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举目已觉千山过,堪比东风马蹄疾

滴血利剑 收藏 0 819
导读: (2010-11-14 11:20:05) [img]http://img7.itiexue.net/1233/12334999.jpg[/img] 金秋十月,翘首以盼的沪杭高铁开通运营了。银灰色的和谐号机车,有着海豚般的流线,牵引着翔龙,一路欢歌,奔驰在杭嘉湖平原水乡。第一次乘坐高铁,还是有些兴奋和不安。上车,我就紧紧地盯着车厢上方的时速显示屏,100、200、300,数字不断跳动,车速急速提升,显示屏上很快跳出 370公里的数字。此时长龙疾驶,浩气贯流,犹如一道闪电,与风竞速。我闭上眼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10-11-14 11:20:05)


转:举目已觉千山过,堪比东风马蹄疾


金秋十月,翘首以盼的沪杭高铁开通运营了。银灰色的和谐号机车,有着海豚般的流线,牵引着翔龙,一路欢歌,奔驰在杭嘉湖平原水乡。第一次乘坐高铁,还是有些兴奋和不安。上车,我就紧紧地盯着车厢上方的时速显示屏,100、200、300,数字不断跳动,车速急速提升,显示屏上很快跳出 370公里的数字。此时长龙疾驶,浩气贯流,犹如一道闪电,与风竞速。我闭上眼睛,感觉这陆地飞行的滋味,平稳的好像坐在家中,只有当两列对驶的列车交会时,才有一点点感觉。这是什么样的速度啊,超音速飞机起飞时速也就是300公里啊。


沪杭高速铁路的通车运营,标志着我国高速铁路成为世界上系统技术最全、运营里程最长、运行速度最高、在建规模最大的国家。据铁道部的资料,到 2012年,中国高速铁路总营运里程将达到 2万公里,为全世界现有高速铁路运营里程的总和。到2020年,中国高速铁路快速客运网将达到5万公里以上,连接所有省会城市和50万人口以上城市,覆盖全国 90%以上人口。届时,邻近的省会城市形成1至 2小时交通圈,省会与周边城市形成半小时至1小时交通圈,北京到全国绝大部分省会城市形成 8小时以内交通圈。中国高铁似乎在一夜之间完成了华丽转身,迅疾跨入引领世界的“高铁时代”,从一个不起眼的追赶者变成了世人关注的领跑者。高速铁路,这个几代中国人的梦想,实现的如此突然,它不再像进站的火车,叫得响,跑得慢了。连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国情咨文中都急切地表示:“我们没有理由让欧洲和中国拥有最快的铁路。”


转:举目已觉千山过,堪比东风马蹄疾



1912年,中国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先生,曾任全国铁路建设总督察,他在规划现代中国的蓝图时说,“今日之世界,非铁道无以立国。”百年中国铁路建设,一直是一个梦。直到改革开放的1980年代,中国铁路的时速仅为60公里,人均拥有铁路5、5厘米,还不及一根香烟长。日本1964年建成了世界上第一条高速铁路新干线,运行速度达到210公里。第三次复出的邓小平出访日本,发回中国并刊登在人民日报上的访问照片,就是乘坐日本高铁新干线。可见这条高铁新干线,既是日本人民的骄傲,也是中国人民的向往。记得上个世纪90年代,我去法国探望正在法国工程师大学校读书的儿子,先后乘坐了伦敦至巴黎和巴黎至昂热的欧洲之星高速客运。伦敦到巴黎,只要3个小时,不仅速度快,而且舒适。车厢内的座位与飞机公务舱座椅基本相同,坐在座位上,活动空间很大,座位旁扶手内的小桌板可随意拉出,能置放食品或笔记本电脑,还可以当作牌桌,非常人性化。那一次欧洲之行,给我上了什么是现代化的生动一课。


列车是载人的工具,必然承载着人生旅途的一个过程.我对列车的记忆,很深刻,很难忘,好像就在昨天,就在眼前,那是一次次生命的体验。15岁离开家,到大兴安岭插队落户,每年都要乘坐火车往返几次。我下乡的农场距离家乡并不远,只有几百公里。但那时的火车慢啊,森林中的小火车,车厢是木板钉成的,涂着绿颜色,一个小时的速度不会超过30公里,回一次家要在慢腾腾的小火车上晃悠一天一夜。大兴安岭的无霜期很短,行驶在森林中的小货车,没有取暖设备,春秋天就要结霜,我从来不敢在小火车上睡觉。到了冬天,厚厚的车窗玻璃上全是冰凌花,看不见外边,我经常被冻的无奈,到车厢连接处跑跳活动。待身体有了点热度,还会调皮地用嘴巴把车门窗子用哈气哈出一块透明小孔,透视流逝而过的茫茫雪原。这样的“客车”,遇到节假日也很难买到票,为了回家我还偷偷地扒过“棚车”,就是装载货物的没有顶的列车。上个世纪70年代,我们夫妻分居,我在东北满洲里,我的妻子在杭州。万里迢迢,探一次要转4次车,途中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每一个中转点,都是一个受难点,下车挤,购票挤,上车更挤,有时甚至爬窗而入。中转车子,经常没有座位,我就曾经从杭州站到哈尔滨,下车时两条腿肿得像大萝卜,要好长时间才会走路。车厢里人拥挤的像插满了沙丁鱼的罐头,弥漫着烟酒味的混浊气味,有时挤得连去厕所都无法通行。如果能钻到车座下面睡上一觉,那种感觉比现在住五星级宾馆还要舒服百千倍。那时候,我是既盼望夫妻团聚的探亲日子,但是一想到遥远艰辛的旅途,又不寒而栗。知青中曾流传一则吹牛的笑话,北京知青说探亲的火车挤,挤得怀孕的女青年都流产了。上海知青说,那不叫挤,他们的车挤得女青年都怀孕了。这虽是调侃,却也反映了那时乘车之难的无奈。


今天的高速铁路,可是当时想都不敢想的奇迹啊。坐在高速列车的车厢里,没有烦躁不安的晃动,也没有狼奔豕突的拥挤,只有宽敞舒适,只有安安静静。中国的高速列车,从车型、设备、速度,乃至列车员的穿戴,均具备国际一流水准。高铁的乘务姑娘俊俏潇洒,身着统一服装,绝不亚于空姐,已经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姑娘们也很大方,非常高兴地接受旅客与之合影留念的邀请。大约40多分钟,高速列车缓缓驶进了上海虹桥车站。下了火车,不出大厅就可以换乘地铁,直达上海市区的任何一个地方。有人说,人类是地球的癌细胞,整个物种“身不由己”的疯狂掠夺资源能源,严重污染环境。而高速铁路高铁,能耗只是汽车得六分之一,碳排量几乎为零,不仅缔造出神奇便捷的速度,又有运量大、成本低、能耗少、污染小的优势。高速铁路或许真的能够成为载着人类,通往“物质简约,精神富足”的仙乡福地。


转:举目已觉千山过,堪比东风马蹄疾


60年前,费孝通在1949年11月,新中国刚刚成立一个月时写道:“中国人民是伟大的,几千年压迫,束缚他们的反动力量一旦解除,他们的飞跃猛进是可以预见的;只有那些思想上没有充分解放的人,看不见中国人民在这次解放中基本上的大翻身,才会缩手缩脚,轻视和低估了人民雄厚澎湃的创造力。” 1959年9月,名作家冰心女士在《走进人民大会堂》的散文中写道:“人民的力量和智慧得到解放和发展,还不到十年。这种童话般的楼台,在眼前的北京,已不止十座八座。试想十年以后、百年以后,人民的力量和智慧,更有无限量的发扬光大的时候,我们的祖国,该是怎样的一个美丽庄严的世界!”今天中国高速铁路的发展,正是祖国进步的缩影。宣泄出一个国家积淀已久的郁闷,爽朗了一个民族的振兴精神。我看过一篇博客文章,抒发着民族自豪。上世纪80年代,法国的高铁是世界上运行最好,也是唯一“出口”其他国家的高铁。中国的铁道专家访问法国高速列车的制造商“阿尔斯通”,询问中国应该选择法国、德国,日本哪国的高铁技术?阿尔斯通总裁说;“你们中国哪家的都不会选,最后一定会制造出自己的高铁!”20年过去了,中国真的有的了自己的高铁,而且不少方面超过了法国。去年在英美出版的马丁·雅克的《当中国统治世界》一书,断言到2050年中国将以文明霸主的姿态统治全世界。当然中国不会称霸,但是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大国精神风范,确实是高速铁路、大飞机等物质技术实力垒出的自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