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殇(第二部):国民党正面战场抗战纪实 正文 伤亡惨重的宜昌反攻(2)

陈冠任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size][/URL] 又是一战而溃(2) 在大炮延伸的瞬间,地面上的日兵以坦克为先导,步、骑兵蜂拥着前进。谁知阵地战壕里的守兵突然跃了出来,以步枪、机枪、手榴弹猛烈密集射击,打得鬼子们人翻马仰,死伤惨重。坦克不怕步、机枪射击,仍然“突突”地往前继续冲,有的士兵见到鬼子坦克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


又是一战而溃(2)

在大炮延伸的瞬间,地面上的日兵以坦克为先导,步、骑兵蜂拥着前进。谁知阵地战壕里的守兵突然跃了出来,以步枪、机枪、手榴弹猛烈密集射击,打得鬼子们人翻马仰,死伤惨重。坦克不怕步、机枪射击,仍然“突突”地往前继续冲,有的士兵见到鬼子坦克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气愤不过,便跳出战壕,爬上坦克,直往车里扔手榴弹。鬼子步兵在坦克掩护下,冲到了战壕边。但阵地前,第189师上级不拨石料,官兵早就人工削成了一个大陡坡,鬼子一开始攀登,坡面打滑,上面手榴弹冒着烟成堆滚下来,吓得鬼子尖叫着,立即敏捷得像猴子似的急转弯,撒腿向后退去了。


但鬼子指挥官很不甘心。下午2时,第189师官兵正在修复被炮火轰毁的阵地,日军的大炮又开始轰击了。炮声比上午更为稠密,炮弹密如雨点落下来,不到两小时,第84军大部分战壕被轰平,或被炸成了漏斗状,连阵前人工切削的陡坡也被炸平,守兵伤亡惨重。凌压西师长眼看无法阻止敌人的突袭,下令撤至第二线阵地。


日军占领大竹山据点后,没有进行追击。


第174师滚山至凉水沟之线的守兵,也因为遭到日军攻击,损失惨重,先后转移到厉山前面的第二线阵地,与第189师连成一线。


两个师转入第二线阵地后,为了执行上级“正面要坚持七天”的战斗任务,莫树杰军长下令第174、189师组织突击队夜袭,企图收复大竹山、滚山等重要据点。日军虽不善夜战,但是有比桂军好得多的武器,防御相当强;而且他们占领阵地后,又将阵地工事改造,反过来为他们利用。因此,当第84军夜袭队接近据点时,鬼子的封锁火力十分稠密,加上探照灯和照明弹照得阵地前如同白昼,夜袭队终于无法突进,只好乘夜黑退了回来。


第三日天亮后,日军一如前一天的老打法,向第二线发起进攻,但第84军的战斗情况却与昨日大不相同了。第二线阵地只有一些散兵坑,既无战壕进行掩蔽,更无交通沟可以运动。官兵一看到鬼子的大气球升上半空,就好似敌人已站在自己头顶上一样,抵抗信心已经动摇。结果,鬼子一进攻,部队被迫步步后退。


刚近中午,第189师的一线部队退到了师部所在地杜家垮附近。杜家垮也已受敌炮轰击,接着,鬼子机关枪也扫射到大门口了,并且左翼敌军已飞驰向高城,几乎要截断第189师的后路。在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凌压西以电话向莫树杰军长请示转进路线和尔后集结地点,但电话还没接通,前线部队已退过师部两侧,凌压西只好命令接近师部的第565团为后卫,率领师部向军部所在地夏家垮撤退,然后随军部后沿桐柏山南侧经刘家河、吴山店、鹿头镇、太平镇向枣阳转进。余部第566、567和补充团则与第174师,沿襄花路经净明铺、唐县镇、唐王店、随阳店至枣阳集中。


第173师原为全军第二线部队,在净明铺附近构筑野战工事,在第一线阵地失守时,负责在第二线展开战斗以阻击敌人的任务。但师长钟毅平时只派了一些哨兵在工事地区警戒,完全没料到前方会突然溃败下来。当第一线部队退到净明铺时,日军的坦克和骑兵衔尾追击,该师的部队竟来不及展开,刚进入阵地,就被迫跟着一线退下的溃兵撤向唐县镇,改为掩护队掩护军主力转进,保证军部安全撤退。


第173师自唐县镇掩护军主力向枣阳撤退任务完成后,脱离火线,钟毅不见敌军尾追,料敌主力一定直指枣阳,并有抄袭中国军队可能,于是决定两路纵队由鹿头镇经清凉寺、小河街、太平镇等地区向吕堰驿以北附近集结待命。午后开始行动。他本人直接指挥的左翼纵队(第518团、519团及师直属部队)行进。大部队通过清凉寺约走了20里,后尾第518团因左侧被日军威胁,当即转向桐柏山南麓,从小道行进,与师主力脱离了。钟师长走着走着,掉了一个团,也浑然不知觉。第518团长李俊雄也不和师部联络,匆匆前逃。

结果,钟毅师长率领左纵队通过太平镇到达苍台北的唐河东岸时,被鬼子拦头迎击,第519团当即与敌展开战斗。因为掉了一个团,部队一打才知道。没了后卫,官兵顿时相当混乱,大部队“呼啦”一下,猛地冲过重围,拼命向前跑,又丢下一小部分没能突围的外,其余大部向西行进。在这一派混乱的突围中,钟毅师长也被丢下了。他率警卫连手枪兵三四十人,由唐河西岸南行,企图向西寻找突围路径,在苍台镇以北五六里的河曲中,撞上鬼子骑兵大队,立即向他们围攻。这警卫连不带重武器,全是清一色的手枪,一打火力就不行,又因士兵均系手枪,鬼子根据手枪声音判断这里面一定有高官,于是围攻更猛烈。手枪兵尽力抵抗,弹尽援绝,伤亡殆尽,钟师长也壮烈殉国,仅二三士兵生还,其余全部牺牲。


这第518团虽然没有经历刚才师部被围的惨重一幕,但该团一部在太平镇唐河东岸也被鬼子围住了。李团长亲自率部与敌搏斗,终于弹尽援绝,李俊雄团长以下官兵数十人被俘。


该师第519团在苍台北十余里唐河东岸被敌拦头迎击,经过激烈战斗,当晚主力向北突围。


该师右翼纵队第517团以及左翼第518团主力(由副团长彭挺华率领),均因未能突出敌包围线,于次日午前退入了河南的祈义镇以南山地休整待命。


第84军由随北战线退下的部队,除第173师外,军部及第174师、189师,在脱离战场的第2日先后到达枣阳集中。


第84军受命“坚持七天”,3天就垮了,还牺牲了一位师长。莫树杰的判断并非完全正确。这次日军三路西进,对第84军的正面防御阵地只是佯攻,以吸引主力;而另以重兵配以坦克百余辆和飞机七八十架,自襄河东岸北进,猛攻川军第29集团军许绍宗部。结果,他的建议还扰乱了战区指挥部的决策。激战中,许部不支,退入大洪山。日军遂长驱直入,直捣双满,拟与北部进攻的日军会师,对第五战区主力进行大包围,打一场歼灭战。


形势变得更加危险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