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争 正文 十

wujin794793160 收藏 11 177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URL] 科尔将军今年四十五岁,再有十几二十天,过了圣诞节就该算作四十六岁了。他希望在这段辞旧迎新的时间里,用最特殊的方式谱写一首人生历史上最辉煌的战歌。 他看上去精神十分饱满,坚毅的面容,匀称的体格。可是,此时的科尔两眼深陷,浓眉紧锁,好像是在跟谁生气一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


科尔将军今年四十五岁,再有十几二十天,过了圣诞节就该算作四十六岁了。他希望在这段辞旧迎新的时间里,用最特殊的方式谱写一首人生历史上最辉煌的战歌。


他看上去精神十分饱满,坚毅的面容,匀称的体格。可是,此时的科尔两眼深陷,浓眉紧锁,好像是在跟谁生气一样。


他站在雪地上,四处观望了一会儿,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双鹿皮手套,一边戴,一边问一个迎上来的中尉,道:“怎么不见上校?”


中尉听出将军话中有很不高兴的成分,忙紧张而且小心地指着前面道:“他在江堤上,将军。”


对这一带的地形,他还是比较熟悉的。科尔向北看了看横在面前的北汉江,再朝江堤上望了望,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说,大步向那边走了过去。


起伏的丘陵地带,覆盖着厚厚的积雪,被七八双吱吱作响的长筒牛皮靴,踩出了宽宽一行杂乱的脚印。


他们走近纵横交错的战壕,正在挖沟的年轻士兵们用呆板的眼光,好奇地望着这些长官们。


科尔刚踩上沟沿的冻土,沟里突然有人喊了声:“立正!”士兵们都齐刷刷地挺直了腰,一动不动了。


科尔几乎叫人察觉不出地点点头,又朝前走去。


这眼前的一切——没完成的战壕、带着雪的黑色积土、士兵们疲乏的眼光,以及白雪皑皑的山岚与原野,连同刚才感到的一点清爽寒气,都在增加着科尔的烦恼:这个亨利,真他妈的胆小如鼠!到了这个地方,还挖什么鬼战壕,这些完全可以说明他前进的勇气已经丧失无疑。


科尔如此不满,是有原因的。三天以前,他接到军部命令,要他退过三八线时,他既感到意外,又非常愤怒。这哪里是在作战?简直就是逃跑。近百年来,什么时候出现过如此丢脸的局面?真是大美利坚帝国军人的耻辱!现在,眼前竟然又出现这种叫人恼火的事情。


科尔特意到这个团,是来实行他的雄心勃勃的战略计划的。当他的部队随全军退到三八线以南时,他曾经做了反复的思考:共军经过几十个昼夜的连续作战,已经十分疲惫不堪,兵员肯定也损失得不少;他们的后方供应补给线天天承受着美国空军的猛烈轰炸,就算时断时续的补充了一点儿,弹药、物资、武器,他们怎么能及时供应得上?


再说了,毕竟存在着这道三八线,他们也不会无视美军的强大威力和世界公众的言论,(在科尔想来,世界舆论是永远倒向美军的。原因很简单:美军是二战的“救世主”。)最近盛传和平谈判的消息,不是没有来由的。


这样一想,科尔估计共军进到三八线前,十有八九是不会再冒然越界过来的。他得出这个论断,心里就平静了许多,决心让大家好好看一看自己的军事指挥才能。于是,在美军其他各师仓惶离开三八线的时候,他偏偏命令他的“狮”团的大部分和暂属自己指挥的南韩一个团,大约四千多人,仍留在三八线上,利用原有的工事,建立防御阵地。科尔自豪地想,让那些胆小鬼们后退去吧!退吧!我要叫你们看看我科尔的作为!


当他从东京美军总部那里,得知国内有美军两个师,已经整装出发,即将来到朝鲜的消息,特别是他侦察到猛进的共军,突然停留在三八线以北几十公里处,再也不前进的时候,科尔更进一步证实了自己的估计是正确的。


很好!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战机,万万不能错过。于是,他渴求战功的欲火,更炽热地在心头燃烧起来。


科尔决定命令,在三八线上的四千余人,立即向前推进,将敌我之间的真空地带迅速填补起来。


是的,这样做可能有些冒险,但是,从古至今有所作为的将帅,有几个不是冒着风险取得辉煌成功的呢?何况,当前的风险并不算大,却可以为即将增援上来的两个美军师夺得继续进攻的前哨阵地,还可以借此试探共军的虚实。


就算是万一遇到不利的情况,我军机动性强,也可以迅速撤回的嘛。这真是高超的一招!叫那些草包们在这一震动全局的行动面前目瞪口呆吧!美军的将领们都想不到这些,共军的那些家伙们又会有谁想得到呢?(如果他知道中国的蒋委员长早就把这种把戏玩儿烂了,不知会有何感想。)


可是科尔今天却很失望,眼前的景象使他非常生气。亨利实在是个窝囊废,要他把团司令部挪到江北,他却不敢前进一步,竟在北汉江南岸筑建起防御工事来了。


江堤上,胖胖的团长亨利带着两个军官,蹒跚地向这边走来,累得嘴里不住地喘着白气儿。他走到科尔身边,举手随便碰了一下帽檐,就算是敬礼了。他这种满不在乎的神气,使科尔感到十分厌烦。


“将军来了。你看,这工事修得还可以吗?”亨利胖乎乎的脸上笑得非常勉强,语气里明显的带着冷淡和不满的味道。


脑子灵光的科尔当然能够察觉出来这种味道,可是,他还是抑制住了自己——今天重要的是要这家伙的前梯队越过三八线,不要在这些小事情上弄得很别扭。


科尔笑着道:“我的老同学,你一向总是闲不住的。”


亨利打个哈哈道:“瞎忙罢了,瞎忙,也没什么成果。过一个时间,回头再想想,我很难说出自己做了些什么。一切上帝都已安排好了,人不过是在奉行主的意旨罢了。将军,您不会认为我这些话里有些悲观情绪吧!”


科尔耸耸肩,摇了摇头,什么话都没有说。


亨利十分坦然地笑了,他并不为上司的冷漠态度而产生丝毫的不安。


1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