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把你戒了。真好。

熊猫大葵 收藏 3 277
导读: 他的脸在我的梦里很清晰,一如当年初见。初冬的大学阶梯教室,我裹着大衣抱着暖壶昏昏欲睡,他走过来,坐在我旁边,碰了碰我,说,同学,你的笔掉了。 我叫沈小曼。23岁。研一,背着相机和一本三毛来到了奈良,在这个风和日丽的下午,遇到了我曾经狂恋过的男人。 我在奈良街头的书店偶遇黎昕:整洁、灯光昏黄的书店里,老板在前台用日语和人打着电话,春风吹着风铃发出细腻清脆的声音,   我正在看一本包装很和风的画册。有一页我怎么也翻译不出来。我拿出随身带的小词典,黎昕在我耳畔说:这句话印刷错误,无法翻译。 还是那


他的脸在我的梦里很清晰,一如当年初见。初冬的大学阶梯教室,我裹着大衣抱着暖壶昏昏欲睡,他走过来,坐在我旁边,碰了碰我,说,同学,你的笔掉了。


我叫沈小曼。23岁。研一,背着相机和一本三毛来到了奈良,在这个风和日丽的下午,遇到了我曾经狂恋过的男人。

我在奈良街头的书店偶遇黎昕:整洁、灯光昏黄的书店里,老板在前台用日语和人打着电话,春风吹着风铃发出细腻清脆的声音,

我正在看一本包装很和风的画册。有一页我怎么也翻译不出来。我拿出随身带的小词典,黎昕在我耳畔说:这句话印刷错误,无法翻译。

还是那副我喜欢的腔调。淡淡的微笑,充满温情的眼目。

站在异国宁静的街头,这情景实在太象某部电影。


奈良的风和C城其实没有多大不同,宁静的街头和C城某条小街没什么不同,匆匆路过的日本行人和中国人的脸也没什么不同。只是现在的我,早已不是三年前的自己。黎昕似乎忘记了我们已经有三年没见面了吗?忘记了我不再是那个什么事情都可以瞎感动的二十岁少女。如果说时间从我身上带走了什么,那就是以前那不顾一切和不计后果的桀骜,如果说留下了什么,那就是我现在终于可以面对这个男人,波澜不惊了。


我一直以为遇到黎昕,就是我这辈子最美好的事情了。可是当我无数次感受到他若即若离的暧昧后,才猛然发现,原来这不是爱情。这样的男人,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爱慕,那些疯狂迷恋的女人好像秋天的小蚊子一样多且烦人,我曾经问过黎昕,你只爱我吗?黎昕却只是笑,我知道那个微笑的意义,可是我不敢说破。

直到黎昕第五次吻我后,我看到她跟一个英文系很漂亮的姐姐从图书馆走出来,我才彻底崩溃,之前那些莺莺燕燕我不放在眼里是因为我觉得她们都比不上我,而这一次不同,我自卑的躲在角落里,躲在阳光的阴影下,任由我的忌妒滋长。我做了前二十年,甚至以后的几十年都没想过也不会再做的事情,我看着那些血从我的手腕上流走的时候,我突然像大梦初醒一般,求生的欲望强烈到让我一直不停的踹被自己反锁的门。到了最后我拨通了电话,尽管在那之后我就晕了过去,可是我知道,我不会死,因为我并不想死。


黎昕到医院看了我,还是那副表情,只是略带歉疚,买了我爱的端娜尔蓝莓口服液。他说了很多很多话,我却一句也没有听进去,看着他那张万年不变的脸时,我突然觉得很可笑。就像我从梦里醒来,看到阳光照在旅馆的小窗台上,楼下的老板娘在叫我,说有人来找我,我一打开门就看到黎昕的脸了,这一切都让我觉得很可笑。


就象今天他跟我说的这一句话一样:晓曼。这么些年我忘记了很多事情,唯独没有忘记你。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很深情,还是我喜欢的架势。


我忽然看着他笑了起来。然后我就走了。背朝着他挥挥手。

我……再也不想跟他再见了!虽然我曾疯狂地、不顾一切地爱过你。

2010,把你戒了。真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