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殇(第二部):国民党正面战场抗战纪实 正文 再战长沙:中央军不如杂牌军(1)

陈冠任 收藏 0 1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size][/URL] 大云山激战,第58军击退日军进攻 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日本为了与美国争霸远东和太平洋地区,急于从中国战场拔出腿来,又不甘心4月份在上高战役的失败,遂发动第二次进攻长沙的战役。 为此,日军第11军司令官阿南惟畿从其他战场调来第3、4、6师团和第40师团,第33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


大云山激战,第58军击退日军进攻

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日本为了与美国争霸远东和太平洋地区,急于从中国战场拔出腿来,又不甘心4月份在上高战役的失败,遂发动第二次进攻长沙的战役。


为此,日军第11军司令官阿南惟畿从其他战场调来第3、4、6师团和第40师团,第33师团两个联队,第13师团一个联队和第14、18旅团,还有炮兵、工兵、伞兵、空军、海军陆战队等,总计约12万人。鉴于第一次日军进攻湘北采用“分进合击”、“长驱直入”的战术被中国军队击破的教训,这次他改用“中间突破”、“两翼迂回”的“雷击战”战术,阿南惟畿并声称“旧历八月十五打至长沙过中秋”。


旧历八月十五,就是阳历10月5日。


沦陷区的人民是不甘心做亡国奴的,日军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就及时将报告供给我军情报人员。在会战开始前,第九战区长官部对日军的调动,照样是相当了解的。战区参谋长吴逸志说:“赣北的日军减少了,湘北的日军增加了,铁路、公路上运兵、运粮、运弹的车子络绎不绝,鬼子到处捉人充当苦力,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这不是又要大打,是做什么?”


薛岳等人也认为种种情况表明大战在即了,但又认为这次作战与上一次长沙会战时日军分三路进攻的情形有所不同,湘北将有严重的战斗发生。长官部于是一面将湘北情况报告重庆军委会,请求增加三至四个军的兵力;一面通令所属各部队完成作战准备,快速将在前方的眷属一律送到后方去。


各部队大动起来了,战区长官部也开始紧急处置。


第一次长沙会战时,薛岳让参谋长吴逸志率长官部大部人员去了湖南省政府所在地 耒阳,前方只留少数人员和他在一起。这次会战一开始,薛岳又让吴逸志去耒阳,但吴逸志不去。


薛岳奇怪了,找到他说:“长官部少不了参谋长。”


吴逸志说:“一作战就让我到后方去,这是不光彩的。连小老婆都说我。”


结果,薛岳没办法,只得同意他和自己一起留在前方。


薛岳和吴逸志仍住长沙城内的唐生智公馆,参谋处则仍住文艺中学。


为什么参谋处不走呢?


因为薛岳离不开他们。按照薛总司令的话说,这样,一则参谋们可以随时当面提出意见,二则遇事不需写签呈,打电话等程序,文电处理比较快。


因为吴逸志一个书生都不愿意去后方,因此,在战前,长官部的参战热情相当高,吴大参谋长乐滋滋地对赵子立说:“凡事都需要长官带头,你看现在一盘棋子都活了!”


就在长官部紧张备战中,9月7日,日军第6师团由忠防、西塘包围大云山守军,揭开了第二次长沙会战的序幕。


大云山是幕阜山支脉,位于岳阳、蒲圻之间,周围数十里都是崇山峻岭,昌水横贯其间,北临粤汉铁道,南瞰忠防、桃林,一向是第九战区前方游击根据地。武汉日军先以第6师团进犯大云山,目的就是确保其在岳阳集结兵力的安全。


战斗一打响,日军第6师团一部占领了鸡婆岭、草鞋岭,一部占领了长安桥、甘田,另一部由忠防东犯南山、雁岭、詹家桥等地。


薛岳下令第58军军长孙渡率部出击。这是一支云南地方军,出滇后,在湖南作战,去年在九岭一战击退日军进攻,就与鬼子在九岭、麦市、白羊田一线对峙着。孙渡接到命令后,立即率军指挥所由南江桥西移板江。全军分别向据守鸡婆岭、草鞋岭、长安桥和甘田之敌发起猛烈进攻。


新编第10师由黄岸市反攻,占领了长安桥。之后,与新编第11师攻打毛田。日军退到了鸡鸣山。他们继续进攻,鬼子又退到了大云山,两个师的两个团反复进攻,但只夺得一些山头,与敌对峙。


13日,孙渡将军指挥所推进到了长安桥,以一部向孟城方面警戒。这时三四千鬼子攻打白羊田、港口。两军又展开了激战,毛田战事尤为激烈。


第58军军长孙渡打电话给薛岳,说:“敌人兵力很大,攻击很猛。”


“水来土掩,兵来将挡,不准后退!”薛岳命令他。


“可是我这没大将啊!新编第10师师长鲁道源住在长沙不回去,部队没人指挥。”孙渡接着又说,“阵地已被突破一个缺口,请示薛长官怎样办。”


薛岳要求孙渡坚守,并问:“鲁道源为啥不回去?”


孙渡告诉薛岳说:“云南方面要免鲁的职,所以鲁消极不愿回前方。”


薛岳当即告诉他:“让鲁回去收复阵地,人事上我负责任。”


经过三天激战,第58军击退了日军的进攻,日军眼看第58军作战顽强,交火以来伤亡不少,从17日开始转移目标,趁着雨夜南窜杨林街,大举向新墙河、南江桥一带杨森第27集团军第4、20军阵地进攻。


第二次长沙会战转向了正面。当日晚上,第58军孙渡军长接到战区参谋长吴逸志的电话说:“大云山战事结束了。战区薛长官命令你军从黄岸市向西挺进,侧击南下的日军。”


第58军开始了战略转移。


原来尽管日军阿南惟畿改变了第一次长沙会战的攻击战法,薛岳还是准备以老的“天炉战法”来迎战日军,逐次以新墙河、汨罗江、捞刀河等天险层层进行抵抗,最后把日军引入长沙附近的“天炉”里一决死战,围而歼之。


老方法还会像上次一样出神效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