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街头讨路费日赚200 肯德基喝下午茶


少女街头讨路费日赚200 肯德基喝下午茶

2日上午11时许,女孩在郯城路上开始写字“求助”。

少女街头讨路费日赚200 肯德基喝下午茶

2日下午3时许,女孩“求助”累了,来到肯德基休息。


连日来,在郯城路通往火车站站前广场的地下通道里,有一名二十岁左右的蓝衣女子在寒风里用粉笔字写“求助8元吃饭,及路费”,自称来青投奔男友,但男友抛弃了她,她没钱吃饭,回家的路费也没有。1月1日,该女子告诉记者,她还差20元就凑足路费了。真是这样吗?记者连续跟踪三天发现,该女子住在四方区的旅馆,每天乘坐公交车“上下班”,有时一小时就能收入四五十元,算下来一天可进账200元左右。据附近的摊贩介绍,她已在这里“上了一个月的班”。




1月1日


自称被男友抛弃,回家差20元路费


1月1日上午11时许,记者路过郯城路通往站前广场的地下通道时,发现一名女子半蹲在地上,女子面前用粉笔写着一行字:“求助8元吃饭,及路费。谢谢!”女子一动不动地半蹲着,使劲低着头,头发垂下来将整张脸挡得严严实实。女子上身穿着蓝色的羽绒服,背着一个双肩包,很多人猜测她是名学生。


“这几天天这么冷,天天在那里蹲着,也不嫌冷。”在附近摆小吃摊的业主王先生告诉记者,“很多人看到都给她钱 ,特别是一些外地的游客,看到有人落难,都挺好心去帮忙。”


随后,记者试着与女子进行交谈,女子告诉记者,她叫张兰,老家是云南的。“张兰”说,“我到青岛来找男朋友,但是他不要我了,我不想提他。我想回家去,回家的路费得100多元钱,现在还差20块钱。”说话的过程中,“张兰”的头越埋越低。记者表示可以帮助她联系救助站,“张兰”说,“你别管我,我是成年人了,不用你管。”


1月2日中午


一小时“收入”四五十元


2日上午11时许,“张兰”准时来到了火车站附近,在附近转了两圈,最终来到郯城路上,在人行道上用粉笔写起了字,内容仍是“求助8元吃饭,及路费。谢谢!”一个多小时内,只有两三名行人给了“张兰”零钱。于是,“张兰”选择离开,绕着火车站附近转悠了一大圈,绕到了老地方——地下通道里。


地下通道人流量比较大,人来人往,不少人看到求路费的“张兰”都纷纷慷慨解囊,掏出零钱来塞给她,有很多人都将钱直接塞到“张兰”手里,叮嘱她买点吃的,从两三元至十元不等。有人给钱,“张兰”就不停地说“谢谢”,但始终低着头,不让人看到她的脸。也有人对“张兰”嘘寒问暖,问她是哪里人,是不是迷路了。张兰还是那套对记者的说辞。


采访中,也有不少人表示怀疑这是骗人的,但还是给“张兰”钱了。来青旅游的王先生给了张兰五块钱,王先生对记者说,“这应该是骗人的吧,不过,我看她年龄挺小的,又是个女孩子,也挺可怜的,就给她点钱。”


仅一个小时,“张兰”就有四五十元“收入”。按“张兰”每天“求助”五六个小时粗略计算,“收入”还算不错。


1月2日下午


戴上口罩进肯德基休息半小时


2日下午2时30分许,在地下通道待了两个多小时后,“张兰”离开了。下午3时许,“张兰”又突然出现在郯城路通往站前广场的入口处,这次戴着帽子,还戴上了口罩,看起来并没有目的地,慢慢围着入口的地下通道转悠,并不时地向四下里张望。


“张兰”先是围着地下通道转了两圈,发现没有“情况”后,然后转身走进郯城路上的肯德基。走到二楼,“张兰”在靠窗的一个座位上坐了下来。期间,女孩在爬楼梯时,仍没有忘记瞅瞅身后。坐在窗边的“张兰”并没有点餐,一直扭头望着窗外。10分钟后,“张兰”可能是累了,放松了察觉,直接趴在桌子上休息起来。直到下午3时30分许又回到地下通道继续求助。


1月2日晚


收工后乘坐公交车回旅馆


2日晚上6时10分许,已工作了7个多小时的“张兰”终于“收工”了。“张兰”到了火车站的站前广场上后并没有直接走,而是在一广告牌后徘徊了一阵,并四处张望。大约一分钟后,“张兰”突然跑向站前广场东侧的公交车车站,上了303路车。记者随后上车,选择坐在了稍靠后的位置。


车子很快启动,“张兰”此时又戴上口罩,一直低着头,连车上的电视节目也不看一眼。约晚上7时许,车子行至小村庄站,“张兰”起身下车,记者很快跟上。当时下车的人很多,“张兰”下车后回头张望了一下,沿着温州路向西小跑。记者看到“张兰”拐到了一个小路,跟着拐进路口却发现“张兰”“ 消失”了。不过,记者注意到,小路里只有一家旅馆。


果然,五分钟后,记者看到“张兰”从旅馆里走出,在门口打了一个电话,随后又进了旅馆,而记者又等了约半小时,没有看到“张兰”出来,便决定以“帮朋友订房间”之名上前打探一下。据旅馆的老板介绍,现在是淡季,价格不高,他们最便宜的房间每天40元,而带洗澡间的房间每天80元,便宜的房间已住满人了。也就是说,“张兰”至少住着每天40元的房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