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23.html


回到三清观的时候,天已经差不多黑了,鲁胜将带回来的东西藏在后山,就躺下睡了。这两天鲁胜的精神太紧张了,一回到住处,放松下来,便感到了无比的疲倦,躺下就睡着了。

第二天,鲁胜被饿醒了,起来煮了点米,吃饱后把马牵到河里饮了饮,然后就到山上整理昨天带回来的东西。

除了何立波的那一箱宝贝外,还有他的二套被褥,几套衣服。再有就两枝步枪,两把手枪,四个鬼子用的手雷,六颗手榴弹。鲁胜还在衣服里意外地发现了一个小包,里面全都是金条和银元,肯定是何立波平时里搜刮战士的。

鲁胜把枪都擦拭了一遍,然后用一条棉被裹了连同其他东西埋在了地下,只把盒子炮留在了身边,然后牵着马到了刘寡妇家。

到了刘寡妇家,大门敞着,鲁胜把马拴在了门口,喊了一声就进了院子。刘寡妇答应着出了堂屋,鲁胜左右看了看问道:“大宝没在啊?”

“没有,上坡玩去了。你这阵儿子上哪去了,咋没看着你呢?”

“没干啥,俺去城里呆了几天,昨个刚回来,这不从鬼子手里弄了匹马,俺留着没用,给你送过来拉拉地什么的。”

刘寡妇朝门外看了看,说道:“俺也用不着啊,家里连个扶犁的都没有。”

“没事,不是有保成嘛,再不成就找个人帮忙,再不成俺帮你。”鲁胜说着,往刘寡妇手里塞了几个银元。

刘寡妇一看,忙问道:“这哪来的啊,你快留着自个用吧,你看你现在连个着落都没有呢,还顾着俺们。”

“没事,俺从鬼子那搞来的,还有呢。这几天鬼子没来村里吧?”鲁胜问道,

“没,倒是刘麻子经常来,有时还带着人。”

“他来做什么?”

“也没看到做什么,可能就是到刘大头家吃吃喝喝吧。”

“保成他们怎么不把刘麻子给抓起来,让这个祸害还留着干什么。”

“保成出去开会了,都去好几天了,还没回来呢,可能后个才能回来。”

“镇上哪天集啊?”

“今天就是。”

“行,那俺回了。”鲁胜说着便往外走,刘寡妇在后面喊道:“在这吃过晌午饭再走吧。”

“不了,俺回去自个弄点就行了,还想上集去看看买点东西。”

“那给你拿点米,你等一下。”

“不用了,上次拿的还没吃完呢,还有保成拿的,够了。这马你拴好了,别让它踢着。”鲁胜说着走了。

回到了住处,鲁胜取了几块银元,到了镇上。鬼子来了以后,连镇上的大集都没有多少人,只有零星的几个卖过了冬的萝卜、白菜和地瓜的,而且现在一块银元也买不了多少东西。鲁胜买了点粮食后就匆匆地赶了回来。

晚上,鲁胜又拿了两件衣服找刘寡妇改了件带夹层的背心,回来装进去了一些河沙做成了一个沙背心。小花说鲁胜不是个男人,深深地刺激了鲁胜的自尊心,也使他下决定要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但是,在鲁胜的心里,男人的标准就是身体强壮,能打打杀,因此,他也就按这个标准来改造自己。

第二天开始,鲁胜便背着沙背心在山上的草石之间来回的跑跳,然后就是打沙袋,练瞄准。鲁胜心想,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跟鲁飞一样能在山间飞快地奔跑,以后即使遇上鬼子,打不过也能跑得掉。

一天傍晚,天刚刚黑,鲁胜刚吃过饭坐在门前的台阶上摆弄盒子炮,突然听到山下传来了摩托车的“嘟嘟”声。鲁胜连忙爬到高处向山下看去,隐隐约约地看见一辆摩托车进了村子,停到了刘大头家的门前。借着摩托车上的灯光,鲁胜看见有三个穿着灰白色军装的人下了车进了刘大头家的院子里。鲁胜心里一想,这三个人到底是伪军还是鬼子,当伪军的时候没见伪军有摩托车啊,那肯定就是鬼子了,鬼子来刘大头家不会又是来吃喝吧,城里有多少吃喝的地方他们不去,偏要到这个小山村来。

鲁胜想了一下,取了望远镜,继续向刘大头家观察着。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鲁胜在望远镜里只能模模糊糊地看着刘大头家的大门口。

用望远镜看了一会儿,鲁胜感到有点头晕,便放下休息了一下,然后又继续观察,心里盘算着怎么能不声不响地把这几个鬼子在半路上给杀了。

过了一段时间,鲁胜发现刘大头家的大门突然打开了,从里面跑出一个人,好像是一个小姑娘,后面又跟着跑出了一个人。前面的人跑出来后直接向后跑到了山上,后面的人追了一段便返了回去。

鲁胜想了想,前面跑出来的人好像是小花,那后面的人会是谁呢,不会是鬼子吧,难道鬼子要对小花下手。想到这,鲁胜心里一毛,感觉不好,立即取了匕首,带着盒子炮下了山,借着漆黑的夜色,来到了村里,顺着刚才人跑的方向找了下去。

出了村后,鲁胜边走边小声地叫着“小花、小花,俺是狗剩啊,你在哪?”

进山不远,鲁胜在一堆野枣树后发现了一个人,仔细一看,正是小花。小花发现来的人是鲁胜,停止了哭泣。鲁胜问道:“你怎么了,咋有人追你呢?”

小花一听,又开哭了起来,胆怯地说道:“俺家来了两个日本人,今天吃完饭后,一个日本人就把俺娘拖到了里屋,另一个抓住俺也要往里屋拖,俺咬了他的手才跑出来的,你快去救救俺娘吧,他们肯定要祸害俺娘啊。”

鲁胜一听,原来是鬼子看上了小花娘俩,刘大头这回真是引狼入室啊,可是有二个鬼子,还有一个伪军,自己一个人对付不了,再说刘大头家的事,跟自己也没太大关系,他也不是好人,只要小花没事就行了。这时,小花又在那央求:“你快想法子救救俺娘吧,求你了。”

鲁胜想了想,把匕首递给了小花,说道:“你在这先等着,俺没来找你你千万别出来,俺到你家看看去。”

小花答应了一声,又躲在了野枣树堆的后面,鲁胜则拎着盒子炮来到了刘大头家的墙外,拐过墙角就是鬼子的摩托车了,鲁胜躲在那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救小花她娘。

正当鲁胜躲在那着急的时候,突然一只手在他的后背上拍了拍,鲁胜一惊,转身的同时盒子炮就顶了上去,后面的人一把就抓住了枪管,然后小声地对鲁胜说道:“是俺。”鲁胜一看,原来是保成,后面还跟着长生等几个人,手里都拿着枪。鲁胜收回了枪,保成又拉了拉他的衣服,示意跟他走,鲁胜一看,也没其他法子,就跟着保成几个人来到了刘寡妇家,长生则留在那继续监视鬼子的动静。

一进刘寡妇家,鲁胜发现屋里有十几个人,都拿着枪,刘寡妇则拿着个破蒲扇在院子里乘凉。保成一进屋,便对鲁胜说道:“你这是搁哪又搞了把枪,大黑天的蹲在刘大头家墙外想干什么?”

鲁胜把枪插到了腰里,生怕被保成他们给抢去,然后说:“俺看见有鬼子在那,想看看有没有机会下手干掉他们。”

“你虽然有枪,但以后千万不能像今天一样乱来,差点坏了俺们的大事。”保成很严肃地对鲁胜说道,

鲁胜白了保成一眼:“有什么大事,就两个鬼子,你们这么多人,冲进去干掉他们不就行了,还这么麻烦,婆婆妈妈的能干点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