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二节 朝鲜——台湾——越南


毛泽东:“他们在朝鲜、越南的行动,是想造成对我们包围的形势。一有机会,就会直接对准我们……”

周恩来稍稍思索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地说:“他们如何对待你们,你们就如何对待他们!”

从此,朝鲜战场上的军事情报开始经由周恩来精心铺设的红色通道源源不断地发回中国……


在杜鲁门发表侵台声明后的数天内,在新中国首都北京,发生了这样两件事:

1950年6月27日,中国北京,中南海颐年堂。

二次大战后,越南宣布成立民主共和国。1945年9月,就在越南民主共和国成立后不久,受到美、英支持的法国军队打着维持秩序的旗号在越南南部城市西贡登陆,越南从此开始了第二次抵抗法国侵略的战争。

1947年春,河内失陷,越盟武装力量转移到越北山区,坚持抗战。就在越军艰苦抗战之际,中国革命发生了巨大的战略转折,中国人民解放军一路南下,势如破竹,百万大军开始饮马长江。

越南首先感受到了这种巨大的影响。1949年1月,越共中央召开会议,要求越军准备迎接“大好时机的到来”,“绝对不应错过战略机会”,越军开始在各个战场连续发动突袭性质的小规模战斗。

在越南领袖胡志明提出要求后,中共中央研究决定,派遣中国军事顾问团赴越,协助越南人民军进行军队建设和作战指挥。军事顾问团团长韦国清,广西壮族人,十三岁参加革命,参加过白色起义,经过了长征、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考验,解放前夕是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的政委。此时,军事顾问团师以上干部、部分团级军官和机要人员正齐聚颐年堂,听取中央指示。

性格沉稳的刘少奇首先讲了话:


“今天请诸位到这里来, 是要和同志们谈谈去越南工作的问题。本来毛主席、周总理都一起要和大家见见面的,但是朝鲜已经打起来了,情况你们也都看了报纸了,总之情况很紧张,担心帝国主义插手,因为这关系着朝鲜的命运,也关系到我们国家的安全。中央刚得知美国总统杜鲁门宣布出兵朝鲜,并派了第7舰队进驻台湾。所以中央很关心朝鲜的局势,忙得很。主席这几天很操劳,他是夜间工作……”


刘少奇讲完,当朱德总司令正在接着讲话时,毛泽东走了进来。大家都站起来鼓掌,请毛泽东讲一讲。毛泽东和顾问们逐一握手,并且询问每一个人的姓名、年龄、籍贯和职务,随后,毛泽东就站在顾问们中间发了言:


“同志们,这次你们去当顾问,是一件大事、新事,我们党和国家、军队是第一次向外国派顾问团,这个意义很重大……你们要知道,不是我要派同志去越南,是胡志明主席在北京向我要的。谁叫我们革命先胜利呢?那就要帮助人家,这叫国际主义。……不可因为我们打败了蒋介石,就认为我们的任务都完成了。还要看到帝国主义的力量还很强大,他们不会甘心在中国的失败。他们在朝鲜、越南的行动,是想造成对我们包围的形势。一有机会,就会直接对准我们。所以,帮助他们,也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安全着想……”

“怎么样当好顾问?这要研究。顾问就是顾问,实际上是参谋……参谋就是出主意,想办法,协助领导。所以不可包办代替,更不能当太上皇,发号施令,要和人家搞好团结……”

“我们不要有大国的思想,不要看不起人家,不要以胜利者自居,不要盛气凌人,仍然要戒骄戒躁。……要爱护那里的人民,要像在中国一样,尊重老百姓的风俗习惯,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最后,讲一讲保密问题。这件事要特别注意,‘顾问团’的名字不要随便叫,要搞个代号。如果帝国主义知道我们派了顾问,一定会大做文章。所以,你们的行动要绝对保密,不可张扬,连亲友也要保密……”


一个半月之后,以“华南工作团”为代号的中国援越军事顾问团抵达越南高平省广渊地区越南人民军驻地,开始了为期五年的援越抗法斗争。

越南人民和越盟武装力量在中国人民的援助下是为了自己民族的生存和独立而战,而法国人在美国的援助下,只是为了一个帝国的夕阳残梦。也就是从这时开始,随着美国人对法国殖民者军援力度的加大,中美两国在印度支那半岛的军事对抗也已初露端倪……

在杜鲁门发表侵台声明的第三天,1950年6月29日深夜,在北京中南海西花厅一间简朴的小客厅里,周恩来总理召见了已被中央内定为中国驻民主德国大使的柴军武(后因工作需要改名为柴成文)。

周恩来告诉他,因为朝鲜战争爆发,美国杜鲁门政府入侵朝鲜,并把朝鲜问题同台湾和远东问题联结在了一起,中央急需派人同朝鲜政府保持联系。因原定驻朝鲜大使倪志亮还在武汉养病,一时难以成行,中央决定改变柴军武的任职,让他先带几个军事干部赶到朝鲜去。随后,周恩来问柴军武:“你有什么意见没有?”

柴军武以军人的语言答道:“坚决服从组织决定。”

在接受了周恩来总理一系列指示后,柴军武询问了一个敏感的问题:“据说朝鲜人民军里有一个苏联顾问团,苏联驻朝大使史蒂科夫是总顾问,工作中难免会有接触,对待他们应持什么态度?”

周恩来稍稍思索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地说:“他们如何对待你们,你们就如何对待他们!”

不久后(7月10日),以柴军武代办为首的中国驻朝大使馆成员抵达平壤,他们当即受到了朝鲜领袖金日成的接见,金日成并且命令通信兵为柴军武架设了一部直通电话。7月12日,原在青岛养病的倪志亮大使到任,使馆的一切工作开始进入紧张有序的状态。

从此,朝鲜战场上的军事情报开始经由周恩来精心铺设的红色通道源源不断地发回中国……

风云起,波澜急,厚重的云层在奔涌,在激荡,在聚集,在新中国周边,中美之间的军事对抗在历史的迷雾之中缓缓拉开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