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


上高城外的搏杀:敌我双方伤亡惨重(1)

18日,第107师在高安附近又遭到日军夜袭,损失颇大,张公渡、灰埠的桥头堡阵地相继弃守。日军第20混成旅团由高安城、灰埠两地渡河,与傅家圩西犯之敌合股,攻击第74军天子岗、狮子岭等地,与第51师激战。但日军先头部队在华阳遭到第51师的重击,击毙50余人,毙伤150余人。


中路敌军第34师团,在飞机狂轰滥炸的掩护下,猛攻第58师扼守的泗溪河阵地,虽有进展,但伤亡了五六百人。


北路敌军第33师团到达苦竹坳后,因崇山峻岭,跋涉艰难,不得不被迫先撤退了。


晚9时许,罗卓英亲自拟了战报,说:“北路击退第33师团,南路以第26师与第51师夹攻第20混成旅团,迫使该敌窜抵锦江北岸与第34师团合流,现正对中路之敌进行包围中。”


电稿拟好后,他告诉参谋们说:“以后向上级说话,就应如此。”


他的意思是:以后只能多报喜,少报忧,并且夸大战功。


晚上10时,蓝介愚向第19集团军主办的《华光日报》发布战况,编辑张恒存(即张穆)说:“打了胜仗是不会错的,敌人于昨晚的广播还趾高气扬,今晚的广播,对上高的战况只字不提了。”


19日,战况完全好转了。


日军第34师团主力突破祥符观第107师阵地后,沿湘赣公路到达龙团圩,先是进攻第57师杨公圩前沿阵地,19日与北路背港之敌合力钻缝子,从土地庙向官桥急进,攻击第58师的龙形山、基田圩警戒阵地。该师师长李天霞果断命令第174团出击。这出敌意外的果敢行动,获得辉煌战果,第174团不仅攻占了猴子岭,还狠狠地侧击了敌背。


第26师也有收获,缴获了日军山炮一门,预备第9师在官桥上空击落鬼子轰炸机一架。


但是,中路日军由于增加了第20混成旅团,第58师扼守的泗溪河阵地被突破,日军已向上高北城进犯。上高北城守军第57师在师长余程万的指挥下已开始与日军展开激战。


这一天,第19集团军总部接到长沙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部来电:“岳阳前线已发现第33师团一个联队的番号。”


罗卓英说:“由此可以判断:武昌、南昌方面之敌,有分两路进犯长沙之势。”


当晚,他又收到薛岳的来电:“第19集团军应确保宜丰,保障战区侧背的安全。”


黄副参谋长立即建议说:“把赣江东岸的施中诚第100军调到赣江西岸。同时命令第26师北渡锦江,夹击中路之敌。”


罗卓英正想以此包围日军在上高城,立即赞同这个建议,开始调兵。


但是第二日,日军第34师团集中兵力向泗溪、官桥、棠浦一线阵地发起了猛攻,空军整日低飞轰炸、扫射,鏖战竟日,将第58师第172团阵地突破。师长廖龄奇派师预备队补充团逆袭,虽然暂时遏止住了日军的攻势,但因为正面过广,兵力单薄,渐渐感到困难了。战局急转。


21日,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和第19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联合发出电令,变更作战部署:锦江南岸采取攻势,北岸采取守势,确保上高城为主。王耀武军长当即令南岸的第51师向猪头山、鸡公岭当面之敌攻击;锦江北岸第57师仍守索子山、云头山、原山庙斜交阵地,第58师改守红家堎、荷舍之线。第51师在上高北城与日军发生激烈的争夺战,硬是遏制住了日军的攻势。


南岸被堵住了,日军转而打北岸。22日,猛攻云头山斜交阵地。大部队在空军掩护下,向下坡桥急进。


北岸全线已经开始了大战。


日军猛攻北岸,还是不忘南岸。上午10时,锦江北岸的第20混成旅团派出一个联队回窜南岸,迂回攻击上高的侧背,从锦河北岸渡河窜石头街、华阳一带,急图西犯,企图截断南北岸守军的联系。


这时第51师正奉命攻击高安,第58师集结在凌江口附近,可是第57师却陷入了日军包围圈内,情势十分险恶。


“情报人员报告说:日军纵队通过一地,长达7小时,兵力雄厚!鬼子飞机把锦江的军桥炸断,就要切断我军退路了!”第74军参谋长陈瑜马上劝说王耀武军长,“还不撤出上高就来不及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