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老院里的女儿

敬老院里的女儿




来到敬老院已经两年多了,除了每天过着日复一日的简单生活以外,更多的就是坚持在公园里练太极,这样的日子没有太多新奇感,没有儿女的关怀,没有老伴的陪同。再过几天就70了,感到自己的年限快到了,或许感到有些凄凉啊。冬天光杆的树木,冰冷的湖水,直沁人心,难怪别人说冬季是老人的季节,透着无边的忧伤。

退休前我是一名大学教师,学生们都喜欢叫我老观,一是因为这样的叫法让我和学生们没有太多的代沟,二是他们觉得我讲课的时候更像是道家学者,三是我喜欢观察生活中发生的点点滴滴。“老观”,很有意思的别称。虽然已经年迈,但是“观察”并没有从我的生活中被排除。也许是巧合,我是第一个看到那个小女孩,一次我练太极脚抽筋了,她把我扶到座椅上,还说自己学了一手好推拿,起初还以为现在的孩子什么都不会,只会讲道理,不过当我感觉脚好了以后,看着她笑着说,“大爷,以后注意点,要是没有人,您怎么办呢。”小女孩告诉我自己没有念过大学,家庭条件不好就出来打工,因为假期没有事情可做,就到敬老院做义工了。很善良的孩子。

其实,感到很温暖。自从小姑娘来了以后,整个敬老院似乎都热闹起来,她来了不到一天就搜集每个人的兴趣爱好,然后第二个礼拜天来的时候,带了好多的书、电影、氧气袋,还有一些她老家带的“贵州三宝”,她说都是在网上买的很便宜,这辈子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姑娘。做义工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无论是从生理还是心理都要有较大承受力,年轻的时候我也做过,我还担心小姑娘的经济承受力,看要不要去给敬老院院长说一声,填一下账单报销一下。小姑娘每次都露着笑容说没事的,没事的。我们看着都心疼。元旦的时候,她放两天假就过来了,还有拿了一个纸箱子,后打开是一个足浴盆。院长和我们一直都不肯接受,因为太贵了。她还是笑,拿着足浴盆倒腾半天,边说,“这个啊,你们放心,没有多少钱,我是在我友商城里买的,没有多少钱,虽然我工资低,但是这个我友商城里面的东西都很实惠,你们能用到的都是在上面找的,市场上还没有呢,也就是我两顿饭的钱。没事的。”我们怎么可能相信她说的话,她是怕我们不相信,拿出发票,真是倔强的孩子。

现在啊,小孩天天给我们讲我友老玩童里的故事,还有我们去学上网,那样以后就可以在我友商城里面选购东西。虽然是要不了多少钱,但是我们都很感激她,小姑娘给我们带来了温暖和欢乐,她永远都是我们敬老院的女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