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殇(第二部):国民党正面战场抗战纪实 正文 伤亡惨重的宜昌反攻(3)

陈冠任 收藏 0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size][/URL] 国民党军的狼性:吃不下鬼子吃百姓 5月5日左右,第84军(缺第173师)正在枣阳集结时,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命令第84军:着即就枣阳城郊占领阵地,拒止西进之敌,确保襄樊安全。 莫树杰军长奉命后立即召集已到枣阳部队营长以上军官会议,传达命令,分配任务,最后说:“如果敌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

国民党军的狼性:吃不下鬼子吃百姓

5月5日左右,第84军(缺第173师)正在枣阳集结时,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命令第84军:着即就枣阳城郊占领阵地,拒止西进之敌,确保襄樊安全。

莫树杰军长奉命后立即召集已到枣阳部队营长以上军官会议,传达命令,分配任务,最后说:“如果敌情紧迫,来不及构筑工事,就利用城墙和东、西郊的自然地物阻击。”

第二日中午,在枣阳城南门外和公路上,已发现敌人的坦克和骑兵,但他们只是来回地侦察,并没有发起攻击。他们不打,城上的守兵向他们射击,日军也不还击。

守军也没有出城追击。他们已成惊弓之鸟,只要一点风吹草动就疑是敌人来袭,打几枪其实也只是壮壮胆而已。

次日拂晓,敌人还是没从正面攻击枣阳城,只以飞机轰炸和炮火射击。突然,主力猛攻西部山坡上的守军阵地企图绕过城北,截断城内守兵退路,来个包围歼灭。

第84军在山坡下与敌激战,因地势缓斜,很快就被日军骑兵和坦克冲进了阵地。守军节节后退,退到了半山以上,山势陡峻,日军的攻击部队受了地势的限制,才站住了脚。而守军到了顶界,居高临下,机枪也管用了,手榴弹不要扔,直接往下丢就是了,这下威风上来了,日军被压制在半山下,干瞪着眼儿。一个上不去,一个不敢下来,双方一上一下对峙起来了。

下午1时左右,敌骑兵约六七千,坦克三四十辆,由枣阳东北的吉家河向第84军左后方急进。当发现时,日军先头部队已接近第84军军部了,几乎对全军形成包围。莫树杰急令守城和城外部队迅速撤退。

谁知部队还没完全退出阵地,第189师师部就被日军骑兵袭击,一派混乱。军部急忙率领第174师、189师仓皇沿唐河左岸飞跑后退,跑到杨档,渡过了唐河,才逃出了日军的包围圈。当晚,主力在唐河以西的一带村落宿营。

这时军部与第173师还联系不上,第174师周敬初团和第189师白勉初团以及门国安营均在枣阳撤退时被鬼子冲散也与军部失去了联系。莫军长到达老河后,才知第173师第517团和518团残部逃往了祁仪山;周敬初团和白勉初团一营在该山内与第173师的这两团会合,才与第五战区长官部联系上了,因此归于长官部直接指挥,向敌后游击。第519团在唐县镇撤退得早,没被鬼子包围、截击,但队伍仍十分散乱,分批退回了光化。

莫军长率领军主力在唐河西岸宿营一夜后,拂晓接着向邓县转进,准备在邓县收容集结队伍后,再开回老河口。谁知下午6时,大部分队伍进入了邓县城,正在分配宿营时,城外又枪声四起,刚进城门的部队仓促登上城楼,进行还击。城内部队也到处喊声四起:“鬼子追来啦!鬼子追来啦!”官兵们来不及抵抗,纷纷向西、北两门逃命。人多街窄,一派混乱,那些驮载着步兵炮、重机枪及其辎重的车辆,大多数被遗弃在城里了。

当队伍退出城后,已是晚上八九点钟了,天黑又下小雨,从西门逃出城的部队取道林扒、孟家楼回老河口,从北门逃出城的部队则绕道张村回老河口,准备去光化城集中。离开邓县城的的第二早晨,凌压西接到后卫被袭的报告,这才获知昨日下午突然向城门袭击的“敌人”,不是日军,而是河南内乡地方武装别廷芳的民团。

为什么中国人打中国人呢?

祸还是他们自己惹的。第五战区下辖几个集团军,个个纪律很坏。汤恩伯第31集团军排第一,桂系第84军排第二,他们打鬼子没本事,欺压百姓,祸害老乡却一个比一个狠。莫树杰上任后枪决了一个欺压百姓的士兵,禁闭了几个聚赌的官兵,杀鸡儆猴,仍没能刹住歪风。国民党军成了祸军,一打仗,他们经过村庄,老乡就纷纷外逃,部队又强拉民伕,掳抢财物,闹得大敌当前,国民党军却自己成了老百姓的仇人,见着就眼红。第84军军部和各师臂章的代号,军部是“发”字,第173师是“扬”字,第174师是“光”字,第189师是“大”字,在桐柏、泌阳、唐河、新野一带流传一个民谣:“发,扬,光,大;奸,掳,烧,杀。”第84军烧、杀、奸、掳、嫖、赌,完全露出了狼性,不但官兵如此,连政工人员也如此,第174师政治部上自主任,下至秘书、科长、科员,在防地两水沟一带都霸有姘妇,每人身带一副麻将、一副扑克。河南民风一贯强悍,杆子不少。他们祸害百姓,老百姓见着他们,自然也是一个“杀”字。

凌压西等人没料到自己从鬼子手里死里逃生,竟然还遭到民团追杀,气得直骂娘。部队集中后,官兵听说在邓县城内追杀他们的是当地民团,更是群情激昂,纷纷要求重新杀过去。莫树杰得知后,呵斥凌压西说:“小小一个民团就把你们几千人马赶了出来,羞不羞死人?!”

但手下官兵硬是咽不下这口气,要打回去。莫树杰说:“大敌当前,避免影响抗战,由长官部与邓县县长交涉吧!”

结果,第五战区长官部出面,勒令邓县县长交还被收缴去的武器和辎重,惩治民团,邓县政府虽然对“对内张牙舞爪,对外一盘散沙”的兵油子们憎恨不已,但也没有办法,又不敢为民请命,送来几个“首犯”,以“群众不明真相被首犯骗袭,人数太多,无法捕捉”为由草草了了这桩麻烦事。

第84军在枣阳阻击失利后,一路逃窜,并且吓得要死,谁知尾追之敌既没继续进攻新野,也没向邓县追击,而是以大队骑兵(据说约2000多人马)由排子河附近渡河,径直向老河口东面约40余华里地区突进,逼近了第五战区所在地襄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