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三章 美国人的防御与反攻 第一节“二十世纪世界外交史上最无耻的声明”02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8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仔细琢磨杜鲁门的声明,颇耐人寻味。美国人干涉朝鲜内战是建立在这样一个认知的基础上:即北朝鲜在苏联的策动下挑起了对大韩民国的“侵略”。但美国此时还不愿意与苏联直接对抗 ——因为直接向苏联挑战太危险。于是,杜鲁门在声明中就搞了个概念偷换,把美国认知的“北朝鲜侵略”转换为抽象而又全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仔细琢磨杜鲁门的声明,颇耐人寻味。美国人干涉朝鲜内战是建立在这样一个认知的基础上:即北朝鲜在苏联的策动下挑起了对大韩民国的“侵略”。但美国此时还不愿意与苏联直接对抗 ——因为直接向苏联挑战太危险。于是,杜鲁门在声明中就搞了个概念偷换,把美国认知的“北朝鲜侵略”转换为抽象而又全面的共产党进攻,但声明中却不具体点明哪个国家在从事“武装入侵和战争”。接着声明便用“它”这个既抽象、却又无所不包的代词作主语,借以泛指共产主义。声称美国的对策是由于“它”蔑视安理会谋求和平与安全的指令。这样,美国既为与相对来说较弱的朝鲜和新中国的武装对抗寻找到了“合法的”“理论依据”,又避免了与苏联的直接对抗。真可算得上是一大发明了。连美国陆军权威历史学家、曾经亲身参加了朝鲜战争的贝文﹒亚历山大先生在其所著的《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中都承认了美国的邪恶,他这样写道:


“更为中肯的是,托克维尔(法国作家、政治家,著有《论美国民主》一书,对美国政治制度和社会结构有精辟论述和独到见解)还指出了美国的另一倾向 ——即不论我们要做什么,不论这件事有多么严酷,多么不公正,或多么前后矛盾,却总要设法披上一件合法的外衣。杜鲁门关于台湾的声明可能是由艾奇逊代为捉刀,堪称这种类型的大手笔。”

“(中国共产党人)也不理解美国有何必要来为伤害他国人民制造合法的口实。在这种情况下,共产党中国的领袖们一定会感到,他们所面对的国家是一个既无信用,又不可靠的国家。难道这还有什么奇怪吗?本来红色中国就没有派出过一兵一卒,中国共产党政府也没有说过一声威胁的话,然而共产党中国却被扣上了‘侵略者’的帽子,而且第七舰队又被安插到中国大陆与台湾省之间。……(红色中国人)把它看做是对中国主权的直接挑衅,并且担心,这只是美国帮助国民党阴谋重新夺回大陆的第一步。”

“美——中——台所处的局势与一外来大国要求美国不得染指夏威夷,英国不要涉足海峡群岛,或者法国不要占据科西嘉本质上又有什么两样呢?”


从此,中国人开始对美国产生了彻骨仇恨,当时机成熟时,中国人是会毫不手软地向美国进行报复的。当美国陆军在朝鲜半岛上溃退四百多公里,惨败于中国军队手下后,杜鲁门本人也将因他这个愚蠢的决定而被迫结束他的政治生涯并从此黯淡无光,杜鲁门也从而成为中国人最痛恨的美国总统。中国儿童唱的儿歌则是: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

老虎不吃人,专吃杜鲁门。

杜鲁门,一生气,喝了两碗滴滴涕。”


后来的1954年2月13日,艾奇逊在“普林斯顿讨论会”评论中,曾经回忆了朝鲜战争爆发的最初几天对朝鲜问题的政策建议:


“……星期一(即1950年6月27日)晚上做出了第二个决定,命令第7舰队阻止对福摩萨(注:指中国台湾)的任何进攻,以及福摩萨对大陆的任何进攻。后者使我们处于有理可辩的位置。如果我们表示将干预(红色大陆)中国对(国民党)福摩萨的任何进攻,却让这些人(蒋介石军队)随便去挑拨起这样的进攻,而又要我们去击退,那么我们显然将处于非常窘迫的境地。因此,为了整体行动的安全利益,没有人会攻击台湾或从台湾发动攻击。”

( ——引自《迪安﹒艾奇逊文件集》)


这些话出自于艾奇逊之口,我们从中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出美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的伪善性和两面三刀。

在杜鲁门发表声明的同时,由九艘战舰组成的美国海军第七舰队的一支特遣编队,经过两天的全速航行,驶抵台湾海峡。随后,美第七舰队的十余艘舰艇陆续进占台湾基隆、高雄两港口,并在台湾海峡举行“侦察巡逻”和作战演习。8月4日,美国空军第十三航空队的一批飞机进占台北基地。同时,美国远东军总部还设立了名为“驻台考察团”的指挥机构,统一指挥其侵台的海、空军部队。

在台湾岛上整天提心吊胆的蒋介石终于得以绝处逢生。

但另一方面,作为一个资深政治家,蒋介石不可能看不出杜鲁门的“台湾地位未定论”中所包含的险恶用心。于是,台湾驻美“大使”顾维钧奉命拜访美国国务院,通报了台湾当局对杜鲁门声明的某些不安。

时任美国国务院顾问的杜勒斯对顾维钧交了底,他说:假如美国业已将台湾视为完全是中国的领土,美国将失去部署第7舰队协防台湾的依据。并嘱咐顾维钧说:“美国的这种安排是一项极机密的锦囊妙计,希望蒋介石国民党惠予保守秘密。”……

1950年7月31日,麦克阿瑟未向白宫请示即亲率五十多人的军事代表团分乘三架美空军运输机飞赴台湾,与蒋介石就“纯军事问题进行磋商”,随行的人员中包括十六名“盟军最高司令部”官员,其中有美国远东海军司令C﹒特纳﹒乔伊中将,第7舰队司令史枢波,美国远东空军司令乔治﹒斯特拉迈耶中将等人。

这是两人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会面。

朝战使蒋介石彻底摆脱了撤到台湾后四面楚歌的外交困境,他身披黑色大氅,满面春风地到机场迎接麦克阿瑟。朝鲜战争爆发后的第二天,蒋介石就向美国人提出派遣自己最精锐的第52军三万余人入朝援助南韩,部队可统归麦克阿瑟指挥,而希望美国人只负责运输和装备即可。

“尊敬的大元帅,我们现在又站在一条战壕里共同战斗了,而早在上次大战时,我就是蒋先生的老搭档了!”麦克阿瑟笑容满面地握住了蒋介石的手,现在他已经全然忘记了:仅仅在一年之前,他还请中国抗日名将孙立人将军来到日本东京,唆使手握台湾新军兵权的孙立人策划台湾独立,搞掉蒋介石,然后“请孙将军负起保卫台湾的责任,而由美国全力支持,要钱给钱,要枪给枪”,在美国人的计划中,决不允许蒋介石撤到台湾,以免招来中共,如实在要来也只能以政治难民的身份赴台!(注:孙立人曾毕业于美国弗吉尼亚西点军校,而麦克阿瑟曾是西点军校的校长。)

蒋介石微笑着回答道:“有美国盟友的支持,我们一定能赢得对共产主义战争的胜利。”

在随后的谈话中,麦克阿瑟对蒋介石大加赞扬,使这位在风雨飘摇中苦苦挣扎的“总统”倍感惊宠。蒋介石再次提出派兵援朝,甚至夸下海口,可派五十万军队!然而,麦克阿瑟和杜鲁门一样,最终以不要影响台湾本身的防务为由,婉拒了蒋介石想出兵朝鲜的“美意”。并明确告诉他:如果蒋介石军队进攻大陆,第七舰队将奉总统之命予以制止。

第二天,蒋介石发表声明称:“吾人与麦帅举行历次会议中,对于各项问题,已获得一致之意见。其间,关于共同保卫台湾与中美军事合作之基础,已告奠定……”麦克阿瑟也发表了一篇含糊其辞的公告,公告称赞了蒋介石的反共努力,此外还进一步声明称:“我指挥下的美军与中国政府军队之间有效协同的准备已经做好”。

麦克阿瑟的台湾之行在世界上掀起了轩然大波,弄得杜鲁门政府尴尬异常。艾奇逊在回忆录中记述道,他和杜鲁门都是从报纸上才知道麦克阿瑟突然访台的!

愤怒异常的杜鲁门狠狠地诅咒了一句后来被广为传诵的名言:“美国怎么没叫麦克阿瑟在二战中当烈士呢!”但杜鲁门也只能是骂骂泄愤而已,要知道,人家麦帅能打胜仗,麦克阿瑟是美国的战争英雄,麦克阿瑟还是最反共的美国国会的宠儿呢!

但让蒋介石派兵赴朝鲜参战是绝对不行的,国民党军到朝鲜会招来中共的!如果我那样做,那全世界会把我当作和麦克阿瑟那个老家伙一样的疯子来看待的!杜鲁门愤愤地想道。

就这样,蒋介石第一次派兵入韩的计划夭折了。但蒋介石并不懊丧,因为 ——他终于在历史的夹缝中生存了下来。8月4日,杜鲁门以国防部的名义致电麦克阿瑟:


“只有作为统帅的总统才有权命令或批准采取预防措施抗御大陆的军事集结行动。国家利益至关重要,要求我们不能做出任何可能导致全面战争爆发的行动,或是给别人提供发动全面战争的口实。”


这实际上是对麦克阿瑟提出的严重警告。

可人家麦帅压根儿就不买总统的帐。8月20日,麦克阿瑟在发给美国“海外战争退伍军人协会”的一封信中批评美国政府的政策,驳斥了美国保卫台湾就会失去亚洲人支持的说法。他说,美国应维持台湾作为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和潜艇支援舰”,作为自然的地理防御弧线的关键环节之一,以保护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利益。其中的一段文字,明眼人一看便知是攻击杜鲁门在台湾问题上所持的谨慎态度的:


“有些人在太平洋地区鼓吹绥靖政策,宣扬失败主义。他们提出的乏味的论点是,如果我们保卫福摩萨(即台湾),我们就会疏远亚洲大陆。再也没有什么论点比这种陈词滥调更荒谬绝伦的了。说这种话的人,其实并不了解东方!他们不理解东方的心理模式是尊重并服从勇武、果断而又强悍的领袖,而对胆小懦弱和优柔寡断的领导者会很快反目成仇。这些人还低估东方人的智力水平……”


——自以为很了解东方人的麦克阿瑟用鄙夷的口吻如是说。

这封信原准备在8月28日发表,但在26日就透露给了新闻界。杜鲁门听闻这句话后,气得浑身发抖。也许在这时,他就有了让这位五星上将下岗的念头,但他没有轻举妄动,他在等待更好的时机。

杜鲁门6月27日的声明和第七舰队驶入台湾海峡,表明美国放弃了从中国内战脱身的政策主张,开始重新介入中国的内部事务。如果我们结合并研究以后朝鲜战争的过程就可以看出,这个新的世界霸主美利坚帝国 ——比以前的霸主英帝国 ——在军事和政治上 ——都更为狡诈阴险而且灵活善变。

在世界两大阵营的第一场直接军事较量中,苏联给予朝鲜战争的影响是巨大而深刻的。

苏军虽然已撤出了朝鲜,但朝鲜人民军全部是苏式装备武装,苏联的军事顾问一直设置到了人民军的基层,在人民军每一项重大战略和战役行动中都可以看到苏联的影子。然而,在朝鲜战争爆发之后,苏联政府发表的第一项声明却表明了自己的不介入态度。

在大国势力阴影的笼罩下,小小的朝鲜半岛波诡云谲……

杜鲁门对于苏联人将会做出何种反应是非常关心并且非常不放心的。美国国务院资深顾问、苏联问题专家乔治﹒凯南认为,苏联正打算“尽一切办法置身事外,但却想使我们在最大限度上跟朝鲜和中国混战一通。”

在杜鲁门宣布干预朝鲜战争的同一天,美国众议院以三百一十五票对四票的投票结果批准将美军服役期延长一年。第二天,参议院以七十比零的表决结果批准了该议案。杜鲁门的行动赢得了国会的支持,但他却不愿要求国会把朝鲜冲突宣布为一场战争,不愿背上将国家引入战争这一沉重的政治包袱。于是,杜鲁门便振振有词地把这场冲突称为是一次“警察行动”。就这样,杜鲁门开创了一个先例,即避免由国会正式宣战,从而使美国避免陷入全面战争的危险,以此来努力消除并缩小美国军事行动所产生的不良影响。自杜鲁门起,这一方针便无不为每一位美国总统所遵循。

后来中国志愿军参战后,在战场上越是把美军打得鼻青脸肿,杜鲁门越是高呼“在朝鲜进行的是联合国授权的警察行动”,甚至连美国人都讽刺他像把脑袋埋进沙子里的鸵鸟一样可笑。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