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媒:中美均内患重病 需要相互疗伤

韩国《中央日报》1月4日发表评论,题为《如果说美中是真正的G2……》,作者为裴明福。文章摘编如下:

在新年的第一天,我带着关注阅读了《纽约时报》登载的尼古拉斯·克瑞斯特(NICHOLAS D. KRISTOF)的专栏,名为《平等,灵魂真正的粮食(Equality, a true soul food)》。英国着名免疫学专家理查德·威尔金森(Richard G. Wilkinson)以研究结果为基础,指出不平等是严重的犯罪,它是毒品中毒、未成年人怀孕、中途退学、心脏病、精神病、肥胖等各种社会和身体上的病理现象的罪魁祸首。美国经济两极分化严重,最上层的1%拥有的财产比下游90%的人加起来还要多,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美国只能是需要建更多的教导所、精神病医院以及雇佣更多的警察了。要不是认为美国的社会不平等问题非常严重,怎么有会在新年伊始写这样让人打冷战的文章呢?

讽刺中国社会不平等的文章在去年年末就曾在网民中热传。那是一篇说如果想要在北京市内买一个差不多的公寓需要多少年的问题。北京100平方米的房子的平均市价为300万人民币,以此为基准,农村农民要从唐朝末期(10世纪)开始拼命种地攒钱,一般的蓝领工人要在鸦片战争(1840年)开始没有休息日地在工厂工作,一个妓女要从18岁开始到46岁每天接客直至接满1万个客人。这个计算甚至附有解释说,这是除去室内装修、购买家具、家电的钱得出的。贫富差距的增长速度比经济增长的速度更快,这是中国的现实。

就像除了美国和中国就没有别的国家一样,整个世界就只是喊着“G2”,但美国和中国都一样内患重病。如果说美国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借着钱、印着美元勉强维持,那么中国腐烂的伤口正被迅速的增长势头所掩盖。中国的高速增长会持续到什么时候也是个疑问。中国内部也警告称,中国在过去三十年取得的进步是东亚增长模式一次成功的变异。该模式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遗留的条件下发端,如今已经耗尽其潜力。因此,中国的发展也到了关键的时刻:经济结构调整过程虽然痛苦,但如若不实行,中国经济将丧失良好的增长势头(余永定,前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毫不夸张地说,一些地方政府简直是自己挖坑自己填,只为创造GDP。中国公众最为痛恨的便是官商勾结,逐步拉大的贫富差距也是不争的现实。

美国和中国都有严重的内部问题。现在不是互质对方错误、拼力气的时候。此时需要各自都承认自己的局限并进行合作的相生智慧。一方的危机必然会转化成另一方的危机,美中两国的关系就是如此相互依存。美中关系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两国的合作和矛盾必将给世界造成影响。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预定于1月19日对美进行历史性的国事访问受到世界关注的原因。

美国斯坦福大学的伊恩·莫里斯(音)教授承认“势力移动(power shif)正在转向东方的现实,同时认为因为技术急速发展和全球化的深入,在100年左右后,东西方的区分就会变得没有意义”(《西方支配的理由》)。但他强调,在那之前,为了让势力移动过程和平、顺利,美国的醒悟和中国的合作非常重要。胡主席的本次访美过程中应该同美方就世界政治、经济秩序的大原则和方向进行有深度的研讨。

通过去年的天安舰被击沉事件和延坪岛炮击事件,韩半岛(朝鲜半岛)的高易失性得到了证明。如果朝鲜再次进行挑衅,也许就会发生战争。韩半岛上的战争不仅对当事者韩朝双方、对美国和中国来说也是灾难。进入了铀浓缩阶段的朝鲜核问题是又一个防止不了的燃眉之急。美中峰会中还应该提出从朝核问题到统一的韩半岛问题的根本解决原则和方向。应以朝鲜所有核程序的暂停为前提,在六方会谈中考虑一揽子研讨韩半岛无核化、朝美建交、和平体制转换、对朝经济援助、和平统一原则的方案。这是“G2”应发挥的作用。

拉帮结派进行对立是20世纪冷战时代的遗物,美中应寻找合作和相生的道路。这是美中两国活下来、世界活下来的必由之路。在1979年1月,邓小平作为中国最高领导人首次访美。那年1月1日美国和中国清算了30年的敌对关系,正式建交。在归国声明中,邓小平道破“黑猫白猫”论。胡主席的归国声明中会有什么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