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殇(第二部):国民党正面战场抗战纪实 正文 伤亡惨重的宜昌反攻(22)

陈冠任 收藏 0 7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size][/URL] 日军想以战绩向汪精卫“贺喜”,战局却砸锅了(2) 鬼子四处出战,好像老鼠出窝,鬼鬼祟祟,不知怎么的,全然没了以前大出击的气势,倒像大病初愈的病人了。第五战区长官部见状,立即下令各部在确保各要点的前提下,主力利用山地对日军进行伏击、截击,阻敌进犯。 几路人马激战到28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


日军想以战绩向汪精卫“贺喜”,战局却砸锅了(2)

鬼子四处出战,好像老鼠出窝,鬼鬼祟祟,不知怎么的,全然没了以前大出击的气势,倒像大病初愈的病人了。第五战区长官部见状,立即下令各部在确保各要点的前提下,主力利用山地对日军进行伏击、截击,阻敌进犯。


几路人马激战到28日,日军倒先支撑不住了,纷纷后退。在襄河西岸各军向鬼子猛烈追击。第44军的当面之敌被击溃,分路四窜。随县方面,窜据河源店、澴潭镇一带之敌被第21集团军各部协同夹击,损失惨重,退据河源店、汤家当附近高地,掉进了包围圈内。日军立即从随县、应山方面抽调千五六百人经尚市店、沙店进行迂回,企图挽回颓势。但是,遭到我军猛击。29日,掉进口袋的鬼子,在飞机、战车掩护下,又冲出包围圈,全部向随县、淅河退却。


各路中国军队分兵向均川、安居、厉山镇、高城之线追击。至30日,第五战区各集团军均已恢复原来态势。


这次战斗,自11月24日至30日,为时不过区区7天,来犯之敌一打就被击败,日军被毙伤不少,遗尸近千余。中国军队这次迅速获胜,使侵占宜昌、沙市之敌依然处于侧面威胁之下,向四处扩展受到限制。


这次日军开始声势浩大,失败如此之快,使得日本大本营都始料未及。他们本来催促山田乙三进攻鄂中其实还有一个更大的目的:抢在12月1日日本宣布承认汪精卫南京伪政府之前以大胜利贺喜。结果,山田乙三把战局演砸了。12月1日,日本天皇宣布承认汪伪政府时,汪精卫却刚刚获得日军在鄂中大败的消息,哭丧着脸说:“老天爷真是不佑人啊!跟老蒋干,老蒋被日本人打得四处乱跑;跟日本人干,日本人被老蒋打得四处乱跑!”


事后,汪精卫以此对日本人发牢骚。日本大本营倍觉在汪精卫这帮汉奸面前没面子,向山田乙三提出警告:“再要误国,剖腹谢罪。”


山田乙三受到警告,一肚子怨气,经过几个月的整理,1941年3月,他派兵向鄂西进攻,决心将功补过,赶在3月30日汪精卫率伪国民政府举行宣誓就职典礼时“还大家一个大惊喜”,并且他戏称为“大戏之前来个小戏”。


很快,日军第13师团向宜昌西岸增兵至三个联队。


3月6日5时,该部附骑、炮兵从阵地向与其对峙的我第26军阵地进行炮击,步兵开始前进,在飞机助战下,先突破了我军谭家台子、赵家店警戒阵地,并继续向长岗岭主阵地猛攻。与此同时,六七百人马借着大炮的掩护,进攻范家湖阵地,经过激战,两个阵地都拿下来了,中国军队转守墩子桥、土堰冲之线。这伙日军还是使劲地撵,被我军死死地拦下来。这时他们已形成锥形突入态势。江防军总司令吴奇伟决定趁机夹击这伙鬼子,令郑洞国第8军第103师(何绍国)接替穆家挡、应子山、亘朝山阵地,要求第26军确保雨台山、笔架山、清水坝、关公岭、小平善坝的新阵地带,并相机击灭该线以东地区之敌,恢复原阵地。


3月8日,第26军第41师两支游击纵队分别向长岗岭、范家湖出击,一部向笔峰尖东方之敌猛攻;第44师当面之敌2000人向高岭坡、大桥边至王胡子冲阵地攻击,经我军抵抗,及第41师各部策应,日军的攻势稍挫,形成对峙,第26军第32师天王寺阵地被日军突破,双方在石牌要塞外围闵家冲、黑潭沟一线激战。


3月9日晨,第8军第103师进占土地岭、狮子垴之线,分路袭击当面之敌,第44师一部与日军在郭家坝两侧高地激战,伤亡很大,主力向太平桥、响铃口一带之敌侧击,战至黄昏,将沿公路的土桥坝、大桥边等地据点占领,歼灭鬼子不少;第32师主力向大桥边西北地区出击,在王胡子冲附近激战,并击退增援之敌;第41师仍对敌侧击,斩获也多。


10日,第103师克复下五龙口及天子坡以北各高地;第41师游击队仍乘隙袭击。第44师的红石坡,龙潭坪阵地被日军突破,转守柏木坪西端高地与敌对峙。


11日拂晓,日军因连日伤亡惨重,于是施放烟幕弹,分路向东撤退,我军分路追击,先后收复响铃口、郭家坝、关公岭、天王寺及大桥边。3月12日,日军在太平桥以东亘户子岩、黄泥坑之线据守。


这次战斗只有短短8日,日军虽然没有大规模进攻,但中国军队仅以一部兵力将它击溃,日军损失却不少,伤亡约4000人,山田乙三的小戏演砸了,连向大本营报告的勇气都没有,更谈不上去报喜了。


这个败讯又被耳尖的汪精卫派汉奸刺探到了,3月30日,在这个“大喜”的日子,汉奸们喜气洋洋,他却一直忐忑不安,“大喜”之日丝毫没有一丝喜色。据后来逃到蒋介石手下当笔杠子的陶希圣说“汪除了当汉奸的压力大外,无不与前方日军的战事不佳有关”。


山田乙三无意于汪精卫的心情,自己在军事上失败了,日夜惦记着去翻盘,5月上旬,又在鄂北发动了局部攻势。


5月5日,鄂北应山、马坪、随县一带的第3师团主力分股向曲子河、白马寺、高城一线进犯,结果与孙震第22集团军一部在白庙一带发生战斗。


7日早晨,一股日军溜到了天河口附近,被中国军队发现后,立即进行堵截,日军不得不南窜刘家河。8日,又一股日军攻占了太山庙,主力南窜江家河,企图经楼子湾攻击孙集团军的侧背,我军在太山庙附近进行阻击,日军不支,于第二日晚上,分三路向西南溃窜,我军跟着撵。第三日,我军克复资山、唐县镇。第四日,攻占清潺,残敌向澴潭溃窜。第五日,日军为了牵制中国军队,策应潺潭方面的同伙作战,又以几千人马进攻兴隆集、槐树岗、随阳店一带。


15日早晨,日军合力向枣阳猛犯,并派出十余架飞机助战,至16日晨,枣阳被鬼子攻进城,我军立即予以反击,当日午夜,又将枣阳克复,日军突围向白沙河左岸溃逃。


这一仗日军又撂下了2000多具尸体。


日军败回原防线。


之后,山田乙三再也没有进行大的进攻了。山田乙三发现自己使错了劲儿,不打了,而他的对手陈诚却要打,多次组织部队反攻宜昌城,但也没拿下宜昌。双方势均力敌,只好干瞪着眼,互相对峙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