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殇(第二部):国民党正面战场抗战纪实 正文 会攻南宁:昆仑关作证(10)

陈冠任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size][/URL] 泗合坳:四天四夜大血战(4) 1月18日拂晓,日军步兵在炮兵掩护下向第524团守军全线阵地发起了攻击,12架敌机不断来回轰炸,投掷燃烧弹,掩护步兵攻击。守军阵地附近200米内的草木都已斩割干净,投下燃烧弹也不管用了。日军飞机和大炮火力猛烈,步兵前仆后继,冒死前进,但守军沉着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


泗合坳:四天四夜大血战(4)

1月18日拂晓,日军步兵在炮兵掩护下向第524团守军全线阵地发起了攻击,12架敌机不断来回轰炸,投掷燃烧弹,掩护步兵攻击。守军阵地附近200米内的草木都已斩割干净,投下燃烧弹也不管用了。日军飞机和大炮火力猛烈,步兵前仆后继,冒死前进,但守军沉着应战,战地秩序井然,重伤官兵没命令不下火线,轻伤官兵带伤继续作战。日军虽然攻击十分猛烈,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但激战整整一个上午,都毫无进展。


前线在激战,后方在上午10时就送来了中饭。附近200多个乡民送来了100多担酒肉菜饭和烟酒等慰劳品,巢威说:“现在就送来中饭,太早了点吧!”


“不早!”乡民们说,“仗打得这么激烈,将士们肚子肯定饿。”然后,他们要求送上火线,慰劳抗战官兵。


巢团长还是婉言辞谢:“火线太危险。”


乡亲们说:“你们苦战两天两夜,为我们不少官兵牺牲了。假若你们不在这里阻敌,我们太平圩一路村庄就和那河岗一样,早被鬼子烧光了。我们送点酒菜慰劳,应该的啊!”


他们不仅要送慰劳品,还都带了武器,要求参战。巢团长还是不同意,说:“你们上去,太危险!”


“就你当长官的心硬,火线的官兵就不是人,活活该挨饿?我们把饭菜送上去,他们吃了才有力气打鬼子啊!”


巢威没办法了,只好去请示军长。何宣说:“他们既如此热忱,盛意难却,收下罢。”


巢威得到军长的许可,说:“只收饭菜,酒烟退回,由炊事兵送上火线。”


乡亲们生气了,坚持说:“要收全收下,并且由我们送上火线。”


结果,巢威拗不过他们,只好将酒留在指挥所说:“此后再发给各部队。”菜、饭、烟等物品,准许他们分头送上第一线。


这些乡亲有妇女,有青壮年,他们冒着炮火,在敌机轰炸下将饭菜送上火线后,结果又自动地参加战斗了。巢威担心他们没经过训练有伤亡,电饬第一线部队劝告乡民下火线。经过再三劝告,乡民们才离开火线,并且自动将负重伤的官兵运下火线,再转送后方去。


11时,日军攻击左翼的江塘岭异常猛烈,第3营雷营长受伤,第7连连长阵亡,一部分鬼子攻上了江塘岭东部,雷营长率部仍占领着江塘岭西部,与日军展开争夺战。巢威命令牯牛峰步炮营第1连集中火力支援第3营,又派工兵第1连、地方自卫中队一队增援江塘岭。


增援部队一到达,向江塘岭东端的鬼子发起了反攻。经过一小时的激烈争夺战,终于将日军击退,夺回了江塘岭东部阵地。


这时和尚岭方面也告急,守军第2连连长受伤,排长全部伤亡,士兵伤亡过半,火力薄弱,结果,鬼子攻上了和尚岭,与第2连进行白刃战。右翼营因为营长阵亡,副营长胡疏才代理营长,亲率预备队步兵二排、地方自卫队一个中队由电蒲岭逆袭攻和尚岭之敌,将敌击退。


接着,电蒲岭和泗合坳告急,日军攻势猛烈,已冲到阵地前100余米了,官兵伤亡很大,纷纷向团长请求增援。巢威立即饬工兵营营长率领第2连增援泗合坳,以工兵第3连及便衣队增援电蒲岭。增援部队到达泗合坳、电蒲岭后,一阵猛打才遏制住日军的攻势,稳定了战局。


但日军被围困,知道到了生死关头,时间就是性命,还是拼命展开猛攻,全线战斗异常惨烈,敌机群对阵地轰炸,炮兵发疯似的向守军全线阵地轰炸,炸急了,还向后方“轰轰”地开炮。何宣军长急了,好几次喊着:“要小巢来接电话!”


可是,“小巢”因为指挥作战,抽不出时间来接军长的电话,只好由副团长去报告作战情况。何军长听得焦急万分,说:“要巢威抽出时间向我报告战况!”


没办法了,巢威跑去报告情况。何宣说:“根据战况判断,鬼子今天是非拿下泗合坳,绝不会放手。我第175师和新编第19师目前还没来,不知他们有什么变化。为避免重大牺牲,我准备放弃泗合坳向宋泰圩撤退。征求你的意见。”


巢威已经打红了眼,哪里愿意扔下这块快到手的肥肉,马上反对说:“我相信两师部队很快到来,只要我能坚持最后五分钟,胜利必定属于我。”


“不撤退,就怕难支持啊。”


巢威说:“围歼敌人就在目前个把小时,如果放弃阵地撤退,则前功尽弃,如何对得起已死的官兵,又如何对得起那些冒着生死不管不顾给我们送菜送饭的灵山县民众?”


军长的口气软下来了:“来日方长,你何必争一时之勇呢?”


巢威坚决地说:“我有把握守住泗合坳,否则,我最后一滴血也要洒在泗合坳,绝不离开泗合坳!”


两人争辩很久,何军长见不能说服手下这“犟头团长”,军长只好让步,并亲饬军特务营前来归巢威指挥,巢威说:“特务营应留着警备军部。”


何宣说:“守得住就守,不要勉强,你相机独断吧。”


巢威撂下电话,又跑去火线,指挥反击了。


下午2时后,全线阵地吃紧,各连纷纷要求增援,巢威不得不将步兵炮营第2、3连,团特务排都派到第一线去了,手中除了传达兵外,没一个兵了,咋办?他喊道:“担架排呢?”


“我们在!”


巢威给担架排每人都发了枪和手榴弹,把他们也武装起来了,再将在芦家担任对那香警戒的民众自卫中队撤回来,做团预备队,芦家只留两个通讯兵和一架电话机,负责对那香监视。


可是,巢威要在泗合坳硬战到底,把“最后一滴血”洒在那里,何军长还是不放心,接着又连续两次打来电话,要巢威服从他的命令,即行撤退。


巢威还是坚决反对撤退,担心连累军长,建议说:“那军部先行撤去宋泰吧,减少我的后顾之忧。万一不幸,我就与泗合坳共存亡。”


巢威说到此,何军长已哽咽得没法回答了,换上张参谋长接替说话。张参谋长说:“军座为你不肯撤退,已经为你难过得流了眼泪,他不能继续同你讲话了,把电话交给我。巢团长,你还是服从命令撤退吧!”


巢威是认准了的事三头牛都拉不转的主儿,军长流泪也拉不转他。他继续“强辩”说:“与鬼子苦战了三天两夜,官兵牺牲这么大,都是为了全歼鬼子,100步已走了99步,只争一步。如此撤退,对不起死去的官兵,更对不起灵山县老百姓。现在敌我正在拉锯胶着,我们一撤退,反而有被敌全歼的危险。战,则鹿死谁手,还不可定;退,则前途难以设想。我相信主力部队很快就会到来。如果我能支持到最后五分钟,胜利必定属于我。请转报军座,请他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否则我以身殉国,也是全军的光荣。”


巢威慷慨激昂地说完后,张参谋长又去请示军长。何宣答复说:“这个巢团长坚决不肯撤退,军部也不能先撤,成功成仁就在一块吧!一切由他相机独断。”


好战的巢威竟然把军长和军部都拖下水了。


巢威撂下电话,这次没有像前几次那样传达军长的指示,瞪着眼睛盯着前方,闷头一言不发地指挥作战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