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


分析会破解日军“迷惑图”(1)

罗卓英将战区部署调整不过一个星期,即1941年3月上旬,一个个敌情报告接踵而来。南昌的坐探报告说:“鬼子最近调动频繁,南浔铁路北上火车,每一车厢的窗口均露出人枪。南下火车,则车窗紧闭。”


九江的坐探报告:“九江市内,夜间时有整齐的部队通过。日军当局严令市民,必须紧闭窗户,不许开窗窥视。”


接着,南昌的坐探又报告:“最近有部队乘军舰于鄱阳湖登陆。”


南浔路的坐探也报告:“我们在夜间贴耳于铁轨,觉察南下火车车身沉重,而北上火车则车身轻浮。”


日军调动频繁,情况可谓扑朔迷离。但第九战区参谋处却从错综复杂的现象中抽出了本质,参谋处长梁启霖说:“上述敌情与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坦能堡会战时德军调动的情况完全没有二样。”


参谋长罗为雄不解地问道:“为何这么说?”


“日军北上露出刀枪,系迷惑我军的假象,南下火车车身沉重,必满载部队与武器装备。因此判断南昌方面之敌,必有大规模进犯的企图。”梁启霖回答。


经过紧急侦察,原来山田乙三想从赣北战场抽兵南进湖南,又怕在抽兵之后,南昌地位易受动摇,于是先来一个釜底抽薪,对第九战区锦江两岸的野战军以致命打击,削弱其力量以减轻未来南昌外围的威胁。为此,他和第11军司令官圆部和一郎调集了两个师团一个旅团,约5万的兵力,分三路西犯,第一步在高安以东地区击溃中国军队第70、49军两军;第二步会师上高,消灭中国军队第74军,然后回窜老巢。罗卓英和第九战区的对策是,在高安前后第一、第二阵地带,运用磁铁战予敌消耗,诱敌深入,在上高附近的第三阵地带,运用歼灭战,将敌反包围,然后一网打尽。


这场魔道斗法之战,结果会是如何呢?


3月15日起,南昌方面的日军兵分三路,以上高为目标,大举西犯。南路为第20混成旅团,向赣江与锦江的中间地区进攻。这是由日军王牌军改编而成的一支部队。中路为第34师团,沿赣湘公路前进。北路为第33师团,由安义县城沿片点线路向罗坊方向前进。


由于行动诡秘,日军上下以为这次中国军队毫无发现,准备来次奇袭。日军右翼第33师团第214联队矢野大队长给部下的命令是:“士兵备5天一餐口粮,马带粮秣3天。”谁知这圆部和一郎弄了三路人马,实际出发后,道路只能容一路纵队行进,因为江西远非湖南、湖北都是丘陵,高山很多,并且道路险峻,还必须翻越崇山峻岭,有些地方连马都不能骑。因战地的公路都已被破坏,日军的战车、野炮,呼啦啦地上路后,没有跑多远,因道路不通,都不能前行了。汉口的日军总部没办法,特调集一个远藤空军飞行团,以空军代替炮兵,轮番轰炸。


日军发起攻击后,在空军配合下,攻势凌厉。北路突破第70军预备第9师、第19师阵地,向会埠、伍桥河疾进。中路突破莲花山、米峰间第107师阵地。南路第20混成旅团在上下回峰渡过锦江,向独城前进。由于日军陆空配合,第70军将士虽浴血奋战,未能挽回颓势,不得不逐次后撤。


大战一开始,中国军队就处境不妙,陷入了不利的境地。


16日,日军在突破第70军阵地后,一部西犯,一部在尧岭附近渡过锦江。远在吉安城内的罗卓英立即命令决战兵团 第74军迅速占领第二线阵地,与敌决战。


第74军军长王耀武奉令后,命令第51师以一个团推进到高安、独城附近,掩护全军侧背,师主力在泰和圩附近集结待命;第57师、第58师占领石头街、泗溪、棠浦阵地,并各以一部占领杨公圩、村前街前沿阵地,拒止敌人。随后,第51师以第151团进至独城、泉港街,迟滞敌军行动。


中国军队第一线扼守锦江南岸的第107师抵挡不住日军的进攻。预备第9师撤退后,收容了6个营。17日,全师在官桥地区集结,准备再战。第19师已撤退至地势极其险要的苦竹坳。


日军独立第20混成旅团击破第107师的抵抗后,进至独城,与第74军的第51师第151团激战竟日。王耀武军长令该团逐次向傅家圩、菱角凌一线撤退,占领既设阵地。当他们步步阻敌的时候,第51师先后占领英冈岭、红石岭、鸡公岭阵地。然后,第151团在与日军确保接触的情况下,逐次退到右翼,完成了先遣任务,加入师主力作战。与此同时,日军第34师团主力突破祥符观第107师阵地后,沿湘赣公路到达龙团(潭)圩,进攻第57师的杨公圩前沿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