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 第四章 从军之路 7、身份揭破

子弹2010 收藏 3 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04.html


7、身份揭破

从来不会为什么人流泪的我,站在急救室外,却忍不住掉了眼泪,当然,没有一个人看到,那泪,刚掉下来,就被我拭去,被咽到肚子里,但那第一次心痛的感觉,却是终生难忘。

傅晴为了让我们吃上饺子,居然付出了断腿的代价,由于大雪,路滑,她的自行车在来医院的路上摔进了沟里,腿竟摔断了。但让我难过的是,断了腿的她竟还硬撑着给我们送来了饺子。

此时那盒饺子就在我手里,还带着她的体温,而她进手术室时的神情依然在我眼前晃动,脸色苍白如纸,疼得满头冷汗的她居然还一个劲儿地对我道歉,“我真没用,哥,对不起,你别担心我……我一点不疼……真的。”

窗外的雪又飘飘扬扬地下起来,对着洁白的雪花我暗暗发誓,无论如何,不能再让傅家的人出一丁点意外。

傅晴的腿打了石膏,我用自行车推她回家,一边走,忍不住问她,“疼吗?”

“疼。”她第一次没隐瞒,随即又叹气道:“可怎么办啊,这下不能干活了,家里的事要谁来管呢。”她担心的还是这个,泪又差点漫过我的眼眶,我忍着泪说:“我干,我管。”

“哥,对不起,家里这么多事,我又……我怎么这么不小心呢?”她自责地道。

“是我对不起,樱子的事本来就不该你管。你放心吧,家里的事我真的会全担起来的。”

“你会吗?”她不以为然地说。

“我……你来当老师,你说怎么干我就怎么干,成吗?”我说。

她不说话了,我诧异地转回头,却见她在抹眼泪呢。

“怎么了?很疼吗?”我停住脚步,关切地道。

她不好意思地擦拭一下泪水,象孩子似地双手一张抱住我的腰,笑道:“那好,我就安心睡大觉,什么都等着现成的。”

“嗯,你放心吧,你动嘴就成,动手的事我全包了。”

我说到做到,接下来的二十天,傅家的大小事务全部包揽下来,什么洗衣买菜做饭,都做得仔仔细细熨熨贴贴的,连傅晴都吃惊地说:一别三日,刮目相看。

其实事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一心一意想做好,一心一意不让傅晴操心劳碌,所以做什么都用了十二分的心思,做了几天,竟还有点干上瘾了。

最重要的是因此会常常看到傅晴的笑容,以前她不怎么笑,尤其是对着我的时候,我没想到她的笑竟然那么美丽,对我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吸引力,为了她的淡淡一笑,别说干点家务活,干什么我都愿意。

“家务也不难做嘛。”我看着被我擦得锃亮的门窗、地板、桌椅以及桌上团团摆起的热腾腾的饭菜,颇有点自得地向刚下楼的傅晴炫耀。

“真干净,那块破玻璃也换了,那门上掉的螺丝也拧上了,饭也一点儿没糊,哥,你还真不赖呢。”傅晴满眼放光地表扬我。

我得意极了,我一边扶她坐下一边道:“那当然,咱要么不干,干就象个样子。”正要转身叫小雨点和奶奶,却见樱子站在楼梯口,上不上下不下地呆立在那儿,看着我俩的眼神恶狠狠的。

我一愣,对她道:“站那儿干嘛,吃饭了,快下来吧。”她也出院快两周了,暂时安顿在傅震龙家里,我想等傅震龙病愈回来再带她一起走。

樱子没说什么走下来,在傅晴对面坐下,不一会儿奶奶和小雨点都来了,我刚坐下准备吃饭,却听樱子道:“小雨,你和我换下位置。”

我扭头一看,原来樱子想换过我身边坐,我还没开口,小雨点不以为然地道:“干嘛,吃饭这么一会儿也不让我哥安宁,吃完饭再找他好了。”

樱子总是缠着我,谁跟我说几句话都不行,小雨点对此颇有意见,于是趁机报复一下。但让我们意外的是,樱子突然火了,伸手“拍”地一巴掌就打掉了小雨点的饭碗。

满座皆惊,我本能地大声喝道:“干什么樱子?”

“你就知道对我吼,这死丫头怎么对我你看不到吗?臭丫头,不给你点厉害你快骑在老娘头上拉屎了都,我喜欢跟我刀子哥坐一起关你什么事啊?你这小狐狸精……”她突然抓住小雨点辫子使劲一扯,小雨点摔倒在地,“哇”地哭了。

我见樱子欲来欲放肆,急忙离座扶着傅雨,对樱子吼道:“要吃就吃不吃就滚,这儿也是你撒野的地方吗?”

樱子狠狠瞪着我,半天才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别忘了你自己是谁?”说完,转身向门外跑去。

小雨点“呜呜”地哭,傅晴心疼妹妹,将她抱在怀里哄,奶奶脸色也不好看,但她没说什么,只吩咐我说:“你还是去看看她吧,她有病,跑出去别再出什么事,唉,你爸要是在家就好了,我这老婆子也是不管用了。”

“姐,我害怕,我怕那个人。”小雨点呜咽着。

我没有去追樱子,默默收拾了地上的碗片饭菜,我知道,这一切问题都是因我而起,樱子的话象刀一样戳我的心,我也盼着傅震龙快点回来,好结束这一切,但一想到要离开傅家,我的心里又如同被石头堵住了似的,难受得无法呼吸。

晚上,我没有去找,樱子自己又回来了,她突然出现在我门口,脸色青白,神色间带着不安的躁动。

“你走不走?”她第一句话便问这个,我转过头,看了她一眼,又低头继续做傅晴给我留的功课,“饭热在锅里,要吃自己盛。”

她几步上前,一把将我手里的笔夺过,往地下一扔,大声叫道:“我问你到、底、走、不、走?”

我沉默了几秒,静静回答:“不走。”

她似乎被什么东西重重砸了一下似的后退了两步,呆呆地看着我,眼睛里全是绝望的神色,“你……你果然是个陈世美,想留在这儿当驸马,贪图荣华富贵,你不要脸你。”

我怒极反笑,“就算我是陈世美,你也不是秦香莲,而且我警告你,如果再敢动傅家人一根汗毛,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我说得又冷又硬,她在对面不禁打了个寒战。

她双手攥紧拳头,仿佛随时都要扑上来的样子,却又一步步后退,“你变了,你不是我认识的刀子哥了,你别忘了,你根本不是什么傅云,你是冒名顶替的……的一个冒牌货,是骗子,如果我把你的真面目告诉她们,她们还会稀罕你吗?还会要你吗?”

我正要开口,却不由一怔,傅晴驻着拐杖,站在门口。

背向门口的樱子却还在顾自在往下说着,“你在傅家根本长久不了,我现在就去揭了你的皮,看看她们会怎么对你。”她转过身,面对傅晴,也楞住了。

“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冒名顶替?什么冒牌货?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傅晴激动地看着我们两个,大声质问。

事已至此,我心里倒平静了,于是道:“叫奶奶和小雨点来吧,我当着大家的面说。”

“奶奶和小雨点去看电影去了。”傅晴回答,随即道:“哥,难道她说的是真的,难道你……你真不是……不是我哥,是……是冒名顶替的骗……。”

我抬起头,看到傅晴的脸雪白雪白,一点血色也没有,一副摇摇欲倒的样子,忽然感到一阵椎心刺痛,心中那份的感情再也控制不住,我的眼睛湿润了,“嗯,我不是你哥。”

屋里静寂了几分钟,桌上小表的滴达声变得异常清晰和沉重,它每走一下就象一把小锤子敲打在我心上,让我的心一点儿一点儿往下沉。

“你是谁?你们到底来我家干什么?”少顷,傅晴静静开口,她的声音冰冷如霜,让我的心不由也一寒。抬头看她,她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冰雕一样出奇地冷静理智。

樱子忽然回过味来,突然伸手向傅晴推去,一边对我说了一句,“刀子哥,快跑。”

我还没反应过来,却见傅晴向后摔去,想也不想,抢过去抱住了她,“没事吧。”

傅晴站稳后,推开我的手,一拐一拐走向墙边的电话。

“不能让她打电话。”樱子几步上前,再将傅晴推倒在地上。

“救——”傅晴开口喊,但喊了一半,就被樱子捂住了嘴巴,樱子一手捂着傅晴的嘴一手勒紧她的脖子,对我道:“还傻站着干嘛,她要叫人来抓我们,你快去拿绳子,把她捆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