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爸妈劈头问我一句话,我不回答,他问我能不能给你一个家,我愣在那儿……” 是吴克羣的歌“我能给的”。浑浑噩噩地,我不清楚自己该往哪个方向走,在公园的一间小超市前我停了下来,一间我们常来的超市,我愣愣地站在那里,静静地听着这感伤的歌,歌词的主角是我吗?突然开始崇拜作词者感悟之深……你喜欢吃棉花糖,每次经过,你都会转过身来抱着我的肚子,嚷嚷着说:“从前有个小女孩,她很喜欢吃棉花糖”,然后用那无辜的双眼望着我,我知道你想吃,所以每次我都会达成你小小的心愿,以前的我喜欢来公园,现在的我们更喜欢来了,因为你只喜欢吃这家的棉花糖,只是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只喜欢吃公园这间小超市的。

我知道现在的你一定很伤心,也许一直躲在房间。这是我第一次见你爸妈,第一次来到你从小生活的地方,你,应该要一直这样幸福下去。我们的饭局异常地安静,没有你想象的美好,但却在我意料之内。“你确定能给我们家萱萱一个幸福的家,不让她受苦吗?”伯父停下碗筷,劈头就问了我这样一句话。我能感受,你紧缩眉头下面湿润的眼睛。伤疤被揭开总是丑陋的,那是我最大的不确定。时间像骤停一个世纪般凝固,我轻轻地放下碗筷,走了,脚步显得有些僵硬。

幸福的背后总需要面对残酷的现实,萱萱,你应该是幸福的。歌曲没有结束,我的沉默并不代表我对你的爱有挣扎,我曾经幻想我们美好的将来,一起奋斗,一起拥有自己幸福的家。但,我只是个穷设计师,没房、没车,只有一间属于我们的房间,可惜那只是租来的,一贫如洗的我有高于一切的梦想,但那条崎岖而漫长的路却不知道还要走多久,多么希望能够执子之手,与子皆老,但是我更害怕你陪我蹉跎岁月后,我却不能给你安稳幸福的生活。所以,我愿意用另外一种方式来继续爱你,萱萱,你要找一个比我更优秀,能让你笑的更甜的男人……你,一定要幸福。

天冷了,记得不要逞强,穿得胖胖的你,还是一样的可爱……

不要因为芹菜的味道奇怪就不吃,我不在你身边了,你要照样地吃,知道吗?……

你包包里边记得要定时清理东西,不然会很重的,提久了就会累……

推开家门,黑乎乎的一片,带上门,我没有开灯,因为觉得意义不大,“砰”,不详的预感让我匆忙地开了灯,我皱着眉头苦笑,这么坚固的材料也会裂开,难道老天爷也赞成我这么做吗?那是我送给萱萱的第一份礼物,一直放在房间里,偏偏今天就出现在客厅。那时候我们还没拍拖,只是我一直的单相思,我们虽然是同班,但是我却用尽办法在上课的时候坐在你旁边,电脑课上,我看到你在看一瓶 “24小时保湿精华乳”,我就问你是不是“很喜欢”,你冲我一笑,“是的”,于是我就大方地“买单”了。后来知道,原来那时候的你一直用的都是妍诗美的化妆品,重要的是,那时候你也喜欢上了我……,后来,我笑言那是我们的定情信物,我不在的时候,它就代表我24小时陪在你身边,你听了,笑的那么灿烂,说,“谢谢你的定情信物,我更愿意你们一起24小时陪在我身边”……之后,我们一直珍惜着。

我弯下腰,捡起已经出现裂缝的瓶子,眼睛睁开,眼泪却不自觉地滴下来,落在瓶身上,显得特别的刺眼。门突然被推开,是你,萱萱,你把视线从我身上移到瓶子的裂缝上面,“我们的定情物,不是吗?”然后拔腿就走,我没有追,你的眼泪会让我动摇,你知道吗?


萱萱给子峰的一封信

两天两夜了,我一直坐在窗户旁,望着我们的“家”,想了很多,没想到一向坐不住的我也可以这么安静,我们有个共识,如果我们某一方当着对方的面,沉默地离开,就代表对对方的放弃,虽然很不理智,但是我们却一直认真地履行着。我懂你,所以我知道我爸妈的问话只是你痛下决心的导火线,在事业路上的一次次碰壁,一点点地夺走属于你的锐气,你感觉灵感已经不再追随你,你把恍惚带到了我们的感情,让我的不安越来越严重。当你放下筷子,僵硬地走出我家门的时候,我望着你发抖的背影,哭了。我有一万分的理解,但是却不能掩饰被放弃的痛。

呆滞了一个下午,感觉灵魂好像已经不在属于我,我想回家看看,心在隐隐作痛,但我却告诉自己,要装得若无其事,让你看到一个开心的我,因为你说过,最喜欢我的笑容,我幼稚地以为,笑容可以让时光倒流,一切从零开始。但推开门的那一刻,我那仅存的希望像是瞬间掉进了谷底,我们的定情信物,“24小时保湿精华乳”,妍诗美的,竟然裂了。先是你沉默地离开,接着是定情信物的破裂,我的脑子一片混乱,除了心痛,还是心痛,所以我选择了离开,是上天同意你丢下我吗?是你不爱我了吗?我也……该放手吗?

星期三的上午,趁你上班,我又一次回到了我们的“家”,我想好好地看看我们的一切,回到一个有你的地方,熟悉的味道……,桌面上的盒子吸引了我的目光,是一个快递的盒子,“妍诗美”的,我激动地拆开包装,真的是“24小时保湿精华乳”,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只管抱着它,我放声哭了,那心情,我知道只有你懂,我错了,我不该被你动摇,那一刻,我给自己说,我要一直守在你身边,陪你度过你最低落的时候。

子峰,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个秘密,我本来打算,我们结婚之后才告诉你的。我们拍拖两年,但是,其实我们已经认识5年了,你一定很讶异,为什么我会突然间出现在你们班?那么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我知道,对我,你一直有很多疑问。其实,我们第一次见面,严格来说,是我第一次见你,是在5年前(那时候的你还没有上广告班)的公园里,那时候你在写生,画得很认真,我看得懵了,觉得你好像融进画面里了,很不真实,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那时候我很纳闷:我们是同届的,但我竟然不知道有你这号人物。从那以后,我就经常来到那公园,休息的时候,你总会买一瓶水,所以,我都会跟着你去,而我买的是棉花糖,因为我喜欢吃,所以,后来我们每次经过我都会撒娇,你一定觉得很奇怪吧……这样的日子一眨眼就过了一年,后来当我得知,你报考的是广告专业的时候,我傻乎乎地就跟着报考了,当时因为我这个决定把爸妈折腾了一番……

你有伟大的设计梦想,希望看到你作品的人会微笑地产生共鸣,而我就是因为这个被你吸引的,你,让我爱得如此没有理由,义无反顾,从我报考广告专业的那刻起,就决定了我们彼此一生的缘分,那是得来不易的。我相信你的艺术才华,别忘了你可是咱们班上的“才华小殿下”哦。子峰,也许成功的路上是曲折坎坷的,但是我愿意陪你一起经历这一切,我知道你的忧虑,明白你放弃我的原因,但是,我对你有信心,更对我们的未来有信心,我长大了,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我希望你成功时候想到的第一个人是我,我希望在你沮丧的时候轻轻地抱着你,给你鼓励。你让我感受到了最纯真的快乐,我希望永远是“被你捧在手心的小公主”,我们的故事充满了戏剧性,但是我相信会是一个美好的结局。

别说我笨,跟你在一起,我愿意一切从零开始,我们一起奋斗,从辛酸慢慢走向快乐。


离开你的这几天,我行尸走肉地生活着,感觉像是没日没夜,脸上长满了胡子,摸起来很扎手,我上班去了,但是又迷迷糊糊地下班了,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我们的“定情信物”打碎了,你走了,我感觉一切都完了,那一刻,我竟然后悔自己的懦弱,无能,竟然把你推开了,不想让你跟着我会受苦受累的心变成了唯一支撑我不去偷偷见你的动力,我不确定哪天能给你真正的幸福,我上网到妍诗美的网站把我们的定情信物“24小时保湿精华乳”重新买回来,我想,我要一直保存着我们的最完美的东西。

看着你写给我的信,那一刻,我所有的意志被瞬间瓦解,彻底溃不成军,“我错了,傻瓜,如果你不介意,我愿意成为那个一辈子给你买棉花糖的男人……”


[声明:本文属原创性文章,转载请标明来源,谢谢合作]

本文内容于 2011/1/6 16:41:10 被月光下淡淡烟草味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