就这样一分一分过去了,郑万江耐心地等待老人开口讲话,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让他说出实情,时间不等人,从他们的表情看来,有人对他们下手了,无疑是在威胁他们一家,不要说出事情的内幕,这会是什么人干的。正如他们所料,案犯已经在背后开始行动。

何佳奇猛地将烟蒂扔到地上,看来是下了决心,“我豁出去了,你这样说我还害怕什么,否则我白活了这几十年,我把知道的全都告述你们。”何佳奇终于开口讲话了。

郑万江心中大喜,看来刚才的工作没有白做,终于打消了他心中的疑虑,他打开了录音机,何佳奇看了一眼,没有提出反对意见,他把自己的情况和郑万江说了。

“我以前所以没敢对你们说实话,只是因为我收到两封信,这信是从我家门上的缝里塞进来的,我都不知道咋回事,信里说得十分可怕,你看看这封信的内容。”说着何佳奇从口袋里拿出两封信,信封是用浆糊粘好的,显然是何佳奇撕开的。信封上面没有任何字迹,他双手交给了郑万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