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特务 正文 十六 必须心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


看唐梦琴神色激动,双肩因为痛哭而微微抖动,陈子明忙探起身用手摩挲了摩挲她的后背。并低声劝道:“梦琴,事情慢慢说,你别太伤心了!”

唐梦琴感激的点点头,情绪在陈子明的软言安慰和爱抚中缓和了些。

陈子明瞧唐梦琴的茶杯里只剩下少半杯茶,就又给唐梦琴的茶杯里续了些茶水,

唐梦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吁了一声,接着刚才的话头继续道:“等我第二次醒过来,连跌带撞地爬出衣柜,那腿软的几乎站不住!你晓得吗?我家里的景象那是太惨了,我大嫂,赤身裸体,肚子也被豁开了,身上到处都是血,就死在了紧挨着衣柜的炕上,那炕上也是淌满了血;而我母亲,是被砍死在了门里的当地上,看那情景,她也是想拦着日本鬼子,不让他们进屋,可一个小脚中年女人,哪里拦的住那些豺狼?我父亲和哥哥那就更不必说了,就是看见他们被杀死,我才昏过去的!后来我想,如果当时不是我昏过去了,在柜子里一动没动,那我肯定也要遭了他们的魔手,而那些鬼子,当时还没顾得抢东西,只顾得杀人强奸,所以我才能躲在衣柜里,逃过这一劫。爬出衣柜,我当时头脑发木发昏,就站在衣柜前是全傻了!等好容易明白过来一点儿,扑过去我抚着他们的尸体就喊他们,拼命地摇晃他们,可他们哪里还有一丝气?!那身子是早就凉了!又哭又喊地我闹了半天,想着后院还有祖父、祖母,姐姐和三岁多的侄儿,我就哭喊着向后院跑,可那声音沙哑得几乎都听不见!”

望着唐梦琴无限痛苦的脸,陈子明轻轻地又握住了她的手。

唐梦琴没再去擦脸上的泪水,任由泪水向下流着,“后院里,我祖父被刺了不知多少刀,也死在了当院里,离他不远,是我祖母的尸首,两个人也是死透了。我摸着他们俩身子冰凉,想着姐姐侄儿,就朝后院的屋里跑。等我扑进屋去,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我侄儿的尸体,尽管没看见脸,但他穿的那身衣服我认识,我那侄儿估计是被活活摔死的,脑浆子溅了满屋满墙,尸体是丢在了屋子一进门迎面的墙下。等我扭头在屋里再找着我姐姐,她……我们一家最惨就是她了,那年她是十八,出落的真可以说是闭月羞花,是沧州、天津远近闻名的大美人,是谁看见了都会再回头瞧一眼的大美人!就在这之前的几个月,我祖父、祖母还和我父母商量,要给她找一个好人家,让她一辈子生活的高高兴兴,可……”唐梦琴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自己抚着胸口,剧烈地咳嗽了两声,陈子明忙又帮她摩挲了摩挲后背。

等唐梦琴再次把气喘匀,望着陈子明又叙述了下去:“我扑进屋去一看我姐那样子,就是被糟蹋得极惨,人也是死在了炕上,那些王八蛋,糟蹋了她还不算,还给她下身插进去了一根擀面杖。她原本雪白的皮肤上,到处都是青紫、牙痕,那都是被人掐的、拧的、咬的,更让人伤心痛楚的是,她那挺拔丰满的双乳,居然被割了下来,一只还连着一层皮,翻到了身子一边,另一只却不知到哪里去了!看到这里,我的脑子又是轰的一下,差点儿又昏了过去。……好在我们租的院子在城外,等我失魂落魄傻傻地挨到天要黑没黑,枪炮声也不在这一带响了,街上就有人喊:‘老乡们,能跑的快跑吧!什么也别顾了,小命儿要紧!别等着鬼子再回来,那时就什么都没了!’听着这喊声,我不晓得该怎么办,我,一个十四岁的女孩,能有什么主意?跑,往哪儿跑?我哪里还有什么亲人?自己一家子是全死在了这院子里。沧州倒是有姥姥家,可我既不认识路,况且那里也被鬼子占了啊!我们就是才从那里跑到济南的!又等了一会儿,街上有人在跑,刚才那声音又喊了起来:‘老乡们,趁现在这里没鬼子了,大家赶紧收拾点儿值钱的东西,顺着铁路线往南跑,谁跑出去了,谁就活命了!’可我还是不晓得自己怎么办!也就是在这时,这院子的房主,一个山东大汉,不知是想来看看我们还是咋的,嚷着跑进这院里,估计他也没想到这院子里是这么惨,愣了一会儿才使劲儿喊道:‘老唐家,你们家还有活着的没有?’一边喊,一边他就跑到了后院。看见了这房东,我仿佛是看见了亲人,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我这一哭,这房东伸手就拉住了我,叫道:‘好孩子,你真命大,没想到你一家子全没了,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你赶紧收拾点儿东西跟我走!’可我还是一个劲儿地哭,喊爸爸妈妈,喊祖父祖母,喊哥哥,喊姐姐。那房东没办法,就帮着我收拾东西。我们家是才到济南没两天,许多包裹都还没打开,那房东就帮我挑着捡着值钱的东西打了一个包。他看我岁数小,多的东西也没要,大洋不过装了二三十块,剩下的就是几根金条,几百块钞票,一些首饰。把这包裹打好后,他就直接给绑在了我的身上,同时嘱咐我:‘什么时候,你也要尽量带好这个包!有这个包,你以后就能活下去!’此外他又给我拿了几件换洗衣服,另外打成一个包。弄好这一切,他拉着我,说道:‘孩子,给你家里人磕个头,咱们快走吧!’我哭着不肯走,他就硬拉起我向外走,最后就是把我夹走的。等找到他家里人,我才知道,他家也死了两口人!……”

“跟着逃难的人向南跑了两天,鬼子的飞机追了来。看见铁路旁的人他们就扔炸弹,这一轰炸,人群就乱了,跑的是谁也找不着谁,我和房东一家因此也跑散了,以后就再也没遇到过。可怜,我连这救命恩人的名字都不晓得!”唐梦琴说到这里,脸上全是惋惜、痛苦。

陈子明听着,心里也是感慨万千,这日本鬼子侵略中国,他何尝没经受过?可自己现在是华侨身份,说话必须注意,如果露了马脚,就不是丢性命的问题了!听唐梦琴的话告一段落,他适时地轻声问道:“后来没去济南找过吗?”

唐梦琴苦笑道:“想去找,可一点儿线索都没有,就连当初我们到济南是住的城外哪儿我都不记得了,这人是实在没法找!而且他们一家是不是又回了济南,我也不晓得!”

陈子明叹了一口气,唐梦琴又道:“后来跟着逃难的人,我先是到了开封,然后又到了郑州、武汉,在武汉,我遇到了我在天津的两位同学和他们的家人,跟着他们,我又乘船到了重庆。多亏了那好心的房东给我收拾的那些金条、钞票和首饰,不然,恐怕我也就不知早死在哪里了!这,就是命啊!”

听唐梦琴又叹了一口气,陈子明小心地问道:“那你又是怎么参加的共产党呢?”

唐梦琴捋了捋自己的头发,轻声道:“到了重庆,我就和我那两个同学一起,先进了一家中学读书,后来上了大学,也就是在大学里,我接触了一些进步学生。到了1941年,也就是民国三十年,我看到国民党实在是腐朽没落、无可救药,就毅然中断了学业,跟着一批同学投奔了延安。那之后,我就算彻底走上了革命道路!”

陈子明哦了一声,看唐梦琴情绪还有些激动,就握着她的手,一脸郑重恳切道:“梦琴,你的遭遇,太让人难过了,不过以后有我,我就是你的亲人,等过一阵子,一切都安定了,我就禀告我叔叔,回来定居,跟你一起建设共产主义!”

看着陈子明一脸诚恳,唐梦琴笑着站了起来:“嘉安,我觉得我没看错你,你是一个有正义感的青年,又如此爱国,以后,我们要互相帮助,一起为新中国的建设努力工作!”

陈子明看唐梦琴站起来,嘴里答着是,也站起身来。

唐梦琴伸出手,主动握住他的手,欣然正色道:“我们的红色政权才建立,国家是百废待兴,为了祖国将来的繁荣强大,让我们年轻人一起努力奋斗吧!”

陈子明满脸笑容应着是,和唐梦琴郑重地握了握手。


等两个人握完手,陈子明看唐梦琴也没松手的意思,就向前挪动了一下脚步,左手就揽住了唐梦琴的腰,轻声道:“梦琴,以后不开心的事就不要多想了,多想想我们的以后,以后,我们要一起建设共产主义,要成家,还要有小孩子!”

听到要成家,还要有小孩子,唐梦琴的脸一下子红了,她想挣脱开陈子明的左手,可陈子明是早有准备,一下子没挣脱出来,陈子明却借机抱住了她,她想喊不要,可嗓子里却发不出声音,陈子明的嘴却已经堵了上来:“梦琴,不要拒绝我,我是真心爱你的!”

听着这表白,唐梦琴的身子突然软了,陈子明趁机把她更紧地抱住了,她想挣扎,可却一点儿力气都没有,只能任由陈子明把她抱在怀里。

不知为什么,当陈子明的双唇吻上来的时候,唐梦琴没象这之前那样采取拒绝,而是接受了陈子明的亲吻。可当陈子明想再进一步时,唐梦琴还是拒绝了。


送走了唐梦琴,陈子明理了理自己的思绪。

听完唐梦琴对过去的叙述,陈子明觉得唐梦琴真的很可怜,好好一大家人,本来很幸福,最后就剩这么一个人。他有点儿不忍心利用唐梦琴,可不利用她,这任务怎么完成?保密局的纪律……,想着军统保密局的纪律,陈子明心里害怕了!他反复思考了半天,最后狠狠心,决定明天晚上一定要把唐梦琴搞上手,对这点,他今晚已经有了七八分把握,……

又抽完一支烟,把事情前后想了想,陈子明拉开抽屉,给郭旭写了一份简单的汇报。汇报里,他不仅讲了和唐梦琴的进展,还向郭旭请求了明天的配合。

等把汇报写好,他把它夹进几张钞票里,放到了钱夹内。这时不过才晚上九点,街上正热闹,陈子明穿好外套,灯也没关,哼着小曲就下了楼。

门房里,老顾正听着街上的喧哗,望着窗外的黑夜发呆,听见陈子明叫,就赶紧笑着跑了出来:“陈经理,您有什么吩咐?”

陈子明指了指大门外,笑着道:“天还早,睡不着,出去转转!”

老顾急忙打开小门,同时关心地说道:“您千万别走远,这夜里还是有点儿不太平!”

陈子明两步跨出门,笑着回答道:“好的,我转转就回来!”

老顾在门里探出头,殷勤地又问了一句:“用不用我帮您喊辆车?”

陈子明摆摆手,一边向街口走,一边回答道:“不用,我就在这附近随便走走,困了你就先睡,回来我会喊你,或者我自己开门也成!”

老顾满脸陪笑地说了声好,又探身向外瞧了瞧,轻轻地关上了小门。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