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澳洲早年惨淡生活和打工

firebug1 收藏 52 6936
导读:澳洲早年惨淡生活和打工

这些是我在澳洲早年的一些生活和打工经历

91年我到澳洲时, 自己和父母都是一无所有. 澳洲当时经济一片萧条, 失业的人很多. 老爸已有60开外, 失业已有一年多, 找到工作的可能性很小. 老妈已有50开外, 一句英语也不懂, 加上没澳洲生活经验, 找到工作的可能性也很小. 我们家都是靠澳洲的社会福利过日. 中国人叫社会福利 - 救济金, 不好听, 也不宽裕.

我们当时拿的是临时居民签证. 95年初才拿到永久居民签证. 说实在的, 老爸老妈这19年多来基本上是澳洲纳税人养着的. 而我和我哥在大学毕业前也是澳洲纳税人的负担. 老爸说过, 我们家是在澳洲择果子的, 要为社会作贡献. 真的, 可能只有澳洲这种社会主义国家才会让拿着社会福利, 又无找到工作可能的临时居民呆下来的… 对我来说为澳洲打仗绝无问题, 因为这个国家对我太慷慨了.

我们家是临时居民, 和澳洲永久居民或公民在福利待遇上是差一些的. 对我意为着当学生没有austudy 助学金. 在澳洲头两年, 我的钱包里只有两块钱, 老爸说是为紧急意外时准备的. 在中学有的同学有每周65块的助学金, 对我来说能拿这个就是发财了…

当时实在是很穷, 家里的东西基本上是街上捡来的, 也有不少二手物品. 开始老爸想省钱, 家里没安电话. 有个同学问我的电话号码, 我说没有电话, 他不相信. 后来安了电话, 这同学又问我的电话号码时, 我给了他, 他骂我为什么上次不给, 我只能和我哥对看着苦笑… 当时最恨的是去街上捡人家扔掉的旧家具. 对17,8岁, 没吃过苦的我来说, 这是莫大的痛苦和耻辱. 记得我很少去抬旧家具, 推给老爸, 老妈和我哥了. 现在想起来真惭愧, 没钱却要面子. 现在家里条件也不错, 但我和老婆在街上遇到人家扔掉的旧东西, 如果是有用的, 去捡来绝无问题. 并不是买不起, 而是为什么能捡白不捡? 在中学上学时, 最恨的是”不用穿制服日”, 因为没有什么其他可以见得人的衣服. 有一次冬天, 我穿了一件二手的蓝色毛衣. 这件毛衣上有十号电视台的印花, 同学都追问我是哪儿搞来这电视台的衣服. 我真是哭笑不得. 吃了三年的devon 一种最便宜的午餐肉, 这便宜玩意是不是肉都是问题… 你如果吃过很多devon , 一定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在澳洲头三年穷日子是宝贵的日子. 因为吃点苦, 过点手头紧的日子是让人清醒, 成熟的经历. 来得容易的东西是不会被珍惜的. 年轻时过穷日子可以让人成长, 比年老时受穷容易多了. 现在脸皮比那时厚多了, 去街上捡人家扔掉的旧东西, 对别人的想法是无所谓的… 说回来, 我吃的苦和有的人比起来是差远了. 有的中国人在澳洲等永久居留权等了7,8年, 那种精神压力是不可想象的…

不过在澳洲, 一个人一但有工作, 过日子还是不错的. 我在中学打了点零工, 手头逐渐宽裕起来.

我记得我第一次赚钱却是没花什么工夫. 我听说卡巴马塔有一家中餐馆招洗碗工. 等我赶到餐馆时, 工作已被别人那了, 餐馆的领班给了我5块钱把我打发了. 也有一次去老爸朋友的餐馆学做应持. 只学了一晚上, 干不下去的原因是两个半小时的路程太长了, 不利学习. 那晚上的两个经历是: 1. 因为客人不多, 我站在收银机旁观看餐馆, 老板娘路过收银机, 把收银机打开用了后却不关上. 我虽然经历不多, 但马上知道他们在考研我, 想知道我会不会偷拿钱. 我当然没上钩, 也不会去偷. 2. 福人区的客人很和蔼, 完全没架子. 我打翻了一杯红酒, 客人知道我是新手, 一点也不责备. 澳洲有钱人大多有教养, 一般不欺负餐馆应持.

我真正第一次赚钱的工作是一位越南华裔同学介绍的, 是在悉尼的帕蒂市场卖衣服. 早上7点到下午5点, 也要开铺和关场. 开始一天才40块钱, 干了两个月升到50块钱. 如果是一个人看摊的话, 卖过$500会拿10%. 不过我从没卖到这么多. 这工资是当时澳洲的法定最低工资的一半, 我实际上是被剥削, 比现在我干一小时的钱还少! 不过不干没钱啦! 这50块钱当时真是很宝贵, 解决了我不少实际需要. 记得从那越南华裔同学花了100块买了他的一双adidas运动鞋, 真是不可想象的奢侈. 印象中我每星期六早上闹钟设在4.26. 不过我是大事前夜睡不着的人, 每星期六早上是醒在床上, 听着窗外讨厌的鸟叫, 等着闹钟响的. 我在早上6点就到帕蒂市场了, 然后等着开市. 后来一个犹太人摊主见我闲逛, 叫我帮他开铺. 他说是半小时, 问我要多少钱. 我当时真是傻, 说4块钱. 他回了5块钱. 这是我一生中很少的老板给的工资比我要的还高的. 不过这开铺总是大慨45分钟长, 我还是打苦工的. 卖衣服唯一值得说的经历是有的衣服是冒牌货. 有一次一位洋人抄着广东话, 来找我麻烦. 我吓得扔掉摊子跑了. 后来老板叫我不要怕, 这洋人是衣服公司请的私人侦探, 专找卖冒牌货的摊子的麻烦, 他在香港干过, 会说几句广东话. 不过我是着实吓了一大阵…

我拿到永久居民签证前的最后一次的打苦工是94年底中学毕业后. 终于不用学习, 我在家无所事事. 我在宾士镇的一个越南华人的面包店打工. 从早上5点半到下午5点, 比广告上的工作时间长了两个小时! 才50块钱! 比卖衣服忙多了,是真的苦工!这天是我和一位上海人在这面包店的第一天工。 那上海人的姐姐在完工时跑到面包店来,把老板娘骂了一顿!然后他不干了。老板娘问我想不想继续,我想了一下,也决定不继续。 这是我打的最苦的一天工。

我95年初才拿到永久居民签证,上大学,拿助学金. 在澳洲的日子开始好起来了。这后来的经历也许下次说。



本文内容于 2011/1/6 16:36:54 被新铁血老战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