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殇(第二部):国民党正面战场抗战纪实 正文 上高斗法:醉将敌血写诗章(1)

陈冠任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


小参谋的建议起了大作用

1939年5月南昌会战结束后,赣北战场沉寂了一年多。但是,日军在湘北战场打不开局面,接着在鄂中、鄂西战场连连受挫,有劲儿使不出,1941年初,日本华北派遣军司令官山田乙三又打起了新主意,紧急约见刚刚上任的第11军司令官圆部和一郎(原司令官冈村宁次被日本天皇钦点,调任华北方面军司令官),酝酿发起一次大的战役。


风雨欲来,负责江西战场的罗卓英和第19集团军总司令部浑然无知。


2月下旬的一天,第19集团军总司令部少校参谋蓝介愚突然对参谋处长梁启霖说:“以赣江为第三、第九战区的作战地境线,极不合理。”


“你说啥,不合理?好笑!”少将处长梁启霖一听这话就不高兴。


“总司令曾经为此发过脾气。”蓝介愚认真地说。


这下梁处长语气缓和多了:“总司令发啥脾气?”


“他说: 赣江东岸的部队,平时不归本集团督训,战时才拨归我指挥。各部队情况一切不明,打了败仗就要杀我的头。 ”


梁处长说:“那你写个报告来,我们发电报向军令部报告。”


蓝介愚落实处长指示不过夜,当晚就写好报告并附上了电稿。


电报发出后第三天,军令部转来第三战区的意见,把以赣江为第三、第九战区的作战地境线的合理性“论证”得振振有词。


这样,蓝介愚又拟了一稿,并对梁处长说:“您如果有意见,可另拟一稿,如改七改八呈上去,总司令以为我们不敬业,会很不高兴的。”


梁处长把蓝介愚的意见进行综合,添了一些意见,另拟成一稿,然后把蓝介愚的电稿附在最底层。这让小兵蓝介愚老大不高兴,嘟哝着说:“劳动又被霸占了。”


梁启霖将意见稿上呈了司令部总办公厅后,副参谋长黄华国、参谋长罗为雄同样添了一些意见,另拟电稿;又把梁启霖等人的稿子附在最底层,交给罗卓英。


罗卓英看了以后,把他们的意见用精练的文字加以概括,并添上两条意见。原文如次:“一、不能以大河川、大道路为作战地境线,此乃战役、战术一致之结论。二、第三战区五省正面兼江海湖防,南昌正面让出后,可免战区预备队之奔忙。三、南昌方面为一整体,赣江两岸的部队统一指挥后,无论攻防,均多便益。四、练兵与用兵,必须紧密合一。证诸已往,赣江两岸的部队平时不归本集团督训,临时才归本集团指挥,窃以为不可。”


罗卓英的电报上呈军令部后,原来对两个参谋发来同样内容电报的军令部来了个慢事快办,48小时内就批准了,将赣江东岸30华里的正面、150华里的纵深,全划归罗卓英第九战区,将该地区的守备部队第100军并入第19集团军序列,归罗总司令指挥。


第19集团军接到军令部的电令后,随即调整部署:(1)将战力较差的第70军,由总预备队调为第一线守备部队,扼守东起赣江西岸,横跨锦江,西至安义县城以南地区;(2)以主力军第74军,从第一线调为总预备队,控制于泗溪河及锦江南岸地区;(3)赣江东岸的第100军的部署不变。并限电到3日内交接完毕。


这时日军有劲调兵快结束了。附在调整部署命令后还有一个通知:“如南昌方面之敌,向赣江西岸的我军阵地进攻时,第70军为诱击兵团,第74军为决战兵团,赣江东岸的第100军为机动兵团,驻邱家街的挺进纵队为游击兵团。”


第九战区地盘和兵马壮大了,小参谋蓝介愚功不可没。尽管梁启霖乃至其副参谋长、参谋长将他的“建言”一再压在报告、电稿的最底下,罗卓英总司令还是明察秋毫,随后亲自下令将第19集团军主办的《华光日报》的《战旗》周刊划归“敢于想问题”的蓝介愚主编。


因为在参谋处多年,蓝介愚认为中国军队自广州、武汉、南昌失守后,普遍胆怯了。为了鼓舞士气,收复国土,他抽着大喇叭烟卷,熬了好几个通宵,作了一首《赣北战歌》,然后在《战旗》周刊发表。歌曰:


天苍苍,水茫茫。


鄱阳湖畔好战场,赣江两岸阵堂堂。

短兵时相接,长刀映日光。


战胜归来饮百盅,醉将敌血写诗章。


上!上!南昌就在望,


前头还有巍巍的古庐山,滔滔扬子江。


天苍苍,野茫茫。


上高东北好战场,锦江夹岸阵堂堂。


挥戈除小丑,弹落阵云黄。


歼灭倭奴三百万,黄龙痛饮返家乡。


上!上!紫金山在望。


前头更有巍巍的长白山,滔滔黑龙江。


这蓝介愚倒还真是位才子,写出的歌词很有文采,也有气势,唱得官兵们雄赳赳、气昂昂的,热血沸腾,恨不得马上就把小鬼子撵回老家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