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五十七节 血,泪(1)

拆哪儿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URL] 第五十七节 血,泪(1) 上海 第十九路军七十八师一五六旅指挥部 正当翁照垣在地图上向李上珍讲解部队布防情况时,指挥部外面突然喧闹起来。翁照垣放下铅笔走到窗前,望着越聚越多的人群。朔风吹过,这些市民在寒风中高举着双臂呼喊着。 “市民们,请大家静一静,现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第五十七节 血,泪(1)

上海 第十九路军七十八师一五六旅指挥部

正当翁照垣在地图上向李上珍讲解部队布防情况时,指挥部外面突然喧闹起来。翁照垣放下铅笔走到窗前,望着越聚越多的人群。朔风吹过,这些市民在寒风中高举着双臂呼喊着。

“市民们,请大家静一静,现在,我向大家宣读一下军部的命令!”丘国珍站在一张桌子上挥舞着双手。

“不用念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些新来的宪兵是来接替你们的。长官,你们可不能这样狠心啊。”人群中哭喊着。

“市民们,是这样的,来接防的是宪兵部队,我们也不会撤退,我们新的防区在真如一带,请市民们配合一下。”丘国珍徒劳地喊着。

“你们打算就拿这点宪兵来防守大上海吗?小鬼子不说正规部队,就是那些日本浪人都有四五千,你们是在开玩笑吗?”

“如果你们正规军不抵抗,那么把你们的枪械留给我们吧,让我们去抵抗!如果你们不肯把枪交给我们,那就先向我们开枪吧!把我们杀完了之后,你们再踩着我们的尸体撤退!”一名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冲出人群,却被警卫死死拦住。

混乱的场面让丘国珍紧张起来,手不由自主地摸向了挂在腰间的手枪。“住手,你想干什么?枪是用来打敌人的!”翁照垣冲了出来,一把按住了丘国珍的手,丘国珍羞惭地低下了头。“乡亲们,我翁照垣,今天以人格担保,绝不后撤!现在的局势很紧张,请大家各自回家准备吧,也许你们能帮上我们的忙!”

喧闹的人群静了下来,看着眼前这位不善言辞的军官,从他瘦削的脸和坚定的眼神里,人们仿佛看到了希望。“大家还是回去分头准备吧!”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众人这才逐渐散去。

夜幕渐渐地降临了,十里洋场的灯火渐次亮了起来,但是今晚的夜色却透着诡异。指挥部里,丘国珍望着翁照垣:“旅座,真的不撤退了吗?现在已经超过了军部命令限定的时间几小时了。违抗军令,后果你可相清楚了?”

“丘主任,无论如何,现在不能撤!我们一撤,日本人一定会扑上来,到时候我们更被动。而且我们这一撤,民心就全失了,没有了民心,我们还能在哪里立足?”翁照垣直视着丘国珍的眼睛,缓缓地说。

“好,旅座,我现在立刻通知各团,随时作好战斗准备!你和李营长接着谈接防的事情吧,我们作两手准备更稳妥一些。”

==================================================================


上海 天通庵车站

正是夜色最浓的时候,那些闪烁的霓虹灯也仿佛疲倦了一般,喧闹了一天的城市逐渐入睡。一五六旅第六团的阵地上,负责了望的士兵们却睁大了眼睛。

“兄弟,听见什么声音没有?”一名上士突然侧过耳朵倾听了一阵,问身边的士兵。

“发动机的声音,还有咯吱咯吱的声音,肯定不是汽车。”士兵把耳朵贴在了冰冷的地上细细地听了一阵子。

“不好,那是装甲车!快,你去通知连长,大家都起来,都小心着点,一定是日本人打过来了!”上士喊叫起来。士兵刚刚站起身跑了两步,空气中就传来了炮弹的啸音,一枚70mm炮弹砸在了阵地上,正围在一个街垒里的几个士兵瞬间就像玩具一样被抛上了半空,枪支和躯干的碎片象雨一样落下。

“隐蔽!隐蔽!”上士拼命地挥舞着手奔跑着。一辆坦克嘎嘎作响地从远处的建筑物后面转了出来,夜幕下那个圆形的膏药旗闪着怪异的光。短暂的停顿了一下,车身猛地一颤,短而粗的炮口突然喷出一团火焰,直瞄的炮火准确的命中了另一个街垒,还在奔跑的上士挥舞着的双手突然停顿下来,像被人狠狠地推了一把一样,一头栽倒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狭窄的道路,让八辆装甲车只能鱼贯而行,日本士兵猫着腰躲在八辆装甲车后面,谨慎地向前推进。对面的阵地好像已经撤空了一样,没有灯光,悄无声息。但是日本士兵没有发现,在街道两旁的建筑物上,一支支步枪正在沉默中等待那致命的一击。

装甲车的履带轻松地碾过中国士兵的阵地,依然没有一点儿反抗,这让日本士兵疑虑起来。不过也很正常,这个混乱的国度,在懦弱的政府领导下,一切都是可能发生的。“和这样的军队作战,真是轻松啊。”最后一辆装甲里的日本士兵打开了舱盖,探出了头向跟进在后面的日本士兵喊道。

“砰!”一声沉闷的枪声毫无征兆地响起,汉阳造步枪7.92毫米的弹头毫不费力地掀开了那个从坦克里探出来的头。猝不及防的日军士兵刚刚趴下,无数手榴弹又铺天盖地地砸了下来。

这些趴在街道上的日本士兵徒劳地寻找着隐蔽物,可惜在那些居高临下的火力点面前却毫无作用。日军步兵所遭受的攻击让指挥战车队的足立中队长非常恼怒,刚想调转车头去支援步兵,却因为狭窄的街道而无法转身。无论哪个时代,巷战永远都是重装部队的噩梦。帝国生产的装甲车实在差强人意,固定设计的炮塔已经完全失去了作用,唯有两挺机枪能够吐出毒辣的火舌。就在装甲车拼命朝着建筑物上的火力点射击时,路两旁又钻出几个矫健的身影,在装甲车下面放下怀里抱着的集束手榴弹后,又敏捷地翻滚开去。爆炸声接连不断的响起,薄薄的装甲在集束手榴弹面前就像是纸糊的一样脆弱,爆炸的火光又引燃了发动机和燃料,八辆装甲车就像八只大号的,被掀翻在沙滩上的王八一样,毫无抵抗力地燃烧,再恂爆。


156旅的旅指挥部里,被骤然响起的炮声惊醒的军官都匆匆集中起来,猜测着可能发生的事情。这时,电话铃响声大作,丘国珍一把抓起电话,电话那边传来六团长张君嵩焦急的呼声:“旅座,日本人在装甲车的掩护下,从虬江路,广东路,宝山路,横浜路,天通庵路,青云路向我发起攻击!”

翁照源一把抢过电话:“给我狠狠地打!按事先布置好的预案,组织敢死队,炸掉那些王八壳子!六团主要防守通天庵车站,那里一定是日本人进攻的重点!一旦那里失守,日本人能通过铁路快速机动过来!别的方向你放心,丁荣光的五团马上增援!”翁照垣放下电话,又回头喊道:“丁荣光!带上你的人,马上去广东路,青云路方向!”

“是!”156旅第五团团长丁荣光干脆利落地应了一声,转身跑步出门。

“旅座,那我们营?”李上珍上前一步,望着翁照垣。

“你们营本来是来接防的,现在,恐怕你们是没有办法接防了。”翁照垣摇了摇头。

“旅座,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也是军人!虽然,宪兵团是军部直辖,但在战场上,我们愿意接受翁长官指挥!现在,请旅座给宪兵六团一营下达作战命令!”李上珍仿佛受到侮辱一样,胸膛一挺。

“好!好!好!不愧是我堂堂中华男儿!”翁照垣望着眼前这个年轻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