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


火光冲天,岩浆迸射,一朵巨大的黑灰蘑菇云缓缓升腾,滚滚烟雾翻卷滚腾,四散弥漫,一股浓烈刺鼻的硫磺味弥散天空,热浪狂涌,眩光四射。

萧子邪心若死灰,脑中混沌一片,心中绞痛不已,心灰意冷,他实在想不通为何赫连舞要置自己于死地!二人从相识相知相处一直到她用仙殇剑刺入自己身体的画面一幅幅从脑海中闪过,她的一颦一笑、一嗔一怒、一恼一羞,便如同一个梦靥,在萧子邪脑海中徘徊盘旋,令他时而狂怒、时而愉悦、时而懊悔,这一切的一切便如镜花水月一般变得虚幻起来,让萧子邪摸不透抓不着。

而萧子邪体内的真气此时便如炸开了锅一般,狂躁暴虐,在他身体里肆虐游走,疯狂破坏着他的奇经八脉,丝丝鲜血从他眼鼻口耳中溢出,萧子邪身上忽明忽暗,玄光暗闪。

不知过了多久,天地震荡终于缓缓停止,烟雾渐渐散开,四灵纷纷出来,互相对望,眼中尽是不可思议,那妖兽睚眦的绝招竟有如此强大的爆炸力。四灵连忙寻找萧子邪,终于在一片尘埃当中发现奄奄一息的萧子邪。

赤炎火龙鼻中青烟直冒,盯住萧子邪,目光阴晴不定,似是在思索着什么,半响才略带激动道:“睚眦!竟是睚眦!”

凤凰目中精芒一闪,冷冷道:“大哥,莫非竟真的是龙族七少主?”

麒麟闻言目睁若铜陵,疑惑道:“昔日人妖大战,公孙轩辕那老儿不是昭告天下龙族尽灭吗?巢已倾覆,安有完卵,七少主又如何逃得?依吾看,应该不是七少主。”

那灵龟嘿嘿冷笑道:“此言差矣!依吾看,当真是七少主敦祈无疑!三千年前人妖大战,若不是公孙轩辕那老匹夫机缘巧合练就五德无极真身,又得到了伏羲八卦图,如何胜得了吾妖族?惨败之下,为了稳固人心,他下此诏,一则安抚人心,二则打击吾等士气,如此便也说得通!”

赤炎火龙龙目精光大显,龙须摆舞,仰天哈哈狂笑道:“吾等在此等待三千余年,如今竟可再见七少主,吾等大幸也!莫非天终要兴吾妖族?”说至此处摇头晃脑,颇为兴奋激动!

凤凰等三灵兽闻言皆是大喜,纷纷叫嚷道:“妙哉妙哉!叶逆天诚不欺吾,太虚尽,魔煞出,仙神殇,妖族兴!难道吾等终可重见天日?!”

赤炎火龙哈哈大笑,兴奋激动道:“吾等幻化人形,速速议论此事!”言罢,四灵身上同时烟雾缭绕,不一会儿,便见四个人缓缓隐现出来。

四人均是男子,赤炎火龙一身红袍,身材伟岸,目光锐利似剑,面庞刚毅,魁梧不凡。凤凰乃是一身金黄色衫袍,身体修长,寒眉戾目,鹰鼻若钩,英俊潇洒。麒麟身披青袍,浓眉大眼,虎背熊腰,粗犷豪放。灵龟一袭紫黑袍,身材伛偻,和眉善目,却目泛精光,机敏至极。四灵幻化成人,围绕萧子邪站立,皆是满面喜色。

火龙嘿嘿阴森道:“天道轮回,白驹过隙,千万余载转眼即逝。吾等在此苦等三千余年,看来时机已到,子母神针已被抢走,太虚幻境根基已破,只需破阵而出,吾等便可重见天日!”

麒麟目泛精芒,闻言喜道:“不错不错!吾等昔日忍辱负重,假意归降公孙老贼,终不想被他发现,发配到到这太虚幻境,今日终可重归妖途!”

凤凰面色铁青,咬牙狠声道:“三千年了,却不知如今大荒谁主沉浮?!”

灵龟闻言哈哈大笑,又忽的正色道:“何须在此猜测,只需将这小子唤醒询问一番,自有定论!”顿了一顿,接着道:“刚才那女娃当真狠毒,竟对自己伙伴狠下杀手,却不知七少主为何会与她在一起。”

火龙微微皱眉,深深叹息道:“想来她也不会加害七少主!只可惜当年吾只是龙族一个小人物,七少主却不认得吾!”

灵龟嘿嘿笑道:“吾等在此苦修千余载,如今修为已达神级,远超昔日应龙、女魃、风伯、雨师之流,此次出山,定可在大荒占有一席之地!如今,当务之急,便是将这小子唤醒。看看这大荒如今是何形势!”

火龙微微点头,一想到叶逆天之言,便觉妖族兴起在望,豪情顿生,哈哈大笑道:“还等什么?四弟,速速将这小子唤醒!”

灵龟闻言,嘿嘿一笑,将萧子邪扶起,手指搭在他的手腕脉搏处,闭目切脉,初始面色沉静,不久面色渐渐变得凝重,过了许久,猛一睁开眼睛,精光爆射,大声叹道:“奇怪奇怪!天下竟有如此奇事!”见其余三灵均怔怔看着自己,随即惊叹道:“这小子的脉搏似有却无,似实还虚,似急竟缓,似阴实炎,体内竟不下三种真气,炎热阴寒,刚柔并济,却又皆暴虐异常,互相冲撞,能活到现在,已是异数!”

凤凰闻言奇道:“莫非他竟是五行三德之身?!”

灵龟闭目再切,缓缓摇头道:“非也非也,刚大之柔,炎胜于寒,阴阳不调,绝非五行三德之身!此子魂虚魄弱,气血却刚强有余,当真奇怪!”

麒麟脾气本来暴躁,闻言顿时急躁道:“老四,废话少说,这小子还有没有得救?怎么救?”

灵龟嘿嘿笑道:“当真有得救,有吾济世灵龟在,就是死人吾也能让他活过来!”顿了一顿,接着说道:“看来,要替他梳理一下真气才行,否则,便也撑不了多久了。”言罢,盘膝坐在萧子邪身后,双手运气,风沙激舞,玄光乍起,紫色真气运于双掌之上,双目精芒迸射,两掌直直拍打在萧子邪后背。

一股紫色玄气如气蛇般涌入萧子邪体内,经由他的奇经八脉不断游走,冲开他闭塞的脉络,绕他周身一圈,回归丹田。紫光隐现,萧子邪身上紫气萦绕,碧光闪闪,阵阵气流流窜,似是一条条小蛇。

然而,就在灵龟将真气绕萧子邪周身走过一圈,帮助他重归丹田之时,异变顿生,萧子邪体内黑莲黑光大闪,急速流转,竟变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源源不断吸收起那紫色真气,同时一条淡淡的黑线涌出,如毒蛇吐芯,眨眼间流窜灵龟全身!

灵龟只觉全身发冷,一股阴邪之气似毒蛇一般从双掌传来,瞬间流遍全身,登时大吃一惊!心里大急,想要撤回双掌,却发觉双手竟似被巨力吸住,竟是丝毫动弹不得!

其余三灵也发现异状,火龙面色一冷,眼中寒光迸射,真气流转,火光乍现,一掌直劈萧子邪头颅,便要将他击杀!然而,一道紫色气罩骤然升起,火龙一掌劈在那气罩上,竟被生生弹开!

火龙直觉一股大力传来,自己一掌似是打在坚金之上,手掌发麻,微微颤抖,心中大骇,但同时怒火顿生,不由冷喝道:“竖子敢尔!”言语间,双手凝聚十成玄功,登时风起云涌,火光流转,玄气凝聚有如实质再次推出!

只听“嘭……”的一声巨响,火龙竟再次被那气罩弹开,身体激射出去,双手均颤抖不已!火龙与灵龟同时吐出一口鲜血,面色苍白!

此时,萧子邪体内黑莲更是如疯了一般旋转,灵龟体内的真气犹如滔滔江水一般被那黑色玄气源源不断引入萧子邪体内!

火龙胸口如遭重锤,灵龟亦是痛苦难当,刚才火龙那两掌看似打在萧子邪身上,却因为此时灵龟真气的介入被生生引到了他的身上,可以说,是他和火龙对了刚才那两掌!火龙真气霸道,修为为四灵兽中最高,而灵龟主修防御,防御为四灵中最为坚绝,便似天地间最锐利的矛和最坚固的盾,二者相碰,都是大损!

凤凰和麒麟皆面色大变,麒麟惊喝道:“二哥,快快联手将这小子灭了!”语气惊慌急促,言语间,凤凰麒麟二人便要同时出手!

火龙全力一击之下竟再次被萧子邪的护体真气弹开,一时间也是惊异不已!萧子邪的修为他原本看在眼中,就连老二凤凰都不如,此时竟可以仅凭护体真气抵抗自己全力以赴的必杀一击,当真令他疑惑,但同时也令他更加暴怒!

想到自己乃大荒一代妖龙,经过三千余年的潜心修炼,修为更是通天彻地,却连一个小小的男娃都抵不过,以后还有何颜面立足于天地之间,火龙登时羞愤欲绝,狂怒不已,面色铁青,咬牙切齿道:“好小子,再来受老夫一掌!”

火龙、凤凰、麒麟三大上古大荒妖兽便各自使出全身绝学,瞬时间齐齐出手,便要将萧子邪斩杀当场!

三人修为均是惊天地泣鬼神,感天地之造化,得乾坤之精髓,早已超脱真仙,到达灵仙境界,也就是他们口中的神级,全力出手之下,天地也为之动容!

一时间风起云涌,苍茫天空中灰色雾气翻滚卷腾,随他们三人的气机而动,天地灵气便在这一刻被这三大灵兽牵引,前赴后继,呼啸茫茫,如巨浪翻天!

萧子邪虽然冷漠淡然,但均是在无神山这十年养成,毕竟他从小便孤身一人,而本来无神山除了老头子就再无他人,平时根本无人可以和他交流,因此性格才如此淡漠,除了对老头子那一点亲情,便不知情为何物。

自出无神山,萧子邪连遇公孙蓝夏、冷雪蝉、苏妃雅等女子,然而却只有赫连舞一人令他最为心动,不想接二连三被她背叛伤害,不由心灰意懒,伤心之下,即使受了重伤却也不管不问,只觉生无可恋。但是,虽他重伤在身,却依旧五感皆在,神智清醒,此时接二连三受到四大灵兽的挑衅,心中不由怒火攻心,而且这股怒火连同对赫连舞背叛的怒火齐齐涌入脑中,更是令他疯狂至极,心中暴虐至极,性情变得偏激至极,此时便只想发泄!

既然你如此无情,既然你三番两次背叛我,既然天下人欲与我为敌,既然忍无可忍,我何须再忍!既然汝等不仁,自己又何须仁义!伤心、难过、痛苦、愤怒、暴虐、阴戾、憋屈、不甘等等百般情绪在心中涌动交集,最终演化成为萧子邪心中一股冲天煞气!

那股煞气便如一条毒蛇在萧子邪脑海中盘旋流窜,瞬间又传遍全身,萧子邪体内真气也随这股滔天煞气活跃暴虐起来!黑莲更是疯狂旋转,吸收玄武体内的灵气,便如一个无底黑洞!而萧子邪死志已去,此时便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报复这世上所有伤害自己的人,他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而就在此时,三大灵兽也已经引带着滔天天地灵气,三掌齐齐印在萧子邪身上!三人全力一击,更是蕴含天地之力,便是连普通灵仙也可一击绝杀,更何况是还在真仙门槛边的萧子邪。便听“轰轰轰……”几声巨响,气浪翻卷,碧光大作,一道道气流崩散激射,五人周围登时烟雾升腾,天地间的灰雾如浪拍下,直砸萧子邪天灵,而那护体真气罩登时四分五裂,炸射开来!

然而,就在此时,萧子邪身上玄光乍闪,一道圆弧真气波浪流离散开,如碧波微浪,随机一团黑气从萧子邪全身溢出,又慢慢汇聚在他下方,飘飘荡荡,最终形成一尊黑色莲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