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染指女教师错把学校当作是后宫

小曹老师怀孕了,这消息一经传出,很快在校园中炸了锅,所有人异口同声地猜测一定是宋校长干的,虽说大伙毫无根据,但凭宋校长为人,以及之前干坏事、做丑事的生活作风,就可以断定八九不离十。

这种说法,虽让人觉得有些无厘头,但也不无道理,谁都知道宋校长垂诞小曹老师已有很久了,从她报道的第一天开始,宋校长那双色溜溜的眼睛就冒出了绿光。小曹实在太漂亮,可以说是学校近十年来,出现过的第一位美女。她从艺校毕业后,正巧赶上了县里招聘特岗教师,又很幸运的被录用,分配到我们这所乡镇中学支教二年,眼瞅着实习期满,后天就要去城里上班,却传出了这等绯闻。

再说,小曹是否真怀孕还不敢确定。第一个传出来的,是小张老师。她和小曹在同一个宿舍里睡,她说小曹近来一直呕吐,吃不下东西,还想吃酸的,跟怀上孩子有妊娠反应是一样的,本来她只是跟另一个女老师以调侃的方式闲聊、说笑,随后便有了各种版本的说法。大家硬是把她和宋校长凑到了一块,很多人一碰头,就把这事说成了真的,甚至小曹近两个月来什么时间进过校长办公室,呆了多久,请过几次假,校长那天和她同时不在学校的,都作了祥细分析,一致认为宋校长的可能性占到了99.9%,接着大伙儿就又都大骂宋校长不是人。总而言之,这件事秘密地争吵了两三天。

老师们对小曹的印象很好,她是很开朗很大方的女孩子,可话却不多,从不跟大家扎堆谈八卦,这样子在校园里她显得很另类。没课之后,她总是在宿舍是听音乐和看书,各方面都挺有气质和修养,毕竟是城里长大的孩子,跟乡下女人就是有差别。小曹这两年来,每次来上班都是一个人,从未见有过男朋友接送,这跟同宿舍的小张不同。小张是只要有对象,就巴不得到处晒晒,问问这个行不行,问问那个好不好,没几年工夫换了三四个男友也结不了婚。小张说很少听到小曹谈论家事,小曹不喜欢这样,她俩虽然住在一起,共同的语言却不多,小曹大多时间是在听小张得瑟。当然,性格这东西,没啥好坏之分的,各有优缺点吧。

小张说小曹怀孕一事,本来也只是玩笑话,没想到却刮了这样大的风。正当大家还热衷于骂宋校长之时,小曹就要走了。那天,是她的男朋友来接他的,小伙子很帅气,当兵刚转业回来刚半年,他跟大家热情的握了手,感谢对大伙小曹的帮助,还说他俩计划腊月计划结婚,到时候会请各位老师喝喜酒。

正当小曹的谣言不攻自破之时,大家又翻出了前几年宋校长的那件丑闻来说事。那年有老师要上中教一级,宋校长为特为两个女老师开绿灯,学校里当年只有五个指标,排队上的就有12位骨干,往年上职称都是得评分,打分,按成绩民主评定。可宋校长硬是偷偷的把两个指标给了二个女老师,有一个才刚30来岁。40多岁的都还在排队,30岁就要上一级谁会同意?再说这样子很不公平。这个结果大伙是心知肚明的,就是宋校长潜规则了她们,没办法交代,只能通过这种方式给点儿好处。

这件事被捅到了教育局,那个30岁的女教师没有被批,结果她就很不服气,就闹事,最后把宋校长当众臭骂了一顿,被调离了这所学校。后来又听说因为这事她和男人闹离婚了,大家都知道她和宋校长确实有一腿。

宋校长生活作风问题局领导是知道的,可他有后台,大舅子是分管文教的副县长,局长还得让他三分。他在学校这十多年来,其实很少去管学校里的事情,全由两个副校长代管。他只负责开会,汇报工作,陪客吃饭,还有泡女老师。学校里共有81名教职工,46位女同志,他几乎全都染指了。他的品味真的很差,不管老的小的,美的丑的,他大小通吃。只要有女老师求他办事,他会搞很多困难,只要同意跟他上床,啥事都好商量。

在一所千人的乡镇中学里,宋校长享有“皇上”的后宫待遇......

想上职称先上床我遭校长潜规则

张老师劝我别去争职称,她说等宋校长调走之后,以后有机会再上,我当然不服气,还说凭什么呀,我中教二级已经18年多了,每年成绩都排前三,还是市教学能手,还有在省刊上面发表过多篇论文,今年又拿到了函授本科证,我的条件非常优越,今年一定要争取到。

张姐她比我早参加工作3年,可上中教一级已经有5年了,工资每月比我要多拿300块,职称对老师来说太重要了。那样我一年多挣4000元,能办好多事呢?张姐说,有些东西并不是只靠能力就能得来的,有本事的人多着呢,可也不见得都做了官,想开点就好。我说就是想不开,该争取的一定要争取。

张姐说祝我好运,我当时很并不理解她这话的意思,总觉得她就是饱汉不知饿汉饥,直到我坐在校长面前谈工作、谈申请时,他却绝口不提与职称的关的事情,而是握着了我的手,眼睛色迷迷的看着我,一瞬间我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脸涮的一下子就红了,没想到我42岁的女人了,竟然还有那种本能的反应,我迅速的抽出了手。

宋校长起身关上了办公室里的门,拉上了窗帘,办公室里顿时变得昏暗下来,他走到沙发旁,紧挨着我坐下,吓得我赶紧就站起来。他问我你想上职称干吗这样紧张呢?过来慢慢说,别紧张,我已经在考虑你的问题了。我知道他接下来肯定会再拉我,心里已经害怕极了,急忙走到门口,拧开了保险锁。

出门后,我先是深呼吸了一口气,心还咚咚地跳个不停,我真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幕,没想到平日里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宋校长怎么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我知道要是不快退出来,现在早已羊入虎口了。可职称的事情并没有谈呀,他会不会答应呢?我开始想张姐之前的那一番话,原来她是话里有话。接下来我又该怎么办呢?

今年有5个指标,符合条件的人就有12个,我自认为不能排第一第二,可也在至少在第三第四,谁知一周之后,公示被选名单打分情况,我居然排在第8位。知道结果的那天晚上我真的很纠结,我该不该再去找校长说说,去见了他又会怎样?后来,我鼓足勇气,又敲开了他的办公室。

当时,正好是排名第6的那个女老师在跟他谈话,冯老师她已经48了,还没有上去职称,这次好不容易排了队,可得分不理想,最后还要看校长和考核办公室的打分情况了,校长评定占20%,办公室考核占30%,个人积分占50%,最后的决定权其实就在看校长偏向谁,推荐谁了。我在门外听见校长跟她搞困难,我进去之后,校长说,你们两人现在都在此,我也正好说说这个问题。确实你们都很优秀,可咱们的指标也确实有限,谁都想早些拿职称,那样工资就有一定的幅度的提高,不仅是关系到教师的荣誉,更重要的个人得到了实惠。你们都有了上职称的条件,可是也都看到了,今年排队的很多,竞争很激烈。我也挺为难的,不过,我一定会秉承公平公正公开的态度给你们一个交代。你们都回去吧。有事我通知。我还没跟他说一句话,就被赶了出来。

可我刚回到自己宿舍门口,他就给我打来电话,说你过来一下,我有话嘱咐你,我就去了。进去后第一句话,他就问我,你刚才找我有什么事吗?我说今次想上,可是个人积分很靠后,有没有办法改一下。他说办法是活的,人可不能死心眼。随后他就缓步走近我身旁,在我耳边悄声说,只要我这堆干柴愿意燃烧,他会帮忙的,随即就亲了我一下脸。我又一次躲开了他。他说,你要是真想上,等上了晚自己后,大概8点左右来我这里一下,记得洗洗下身,他拍了拍我的肩。

我感觉这是这辈子受到的最大的耻辱,我已经是17岁孩子的母亲,孩子都读了高二,我们家庭和睦,幸福,我也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老公的事情。可如今,却要让我做出如此艰难的选择,我还是女孩子吗,还用得着害羞?大不了就那么一回事?又能咋滴。我能多挣些钱不也是为了家吗?我在乡下中学工作了21年了,住在县城里,可我从来没有机会调进县城,老公是个普通工人,家里要关系没有,要钱也没有,就这样了,我也不去想好事,每周就是家里学校来回跑吧。

我工作很积级的,很少给领导找麻烦,反正我干好本职工作就行了。所以这些年来,我工作中很自我,很努和,很受学生喜欢,跟老师们的关系也处得不错。正是这样,评模评优那靠得是我的真本事。可现在,和我同龄的都有好几个上去了,而我还没。我也是很嫉妒,很着急。我现在每月是1750元的工资,若上了职称后就能达到2100多。这对于生活很了不得的。老公每月才能挣1200元。家里的开销又很大,这点收入也是刚顾基本生活。孩子今后上大学了,学费怎么办?往后还要娶媳妇,还要买房,不都要靠我的工资吗?我必须上。

那天晚上,我去了,在家也清洗了下身。他已经50多岁的人,还是那样下贱。我被他在办公里糟蹋了半个多小时,他终于答应保证为我上了职称。后来,他隔几日便给我打一个电话,我就得陪她一会儿。直到一个月后填完了正式表格,我也讲了公开课。已经确定下来后,我就不怕他了,有一次他又打,我没接,往后他就没再来骚扰我。工作中,开会,我们都还是那样很正常,谁也看不出发生了什么。

同期,我们一共上了三个女老师,二个男老师。听说那两个男老师是送上了钱,每人至少有二千多吧,还请校长吃了饭。都是同一个学校的,有些事情,很容易知道,我的事情恐怕也有人猜测。前面我说的那个冯老师,她今次没有上去,校长有很多理由,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那个积分排第一的男老师当众跟校长拍桌子瞪眼睛,要校长给他一个说法。校长生气地告诉他说,“你就是不行,你不仅今年不行,明年你还不行,除非我不在这里当校长”。那个48岁的冯老师,气得还生了一场病,她说这些年没功劳也有苦劳,为什么想上个职称这样难?

张姐恭喜我评上了职称,她让我请客,她说要吃口香糖,我给她买了,我自己也吃了一包,我俩确实都得清新一下嘴,她应该懂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