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殇(第二部):国民党正面战场抗战纪实 正文 伤亡惨重的宜昌反攻(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


第一次反攻宜昌,伤亡惨重(5)

宋师长见情况不妙,第二日下午打电话给章紫云团长:“你留一个加强营,由肖副团长指挥,掩护团主力经小溪塔附近渡河,到黄柏河西岸占领阵地。掩护营等全团转移后,再撤到河西岸。”


章紫云说:“我自己留在南明山指挥掩护部队。”


宋师长同意了:“南明山背后水深流急,不便徒涉,最后掩护部队一定要绕道小溪塔,这里河宽水浅,渡河比较安全。”


“我上午派人测量过,水深齐胸,可以徒涉。”


撂下电话后,章紫云叫来肖正邦副团长和少校团附梁汉:“你们率领团主力先撤到河西岸。黄昏后开始行动。”


黄昏后,团主力转移走了,章紫云带着一个排抵抗到最后,并且身负重伤,然后,下令转移。谁知他们渡河时,因黄柏河上游连日大雨,山洪暴发。


他由两人扶持过河,洪水汹涌,一把就将他冲走了。一周后,在枝江县百里洲河汊上才找到他的遗体。


第595团撤离到黄柏河岸后,并没有摆脱鬼子的追击。第二日,日军逼近黄柏河岸。宋师长命令少校团附陈梁指挥特务连和骑兵连在董家大包占领阵地猛烈阻击;并命少校参谋洪毅烈指挥工兵营两个连,在黄家沟口附近侧击西犯之敌,这样才将日军阻止在黄柏河东岸。


中午,日军又不知怎的,突然发现黄家沟口的独立庙是中国军队的师指挥所,拼命炮击,大庙前后左右落弹几十发,曹金轮立即大声喊道:“赶快转移!”


宋瑞珂等人才走出大门,“轰隆 ”庙顶就中了一发炮弹,大庙被炸塌了。


宋瑞珂等人转移到了黄家沟指挥所,曹金轮悄悄对宋师长说:“张涤瑕团长在附近阵地上左臂负伤。”


“叫他到指挥所来休息,部队由其副团长指挥。”


但张涤瑕来了后,叫卫生员包扎一下,又回到火线带伤指挥战斗了。


当晚,战况比较稳定。


6月30日,为保障飞机在机场安全降落,日军又集结兵力,进攻南津关、310高地、肖家岩云一线。这次他们来了个巧攻。在中午烈日当空时,在高粱地爬到中国军队阵地前,突然发起袭击,第596团3营激战两小时,营长负重伤,前坪阵地丢失了。第596团主力在南津关、310高地猛烈阻击,这才使得日军在前坪停止下来了。前坪丢了,彭善军长非常恼火,直接一个电话打给第596团团长罗国良,说:“如果不马上收复前坪,你提头来见我!”


罗团长立即找师长。宋瑞珂命令第597团接替310高地到肖家岩之线的阵地,命第596团集中全力反攻。可是,激战两天,也没将前坪阵地夺回来。


罗国良失守前坪,彭军长非常生气,一再要撤职查办。宋师长一再请求说:“姑且念他抗战以来,从没离开过战场,应给他戴罪图功的机会。”


最后彭军长决定将他撤职,调充附员,以伤愈归队的军部上校附员叶迪接任第596团团长。


从7月初起,日军没有发起大规模进攻,双方只有小的战斗,两军开始对峙起来了。


不久,军委会派副参谋总长白崇禧到龙河口,召开枣宜会战检讨会议。会场在老河口南郊杨临铺,参加会议者有李宗仁,长官部部分高级幕僚与各集团军总司令、军长、师长以上人员。首先由白崇禧代表军委会训话,接着,由各集团军总司令及军、师长报告作战经过、经验教训和部队现况。随后,李宗仁传达了枣宜会战功过奖惩命令,第39军刘和鼎部多数主官记功。第11集团军总司令黄琪翔调任预备集团军总司令职务,第11集团军番号撤销,第41军第122师师长王志远、押解重庆交军法审判,其余部队主官受记过处分的也有多人。


之后,陈诚在三斗坪召开全体将领会议,对这次作战经验进行总结,对作战人员,按照功过进行赏罚。第75军军长周岩作战有功,升任第26集团军总司令;第26军军长萧之楚,作战不力,免去军长之职,遗缺以该军第41师师长丁治磐继任;第2军新33师师长张世希等作战不力,押解重庆交军法审判。


但是,陈诚没有对丢失宜昌城的嫡系第18军将领做出任何处分。这马上引起了其他受到惩处的将领们的不满,陈诚的老对手何应钦等人直接在蒋介石面前告状,矛头直指陈诚本人,说:“军委会叫他陈修辞去驾船,你把船员丢了,把船砸了!处分了一大堆将领,他自己就没一点责任?”


何应钦的手下喽啰则四处放出话说:“土木系(陈诚一派)本身就是蛇鼠一窝,互相庇护。”


陈诚抵抗不住压力,只好拿自己的嫡系开刀,将老部下、长江上游江防司令郭忏以“失守宜昌”罪撤职,交军法审讯;第18军军长彭善撤职。


彭善军长为人正派,秉性刚直,不会吹牛拍马,不善交际应酬,是一个矢志抗日的将领,是在宜昌失守后才从鄂西前线赶回来指挥部队反攻的。当时第18军正由陈诚亲自指挥着呢!这次他反被撤职了,第18军上下都不服气,说:“第18师失守宜昌,师长罗广文没有任何处分,而将彭军长撤职。功过不分,罚不当罪,何以激励士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