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 外传 这叫打的什么仗!

panzert34 收藏 12 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3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83511.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30.html


现在的局势套用一句话来形容真是:眨眼一晃,老母鸡变鸭!面对这种局面,李锋和黄剑两个人是要负重大责任的。

情报部主任马冬临本来一直要求在派往川甘红军的联络人员中安插情报人员的,但是李锋和黄剑都认为多此一举,君子坦荡荡嘛,难道连前辈们都信不过?仅仅设立了人民党驻甘南办事处。

大约半年多前,川甘红军开始礼送人民党办事处出境,对此李锋虽然有所诧异,但是出于对西北局书记张克韵个人人品的钦佩,也就没说什么,把办事处人员撤了回来,双方还是通过电台联络,在此之后一直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然而正是李锋和黄剑的这种疏忽大意,导致了对于川甘红军情况的一无所知,直到现在他还以为甘南还是张克韵做主,实际上 大错特错了。

由于蝴蝶效应的影响,历史上在川陕建立根据地的红4方面军以及鄂豫皖苏区都因为人民党控制了这些地区而没有出现,导致全国红军的整体实力不如历史上强大,李锋的想法是好的,打算保留川甘红军这颗火种,让他们在甘南川北建立一块革命根据地,将来长征的中央红军不至于无家可归。

然而大约一年之前,从苏联归来的TG中央政治局常委张国焘作为共产国际委派来的太上皇而空降甘南根据地,这也是李锋送给张克韵他们大功率电台的一个坏处,不论是TG中央还是共产国际,都知道了在甘南有一支实力并不弱小的红军武装力量存在。

不是说话笑话,30年代初期的中国GCD几乎没有太多的自主选择权力,完全可以说是共产国际的一个党支部而已,共产国际的命令就是圣旨。

朱毛两人在江西拉起了一支武装力量,不但没有被消灭,反而越打越强,结果共产国际派来的太上皇二话不说强行接手,中国GCD人尽管满腹牢骚和愤怒,连彭大将军都和李德拍了桌子,但也无法撼动这种权威分毫。

中央红军长征后,由于李德等人的错误指挥,一路损失惨重,仅剩的电台坏的坏、丢的丢,已经无法和川甘红军联系了,这样就给了共产国际下手控制川甘红军的机会。

张国焘被派往甘南之后,刚到的时候人生地不熟因此没有搞出什么大动作,只是力主驱逐了人民党办事处,张克韵虽然有些不满,但好歹人家是中央政治局常委,而且还是共产国际派来的,这两块金字招牌不是他张克韵这个小小的西北局书记能架得住的。

张国焘考察了甘南根据地之后,顿时对西北局的工作极其不满。在他看来,川甘红军到现在为止已经拥有了3万多装备精良的人马了,却由于碍着大军阀、大资产阶级的代表李锋的面子而按兵不动,窝在甘南还有川北这一小块穷山沟里打转转,简直就是陈独秀右倾投降主义思想在作祟。

张国焘把这一些情况秘密上报了共产国际,苏联人对张国焘的指示是:川甘红军的领导层已经被李锋收买,背叛了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彻底堕落成了人类的残渣托洛茨基一流,指示张国焘应该想尽一切办法“彻底清除”掉川甘红军中的托派,改组川甘红军,立即向北五省工业密集的关中平原一带进军,夺取宝鸡、西安等工业城市,建立无产阶级苏维埃工农专政政权。

之后应该调转矛头向北一直打到绥远,打通与苏联的陆地交通线,准备接受苏联的武器援助,扩大红军队伍,彻底消灭中国北五省这个万恶的资产阶级军阀政权,同时进攻东北的日本关东军,武装保卫苏联!

有了共产国际的圣旨之后,张国焘终于可以为所欲为了,张国焘本身的野心就不小,但是一直以来他总是无法成为一把手,这对于一个野心家来说着实是很郁闷的,但是现在机会来了,自己身挂两块金子招牌,往甘南根据地一站,谁的个子都没自己高。

于是见识过苏联肃反运动的张国焘很快吧苏联人的那一套用到了甘南来,首先就是寻找对现状不满者,很快他就找到了郁郁不得志的原川甘红军第1师政委曾志强,曾志强是个坚定彻底的无产阶级革命者,眼里容不得半点瑕疵和妥协,因此他对于川甘红军安于现状的局面非常不满,屡次在西北局会议上批评书记张克韵等人,好在张克韵等人大度,不予计较,否则以他这宁折不弯的狗脾气,早就被人道毁灭掉了。

所以张国焘很快就找到了坚定战友,随即出示了共产国际的秘密电报,要曾志强协助自己整西北局一干领导人的黑材料。

曾志强虽然对于自己出生入死的战友有感情,但是很快就被张国焘的花言巧语以及GC主义红旗遍地的美好前景所说服,彻底沦为了张国焘集团的骨干份子。

张国焘借着肃托派运动的招牌,开始实现自己的个人野心,不得不说张国焘搞运动很有一手,此人年轻的时候就是学生运动代表人物,而且很善于把握人性弱点,西北局副书记宋回风同志不幸被张国焘有一个拉下水去,昧着良心开始整其他人的黑材料。

张克韵没有去过苏联,对于什么“托洛茨基派反革命份子”没什么直观印象,但是张国焘把这些说的天花乱坠,仿佛不肃托川甘红军就会被反革命份子颠覆一样,而且张克韵的等级也没有张国焘高,并且张克韵为人随和,只能由着张国焘胡来。

接着张国焘的运动越搞越厉害,手段也从刚开始的秘密审问发展到严刑逼供甚至肉体灭绝!许多不愿意昧着良心整自己同事、上级、下属的人都遭到了迫害活着杀害,原川甘红军第1师师长、现川甘红16军军长古溪桐由于手握兵权而且对肃托极其反感,而且讨厌张国焘的为人屡次顶撞张,更成了张国焘的重点“整顿”对象。

最后张国焘以“密谋发动兵变”为借口,秘密逮捕了古溪桐,经过短暂秘密审判之后立即执行枪决,张克韵都到了法庭门口连“枪下留人”都喊出了口也没能救下来。

最终张克韵也没能逃过张国焘的毒手,张国焘的肃托运动前前后后几乎把原川甘红军从上到下的原指战员都换了个遍,尤其是那些曾经到过北五省进入解放军陆军指挥学院学习过的军官,更是一个不留通通“清除”。

至此,张国焘完成了对川甘红军的大换血,并以川甘红军为基础,大力扩充兵员,组建了红4方面军,全军41000余人,自己任方面军司令员,曾志强任政委,随即对北五省不宣而战,企图夺取富饶并且成了北五省工业区的关中平原。

历史给李锋他们三个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面对着这样一个局面,李锋和黄剑两个人脑袋想破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至于蜜月中的陆海涛一听到这个情况连老婆都不顾了,立即就回来了。

情报部成了最忙碌的地方了,马冬临搜集了大量红4方面军的资料,空军部队也出动侦察机不断侦查情况,总算是基本搞清楚了大致情况。

历史虽然开了玩笑,但是张国焘仍然如历史上一样,被个人野心支配,成了一个极左人物。

打吧,自己三个人都是GCD人,虽说党性觉悟不算太高,但是要自己拿枪去打老前辈们,还真下不了这个手。不打吧,人家红军现在是旗帜鲜明的就是要干掉你,你要不还手正好随了他们的愿,而且关中平原是李锋他们将来抗战的大后方,真要是出个三长两短让现在欣欣向荣的关中地区陷入战火,就是对民族对国家不负责任了。

黄剑和陆海涛都看着李锋,希望他这个最会动脑经的拿出个主意来,李锋思前想后最后做出了这样的痛苦决定:第一是依据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以政治攻势为主,军事手段为辅,守住陕甘两省交界的渭河河谷一线,借助地势堵住红军向关中平原进攻的通道。

第二是立即派出特种部队深入云贵川一带,寻找中央红军的踪迹,让中央赶快派人来搞定张国焘这个疯子,接管红4方面军。

做出决定后,解放军第18集团军抽调步兵第4师以及一个炮兵旅和空军一部至宝鸡,随即第4师何光远师长将兵力安排在渭河河谷地带,依托地势构筑阻击阵地,节节迟滞红军的进展。

何光远对于李锋他们三个的决定非常不爽,自己是最早跟着三位老长官起家的,从来没见过这么荒唐的命令:凡遇红军进攻,一律先以炮兵警告射击,空军投放宣传单,政工干部喊话,迫不得已才可还击,但是只需击退红军即可,决不可抱着大量杀伤为目的。另外空军轰炸机部队决不允许轰炸红军部队,只需轰炸红军后勤物资仓库和道路等目标即可。

何光远接到这命令都不知道这仗该怎么打了,最后还是装甲兵总监周杰想了些好办法,把装甲教导师的机械化工兵营借调了过来,沿着渭河河谷的铁路和公路大量设置各种人工障碍物,甚至不惜使用炸药制造山体滑坡冲毁铁路和公路来阻碍红军的进攻。

张国焘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打仗的,红军要从甘肃进攻陕西关中平原,渭河河谷是最佳通道,如今解放军不愿意作战,干脆到处搞破路,虽然无法阻断红军的进攻,但是却大大迟滞了红军的进攻速度,更糟糕的是使得红军的后勤供应受到了很大的制约,尤其是粮食供应,大量暴露的粮仓被解放军空军的飞机炸毁,损失很大,运输手段又跟不上,解放军一路退却一路坚壁清野,红军一路上连一个老百姓都见不到,更不用说就地筹粮了。

对于这种无赖打法,张国焘火冒三丈,司令员一生气,下面的人就倒霉,张国焘打仗的本事都是从苏联学的,喜欢在地图上指挥,如果哪支部队没有按时到达指定地点,那支部队的指挥官就会倒大霉。

当张国焘好不容易指挥4方面停停走走快冲出渭河河谷到达关中平原的时候,何光远已经在新民乡摆好了防御阵地,张国焘如今已经是气昏了头,命令部队不经休整就投入进攻,尽管第4师有李锋的命令在身,但是真一打起来,这事就忘到脑后去了。

结果红军猛攻一天惨败,死伤1600余人,张国焘一口气枪毙了7个进攻不力的连营长,不顾实际情况命令趁夜色发动进攻,结果被早有准备的第4师顶了回去,又伤亡了几百人。

随即解放军开展了宣传攻势,大量宣传单被飞机撒到红军阵地上,导致了红军士气的小幅度波动,张国焘命令谁敢看这些传单就地枪决。

4方面军的军事干部还是有一些原川甘红军的,他们对于张国焘的蛮干非常反感,解放军一直和红军相处颇好,而且人民党在北五省也开展了土地改革,给贫苦农民分田地,凭什么洋主子一个命令下来,咱们就得打以前的朋友。

不过在张国焘的淫威之下,4方面军没人敢说个不字,因为敢说的都已经被人道毁灭了。面对僵持的战局,张国焘也曾经想过从两侧的山地迂回,不过何光远也在两侧布置了兵力,照样没办法,这是地形限制的原因。

另外一个对于张国焘糟糕的情况就是下雨了,而且还一反常态的下个不停(农业丰收有望)。从陕西到甘肃虽然北五省交通部修建了铁路也修建了公路,但是公路仅仅是一条土路而已,被雨水一淋,顿时就变成了泥浆池,部队驻扎、运动,后勤物资运输都困难重重,由于缺乏帐篷等宿营工具,和解放军对峙的红军在张国焘笨拙的指挥下只能像第一次世界大战那样掘壕据守,在污浊的环境下,缺医少药的红军因病减员数量大大增加,甚至超过了作战伤亡,而且甘肃本来粮食产量就低,被解放军轰炸掉了不少之后红军的粮食供应更加紧张了,前线的红军不得不饿着肚子作战。

李锋不忍心看到红军战士在泥沟里生存,于是筹集了一批医药物资和红十字帐篷还有医疗队开往红军那边,结果恼羞成怒的张国焘断然拒绝了李锋的好意,认为李锋是猫哭耗子假慈悲,是来动摇红军作战意志的。

何光远奉命将药物悄悄送给对面的红军官兵,甚至帮助治疗红军伤兵,帮助红军收敛阵亡官兵遗体,并且让解放军普通官兵以找老乡这种手段来增进了解,让红军官兵明白北五省也是为穷人的政府,北五省的老百姓生活得到了很大改善,农民也分了天地等等,这样极大的降低了红军敌对情绪,并且大大动摇的红军士气,搞得4方面军前线部队士气异常低落,因为士兵必须明白为什么而战,显然北五省根本就不是张国焘嘴巴里面讲的那种完全是地主老财欺压农民民不聊生的样子。

张国焘又气又怕,他的做法是打车轮战,一个团一个团的轮换作战,士气不佳的团就被调下去接受“思想教育”,换另一个团上来。

李锋、陆海涛和黄剑都庆幸张国焘是从苏联学的打仗本事,僵硬教条得很,而且人又独裁听不进忠言。如果以4方面军这样的实力,随便换十大元帅里面任何一个上来指挥,估计光靠何光远的第4师是绝对不够的,红军更不会笨到和自己面对面的打阵地战了。

李锋屡次向张国焘提出罢兵休战的提议,但是张国焘已经深深的陷入了泥潭之中,现在他的威信受到了极大的打击,红军基层官兵都对作战产生了动摇和厌烦,甚至连政治军官都有些动摇了,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所以张国焘仿佛成了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不到口袋里最后一个铜板输光,他是绝对不会罢手的,那怕这场赌博是以整个4方面军作为代价。

李锋这边也很无奈,政协会议对于红军的进犯,屡屡要求坚决回击,尤其是有些对GCD有误解的,更是叫嚷着要消灭红军。而且广大解放军官兵也觉得很纳闷,这仗明明可以轻松打赢的,结果一边打仗一边还往对方那里送粮食、送药品,这叫哪门子回事啊?

经过一个半月的对峙,张国焘仍然是毫无办法,而李锋那边却传来了好消息,141特种部队终于在川西和西康交界处的大山里找到了中央红军,由于被红军误认为是追击的国军,还被打了一顿,幸亏红军火力弱没产生伤亡,最后141特种部队平生第一次打着白旗才过去谈判,并且向最高军事三人组(王、周、毛)交代了甘南红军的详细情况并交付了电台和联络密码。

6月28日,张国焘正在指挥部队进攻,连续的失败让他变得火药味十足,谁都不敢轻易靠近,突然电报房的一名通信员高兴的跑进来说了一个对于张国焘来说如同晴天霹雳的消息:“报告张总司令!我们收到了中央的电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