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了洋枪,八旗兵也不中用

华夏321 收藏 12 84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自晚清以降,八旗兵的没用,已成典故,流传了很长时间。到今天这个典故方才有点过时,好像已经有段时间没人用了。大约是前些年铺天盖地的辫子戏演多了,潜移默化中,八旗子弟似乎被平反昭雪了。


不过,在晚清那阵,真实的八旗子弟,真的是没用。任何一群人,无论他们当初如何生猛,将他们放在那里,管吃管喝管住,什么都不让做,一放放了200多年。结果会怎样?原来说不事生产是为了让他们打仗,后来仗也不用打了,自打湘淮军兴起,八旗兵连以往出兵做样子的事都免了。不用做事,但待遇优厚,寻常兵丁,每月也有4两饷银,还不算粮米。除了当兵之外,还有油水特足的关丁、漕丁和盐丁可做。这些差事,在清朝都是专门留给旗人的。旗人如果断文识字,那么做官的机会要比汉人不知大到多少倍。打江山坐江山的蛮理。


满人的特权,在当时其实并不特别招人恨。原因是这些人由于铁杆庄稼的缘故,大多不操心钱财之事。有钱就花,买东西不屑跟人讲价,钱花没了就赊账,再不就当当。于是整天当冤大头,人家一厘能买到的,他们得花一分。高层的亲贵,如此奢费,还能抗住,反正进项多。不够了,上找皇上,下找庄头就是。下层一月四两的八旗兵,就只能寅吃卯粮——其实这样的收入,在汉人一家子都活得很滋润。熬到一段时间,大家都穷的不行了,皇帝没辙,只好动用国库,给他们救济,替他们还债。


不做事的八旗子弟,吃饱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玩儿。遛鸟、斗蛐蛐,听戏,这是好的,不好的有抽大烟。坑蒙拐骗,杀人越货的事,旗人一般不干。不过皇上指望他们的骑射之事,他们也不做。刀枪生锈,马匹生肉,反正也没人用,没人会骑。连当关丁(海关),坐关揩油,也雇个人替他们干。


晚清朝廷开始军事现代化,其实也想把八旗现代一番。可是,练八旗洋枪队,没用。八旗老爷把洋枪锁在柜子里,看都不看,只有上面来人点校了,才发枪拄在那里,站一站,装装样子。


一个八旗兵回忆说,他练了六年的洋操,只放过三枪,连枪的构造是什么样都不知道。估计那可怜的三枪,也多半是仆人帮忙压的子弹。而湘淮军,就是汉人的洋枪队,至少还可以吓唬吓唬造反的老百姓,而他们八旗的同仁,连这点事都做不来。


八旗洋枪队没用,太后和皇上都不死心,到了朝廷开始搞新政,编练新军的时候,又开始练八旗新军。尽管待遇好,装备优良,全军上下,制服鲜亮,军官佩戴进口的指挥刀,走起路来,拖在地上直响。可八旗老爷们,就是不好好练。开始出操出工不出力,后来连出工也雇人顶替。广州驻防八旗新军三个营,1700多士兵,练了两年,新来的将军费了很大力气,搞了一次实弹射击,所有官兵,能射中靶子的,寥寥无几。


辛亥年,革命党人在广州动作频频。来自马来的革命党人温生才,谋刺清朝大员,本来的目标是水师提督李准,结果却杀了署理广州将军的旗人孚琦。孚琦当时坐在八抬大轿里,周围几十个八旗全副武装的新军亲兵护卫,结果却让温生才一个人冲轿子前面,连发数枪,看看孚琦真的死了,才从容离开。期间,这些护卫如鸟兽散,跑得连影子都不见了。如果不是温生才大意,被一个汉人便衣警察盯上,根本不会被捕。


接下来党人发动广州起义,抵挡起义军的,也是汉人官僚张鸣岐和李准以及他们率领的巡防营。到了这年十月,武昌起义爆发,广州的汉人官僚并咨议局的士绅不再打算帮朝廷的忙了,广州光复。尽管广州驻军中旗营占了大半,其中还有两三千新军,德国产的克虏伯大炮和马克沁机枪都有,却眼睁睁看着自家的江山垮台,一枪不放。坐在家里,等着民军前来收编然后遣散。广州八旗新军如此,北京的八旗御林军也如此,在革命到来的时候,只有一个旗人的旅长(协统)良弼表示要抵抗,等到良弼被革命党人炸死,就没有人作声了。


旗人的好日子,就这样完了。不是没有明智者想做挽回的努力,也不是没试试努力一下。但坐江山坐久了,身子和脑子都麻木,就是明知道等下去是死路一条,大家还就是等。等到了那一天,也是束手待毙,连挣扎一下的勇气都没有。看来,坐江山,不能坐得太悠闲、太舒服,太舒服了,人也就废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