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军神 第二卷 西风烈 第035节 西风烈 盗

nickhand 收藏 3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42.html[/size][/URL] 第035节 西风烈 盗 阿蛮很喜欢张冉给她的短剑,而赵宇飞和一个突然现身的谋士角色的人则满眼小星星研究那张地图去了。张冉稍稍松了一口气,说实话,这个时代的很多事情和微脑中的历史资料对不上,像后蜀、不是灭于北宋之手,而是直接向后周柴荣投降的,已经二十年多过去了,现在朝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42.html


第035节 西风烈 盗

阿蛮很喜欢张冉给她的短剑,而赵宇飞和一个突然现身的谋士角色的人则满眼小星星研究那张地图去了。张冉稍稍松了一口气,说实话,这个时代的很多事情和微脑中的历史资料对不上,像后蜀、不是灭于北宋之手,而是直接向后周柴荣投降的,已经二十年多过去了,现在朝廷中还有一个叫孟清的侯爷是后蜀遗族。

张冉也不知道自己推算的时间错误还是因为自己的到来影响了历史,想了想还是将时间换算到974年。

那个谋士确实是赵宇飞的谋主,定西军中的长吏,叫王贲望。看完地图,两人看向张冉的目光就像是大灰狼看到纯洁的小白兔。

外面突然传来人喊马嘶的喧哗声,号角频起。

赵宇飞一惊,低声喝问;“什么事?”

一名骑士匆匆奔进;“大人,最新战报,李光睿开兴庆府,委其子李继筠帅党项八部悍卒三万西来,征掠河西余部。现在正与草头鞑靼交兵,据传黄头回鹘已经向草头鞑靼一方驰援,粟特曹家正在锁关,调集人马,但不知他们下一步有什么动作。”

赵宇飞;“王斌,你跟姜指挥说:收拢所有弟兄,在院内警戒布防,做好随时撤离的准备。”

赵宇飞转头看着张冉;“你需要几个护卫?”

张冉笑笑,“护卫用不着,有食物到是可以多搞点来。”

阿蛮轻笑;“看得出你是个饭桶来的。”

张冉哀声一叹,“怎的在我们阿蛮眼中我便如此的不堪么?”

阿蛮现在有九成的机会用不着嫁给‘满身膻味而不开化的外族’,心情却是松活多了,浅笑盈盈的说道;“我看你不仅是个饭桶,恐怕也是个喜欢吹大话的人,情报已经给你了,我看你怎么将东西搞出来。”

张冉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先吃饱肚子再说。”

大厅里,食客寥寥,只有张冉和阿蛮两人在,阿蛮看着张冉正一副吃惊的样子。

张冉吃完第二只烤全羊,十斤牛肉,才搽搽嘴,“来两斤馕饼就差不多了。”一口饮尽茶碗中的苦茶,‘呸呸’两声吐掉满嘴的茶末子。

阿蛮园瞪着吃惊的小眼看着他,“看来这几天你就没吃饱过?”

张冉笑笑,他受伤后就一直感觉饿的特别快,体内内息现在全力疗伤,需要的能量有只能全靠食物供给,这些日子没吃饱感觉身体特别的虚弱,连走几步路都要人扶,现在吃饱了感觉特爽!虽然内息不能调用,但是以他强横的身体来说,恐怕赵宇飞这样子的‘高手’来上一打也不是他的对手。

在这个关城中,他还没有感觉到修行人的气息,所以他才那样有把握的对赵宇飞承诺。

两人正在说笑,张冉突然抬头看着大门那里说道;“有人来了。”

阿蛮转头看去,“蓬!”的一声巨响,店铺虚掩的大门被大力震开,本就破败的两扇木门‘吱呀’惨叫中分为几块,散落在地。

一队极为彪悍的骑士进来,呼喝着店家上茶上酒,“先来小牛腰肉三十斤!”一个大汉说完,眼珠子看到正在吃胡饼阿蛮顿时一亮。

阿蛮非常的不爽,这些人党项口音极重,看她的眼光是赤裸裸的猥亵。看着那个汉子走过来便狠狠的瞪了一眼。

这汉子却是被这一眼瞪得骨头都酥了,浑身感觉都是轻飘飘的。走到桌前,“小娘子那家的?人才真好、漂亮!···”这厮的汉话说的到时颇为流畅,只是赞美阿蛮的词汇实在贫瘠的可以。

阿蛮听的发烦,“你这大蛮牛说什么废话?还不滚开!”这话却是以党项话说出。张冉现在倒是勉强听得懂。

这话一出,整个店堂里一片寂静,霎那间就是一片哗然。一向飞扬跋踄惯了的党项人现在河西走廊极其强势,他们这伙人更是铁鹞子军中精锐,今次虽然是和李继筠属下第一谋士王当堂来此执行密任,却还是克制不了跋踄的气焰。

为首的大汉看了一眼坐在桌前的王当堂,王当堂的眼神他很熟悉,那意思是让他继续。但这汉子刚走了两步,王当堂就说话了,很正宗的汴京口音;“想买乌兹钢的汉人,哪里的人?”眼睛紧紧的盯着张冉。

王当堂是李继筠委派前来,也是闻那批乌兹钢而来,李继筠大军西来,途中获悉这个情报,以他的做派,绝对是将东西化为己有,但是这批货现在还在大食人手中,而粟特人更是大食人的盟友,玉门是粟特人的地头,这里地势险要,关墙耸立,粟特人驻扎兵力虽不多,但援军随时可至。他李继筠再强悍,也没有法子行抢。

张冉心思电转,这形势不大对,要不是飞扬的情报确切侦察到了那批货物的储存点,张冉几乎要说这就是一个陷阱。

张冉随手拨开那大汉伸来的大手,“一边去、没一点礼貌的家伙。”

那彪形大汉也是党项铁鹞子中的悍将,等闲战士三十人也近不得他的身,被张冉那看似随意的一拨,顿时立足不稳,狼狈的跌了出去。张冉手一甩,两只木筷子闪电般“笃、笃!”两声插在王当堂耳侧土墙中,冷冷的看了一眼噤若寒蝉的王当堂,拉着阿蛮上楼。

王当堂心底寒气直冒,脸颊上被木筷凛冽的锐风带出一溜血珠,伸手止住手下的骚乱,王当堂冷冷的看着两人上楼,“发信号叫活佛进关。”这一伙敌人的实力如此之强,实在大出他的意料,衙内的如意算盘这次恐怕要落空了。

王当堂手下刚拉开门,就是一惊,客栈外灰尘四起的街道上站着一队肃杀的士兵,为首的将领满身盔甲,连头脸都隐在铁头盔之内。

那将领看到有人出来,眼中寒光一闪,人已经进了大堂,吃喝中的党项武士回头看来,那将领已经站在王当堂面前,还没开口,就被那双深入干打垒墙的筷子吸引。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夜色苍茫,张冉轻轻潜出客栈,出门的时候正在打盹的阿蛮突然一声喝问;“谁?”惊得张冉以为被她发现了,走到她面前,却发现着丫头竟然是在说梦话,真是哭笑不得。轻手轻脚出了院子,发现客栈中呼噜噜一片皆是鼾声。

没有月亮,风冷煞冷煞的吹的人心都是寒的,不远的关墙上游荡着一个个岗哨,粟特人怪异的口音不是响起。

整个关城都沉寂在黑夜之中,张冉拨身而起,轻轻落在两层楼高的屋顶,房子连屋顶都是干打垒的,泥土混合着沙砾筑成了这座关城,微弱的光芒下张冉看的清清楚楚,放眼望去,一片古朴的苍凉扑面而来。

城内已经很少灯火亮光,张冉在飞扬的带领下向一片住宅行去。这里的房屋倒是要好上一个档次,屋角竟然是使用青砖砌的,墙体看起来也明显比客栈那些要厚。

夜色里要不是有精神联系,张冉根本不知道飞扬的位置。飞扬的体型就算是白天也很难发现,何况是夜间。行着走着,飞扬突然改变路线,带着张冉向关墙那里走去。

“搞什么?”张冉恶狠狠的威胁飞扬回到正路上去,飞扬却是根本不为所动,一再以精神波动强调要张冉跟上,前面有好事情。

张冉无奈,只得跟上,就在关墙脚,张冉发现了一条刚刚冒出头的硕大蝮蛇,飞扬在脑子里一个劲的蛊惑他,这蝮蛇对张冉有用处。

一开始不大注意的张冉仔细观察这条对他满怀敌意的蝮蛇,这蛇可能是因为外面太冷,躲到这关城内面来了,但是这个季节,蛇类还能在外面游荡吗?难道说西北的蛇也比内地嚣张?

看不出个名堂的张冉正若转头就走,那蛇却不干了,这蛇虽然机缘巧合成了灵物,也毕竟是一条蛇。被张冉一开始的煞气给压制住了,张冉气势一收,这蛇立马反弹、飞噬而至。

“咦!”张冉双指一夹,正正夹在蝮蛇7寸间,手指一接触,立即感觉到蝮蛇体内旺盛的灵气。张冉大喜,好东西耶,随手将四尺多长的蝮蛇卷巴卷巴扔进包裹中。

飞扬看张冉将蛇抓了,非常兴奋的告诉张冉,这蛇对他的伤势有好处。张冉一指头弹在飞扬的脑门子上,时候不早了,赶紧带路。

有了飞扬这个侦察兵,张冉非常迅速、顺利的来到一处仓储之中,半截在地下的仓储分两层,一层地面以上的住了三个守卫,紧紧的守住了大门。

张冉从戒指空间里找出一个小包袱,内面是他自己配制的迷药,配方是微脑提供的,仔细将一点药粉洒进去,只是三息之间,内面就鼾声大作。张冉大喜,这东西他还是第一次用,没想到效果这样的好。嘿嘿几声暗笑,张冉大摇大摆进了底仓,里面赫然就是满仓的货物,两个时辰后,张冉几乎累的贼死!戒指用是好用,就是需要他这个主人将东西亲手提进去,在内面摆放好,这可不是一丁点的物资,将最后一包钢锭放进戒指中,张冉才悄然离开。

回到客栈,张冉正在料理着那蝮蛇,将他蝮蛇清炖了,刚喝了一碗汤,阿蛮就找过来了,刚想在张冉旁边坐下,就被一条蜿蜒爬来的尺长蜈蚣吓到了。

惊惶失措的爬上张冉肩头,“打打打、打死它。”

张冉脑子中一转,知道这蛇灵气十足,想来也不知道是吃到了什么好东西,被张冉一锅子煮了,灵气不可避免的散溢一部分出去,现在那些毒虫受这灵气的吸引而来。一念及此,张冉非常迅速的将锅子端到外面,拿个瓦罐将紧紧追来的蜈蚣装了,才将挂在身上的阿蛮拉下来。

“别怕,等下说不定还有别的什么东西呢?”轻轻安慰阿蛮几声。阿蛮只觉得身子都是软的,就是挂在张冉身上,说什么也不下来。

张冉就这样挂着阿蛮,惬意的喝着蛇汤,品着蛇肉,只是没什么调料,这蛇肉虽然因为灵气充足而无比嫩滑,但是骨刺也不少,张冉将它们全塞给阿蛮吃了,“听话,这肉吃了、汤喝了,以后不仅没有痘痘,连蚊子也不会咬你。”

阿蛮一开始怕的厉害,看张冉若无其事的将那些游来的毒虫抓进瓦罐中,心思就渐渐放下了,听得张冉说了这两个好处,立即将蛇肉一扫而光。

拍拍鼓胀的小肚子,阿蛮;“吃太多了,这下睡不下了。”

张冉;“你去跟督尉说,东西已经到手了,但是有个事情需要他来做决定,党项人的兵锋已经到达三百里之外,而粟特人关内的粮草能支撑半年,如果他不介意,这些娘草咱们可以弄走五个月的量,也就是两万石。”

阿蛮吃惊的看着他,“你、你,你用什么法子?”

张冉笑笑,他的手段是不能说的,“佛曰;不可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