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征战 正文 第五十三章 山庄保卫战(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0.html


就在周景林撤出战斗的同时,日军的前敌指挥官板恒近卫也沉默了。他发现,这一断断续续的战斗,时间已经很晚了,预定的军事目标还遥遥无期,不当可能今晚到达。又转头看了看,这里有水源,前面的情况不了解,板恒近卫收起了急于攻打山庄的念头。开始安安份份的就地建立防御阵地,准备明天再前进。


等到安顿下来,细一盘点,板恒才真大吃一惊。就这几次小打小闹的作战,他的部队光士兵死亡就高达203名士兵,再算上重伤的,整整两个中队的人数这就泡汤了。


板恒心里开始不安起来,这样大的损失,已经不能定义为被游击性的骚扰就可以讲得清的。二百多名士兵阵亡的后果,更不是他这名少佐官职的肩膀所能承担。何况,损失这样大的情况下,他却完全无任何战绩可拿出来解释……


想到师团长会因这一战事不力愤怒的质问,板恒情急地在军帐里转着圈:如果这样下去,几次过后,只怕还没赶到目的地,自己的队伍就会建制残破了!怎么回去交待?


还在对最后日军会胜这一结果确信无疑的板恒一阵无力,这些该死的支那人,根本不正面作战,打了就跑。自己这些兵根本不习惯这样的山地作战!这可如是好……


许久许久。忧心忡忡地板恒有了撤退的打算。这时他有些明白,为什么当初杵春久藏大佐在炮兵和辎重被毁后,就会迫不得己地退兵了。这里是山区,根本不适合军队作战,队伍展不开不说,还处处都会遭伏,以致防不胜防。


思考中的板恒把情况报告给大岛贺茂,并委婉地提出辙兵的意向……


大岛贺茂此时正在抓来的中国姑娘身上快活,当被打断兴致看板恒的战报时,气得大骂:“饭桶,蠢猪,大日本皇军的败类。立即给板恒回电,立即进攻铁血山庄,否则送他去军事法庭。”


发完脾气,大岛冷静下来。板恒这家伙虽然是靠着家族的力量升到现在的中佐,可也不是胆小无能之辈。怎么进军一天还没有,进到一半就请求增援了?


觉得不对头地大岛又详细看了一遍汇报的情况……阅后,大岛贺茂也有些吃惊。本以为凭借3000皇军的力量,任什么小股偷袭战术都没用……看来,是低估了铁血大队的战斗力。


他立即回电板恒:辙退不必,但推进时务要谨慎,时间方面可以不用考虑……


在日军方面焦头烂额时,中方自然是一片喜气。这时的齐天龙还没有离开铁血山庄。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轻易放弃山庄给日本人糟蹋的。黑天的时候他就接到了钱定坤、周景林、王汉升的电报,只有出山的李刚还没有消息,电台也关闭了。不过李钢的队伍有吴焕发在,齐天龙不担心他们。看了三个中队的战果,以周景林的战果最大,消灭了日军一个中队,但也数他的损失最大,阵亡21人,负伤十五人,部队减员四分之一还多。


齐天龙知道今天的战果是日军轻敌,日军的战斗力是不错的。下一次就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因此给三个中队回电,注意保存实力,不要做无谓的牺牲;作战目的只是疲惫敌人,以骚扰为主。最后看着地图开始思索下一步计划。


黑龙岭只是一个奇怪的存在,这里并不是山区,而是黄淮平原的边上,而且属于后世河南的地界,只是一片不大的高丘陵地带,交通远没有后世发达。这里经济落后,人烟稀少没有发展的空间,作为初期的一个据点还行,却无法担负长期的后勤。而且在整个抗日战争时期,这片区域都一直处于日军的占领范围之内。又因为距离陇海铁路附近,日军也不可能不重视。


如果自己以这里为根据地,日本人为了保证陇海铁路的安全,是不会让自己存在的。当兰封战役结束后,国军将全部撤往武汉以南,铁血大队势必要沦落成孤军。而武汉会战结束,意味着双方对峙时期的到来。如果不在这段时间取得一个有发展潜力的根据地,是无法挡住日军的大扫荡的。


现在看来,就算取得了这次保卫战的胜利,铁血山庄也失去了价值,最重要的是如果消灭了日军这次进攻的部队,华北和华中派遣军是不会放过自己的。可是哪里才好呢?


地理位置和群众基础这两个方面同样重要。齐天龙也是党员,可他当然不具备那些先辈们的工作能力。现在又是国军的身份,再说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他,也很不赞成打土豪分田地的那一套。但要想发展下去,就必须取得足够的战略空间。这已是刻不容缓的问题了。


根据历史记载,由于蒋介石掘开花园口,日军当时没能进入河南,只是占领了开封和郑州几个大城市。而到1944年才占领大部分河南省。


齐天龙不知道实际的历史是什么样的,但是河南确实有大批的先辈们的抗日根据地,而日军也是只占领了县城以上的大城市。现在由于自己的原因,花园口并没有掘开,那么是不是日军就会占领河南呢?


“不!”齐天龙狠狠的说道,河南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提前进入沦陷区。这一次不但要消灭这股日军,同时要走出山区建立自己的根据地。现在兰封战役还没有彻底的结束,国军还没有全部撤走,开封也没有失陷,只要把握好时间就行。


齐天龙的头脑里渐渐有了一个计划,嘴里又浮现出那一丝有些残酷的笑容。


第二天天一亮,板恒近卫就集合士兵向铁血山庄进发。他以为昨夜铁血大队一定会在进行骚扰,因为夜间进攻一惯是支那人的伎俩。可是提心吊胆了一夜却什么也没发生,这让板恒有些奇怪,所以昨夜在接到大岛的训电后,一早就集合部队,采用步步为营的战术,疥进至铁血山庄。给予毁灭。


让板恒非常不可以理解的事发生了,这一次行军,铁血大队仿佛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进行任何攻击。越是这样,板恒反而越是不安。他绝对相信,齐天龙并不是害怕跑了,而是有更大的阴谋。因为这个狡猾的支那人,从来就不进行正面作战。


看看快到中午了,在一片开阔的山角下有一条山泉水缓缓的流过。板恒注意到,这是一片没有树木的低山岗,埋伏不了人马,又有水流,便下令警戒休息吃饭,以期为马上的战斗做好充分的准备。从这里到山庄,不过两个小时的路程,如果进攻顺利,天黑前将占据铁血山庄。


派人搜索一遍,确实没有发现任何人迹,板恒放心了。于是乎,三千多人在这开阔地进行战斗前的休整。末几,让板恒惊跳起来的情况发生了。周围突然间响起了枪声。


板恒张惶四望,从内心说,他不相信齐天龙会在这里向他进攻,因为这里视野开阔,是炮兵理想的战场。自己虽然没带重型大炮,可是迫击炮和掷弹筒是足备的。根据大岛的分析,铁血大队没有重武器,根本没有炮兵,所以不以为这里会被伏击,因此有些松懈。枪声响起第一印象就是,小股部队的进攻。立即下令第一大队派兵向外攻击,消灭支那部队,其他士兵继续吃饭准备上路。


就在板恒指挥若定的时候,左侧的枪声蓦地里开始加大。进攻的第一大队的一中队被有力阻击,而从山林里不断的有人向前进攻,第一大队遭到强力抵抗。


而右侧的山坡上却突然出现了很多战壕,原来在山坡上没有树木,但是还是有很多蒿草和灌木。这些都是伪装的,这时突然撤掉伪装,现出一条条战壕。


板恒有些傻眼,如此近的距离,这些支那人是真的胆大还是对他们自己的战力太过自信?竟然要跟他的部队打阵地战!难道他们不知道大日本皇军的阵地战是无敌的吗,居然舍了沿路仗击的优势!


不过,这时的板恒心里还是挺高兴的。虽说是碰到了伏击,可终于可以面对面地一比战力了!这,正是日军的强顶。此时他已命第一大队发起了进攻,身边还有两个大队的力量。对阵地攻防颇有一套心得的板恒没有第一时间仓促组织进攻,而是选择了就地防守。他很清楚,由于事前他错误地判定这片开阔地不会被伏击,又是正在集合准备上路的时候,而敌方的战壕里全都是机枪,可以说是非常恐怖的火力。而在机枪后面的就是迫击炮和掷弹筒的阵地。所以他只能守,凭士兵们精准的枪法耗掉敌方的机枪手后,才是发起反扑的时机。


齐天龙的战术思想就是集中优势火力,给敌人以致命的打击,同时配合精确地射击狙杀。这一战法,听着是不错,可真要实行起来,难度之大却超过了齐天龙的想像。


不错,齐天龙是在冒险,他只有一千多人,不兵行险着那是万万不成。他在赌,赌日军的警戒部队不如一线部队那么战力强悍!自昨夜思考后,他通知了周景林和王汉升的二、三中队埋伏入这个早就修建的战场。而钱定坤的第一中队,则用于正面开火吸引敌军之一部份兵力。


在日军方面,因昨天的损失和大岛贺茂的训斥,让板恒近卫有些过于谨慎地用兵,推进动作也变得更加小心翼翼,尽量保持在一有风吹草动全军立即可完成作战的态势上。这,恰好落入了齐天龙算中,进入了这片开阔地才休整。以致于被打了个措不及防。


战斗已展开,齐天龙很清楚要以钱定坤的二百多人阻击一个有八百多人的日军乙种大队,时间长了根本就行不通,因此打的就是速战速决的打算,要利用机枪阵地一开始就给予这股日军大量杀伤。其实,齐天龙发起这次作战的目的,并不是一定要全歼这股日本军队。当然要是能全歼肯定是齐天龙求之不得的。要是不能全歼,如果能将这股日军重创后驱逐出山,这个结果,齐天龙也是能够接受的。


坏就坏在,指挥这支日军队伍的板恒中佐贪功心切,视中国军队于无物。这位日军前敌指挥官受到伏击后根本没考虑过后辙脱出危险区域,一开始摆的就是顶牛的架势,这就逼着铁血大队不得不背水一战死中求活了。


在板恒的指挥下,这股日军自入山以来作战一向使不上全力,这一下子拿出了全部的力量,作战行动也变得果敢坚决起来。齐天龙的乐子顿时就大了。


在板恒中佐的预计中,即使有一个师的中国军队攻击他的2800人部队,他也最少能够抵抗三十个小时左右。在这个时间内,山下的骑兵大队怎么也能赶到参战,到时就可联手两面夹击敌军了。


何况,这日敌军只是一个大队,又不是一个师。他完全可以自行解决。


这虽只是板恒中佐的一厢情愿,但从单纯的军力对比上来看,还是有其一定的道理的。并没有违背军事常识。


可惜,他们遇到的是武器大大改善过后的铁血大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