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网友投书指林治波篡改编造历史

卢沟晓月明 收藏 0 109
导读:喜峰口战斗前敌总指挥不容篡改 ------林治波篡改编造历史为那般? 五柳村编者的话:顷得网友投书,指人民日报甘肃分社社长林治波先生的著作中,有篡改编造历史之嫌,所举事例有将长城抗战喜峰口战斗前敌总指挥赵登禹将军篡改为张自忠将军,及将1933年3月19日蒋介石在保定接见宋哲元、庞炳勋、秦德纯、冯治安等的照片中的庞炳勋更名为张自忠等项,言之有据,即予以发表,以供大家鉴别。林治波先生如有辩白或其他说法,当一视同仁,只要投来,即按原稿发表。---2010年8月11日 1933年3月9日 日军混成第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喜峰口战斗前敌总指挥不容篡改

------林治波篡改编造历史为那般?


五柳村编者的话:顷得网友投书,指人民日报甘肃分社社长林治波先生的著作中,有篡改编造历史之嫌,所举事例有将长城抗战喜峰口战斗前敌总指挥赵登禹将军篡改为张自忠将军,及将1933年3月19日蒋介石在保定接见宋哲元、庞炳勋、秦德纯、冯治安等的照片中的庞炳勋更名为张自忠等项,言之有据,即予以发表,以供大家鉴别。林治波先生如有辩白或其他说法,当一视同仁,只要投来,即按原稿发表。---2010年8月11日


1933年3月9日 日军混成第14旅团入侵喜峰口,防守该地的万福麟部一触即溃,日军占领了长城的第一个关口。当时军事委员会北平北平分会组织了八个军团共14个军约25万人阻挡。其中第三军团由宋哲元为军长的第二十九军和以庞炳勋为军长的第四十军组成。台湾“传记文学出版社”1985年出版的《宋故上将哲元将军遗集》第266页记载了长城抗战八个军团的总指挥、副总指挥及参谋长的名字,其中第三军团总指挥是宋哲元,副总指挥秦德纯、庞炳勋,参谋长张维藩。宋哲元领导的第二十九军负责喜峰口至马兰峪一线的防御,三个师分工把守各关口:冯治安为师长的第37师负责把守城岭子、铁门关、喜峰口、潘家口;张自忠为师长的第38师负责把守龙井关、马兰峪;刘汝明为师长的暂编第二师负责把守二者之间的罗文峪。战线总长达百里。


1933年3月10日,第37师师长冯治安、109旅旅长赵登禹率部急行军至喜峰口,与日军肉搏夺回制高点。由于武器装备敌强我弱,宋哲元从全军抽调的500名大刀敢死队在作战中牺牲惨重,生还者仅二十余人。为此赵登禹建议再组织大刀队夜袭敌营,宋哲元同意并于11日电第37师冯师长命令:“本军团兹为作战便利指挥容易起见,所有最前线作战各部队暂统归该师赵旅长登禹指挥。王旅长治邦、佟旅长泽光两部共同协助之” 。11日下午6时第37师、38师两师长会衔给赵、王、佟三旅长命令:“奉军团电令开:兹为作战便利指挥容易起见,所有最前线作战各部队暂统归该师赵旅长登禹指挥。王旅长治邦、佟旅长泽光两部共同协助之等因奉此;着派赵旅长登禹为喜峰口方面作战军前敌总指挥。王旅长治邦为副指挥。佟旅长泽光协助之。仰各饬属遵照”(详见《宋故上将哲元将军遗集》上册234页)。综上所述,喜峰口战斗的前敌总指挥是赵登禹将军无疑。


3月11日午夜,左翼赵旅长率夜袭队从潘家口绕敌后与敌肉搏十余次,赵登禹负伤不下火线,攻占敌据点十余处,摧毁了驻白台子的敌指挥部及炮兵阵地等;右翼第38师113旅佟泽光旅长率夜袭队出铁门关,连歼敌据点至白台子与赵旅会合,最后与正面第37师110旅王治邦旅长所率夜袭队会合,取得喜峰口战斗的胜利(详见郭汝瑰、黄玉章主编《中国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作战记》上册,第204-205页,江苏人民出版社,2002年出版;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部著《中国抗日战争史》上卷,2005年修订版,第259-261页,解放军出版社出版)。喜峰口大捷是九一八事变以来中国陆军抗日战争的首次胜利,大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震动了国内外,赵登禹将军是1933年青天白日奖章的唯一获得者,而第二十九军其他将领至1935年始获青天白日奖章。


且看林治波是怎样编造这段历史的:1993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林治波著《抗战军人之魂——张自忠将军传》第95页,在张将军的半身照下标了一行字“任二十九军前线总指挥” (见图),



并写道:“张自忠在1933年3月15日,亲临喜峰口前线,视察阵地,慰劳官兵。针对阵地视察中发现的问题和自己的作战经验,他向各旅、各团下达了五条指示,(一)现在防御是暂时的,收复失地才是我们的目的。在中央战略未决定之前我们暂时利用地形,加强工事,一面阻止敌人进攻,一面伺机袭击敌人,不能呆板地死守挨打。如果只知死守阵地,日子长了,士气就会消沉。(二)防御不能平均使用力量,重要据点必须加强。要控制一定数量的预备队,以备必要时增援和出击。(三)现在你们选的阵地很好,但是也有些地方太暴露,易遭敌机轰炸和底炮射击,应在半山腰选择隐蔽地点,再做一道工事,下边多设鹿岩栅,多埋地雷。上挖交通沟,通到主阵地。(四)我们没有对空武器,易受敌机低空轰炸。可用预备营预备队,集中火力,对在千米以下飞行的敌机齐发射击,但每人只放一枪即迅速隐蔽,避免敌机发觉。(五)设置假目标,使敌人误假为真,诱敌射击,耗其弹药,避免我们的损失。”上述内容林治波并没有注明其出处,笔者更未在当年的任何历史资料中找到过类似内容。


试想当时张自忠是二十九军下辖的第三十八师的师长,他跑到三十七师防守阵地视察指示不符合军规也是根本不可能的。所谓张自忠任二十九军前线总指挥和上述五条指示纯属林治波编造。不仅如此林治波还在他所著的中华名人丛书《张自忠传》(昆仑出版社1998年版)内引用了一张1933年3月19日蒋介石在保定接见宋哲元、庞炳勋、秦德纯、冯治安等的照片(见下图),这张照片原刊登于1985年台湾出版的《宋故上将哲元将军遗集》中,林治波引用了别人公开出版物中的照片而没有注明出处,已经是一大失误;更有甚者林治波还篡改了照片中人物的姓名,将第三集团军副总指挥庞炳勋篡改成为张自忠。林在照片下自行标注“左起张自忠、宋哲元、蒋介石、杨永泰、冯治安”的字样,并在书中编造道“在保定的蒋介石接到捷报,喜不自胜。特电召宋哲元张自忠赴保一晤。19日宋张冯3人赴保谒蒋,受到盛情款待,据说蒋神情欢愉面有喜色。”

[转帖]网友投书指林治波篡改编造历史





照片原说明:先总统 蒋公于民国22年长城战役时赴保定巡视,29军军长宋哲元向蒋公请示机宜后合影 (刊于《宋故上将哲元将军遗集》上册第25页)。

笔者注:该照片左起庞炳勋、宋哲元、蒋中正、杨永泰、冯治安


那么,张自忠1933年3月19日究竟身在何处呢?


笔者查阅了1933年3月20日的天津《益世报》中有电文如下“平讯:察哈尔省主席宋哲元氏,此次率部在喜峰口克敌,极为蒋军委员长所嘉许,来平乘车赴保定,谒蒋军委长,商议谈一切……同来者尚有中委孔祥熙,及四十军军长庞炳勋,二十九军副总指挥秦德纯,军分会委员萧振瀛云。”


1933年3月20日的《大公报》中刊登着这样的消息《宋哲元谈话》:“保定特讯:宋哲元偕庞炳勋、秦德纯,十九日由遵化转经北平抵保……”证明蒋介石召见的是宋哲元、庞炳勋、秦德纯,根本没有提及张自忠。


1933年3月22日的《申报》中报道:“北平:张自忠、李文田二十日电平称,今日午后三时,敌以飞机八架、及其白台子附近炮兵……”。证明1933年3月19日张自忠并没有赴保定谒蒋,而是在距喜峰口百里之外的马兰峪前线。


解放前出版的有关文献和报刊杂志中,均没有张自忠任喜峰口前线总指挥的报道,如:1933年京城出版社出版的《长城血战记》;1933年印刷的《察哈尔省通志》;1933年的报纸(申报、大公报、益世报);和邹韬奋主编的《生活画报》杂志等。


近年来出版的几本正规的抗日书籍中,也没有提到过张自忠是 “二十九军喜峰口前线总指挥”,如:江绍贞(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研究员)著中华民国史丛书《长城抗战》,1995年,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郭汝瑰、黄玉章(国防大学校长)主编《中国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作战记》,2002年,江苏人民出版社;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著《中国抗日战争史》2005年修订版。


台湾李云汉所著的《宋哲元与七七抗战》(传记文学出版社,1973年出版)一书的第28页中叙述道:“三月九日宋部驰至喜峰口阵地时,发现敌军业已占领口外高地。宋即严令其部属奋勇御敌,并由赵登禹旅派队绕至敌后,以大刀奇袭敌阵,斩获无算……”。


只有林治波篡改编造的这段抗日战争历史,明文写道张自忠是喜峰口二十九军前线总指挥,影响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的出版物如:《民国著名人物传》,严如平主编,中国青年出版社1997年10月出版;《中国国民党史大辞典》,国家八五规划重点选题,李松林主编,安徽人民出版社 1998年6月出版;《民国人物大辞典》(增订本),徐长春主编,河北人民出版社 2007年出版;以及一些有关的“回忆录”、“人物志”、“”等书中,均以讹传讹,凡有张自忠的词条都写着1933年长城抗战时任喜峰口前线总指挥,甚至普通高等教育“九五”国家级重点教材;大学课本《中国近代史》(王文泉、刘天路主编)第345页也写着“驻守喜峰口的第29军第37师,在师长张自忠、副师长冯治安的领导下,于3月11日英勇抗击来犯暴敌,稳定了长城各口的战局”等等。随着林治波著作的大量发行,照抄照搬的小说、电视片也随之产生,喜峰口战斗前敌总指挥的真实历史就这样被篡改了。不同声音的文章、讲述事实真相的历史,却没有出版社敢公开发表。


更令人不能容忍的是,2009年为纪念建国60周年选双百英模,全国六大报刊网站包括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及人民网、新华网,在双百英模事迹介绍第60号人物张自忠时,仍都写着:“1933年参加长城抗战,任喜峰口第二十九军前线总指挥……”的谎言。


林治波这样做的动机何在呢?他自我标榜“尊崇民族英雄”。赵登禹是七七事变首先牺牲的抗日英雄,为什么要将赵登禹将军的事迹和荣誉移嫁到张自忠将军身上呢?写人物传记和历史不同于编小说、电影、电视剧,首先要实事求是,事迹要真实,不能为求高大全将别人的功劳都集中到一个典型人物身上,还有引用别人的出版物内容应该注明出处,这都是科学工作者应该遵守的基本道德和素养,作为人民日报的高级干部,林治波连这点基本常识都不懂吗?还是另有隐情呢?


林治波因篡改历史而成了大陆研究张自忠的权威,从大学毕业后一个军事科学院的无名小辈跃升为《人民日报社》理论评论部的副主任,现在又任甘肃分社社长。凭借着老百姓对《人民日报》和《人民日报社》的信任,林治波造假屡屡得逞。试想这样的人怎么会支持打假呢?他批判别人崇洋媚外,以爱国者自居,实则正如网友所评论的,他爱国是假,爱假是真。如不揭露,假史就会被当作真史,世世代代流传下去。有良心的史学工作者还能再容忍下去吗?


鸣不平

2010.8.8.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