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给力扫地老太太 150个版本


据说在每一个互联网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程序员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代码,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栈溢出了。


据说在每一个保险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内勤员工身边时,看了一会电脑上的每日业绩龙虎榜,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别高兴得太早,预收保费任务是完成了,可是你再看看柜面实收保费的数字。


据说在每一个报社采编区,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记者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文字,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标题歧义。


据说在每一个编辑部,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你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CMS,会低声提醒:小心,专题链接应用target=_blank。


据说在每一个部委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处长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正在起草的批复文件,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送报告的这主儿刚刚双规。


据说在每一个船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偶然的经过一个刚准备走进办公室的航线业务的身边,会低声的提醒对方:小心,XX家的船本周不接X港的货物了。


据说在每一个村委会办公室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审计师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EXCEL,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现金流量表不平的。


据说在每一个大学的自习室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法语系学生身边,看了看他的笔记,会低声提醒说:小心,形容词应该变阴性复数。


据说在每一个大学的自习室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她经过一个同学身边,扫一眼桌上的演算纸,会低声的说:小心,注意积分上限。


据说在每一个大学食堂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厨师的身边,扫一眼锅里的菜,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少放盐了。


据说在每一个大学食堂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对互相喂饭的情侣身边,扫一眼他们的菜碗,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菜里有小强。


据说在每一个大学自习室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抓耳挠腮复习考研学生的身边,扫一眼模拟卷上的题目,会低声提醒对方说:用拉格朗日中值定理,试试。


据说在每一个电脑维修部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维修工程师的身边,扫一眼显示器上字符的,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分区表出错了。


据说在每一个电视台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非线机房,扫了一眼电脑上剪出的片子,低声提醒编导:小心,夹帧了。


据说在每一个电视台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主持人身边时,看了一会主持,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情声气结合又错了。


据说在每一个电台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主持人的身边,看了一眼音频,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电频太低无法通过验证。


据说在每一个电台直播区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播音员的身边,听了一耳朵备稿,低声提醒对方说:注意断句。


据说在每一个电信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设计员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图纸,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板位插出了。


据说在每一个电影剧组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他经过导演身边,扫一眼小角色美女演员的脸,会轻声提醒对方说:和导演睡一觉,你就是女猪脚。


据说在每一个电子城的DIY装机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在装机的技术员的身边,扫了一眼机箱里的配件,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个电源功率不够。


据说在每一个电子商务公司里,都会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物流部,扫一眼发货单,会低声的提醒对方说:小心,这个地方申通到不了,要用EMS。


据说在每一个动漫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剪辑员的身边时,扫了一眼,会低声的提醒对方说:小心,,PAL制式出错了。


据说在每一个分子实验室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实验员的身边,扫一眼移液枪里的液体,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dNTP加过了。


据说在每一个风电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远程监控员身边,扫一眼风机数据,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功率曲线异常了。


据说在每一个服装公司,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销售的身边,扫一眼电脑上的订货清单,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款三粒扣双开叉的西服款式已经不流行了。


据说在每一个高校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博士生身边,扫一眼厚厚的论文集,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第134条文献引用错误。


据说在每一个工程公司里,都会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作图的杯具,扫一眼屏幕上的管线,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少画一个安全阀。


据说在每一个工控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工程师的身边,扫一眼桌上正在接线的设备,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地线不标准,会导致EMC问题。


据说在每一个公厕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正在蹲坑人身边时,环回扫视了一会客人,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老板卖给你的草纸是别人用过的。


据说在每一个公关公司,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策划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标题,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标题新闻性太差。


据说在每一个公关公司里,都会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客户经理的身边,扫一眼vendor报价,会低声提醒对方说:这个报价还可以砍一半。


据说在每一个公关公司里面,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紧闭的会议室门口时,扫了一眼白板的方案解析和眉头紧锁的一堆人,对出来接水的项目经理说:小心,方案主线不清晰,要参考汽车产业政策。


据说在每一个广告公司,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你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Layout,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张图是有版权的。


据说在每一个广告后期音乐制作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作曲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挂的插件,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 L3有点儿压过了。


据说在每一个航模俱乐部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模友的身边,扫一眼模友的航模,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个怠速针挑的有点高了,点火器可以适当的放长一点时间。


据说在每一个后期机房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偶然经过非线机房,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夹帧了。


据说在每一个化学实验室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他经过一个post. doc. 身边,扫了一眼反应瓶,低声提醒对方到:生成异构体了。


据说在每一个环艺学校,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学生身边,扫一眼3DMAXS制图,低声提醒对方说:你没有贴好材质。


据说在每一个会计师事务所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Manager的身边,扫一眼报告上的报表和附注,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数字不tie,报表没平。


据说在每一个会计事务所,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会计师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资产负债表,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帐没配平。


据说在每一个会计事务所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审计助理的身边,扫一眼桌上的账目,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凭证有诈。


据说在每一个会议室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会议室门口,扫一眼分会场,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有地市掉线了。


据说在每一个机械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技术员身边,扫一眼公差序列,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过渡配合了。


据说在每一个基金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他经过一个操盘手身边,扫一眼K线图,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破位了套住。


据说在每一个驾校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练桩场地,向倒桩的学员扫了一眼,低声提醒说:压住离合,快回,要撞杆了。


据说在每一个建筑设计公司,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设计师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图纸,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疏散宽度不够。


据说在每一个建筑设计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设计师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平面图,会低声提醒对方说:不对,容积率低了。


据说在每一个建筑设计院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设计师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图纸,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要考虑偏心。


据说在每一个建筑事务所,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经过一个建筑师的身边,扫一眼电脑屏幕,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间房疏散距离不够。


据说在每一个教室里, 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 当她经过每一个考生旁边, 扫一眼试卷上的题目, 会低声提醒对方说: 用右手结合楞次定律判断。


据说在每一个街边夜市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卖碟小贩的身边,扫一眼摊位上的碟片,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日本片改更新了。


据说在每一个景观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尔地,当她经过一个植物配置师的身边,扫一眼苗木配置表,会低声提醒对方说:注意化感作用。


据说在每一个警察院校的靶场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学员身边,提醒一句,小心刮风了,弹道偏左两个单位。


据说在每一个考场外,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当她经过一个考生身边时,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作弊的小抄不够用。


据说在每一个考研教室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学生的身边,扫一眼他做的政治真题,会低声提醒对方:小心,应该用辩证法而不是唯物论。


据说在每一个录音棚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录音师身边时,听了一耳朵正在缩混的新歌,低声提醒对方说:电吉他EQ3000HZ那边再加2.1个dB会更好听。


据说在每一个旅游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计调的身边,扫一眼台面的行程计划表,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间店的回佣只有25%,但人头费有一百。


据说在每一个律师事务所,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律师的身边,扫一眼卷宗,会低声提醒对方说:会败诉。


据说在每一个律师事务所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走过一位律诗身边,看了一眼起诉书,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原告赔偿请求里关于生活费的请求,城镇户口和农村户口的计算标准是不同的。


据说在每一个律师事务所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律位师的身边,扫一眼桌上的文件,会小声地提醒道:小心,他爸是李刚。


据说在每一个漫画工作室,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漫画师的身边,扫一眼Wacom数位板,会低声的提醒对方说:鸿渐于陆,是第四式。


据说在每一个派出所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他经过一个民警身边,扫一眼笔录,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会被法制科退回来的.


据说在每一个平面设计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设计师身边,扫一眼四色菲林,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个颜色最佳印刷效果c要减5。


据说在每一个期货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每一个交易者的身边,扫一眼他身前的电脑,会低声提醒对方:小心,有色要跳水了。


据说在每一个气象局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气象台预报科,扫了一眼电脑上的的卫星云图,会低声提醒首席:小心,预报的降水量要再加10mm。


据说在每一个汽车4S店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销售经理的身边,扫一眼价格表,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个价钱比对手高了两个百分点。


据说在每一个日语系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大四生的身边,扫一眼纸上的翻译,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古语敬格错了。


据说在每一个设计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前端工程师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代码,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IE6不兼容啦。


据说在每一个摄影工作室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摄影师的身边,扫了一眼LCD上的照片,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白平衡不准。


据说在每一个摄影棚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走过一位摄影师的身边,扫了一眼摄影机,,会低声的提醒对方:小心,光圈大了,快门慢了,小心爆了。


据说在每一个生物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技术员身边,扫一眼引物序列,低声提醒对方说:会有发卡结构。


据说在每一个生物信息学实验室,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不经意的,当她进过一个同学身边,瞄了眼屏幕上的报错,会低声的提醒对方:小心,格式核酸的数据库要加参数的。


据说在每一个食科院的大厅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副教授的身边,看了一眼布满结构式的讲义,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羟基位置错了。


据说在每一个市场分析办公室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他经过每一个市场分析师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报告,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个预测要是交上去老总不会放过你全家的。


据说在每一个手机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硬件工程师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PCB版图,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电路不能耦合


据说在每一个手术室里,都有一个推床的大妈。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主刀医生身边,扫一眼术野,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瘤子没切完。


据说在每一个宿舍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得,当她经过男生宿舍时,看到他们看日本文艺片都会很轻声地说一句:小心,这有码,我给你个无码的。


据说在每一个通信公司里,都有一个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网规工程师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站点,会低声的提醒对方:小心,过覆盖了.


据说在每一个图书馆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复习迎考的学生身边,扫一眼他看的书上划的,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不是重点。


据说在每一个图书馆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经过书架,扫一眼学生手中的书,会低声提醒:小心,这本书的第2011页的第1段的第4句上写了个错别字。


据说在每一个外贸公司,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单证员的身边,看了眼屏幕上的业务报表,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按照这个信用证条款,我们要亏掉0.3个点。


据说在每一个网吧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当她经过一个上机的童鞋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CS,会低声提醒对方说:Be careful,Needbackup,A包点埋包了。


据说在每一个网吧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顾客身边时,扫一眼屏幕上的网游,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快OT了,先丢个龙池再输出。


据说在每一个网吧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玩家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王,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你AOE了。


据说在每一个网络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编辑的身边,扫一眼编辑的电脑,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个TITLE不适合百度收录,SEO优化参数设置不对,HTML标签优化不大好。


据说在每一个物理研究所, 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位研究员的身边,扫一眼离子对撞机实验室,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需要对CMS(紧凑型μ介子螺线管)探测器进行方位矫正。


据说在每一个物流公司里,都会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cus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load plan, 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条船爆舱啦了。


据说在每一个西太博士的办公室,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经过书桌, 扫了一眼简历,会低声地提醒:小心, 卡拉OK 是唐骏发明的


据说在每一个小区门口,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商贩的身边,扫一眼地上的货品,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城管来了。


据说在每一个心理学实验楼里都有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她经过一个感统训练师身边时,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个小孩的前庭有轻度问题。


据说在每一个心理学实验室机构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博士生的身边,扫一眼电脑上的实验程序,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刺激呈现时间太短。


据说在每一个心理咨询机构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诊室旁边,向单面镜内扫了一眼,会低声提醒咨询师:小心,来访者阻抗很严重。


据说在每一个新闻办公室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记者的身边,扫一下他的稿子,会低声提醒对方:小心,你是为党说话,还是为人民说话?


据说在每一个学校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主任的身边,扫一眼他旁边低头哭泣的学生,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是副市长的儿子。


据说在每一个医学院校的实验室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护士生的身边,看了下桌上的安瓿,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青霉素要先皮试。


据说在每一个医院的走廊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手术室门口时,向门内扫了一眼,对出来的护士低声提醒道:小心,钳子缝在里面了。


据说在CCTV的每层楼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编辑或记者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会低声提醒对方说:群众画面多了一帧,领导画面少了一秒.


据说在发改委大楼的每一层,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每当她看到一辆私车,会低声叹一句:小心,油价又要涨了。


据说在每家广告公司创意部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ART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图,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你的蓝多了125的红。


据说在每一个IT公司市场部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Marcom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数字,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超预算了。


据说在每一个宝玉石检验中心,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他经过一个老检验员身边,扫一眼显微镜下的玉石,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块玉是染色的。


据说在每一个因特网的社交网站上,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点进一个猥琐男的主页,扫了一眼新鲜事,会悄悄话留几个字:小心,你花痴的那姑娘是伪娘。


据说在每一个音乐学院的琴房,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打扫过某一个琴房的时候,扫一眼正在埋头苦战和声题的学生,会低声咕哝一句说:小心,隐伏五度了。


据说在每一个音乐学院里, 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 当她经过一个考试的学生身边, 扫一眼他的谱纸, 都会低声提醒对方说: 小心 这个回旋奏鸣曲式没有展开部。


据说在每一个银行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对公柜员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AB系统,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交易码弄错了。


据说在每一个英语培训机构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捡起一张掉在地上的报纸,扫一眼上面的内容,会低声自言自语道:这个单词拼错了。


据说在每一个英语系自习室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埋头复习国家概况的学生身边时,看了一眼全英文的课本,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IRA was illegal。


据说在每一个营业厅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手拿iPhone4去剪卡的用户身边,扫一眼入网协议,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上网慢,费用会溢出。


据说在每一个影视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剪辑师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播放的影片,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个镜头跳帧了,转场叠化用2秒的。


据说在每一个游戏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游戏策划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系统案,会低声提醒对方:小心,引擎不支持此功能。


据说在每一个杂志社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编辑身边,扫一眼二校打样稿,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个德语标题你拼错了,U上面还要加点的。


据说在每一个证券公司和基金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研究员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报表,低声提醒对方说:注意三项计提。


据说在每一个证券公司里,都有个扫地的老太太,偶然经过投资顾问身边,看了下电脑上的走势图,会低声提醒对方:小心,机构又虚抬指数了。


据说在每一个证券公司里,都有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操盘手旁边,扫了一眼液晶屏上的大盘,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K线已经出现死叉。


据说在每一个证券交易大厅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她经过一个正困惑的资深股民旁,扫了一眼屏幕上股票走势图,会低声提醒对方:走吧,会连跌一周的。


据说在每一个政府部门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官员身边,扫一眼文件上的签字,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应该局长先签批意见。



据说在每一个制药企业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高效液相色谱化验员身边时,扫了一眼仪器显示屏,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对照品基线还没走平。


据说在每一个咨询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咨询师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图表,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SWOT分析不是这样用的。


据说在每一个资产管理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交易员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走势图,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CAC40指数今天是变盘窗口。


据说在每一个足球场边,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练射门的前锋身边,扫一眼守门员的位置,会低声提醒前锋说:外脚背,搓右上角。


据说在每一个作家家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作家的身边,扫一眼WORD里的字,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段莎士比亚写过了 。


据说在每一家电脑城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一台蓝屏的电脑,扫一眼上面的内容,会低声自言自语道:小心,这个机子主板驱动装错了。


据说在每一家电商公司里,都以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走过CEO的身边,扫一眼报表,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转购化率连续3天往下掉了。


据说在每一家电视台制作间里,都有一位扫地老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位编辑人员身边,扫一眼监视器机上的画面,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两组镜头剪辑反轴了。


据说在每一家电台编辑部里,都有一位扫地老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位新闻编辑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串播单,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书记排名应在市长前面。


据说在每一个电视台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年轻编导的身边,扫一眼屏幕画面,会低声提醒编导说:小心,这个选题不能做,上面有文件。


据说在每一家房地产中介所里,都有一位扫地的老太太。有一天她经过正在看房屋资料的客人身边,她淡淡地说了一句:小心,这幢楼呈5度倾斜。


据说在每一家广告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设计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画面,会低声告诉对方:小心,皮肤那里多了5%的红。


据说在每一家建筑设计院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设计员的身边,扫一眼图纸,会低声告诉对方:小心,梁的配筋配少了。


据说在每一家酒店,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前台,扫一眼酒店管理系统,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刚刚double check-in 了。。


据说在每一家商学院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偶然经地,当她过学生考场,扫一眼试卷,会低声提醒对方:小心,需求弹性系数为负,是低档品。


据说在每一家投资银行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业务董事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股票代码,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家有重组预期,快停牌了。


据说在每一家网吧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90后非主流的身边,扫一眼他的QQ空间,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火星文中有错别字。


据说在每一家洋酒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瓶已经打开了的酒瓶边,嗅一下瓶中溢出的酒香,会低声自言自语道:还是single malt的好。


据说在每一家医院,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医生身边,扫一眼血气报告单,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会有呼酸合并代碱。


据说在每一家英语培训机构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捡起一张掉在地上的报纸,扫一眼上面的内容,会低声自言自语道:这个单词拼错了。


据说在每一家装饰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当经过设计师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图纸,会低声提醒说:小心,这样设计,甲醛含量会超标。


据说在每一架飞机起飞前,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飞行员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气压,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本场用QFE。


据说在每一间手术室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他经过一个麻醉师的身边时,抬头望了眼麻醉监护,然后低声提醒对方道:小心,呼吸参数该调整了,准备好除颤仪…


据说在每一间银行网点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柜员的窗台,扫一眼银行承兑汇票,低声提醒对方说:出票账号少了一位。


据说在每一块鸦片种植地边,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对收割者身边,扫一眼他们手中的工具,会低声提醒一句,小心,刀片放长了,会割死桃子。


据说在每一派出所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正在受理案件的小民警身边时,瞄了一眼他手里的身份证说:小心,这人是A省B市的在逃人员。


据说在每一所大学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备考变态心理的学生身边,扫一眼试题模板,会低声提醒对方说:治疗GAD可采用系统脱敏法。


据说在每一所医院的检验实验室,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检验员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数据,会低声提醒对方:小心,菌种变异了。


据说在每一条马路上,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看见一个姑娘过马路,一眼瞥见远方闯红灯而来的车,会低声告诉那个姑娘:小心,司机他爸是李刚。


据说在每一通信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群通宵加班解决话音质量问题的工程师们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信令消息,会低声地说:小心,这个用户的手机是山寨的。


据说在每一座有机合成实验楼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实验员的身边,扫一眼实验记录上的投料量,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催化剂加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